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20章 再遇臭书生

第120章 再遇臭书生

“嗯,你先休息吧,我还有些东西放在三少夫人的院子里,我去拿来。“若”《ruo》“看”《kan》“小”《.com》“说”“网””

菲菲点了点头,想起自己还有些东西在巧晴的院子里没有拿来,便是跟那婢女说了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间,出了院子。

因着院子里还挂着那些灯笼,路上倒还清楚,只是菲菲那一绕一绕的,却是迷失了方向。

忽的一下,菲菲对面的不远处,走来了二个身影,菲菲一惊,赶紧躲到了一边的假山后面,要是被人看到她大晚上的在府中闲逛,指不定要闹出什么麻烦来。

她躲在假山后,看着那二个人影渐渐的走过来,不过,菲菲却是忽的觉得那其中的一个人影竟是分外的熟悉。

“公子……我家少爷已经在房中等候了。”

另一个身影是提着灯笼的小厮,他恭敬的走在一边,为那身边的公子照亮着前面的路,不过,这一照,也让菲菲瞬的看清楚了那男子的面容!而菲菲的脸色突变,因为,那个人,她并不陌生,他,豁然正是那日在洛府,走到自己的身边,让自己让路的臭书生!

只是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因为自己?这不可能呀?要是来找自己,也应该是白日里来呀?

菲菲心中一阵疑惑,待那臭书生和小厮走远了,菲菲还是止不住心中的好奇,偷偷的跟了过去。

菲菲跟在他们的身后,到了一个院子里,停了下来,那提着灯笼的小厮小心的走到了房门边,小声的禀告道:“少爷……沈公子到了。”

随着那小厮的声音落下,房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脸上带着点点微笑的公子,借着那灯光,菲菲一下子便是认了出来,那人,正是这邓府的大少爷。

“沈公子……快请进……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不准靠近。”

大少爷热情的将沈书生请了进去,将小厮打发去准备茶点,然后扫了一眼周围,确定没人之后,才把房门关了起来,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看的菲菲更是好奇了起来。

“是,大少爷。”

小厮恭敬的退了下去,菲菲瞄了一眼周围,确定没人发现,这才小心的移动着身子缓缓的移到了窗户边,隐隐间,还能听到房间里传出那压低的声音,只是,听的不太清楚,菲菲看了一眼纸糊的窗户,用手指沾了点口水,直接将那窗户捅破,向着房门偷偷看去。

“沈公子……你怎能来了?是王爷有什么吩咐吗?”

大少爷看沈公子刚一坐下,急切的问道,菲菲仔仔细细的沈书生,此时的他,脸上哪还有她当初第一次见他时候的傻样?那一副肃然中带着忧愁的模样,实在跟菲菲脑海中的那个臭书生不相符合。

深书生深深的看了大少爷一眼,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是,王爷让我来告诉你,计划……要加快!争取在三个月内,就掌控所有的一切!”

“什么?还要加快?这……这……半年的时间都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这三个月?怎么可能?”

大少爷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震惊的看着臭书生,窗外的菲菲心中一动,她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说什么事情,但是……这绝对跟南宫琦脱不了干系!

沈书生也站了起来,看着激动的大少爷,摇了摇头。

“唉……如今还有谁能劝着王爷?再这样下去,我们大业未成,王爷怕……怕就熬不下去了。”

“就连五皇子也劝不到吗?”

大少爷焦急的问道,可得到的依旧是沈书生的摇头,他的心中更是着急了起来,“难道……就真的没有一个人能劝的了王爷了吗?”

“有!”

出乎大少爷意外的是,这一次,臭书生并没有否决,而是很坚决的点了点头,邓大少爷顿时一阵惊喜,赶紧问道:“是谁?”

沈书生的脸色并没有因为这么一个人而变得好看,反而是变得更难看了,沉默了片刻,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缓缓道道出了一个让菲菲震惊的名字:“菲夫人!”

“你是说王爷失踪了的菲夫人?这……”

想来这邓大少爷也是听过菲菲的名号的,瞪大的双眼,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他如何也想不到这以冷傲不喜女色的三王爷,竟然只会听从一名女子的劝诫?

“正是菲夫人……唉……说起来,王爷这般废寝忘食加快计划,跟这菲夫人也大有关系,可惜……我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夫人的影子,只能眼看着王爷这般折磨自己……”

沈公子深深的叹息一声,脸上的愁容更深了,此时,窗外的菲菲已经完全愣住了,他们……说的那菲夫人……是自己吗?南宫琦一直在找自己?

他……他不是应该跟新夫人你侬我侬的时候吗?为什么?菲菲小脑瓜子里只剩下一大堆的疑问,让她有种立即冲进房中,想沈书生问清楚的冲动。

“其实……这找不到菲夫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沈书生沉默了片刻,竟是说出另一番话来,让那邓大公子又是一惊,窗外的菲菲也是屏住了呼吸。

“这又是为何?”

果不其然,大少爷问出了菲菲的疑惑,沈公子再次叹息了一声,缓缓道:“这菲夫人……是王爷的软肋啊!”

“这……这又该如何是好?”听的这番话,邓大公子更是担忧了起来,沈书生摇了摇了头:“这也只能是看天意了,好了,话已经带到了,这事拖不得,我们近日就要启程啊!”

“好,你先在这里歇息一宿,明日拜别娘亲后,我们就启程。”

“好,那就打扰了。”

看的沈书生站了起来,菲菲赶紧偷偷的躲到了一边,直到大少爷招来小厮把沈书生带下去歇息,她才从院子里溜了出去,在绕了好几圈,依旧没找到巧晴的院子之后,她果断的选择了回老太太的院子,好在老太太的院子正在内院的中间,比较好找,不一会儿她重新找了回去。

当她回到房间的时候,那房间里的另一个婢女已经睡着了,菲菲小声的躺上了床,脑海中始终回响着沈书生刚才的那些话,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等她终于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却是听到了远远传来的鸡叫声,天已经开始亮了。

菲菲索性从**爬了起来,穿好衣裳起了床,不一会儿,其余的几名婢女也是起床了,开始收拾起东西,准备伺候老太太起床。

“怎么了?看你起色不太好,是不是睡的不习惯?”

老太太醒来,看着菲菲脸上的憔悴,疑惑的问道,菲菲一愣,赶紧摇头,扯起一个笑容,“没,是……很久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了,有些兴奋,睡的有些晚。”

“那就好,只要你伺候好了,不会亏待你的。”

“谢夫人。”

菲菲低头道谢,小心的把东西递给了那几名婢女,她这刚好,这给老太太穿衣的细活,自然还是轮不到她的。

“太太……大少爷来了。”

门外走进来一名婢女,恭敬的禀报道,菲菲心中一震,几乎将手中的脸盆给打翻掉,这……大少爷,应该是来跟老太太辞别的吧?

老太太似无意的看了一眼菲菲,招了招手:“伺候我出去吧。”

“是。”

菲菲们低声应承着,伺候着老太太向走出了寝房,到了厅堂中,大少爷已经在等候,在他的身边,豁然还有着另外一个身影,菲菲一顿,脸色一变,赶紧把头低了下去。

“娘亲……”

看到老太太出来,大少爷赶紧迎了上去。

“大儿这么早来找娘是?这位?”老太太看了看大少爷身边的沈公子,疑惑问。

“娘……孩儿……孩儿是来跟娘亲请辞的,皇城之中有事,我要立即赶回去,这位是孩儿的同僚,沈树生沈公子。”

菲菲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她一直都知道这沈书生姓沈,却从来不知道,他的名字竟然就是叫沈树生?沈书生?

“见过老太太,清早前来打扰,还望老太太原谅。”

沈书生向前一步,微微施薄礼,老太太点了点头,温和的看着他们,缓缓的笑道:“老身自是知道你们都是忙大事的人,去吧,路上小心。”

大少爷眼中带上了点点的愧疚,却是将那目光转到了菲菲的身上,叮嘱道:“菲菲姑娘……你是弟媳介绍的人,这日后老太太就要多劳你照顾了。”

菲菲怎么也没想到,这大少爷竟然会将话扯到了她的身上,挤满低着头,乖巧的答到:“少爷放心,这是奴婢分内的事情,”

“嗯,那我就放心了,娘……孩儿有时间再回来看望您。”

大少爷冲着菲菲露出了一个笑容,转而对着老太太告辞道,不过,他这一叮嘱菲菲,也是将那沈书生的眼神瞬间转到了菲菲的身上,先不说菲菲的人,单是那一个名字就是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菲菲一直都是低着头的,单是这沈书生也是微微皱了皱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们安心的去吧。”

老太太慈和的笑着,大少爷和沈书生稍稍躬身,转身走了出去,菲菲心头松了口气,抬起了头,可是她这刚一抬头,却正对上了那不经意间回头的沈书生,眼眸一闪,赶紧低下了头,可就是一刹那间的相对,让那沈书生的眼中已经翻起了滔天巨L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