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63章 绝世之舞

第163章 绝世之舞

“皇上……翠儿……翠儿知罪!请皇上饶了菲美人吧,她……她是个好人。“若”《ruo》“看”《kan》“小”《.com》“说”“网””

翠儿跪了下去,求饶了起来,可是,她求的却不是自己,而是菲菲,南宫琦脸色一沉,翠儿身边的嬷嬷已经是吓得面如土色,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来人,封锁宫门。”

“是。”

南宫琦冷冷的看了翠儿一眼,转身大步的离开吗,只剩下软倒在地上,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的翠儿,还有身边那吓傻了的嬷嬷。

另一边,菲菲和小云跟着那太监,低着头,小心的走着,宫门就在眼前了,菲菲心中一痛,她,就要离开了,永远的离开。

就在公公准备带着菲菲走向宫门的时候,一列列的侍卫快步的跑了过去,很快就将整个城门都严加把守了起来。

“关宫门,任何人出入都要严加检查。”

“是!”

伴着你侍卫首领的一声命令,这个宫门顿时被严密的围了起来,公公的脚步停住了,菲菲也是震住了,难道……他发现自己了吗?

菲菲心中一紧,身边小云也是小脸苍白,不知所措。

“这……菲美人……”

“回去。”

“小姐……”

小云惊骇的看着菲菲,眼看着宫门就在眼前了,又要重新回去吗?菲菲点了点头,一脸的坚决,她不会拿自己的命去赌,更加不能让自己肚子的孩子受到一点的伤害,她会保护他,用尽所有的手段,若最后依旧免不了一死,那么黄泉路上,她也会陪着他。

“是,菲美人。”

公公也知道,出宫怕是不行了,还不如先回去,以免打草惊蛇。

公公领着菲菲快步的赶回了美人宫,但菲踏进房间的时候,顿时震住了,而房间里的翠儿也是愣住了,而后,便是狂喜。

“菲菲……你……你没有走?太好了……皇上以为你出宫了,还让人封锁了宫门,我好担心……。”

“对不起,翠儿,让你担心了,小云……伺候我更衣,我要跟翠儿一起去宴会。”

菲菲的粲然一笑,逃不掉了吗?那她就看看,他到底能狠到什么样的地步,心在滴血,菲菲却是笑着愈加灿烂了起来,小云赶紧走了过去,伺候菲菲梳洗,更衣。

当菲菲从房间里走出去之后,就连那天上的星辰都为之暗色,紫红颜色长袭纱裙曳地,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挽成了坠月簪,娇美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原本清丽的脸蛋上褪怯了稚嫩,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只是一眼,便可让男子失了魂魄,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让人沉沦。

“菲菲……你太美了。”

门外的翠儿呆呆的看着菲菲,眼中一片惊艳,似乎从未见过菲菲这般妆容,这般妩媚,这般耀眼。

“走吧。”

菲菲抬了头,粲然一笑,星辰失色,翠儿点了点头,随着菲菲,缓步向着宫宴走去。

“翠妃娘娘到——菲美人到——”

随着公公尖细的嗓音,所有的人都将目光转了过去,瞬的呆住,就连那已经回到了龙椅上的南宫也不另外。

菲菲粲然一笑,无视周围那惊艳,火热,嫉妒的眼神,轻移莲步,一步一步,向着他走了过去,脑海中响起小时候,妈妈给自己讲的美人鱼的故事,那个时候的她,为了可怜的美人鱼哭泣了好几天,现在,她终于亲自体会了那种,踩在刀尖上的感觉。

其实,再痛,又怎么比上了破碎的心痛呢?

“妾身参见皇上……因皇宫有些大,一时不察,迷了路,还请皇上恕罪。”

“皇上……”

“你打算如何请罪?”

南宫琦冷冷一笑,看着台下这般耀眼的女子,邪魅的问道,周围的人顿时吸了一口冷气,怔怔的看着菲菲。

“皇上……妾身听说菲美人的歌舞乃是一绝……”

身边的洛婉忽的出声道,温婉的模样,几乎所有的人都瞬间觉得,她是在给菲菲说情,可是……只有王府之中,那些见识了菲菲才艺的人,眼中才露出一丝的幸灾乐祸,一绝?的却是一绝!

“既然爱妃这般说,菲美人,那你就给大家献上一段,若不如爱妃所说,那么新罪旧醉一起罚。”

“是,皇上。”

菲菲缓缓的走到了正中的歌舞台上,淡淡的扫了一眼在座的朝臣妃嫔,浅浅一笑,很多熟悉人呢,只是,当他不忘记了自己之后,所有的人,也都不记得自己了吧。

菲菲抬起头,看向了龙椅上的男子,那个曾经对自己许下了千般承诺的男子,如今,已经全然忘了吧?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脑海中闪过自己当初忽然迷上古典舞蹈时,勉强学会的唯一支舞,只是,从未跳成功过,今日,她想跳,唯一一支,也是最后一支。

她动了,伴着她的动作,声乐缓缓响起,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凭借着记忆,用心,去跳。

舞毕收回,她睁开了双眸,不去看他们的表情,也不去听他们的议论,缓缓的俯身。

“下去吧。”

南宫琦只是冷冷的吐出三个字,她的舞,甚至无法用灵活来赞美,但是,他的心是有些丝丝泛痛,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敲击在他的心上。

周围瞬的静了下来,那些原本想要看好戏的人,脸上的笑都僵在了脸上。

“谢皇上。”

菲菲微微福身,退了下去,走到了妃嫔最后一个空着的座位上坐了下去,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

“看来,这传言也未必是真呀,皇上……今日大宴会,妾身有一件礼物要献上。”

洛婉眼眸一沉,话题一转,缓缓的笑道,轻轻拍手,声乐再次响起,一群舞姬轻移莲步,轻盈的走了上来。

“这……这是?”

舞姬散开,一名绝色倾城的美人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一挥长袖,如天宫仙子,这才是真正的舞蹈,周围的人都不禁痴迷了,痴痴的看着那仙子一般的人儿,菲菲的眼神也转了过去,脸色微微一变,便是恢复了正常。

“竟然是她?这……她不是失踪了吗?”

一曲终了,女子踩着轻盈的脚步,朝着南宫琦缓缓的走了过去,娇娇一笑,俯身行礼。

“妾身参见皇上……”

“玉儿?到朕身边来。”

“是。”

柳玉儿笑的愈加绚烂了起来,在所有人惊惑艳羡的目光,缓缓的走向了南宫琦,看着面前熟悉的人儿,南宫琦的脸色渐渐缓和了起来,而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竟是淡淡一笑。

看着他那熟悉的笑脸,菲菲的心狠狠的刺痛着,这样的笑,当初,只是属于自己的。

“皇上……”

“你回来了?来人……给玉妃赐座。”

短短的一句话,她便是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看着他脸上那熟悉的微笑,柳玉儿笑了,福身谢礼。

“谢皇上恩典。”

她转过身,扬起头,傲视着所有的朝臣妃嫔,一步一步,走到了左首的最前方,坐了下去,而她身边的眉夫人,十指紧握,眼中盛满了嫉妒。

洛婉的身子也是瞬的僵住了,看着柳玉儿那娇媚的笑,心中一阵凉,这……就是她的目的吗?忘记了菲菲,那么皇上心中的那个人,便是她了吧?

随着柳玉儿的目光转过,所有的人都不禁低下了头,南羽国第一美人,他们怎么会不认识?

当她的目光转到那妃嫔最后处的菲菲,嘴角的笑,是前所未有的绚烂。

感觉到柳玉儿的视线,菲菲很想回她一个淡淡的笑,可是,嘴角微扯,却是发现,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有作罢。

当然,除了柳玉儿之外,还有一道目光,始终都停留在菲菲身边,那便是坐在右相大人身后的李朝阳。

从她进来的那一刻,他便一直在看她,看她的耀眼,看她的微笑,看她的舞蹈,看她的淡然。

宴会到了最热闹的时候,皇上微醉,超沉们也没有开始的那般拘束,站了起来,相互敬着美酒,那些家眷们更是忙着跟妃嫔们打好关系,当然,最为特闹的便是柳玉儿的桌子,人来人往,未曾停歇,菲菲坐在角落里,看着眼前一幕一幕,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

“小云……陪我出去走走吧,这里有些闷。”

菲菲缓缓的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小云淡淡的说道,这个时候,离开桌位四处走着的不只是她一个人,再加上她的位置,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她。

可是,她刚一转身,那坐在龙椅上南宫琦,却是忽的将视线转了过去,看到的,是那娇弱的背影,脑海中猛地闪过那日御花园中的宫女背影,那名宫女,是她?

南宫琦的脸色微沉,扫了一眼,热闹的宫宴会,轻抚额头,带着醉意缓缓的站了起来,身边的公公赶紧走了过来,扶着南宫琦,向着后院走去。

柳玉儿微笑着享受着周围那不停的赞美恭维声,一阵骄傲,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最后的胜利者,是她,当她的目光再次转到菲菲的角落时,才发现菲菲已经没了身影,冷笑一声,抬头望去,才发现,南宫琦也在不知不觉中不见了身影,身子猛的一震,瞬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