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一绝世一剑

三十一 绝世一剑

邪教众人见出来如天神般的二人,心中都不免一惊。只见两道闪光,二人冲入了邪教人群之中,所向披靡,片刻间已倒下几十名邪教教众。白眉老祖一见此二人难挡,更惊的是方才圣剑堂主明明已被他重伤,如今却似没事一样。于是给身后的大和尚使个眼色,大和尚点点头,于是二人迎战而上。

吴尘飞与司马天早已把生死置于度外,虽然对手是白眉和晓月这等绝世高手,但二人却未将此战看做生死之战,居然谈笑风生

“师弟,你看我这一招如何?”吴尘飞说着双剑齐飞,空中落下两道七色虹光,晓月与白眉并力接下,大惊。这一道彩虹已是惊世骇俗,两道齐发,世间竟有这等人物。

白眉和晓月各退一步,吴尘飞连退三四步才停下。

“此招霸道之极,若是你功力未损之时使出,天下恐无几人能接下。师兄,你看我这一招。”司马天说着,一招使出,但见空中半道彩虹划过,却化做了点点星光,白眉老祖和晓月禅师接到一半方觉有变,急忙变招才勉强防下这一招。

“好好,声东击西,明虹暗星,好剑法。师弟,我还有一妙招,你看这招是否接近那一招。”吴尘飞说着双手各出一招虹光剑法第二十一式,两道彩虹,一横一竖,组成个大大的十字,白眉与晓月不敢硬接,两旁分开。

“轰”的一声,剑气在地上击出一个大大的十字。

“好,以我之见那招应该是类似这个样子,只是你是由双剑使出,应该是一剑而出。师兄你看我这一招。”司马天说着将两招十字剑法揉成一招使出,只见几颗十字剑星排成了两排组成个大大的十字,白眉本欲硬接此招,见晓月退开,也赶紧退开。

两大绝世高手,被人以一敌二逼的连退数步,此战不论胜败,他们已经栽了。

“好好,师弟剑法果然妙不可言,师兄我愚钝,只能凭内法和双手剑使出的剑招不似你那般巧妙,愚兄佩服了。”吴尘飞道。

“师兄差矣,司马天此生最佩服之人就是师兄。我凡事冒进,急于求成,不似师兄循序渐进、心如止水。这一手双手分使两招,我是学不来的。”

“哈哈哈。”二人同时大笑。

在场之人都被他们这种绝世气势折服,纷纷侧目。

白眉老祖与晓月禅师稍加调整,立刻攻来。

司马天和吴尘飞挥剑相迎,四人战做一团。

玄光撞上两道六色彩虹,白眉老祖枯木杖接下吴尘飞一招,虽然被震退两丈,心中却有了底,对方虽然剑法奇妙,但内法毕竟受损,坚持不了多久的

再说司马天与晓月对过一招道:“晓月,你为法相寺叛逆,我也曾是虹光派叛徒,你不妨学我回头是岸呀。”

“你的岸在西天。”晓月说着举禅杖砸来,司马天挥剑相迎。

二十回合后,吴尘飞与司马天已是真气不足,但他们二人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招招以我为主,不求护体,只求伤人。白眉老祖和晓月禅师一时间也拿不下他们。

“杀!”马万冲和司马婉茹见形势有转机,带弟子们杀了出来。

柱子也杀了出去,他也受到两位前辈必死精神的感染,再加上刚才小英子差点被对方侮辱,于是心中怒火高涨,下手颇重,没多久居然已伤了对方四五个人。

又过几回合,司马天被晓月一掌击中胸口,一口鲜血喷出,连退七八步,愣在当场。晓月本来一招攻出,见司马天居然不躲不防,不知他会出什么招数,于是硬生生收下那招,退后几步持杖观看。

吴尘飞与白眉对过一招后,护到司马天的身前问道:“师弟,怎么了?”

“师兄。”司马天痴痴道:“我似乎领悟到那招的奥义了。”

“什么!”吴尘飞惊道。

司马天没有说话,挥剑正划一个圆圈,摇摇头,然后又反划一个圆圈,点点头。

“竟然是如此。”吴尘飞释然道。

“可惜了,可惜了。”司马天突然仰天长叹,“此时我二人都已是油尽灯枯,真气所剩无几,恐怕此生无缘与那招相见了。”

“师弟,愚兄还有几分残留法力,可助师弟。”

“师兄,你……”

“你我二人此生目标,便是为了那招,如今你终于在愚兄前悟出那招,不将其在世间使出,愚兄死不瞑目呀。”

“好

。师兄话已至此,司马天也当成其所愿了。”

此时两方打斗之人都停了下来,分列两旁,静静的观看着濒死的二人要使出如何的一招。

吴尘飞忽然身上白芒大盛,他将一只手放到司马天的后背之上,白芒随他手臂传到司马天体内,他自己却委顿到了地上,身上的皮肉瞬时间枯萎,只剩下一只独目还有些色彩。

他将全身的真气都传给了司马天,毫无保留。

柱子看到此景眼中流下了泪水,他知道两位前辈要耗尽生命使出那传说中的虹光十字剑招了,于是自语道:“血剑呀血剑,你若有灵性便再帮他一帮吧。”

话音刚落,司马天手中的黑剑突然重现血光,而且似乎被压抑很久,比以往更加的张狂。

司马天看看手中的剑,道:“连你也想见那一招吗?好,今日咱们便舍命一击。”

那边白眉和晓月看明白了场中的情景,二人准备趁司马天准备未好,抢先出招。却见司马天挥掌击在自己的胸口,“噗”的一口鲜血喷到了血剑之上。

“啊,魔族嗜血术。”白眉和晓月同时大惊,手中却加了把功力。眼见枯木杖和禅杖距司马天不足一丈。

司马天终于出招, 很慢很轻的一招。

切切实实的一招,不是双剑使出,也不是两招拼成的。

只是那么一招,却后发而先至。

空中风云突变,顿时一切好似静止了。接着两道尺许的七色彩虹同时闪过,组成个十字,在空中旋转着,似乎将空气击穿。

“轰”的一声,晓月和白眉同时被震飞,口吐鲜血。

血剑落地,司马天口中只说出两个字:“成了……”身体便僵直不动,一阵风过,他居然化做了灰尘飞上了天空。

地上吴尘飞的身体骨骼忽的散落,一只独目也终于失去了色彩。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三十一 绝世一剑)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