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4回 喝两口

三十九 喝两口

“柱子师叔祖,我输了。”冯不凡剑上的光芒消失,垂了下来,汗流浃背。他已无心再战了。柱子一招未出,便仗菜刀、魔彩珠,以及昨日血剑的的气势圧倒了冯不凡。

“柱子师叔祖。”冯不凡收剑抱拳,满脸敬佩道:“您果然厉害,我要回去加紧时间练功了,有不明白的地方还望柱子师叔祖指点。”

“别别,别问我。我不会讲的。”柱子收起剑气道,“马师叔最近常去教你们武功吗?”

“马太师叔祖不常来,居说这次他们堂中来了一个十分厉害的师叔祖,冯太师叔祖全力**他,所以很少来咱们天权堂的。所以杜师叔祖从藏剑阁借来了几本剑谱,我们每日依谱而练。”

“那好,藏剑阁现在何人看守呀?”

“禀师叔祖,是徐师叔祖?”

“是徐师姐?”

“正是。徐太师叔组的女儿徐师叔祖。”

“哦。”柱子想到徐若琪,那些回忆又上了心头,连冯不凡何时离开都不知道。

柱子无精打采的回到石室,将菜刀随手往地上一扔,自己正准备倒在**,却见室中突然一道光芒闪过,原来菜刀正打在了玄铁黑剑之上,两物相碰,突然光芒大盛,发出轻吟之声,飞到了半空中,对峙着。

一片红光笼罩着菜刀,而玄铁黑剑也隐隐泛出些红芒,当年的血气似乎又要回来。柱子刚看清楚怎会回事,忽然心中一阵的颤抖,一道白光闪过,水晶珠也飞了出来。现在变成了三件东西在空中相互对峙,不停的旋转。顿时小小的石室内,光芒不停的闪过,发出骇人的压迫力。连对这三件东西都有免疫力的柱子,都微微的呼吸不畅,连忙后退一步。

看了片刻,柱子突然脑子中一亮,这把菜刀莫非也是传世的宝物?否则怎能以残破之体与血剑和水晶珠对峙而不落下风。柱子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突然室内洞中轻轻的一颤,一道七色的光芒映过。

“啊!”柱子大惊,顿时感觉身上暖暖的,与在天权仙坑旁的感觉无异,心道那洞中的弼洞仙坑,据闻早已有很多年没有灵气溢出了,莫非今日又起死回生了?

柱子突然上前一步,左手握住玄铁黑剑右手,右手握住菜刀,“你去这边

。”他说着将玄铁黑剑插在左墙角。“你在这边。”柱子又把菜刀插到右墙角。“你回来。”魔彩珠闻声消失。

三件宝贝似乎也都找到了台阶下,顿时老实了起来。柱子无心再管它们,快速的跑到了洞内,那仙坑中果然溢出了七彩的灵气,只是不及那柱子见过的天权仙坑澎湃。柱子愣了片刻,于是大喜,连忙走近几步,席地而坐,按照吴尘飞密籍所记载,修练内法。

天枢峰上,徐正甫背手远眺。忽然一道白光闪过,一人已站到了他的身后。

“大师兄,你可感觉到了?”来者天璇堂首座玄真子。

“死寂多年的弼坑,刚才开启了。”徐正甫幽幽道。

听徐正甫亲口验证后,玄真子的脸色沉了下来。

“或许此次并非是如传说中的那样,弼星耀主,凶相尽生。此次弼星的亮度,并未超过主星。”徐正甫仰望着星空道,“也许只是弼坑受到了什么仙器的刺激,短暂的苏醒。”

“能是什么呢?”玄真子道。

“那把剑,在柱子手里。”徐正甫道。

玄真子听了脸上的肌肉不停的跳动,十七年前的惨状又浮现……

翌日,送饭来的不是冯不凡,而是林强。

人还没有到,笑声已传了过来。

“柱子师弟,师弟呀。哈哈哈……”林强笑着走了进来,将柱子的肩头拍的“啪啪”直响。

“师兄,发生什么喜事了?”柱子牵道。

“天大的喜事。”林强说着,打开了食盒。里面并不是饭菜,而是两只山鸡,还有一壶酒。

柱子笑了,很久没有吃烤山鸡了

。石室之外,点起了一堆篝火,柱子一边烤着山鸡,一边问道:“师兄,还没说是什么喜事呢。”

“还不是……”林强说着又笑了起来,突然在柱子的肩头又拍了一下,柱子手中的烤山鸡差点掉到火堆里。“真看不出你深藏不露,冯不凡那个家伙昨天出门时带着剑,我们知道他要找你比武,我们只怕你不是对手,他回来便要趾高气扬、目中无人了。没想到那小子回来时垂头丧气,于是他的师弟江师叔祖过去问他比试如何了,那小子只说了四个字――差太多了。然后便回房了,本以为他睡了,没想到那小子居然一夜未睡,修练内法,早晨叫他吃饭时,发现他居然有些走火入魔,嘴角流出了鲜血。”

“啊!他还好吗?”柱子惊道。

“那小子身体硬的很,只是今日便不能给你送饭了,所以我便来了。以后看那小子还敢在我们面前扬眉吐气。你烤快点,咱们喝上两口。”

第三日,冯不凡来了,脸色有些苍白。他带来了一本剑谱,他递给柱子时为难道:“师叔祖,只有这本剑谱没有人看,我才能给您拿来。”

“哦,没事。”柱子接过,只见书皮上四个大字:“十字剑法”。再翻一下,前面是十八式十字剑法,后面几页居然是介绍的御剑飞行术。柱子心中大喜,他对十字剑法不感兴趣,但对御剑飞行十分喜欢,于是喜道:“好书好书。我喜欢。”

看着十字剑法的剑谱,柱子突然想到了虹光剑法,于是问冯不凡:“不凡,你虹光剑法可曾全部学会?”

自前日之后,冯不凡已对柱子佩服的五体投地,听柱子这一问,以为是柱子在考自己,于是拱手道:“禀师叔祖,不凡自幼随父学习家传的十七式,上山后又学习了后面的七式,现在二十四式全学会了。”

“厉害呀。我只会二十三式,那现在把第二十四式使一遍,我看我能学会吗。”

“啊!师叔祖开玩笑吧。”冯不凡当然不相信能打败逍遥仙子之人竟然连二十四式虹光剑法也没有学全,他只当是柱子想指点他一下。于是掐动口诀,十分卖力的使出了第二十四式。

“好。”柱子叫声好,拿着菜刀依样子练起,只是他对剑招的领悟能力实在太低了,他练的剑招,只有一成样子。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三十九 喝两口)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