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6回 假时亦还真

六十五 假时亦还真

与潇州城内的繁华相反,离开潇州城三五里,便是一片的荒凉。破落的村庄,无人耕种的农田,甚至还能不时的看到累累白骨,连路的边池塘里都没有一丝的波澜,仿佛死了一样。

“小姐,我们真的还要往前走吗?”冷风吹的平儿瑟瑟发抖,再加上天色越来越暗,她有些害怕了。

“当然了,再晚就看不上好戏了。”金贝贝说着,紧紧衣领,摸摸腰上的剑,继续前行。

“小姐。”平儿回头看看,颤声道:“我总觉着有人跟着咱们。”

“你……你说什么鬼话,哪里会有人跟着咱们。”金贝贝也有些害怕了。

离他们不远处,确实有五个人在盯着她们。

“师叔祖,你果然神机妙算,金小姐她们真的来了城东。”林强佩服道

冯不凡哼了声道:“这算什么,两年前金小姐差点被他气疯。”

“前面就是青头山,她们再跑就到了坏人堆里去了。”杜大宝道,“咱们还是追上她们劝她们回家吧。”

“你以为她听我的呀。”江小贝想了想道,“我倒是有个好主意。”江小贝招呼大家俯耳过来,说了一通。

“师叔祖,这样不好吧。”杜大宝为难道。

“有什么不好,我跟没过门的媳妇开个玩笑怎么了,而且这样最有效果。 ”江小贝道。

于是五人飞到了前面,将身上衣服反穿,以布蒙面,藏在了树后。

等金贝贝她们走近了,五个人一起从树后跳出来,杜大宝上前一步大喝一声道:“嘿!给我站住。”

金贝贝和平儿被吓了一跳,连忙拉住马。

“此……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杜大宝说了两句想不起下文了,看见金贝贝的马道:“此马是我喂,要想从这里过,把路留下来。”

金贝贝二人本来是被吓了一跳,听到杜大宝自己编话“噗哧”笑出了声。

“大哥,头一次吧。”金贝贝道。

“是……是呀。”杜大宝道。

“您黑话都没学会,就敢出来劫道。得了,回去吧。”金贝贝笑道。

幸亏杜大宝脸上盖着黑布,再加上天色已晚,大家才看不到他的红脸。

“你们是那里的鼠辈,敢来抢劫本小姐。”金贝贝拔出剑道。

杜大宝一愣,刚才没说好名号的事情。

五人愣了一下,吴天想起当年有叫“南山四虎”的劫过他和小英子,于是道:“我们是南山五虎。”

“南山五虎,没听说过

。你们可是青头山上的恶贼?”

“废话少说,拿下。”江小贝看杜大宝应付不过来,哑着嗓子道。

于是五人一拥而上,按事先的安排,江小贝制住了金贝贝,冯不凡拿下了平儿。

“呦,老大,原来是女的,长的还不懒。”林强强忍着笑道。

“好,带回山寨,这个白点的做我压寨夫人,那个黑点的送给老冯了。”江小贝道。

“啊!”平儿一听哭了起来,“小姐呀,你不是会武功吗,怎么一招没用就被拿下了。”

“我哪知道他们这么厉害呀,家里的武师都不是我的对手了。”金贝贝说着,突然大叫道:“救命呀救命呀,有人救命吗?”

“别让她们喊了,快堵上她们的嘴。”江小贝说着,本想撕下金贝贝的一截袍子堵她的嘴,没想到一下子撕多了,露出一截白白的腰。

“啊,你要干什么?”金贝贝惊叫着,江小贝马上堵上了她的嘴。

“强盗大哥,我不叫,你别撕我衣服了。”平儿道。

冯不凡瞪了她一眼,没有堵她的嘴。

“走,回山。”江小贝道。

几人刚走到马前,忽然感到旁边有杀气,然后一阵破空之声,两团紫光击来。

“小心!”杜大宝和吴天叫了一声,举剑迎上。

“当、当”两声,紫芒被震飞,树后飞出两个白衣人,接住紫芒,后退两三步,原来是两柄紫剑。杜大宝手中剑差点脱手,吴天后退七八步。那两个白衣人一男一女,男子接下宝剑后微微一惊,看着吴天手中剑“咦”了一声。

“大侠救命呀,救命。”平儿见到了救星,大叫道。

“住口。”冯不凡低声道,“再叫先杀了你。”平儿赶紧住口。

江小贝见对面二人一身的白衣,手中各持一把紫色宝剑,气度不凡

。于是把金贝贝交给林强,上前问道:“两位是什么人?”。

“我们乃无忧谷晓峰、雪飞。”白衣男子道。

“紫剑双侠,久仰久仰。”江小贝道,难怪他们能与吴天对上一剑。

“即知我们名号,还不赶快放了两位姑娘。”雪飞道。

江小贝心道不好,本来打算和金贝贝开个玩笑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了紫剑双侠,看来他们真把我们当成强盗了,于是脑子里飞快的想着该怎么办。

“两位大侠,这里面有些误会,咱们到旁边我给你们解释。”江小贝道。

晓峰冷笑一声道:“南山五虎,我们早知道你们是谁,还想耍什么诡计吗?当年你们从虹光派逃了出来,今天我们便替虹光派取你们性命。”说着就要挺剑而上。

“等等。”吴天叫道,“当年被虹光派抓住的是南山四虎,而且他们已死在去风寨外。”

“五个人便是五虎了吧。废话少说,接招吧。”雪飞说着祭剑而起,江小贝连忙亮剑相迎。

晓峰的一剑刺向吴天,吴天只好挡下一剑,双剑交锋,两人各退三步,同时感觉对方内法强悍。

“你听我解释。”江小贝边打边说,怎奈雪飞一剑紧似一剑,江小贝顿时险象环生,连连后退。几招过后,江小贝已离开众人有一段距离。“住手!”江小贝突然低喝一声,揭下了脸上的黑布。

“我们不是南山五虎。”江小贝道。

雪飞见对手突然揭开蒙面布,不知何意后连忙退一步,看对方长相确实不似凶恶之徒,于是问道:“你们是何人?”

“雪飞姑娘,我们是虹光剑派的,这是本派腰牌。”江小贝说着解下腰牌扔了过去,虹光派弟子出门都要配上腰牌的。

雪飞接过腰牌看看,确实是虹光剑派之物,只是仍不相信对方的身份,于是问道:“你是虹光派那堂弟子,师傅又是哪位首座?”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六十五 假时亦还真)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