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五小住鑫瑞庄

二十五 小住鑫瑞庄

这只雪参被切成了三段,煎煮后给三位伤者服用。

吴天和黄衫的伤势,只能卧休息,徐正甫曾到吴天房中看望,而且似乎有话要问,只是看看吴天伤重,才没有开口,而是把自已的那份雪参汤让给了他。

三天之后,吴天首先走出了房门。

他首先见过了徐正甫,报个平安。徐正甫点点头道:“恢复的这么快,莫非又是那珠子的功劳?”

“是的,徐师伯。”吴天道,“弟子多次受伤,都是靠这珠子才快速恢复的。”

“那见那珠子法力超强,必是仙品。不知你是如何得到的?”徐正甫问。

“禀徐师伯,这是我早年在山下捡的。”吴天早想到了大家会有这么一问,于是想好了对策。他觉着若是说出此乃白眉老祖杖上之物,大家必会对其产生怀疑,试想一个普通的孩子,怎会一把抓下白眉老祖杖上的魔珠呢?

“捡的?碧云山下吗?”

“正是。三年前我在碧云山下见到此物,觉着好玩便带在了上,没想到这东西有疗伤和恢复内法的奇效。是否这是派中宝物,我应该交还?”吴天说着取出了水晶珠,双手捧上。

徐正甫凝目看着水晶珠,经过几次大战,里面所储存的碧云山仙坑的灵气已损失殆尽,原来的异彩不停的流转。忽然“啪”的一下一道异彩断裂,徐若甫瞳孔一收,连忙抬头。

“此物非本派之物,既然已随你多,便仍由你保存吧。”徐正甫道。

“是,师伯。”

“你这次为本派立下了大功,还替我挨下了三掌,实在让我甚感欣慰。只是你分析的种种缘由,似乎不是你能想出来的。”

“禀师伯,确不是我想出来的。当我追赶您和绿袍老祖之时走错了路,与黄……衫姑娘误入无忧谷,提前到了风老谷主去世时的石室。那些事都是黄衫姑娘分析出来。”吴天说着,脸上颇为自豪。

“这位黄衫姑娘非同小可呀,她也算是本派的恩人。来我们当重重谢她才是。”

“是,师伯。”吴天说完,退了出来。

徐正甫看着吴天的背影,心道:区区少年,居然能将噬血的血剑、暴戾的半截天愁,还有那来历不明、但法力还在似乎血剑、天愁之上的水晶珠,共同带在上,吴天,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吴天离开徐正甫的房间后,来到了黄衫养伤的房间门口,他非常想知道黄衫到底怎么样了,于时只说了声“衫妹,你好了些吗?”,便推门而入。

黄衫躺在上,金贝贝陪在一旁,黄衫一见吴天,坐了起来。

“啊!你可以走动了吗?”金贝贝惊道,“老天爷太偏心了,你都快好了,衫妹妹还不能行动。”

“我受伤比衫妹轻,自然好的快一些。”吴天说着来到了黄衫的前。

黄衫的脸色还有些苍白,她看看吴天笑道:“果然还是你好的快些,真的无妨了吗?”

“没事了,一天喝两碗雪参汤,都快上火了。”吴天笑道。

“什么?他们给你一天喝两碗吗?”金贝贝怒道:“衫妹妹这边一天只有一碗。”

黄衫本来见吴天进来甚是欢喜,可那金贝贝不明事理,坐在屋里不走。于是黄衫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他们这么偏心,按说对美女应该多照顾才对呀,这样我的伤就好的慢了。”黄衫说完看金贝贝居然没有反应过来,于是又道:“这样只好在江府多住上两天,烦劳江公子了。”

金贝贝眼珠转了两转,忽然跳了起来,叫道:“好个江小贝,原来是这样。你见衫妹妹漂亮便要多留几,这个小色鬼,我找他算帐去。”说着推门跑了出去。

“金小姐,莫要太激动呀,不是那样的,是徐师伯把他那碗让给我了。”吴天冲的金贝贝的背影叫着,怎奈金贝贝早跑远了。

“都怪我,多说一句话让两个人又要闹起来了。”吴天自责道。

“我看,他们两个人要感谢你才对。”黄衫笑道。

“为何?”

“江公子和金小姐几以来不打不闹,早憋不住了。况且,这也是他们之间表达……喜欢之意的一种方式。”黄衫说着脸微微一红。

吴天此时已走到她的前,轻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这次若不是你,我们与无忧谷的误会也不会解除的这样快,方才徐师伯都说了,你是虹光派的大恩人。”

“我才不要他们感谢我,我只要你记着还欠我烤鸡吃就行。”黄衫笑道。

“那时自然。衫妹,你转过去。”吴天道。

“转干什么?”黄衫问道。

“我这个水晶珠有疗伤奇效,但只有我运功才能有效,我来帮你疗伤。”

“不,你的伤还的有好。”

吴天不理黄衫愿不愿意,双手扳过了她的肩头,自己也坐到了上,双手抵住了她的后背。“

“武哥,你……”黄衫还想说什么,内法已从吴天掌心缓缓送出,水晶珠悬在半空之中,围绕二人缓缓转动,散发着异彩。

一柱香后,吴天的额头流下了汗水,他的双臂无力的放下,水晶珠也落到了他的手中。

“武哥,谢谢你。”黄衫转过头来时看见吴天满头大汗,于是急道:“你还好吗?怎么出这么多汗呀。”说着伸出衣袖给他擦汗。

“我没事,只是大伤初愈内法不济。”吴天说着看看手中的水晶珠,心道:怎么与往感觉不一样了?然后放回到了怀中。“你比刚才好些了吗?”吴天转问黄衫。

“好多了。”黄衫道:“你这个珠真是个宝物,只这么一会儿,我就感觉有劲下了。”她说着,真的扶着吴天下了,虽然走路还有些摇晃。

“太好了,那么我每来给你运功疗伤。”吴天喜道。

“不可,你伤还没痊愈,还是自己保重要紧。”

“衫妹有所不知,我为你疗伤的同时,也在为我疗伤。”吴天笑道,“我想让你早些好了,才有力气吃我的烤鸡呀。”

黄衫一笑,分外美丽。

“金贝贝,你快住手,我可不是不打不过你。”屋外江小贝叫道。

“江小贝,虽然是在你家,我也不怕你。你个小色鬼,居然看上人家黄姑娘了。人家可是名花有主的人。”

“花姑娘长的貌美如花,谁看了不喜欢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