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7回 宝塔佛光

第七回 宝塔佛光

这处千年古刹建于半山,苍翠的林木之间,云雾缭绕之中,露出红墙绿瓦,好似人间仙境本内容为狂魔7章节文字内容。此刻正是黄昏,夕阳映照之下,法相寺发出一阵的金光,给人一种心潮澎湃的感觉。

吴天飞近,只觉飞行的速度似乎受到了限制,越来越慢、越来越费力。他知道这必是法相寺周围对别派的法力有所禁锢,于是不敢造次,在距寺门很远的地方便降了下来,缓缓的走去。

吴天在门口报上了姓名,不过多时,寺门大开。十几名年轻僧人出门迎接。为首一个年轻和尚,年纪约莫30来岁,身材高大、长相英俊。他来到吴天跟前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小僧明海,奉方丈之命特来迎接吴阵首,请。”

“谢谢大师。”吴天心知这明海乃是法相寺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于是连忙还礼,随明海进寺。

法相寺比看上去的要大的多,随明海走了很久,才到了法相寺的待客之所,了空方丈、了色大师早已在屋中等候。

“参见方丈、参见大师。”吴天道。

“吴阵首请了。”了空说着上下打量一下吴天,然后笑道:“几月不见,吴阵首内法似乎又精进了不少。”

“大师过奖了。”吴天心中大惊,心道这法相寺方丈果然厉害,一眼便能看出我内法增强了。

“吴阵首请看,这是否是贵派之物?”了空说罢,一个小和尚捧出一柄剑,以黄布盖之递到吴天面前。吴天撩起黄布,厅中只见寒光一闪,吴天仔细看去之时,惊的合不上嘴本内容为狂魔7章节文字内容。

“怎么,不是贵派的龙门剑吗?”明海问道。

吴天看见剑柄之上刻着龙门剑三字,心道剑是没错,只是这剑,居然就是茶棚里那背剑少年要找之剑。原本以为是在剑身之上刻上的文字,如今看来上面的字不但不是刻上去的,反而是活的,在不停的游走。

“不错,正是本派的龙门剑。”吴天道。

“如此便好,那就交还吴阵首。”了空道。

“谢谢方丈。只是此剑为我师父随身的佩剑。他老人家六年前失踪,至今未有音讯。还请问贵寺是在何处找到的此剑?”吴天道。

“此剑是我一位师弟,在外出化缘之时,于法相寺西八百里之处的一个无名小镇外,捡到的。”明海道。

“八百里外。”吴天自语的,算了竟是那座小英子所在的小镇的位置。

“吴阵首?吴阵首。”明海见吴天发愣,便叫道。

“方丈大师。晚辈代无忧谷多谢法相寺还剑之恩。”吴天说着深深一揖。

“吴阵首客气了。”了空道。

“我派司马掌门有书信两封要晚辈面呈方丈大师。”吴天说着从怀中掏出信递了过去。

了空先打开没有封口那封,看过之后眉头一皱,看了看吴天道:“想不到,想不到,黄衫姑娘居然是邪教之人,可是他为何要帮我们呢?”了空说着看了一眼吴天。

吴天并未看过这封开口的信,但是已猜出了这信中的内容,于是惨然一笑。心道衫妹必是为我,长助三派解围。只是此事若让其师逍遥仙子知晓,不知衫妹要受到怎样的责罚。

了空见吴天脸色沉了下去,自然看出他在想什么,微微一叹,心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吴阵首也是如此呀。于是接着撕开另一封信,看着之后表情马上严峻了起来。

“明海,送吴阵首到客舍休息。”了客道。

“是。吴阵首请。”

吴天跟明海出了待客厅。

“师弟,你看。”了空将第二封信递给了色,了色看过之后脸上大变。

“中原难得太平几年,如今又要面临大灾了本内容为狂魔7章节文字内容。”了空叹气道。

法相寺没有过多的应酬。日落之后,小和尚奉上一份斋饭,待吴天吃完,收拾完碗筷便无人来打搅了。

吴天看着挂在床头的龙门剑,心道日间那个背剑男子要找此剑,还说是为作抵押救人性命。啊!吴天想到这里一惊,那男子说他姓储,莫非就是失踪多年的二师兄储志宏?而且他对大师兄那么熟悉,还在无意中叫了林强一声老六,一定是他。如此所有的事情就对上号了。二师兄和师父同时失踪,二师兄拿着师父的龙门剑,难道需救之人便是师父?想到这里吴天坐不住了,在屋里踱了几步,自语道:“要是衫妹在此,她一定知道该怎么办的……”可是衫妹乃邪教中人,我若与她再见,难不成真要兵戎相见吗?那还不如不见。

吴天想着,重新回到**打座调息。

大约是子夜时分,吴天突然感觉怀中水晶珠有些异样。它在自己怀中不停的旋转,时而红光、时而白光。吴天正要把它拿出来,却见窗外光影流转,心中大惊,莫非是法相寺着火了吗?

于是起身推窗而观之。

法相寺最里面有一座宝塔,金光便是从那里发出的。只见金光万道、佛光万丈,将整个山头都笼罩起来,一派庄严肃穆。

“是否打扰吴阵首休息了。”窗外巡夜的几个小和尚见到窗口的吴天道。

“没有。只是见到贵寺宝塔发出详光,感觉颇为壮观。”吴天道。

“是的,那是本寺金舍利塔,此金光便是由本寺至宝金舍利发出的。三刻之后便会消失。那时吴阵首就可以安心休息了。”小和尚说完继续巡逻去了。

金舍利,便是与忧谷的钻石蛋、我怀中的魔彩珠齐名的三大名珠之一。怪不得我怀中的水晶珠颇为不安,原来终于遇到了对手。吴天想着依旧注视着流彩的佛光,仿佛星空低了、星辰大了,自己离佛祖近了。

佛光并未如小和尚所说的三刻之后便消失,而是足足散射过了一个时辰,同时水晶珠也安静了下来。

吴天刚想回**继续休息,忽见一条黑影从前面不远处掠过,直奔舍利塔。

吴天心道,看此人鬼鬼祟祟,必不是法相寺中人,非盗即贼。他想罢便越窗而出,直追黑衣人而去。

狂魔7, 第七回 宝塔佛光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