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9回 负荆请罪

第四卷 东海升龙岛 第九回 负荆请罪

吴天离开不久,一年轻男子来到了法相寺门前。{小说排行榜}他在寺门前踌躇片刻,终于鼓足了勇气敲开了寺门。

“阿弥陀佛,施主有何事?”开门的小和尚问道。

“小师傅,我想拜见了空方丈。”青年拱手道。

“这……阿弥陀佛,请施主说明来意,我们也好通禀。”小和尚道。

“你便说,我就为昨夜之事而来。”青年道。

小和尚一愣,旋即合什道:“请施主稍等,我这就去通报。”

不一会儿,寺门打开,明海与那个黑脸和尚明江走了出来,上下打量着那青年道:“施主要见方丈吗?”

“正是。”青年拱手道。

“好,随我来。”

青年随明海、明江到了法相寺待客之所,了空方丈端坐正中。青年一见了空方丈,急走两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纳头便拜。

了空方丈连忙起身,单手一伸,一道金光将青年隔空轻轻的扶起。

“施主何故行此大礼。”了空道。

“神僧在上,还请饶恕弟子不敬之罪。”青年说着再次跪倒,了空再次单手发力,却见青年身子一拧,竟从了空方丈的金光之旁滑过,依旧跪在地上。

了空点点头,心道正子法力不弱,尤其是身法灵活,于是问道:“阿弥陀佛,小施主何罪之有?”

“神僧,弟子便是昨夜夜闯贵寺之人。”

“什么!”明海、明江齐声惊道,连了空眉头也是一跷。{小说排行榜}明海、明江听罢就要将这青年拿下,却见了空一摆手,方才退开。

“小施主昨夜闯寺,今日又来请罪,其中必有隐情。”了空道。

“神僧明鉴,我昨夜闯寺、今日请罪,确是有迫不得已。”青年道。

“小施主便请说来。”了空道。

“神僧,还请神僧救命。”青年说着哭了起来,“弟子一位长辈,身受重伤,据闻需檀心奇花配以贵寺金舍利才能救命。弟子本欲以师门宝剑做抵押,斗胆向贵寺借金舍利一用。可是师门宝剑在来贵寺途中丢失,无奈之下,只好夜闯贵寺,欲盗走金舍利用完便还,无奈贵寺看守严密,非但没有得手,自己还差点无法脱身。”青年说着看看旁边的明海、明河。“昨夜弟子无功而返,本欲离开,可是想到那位前辈,为救其『性』命,弟子甘愿受到任何处罚,只是请神僧看在这把剑主人的面上,借金舍利一用。”青年说着,从背后取下一剑,双手递上。

“龙门剑!”了空与明海等人诧异道。

“如果这是你师门宝剑,那虹光派曹翰林是你什么人?”了空道。

“正是在下恩师。”地上青年道:“在下乃师父门下二弟子,储志宏。”

“那昨天来本寺的贵派中阵阵首吴天,便是你的师弟了。”明海似乎明白昨夜吴天的反常之态了。

“什么!那人就是吴天吗?”储志宏惊道。

“你们不认识?”

“我与恩师离开碧云山之时,吴师弟还没有加入本派。没想到他入门几年竟然力压虹光三杰,成为中阵之首。”储志宏道。

“我们昨日已将此剑交还给吴阵首,今日如何又到了你的手上?”

“我昨日从他房中取走的。”储志宏道,“怎是贵派将此剑交还给他?”

“本派弟子在外捡到此剑,一见并非凡物不敢擅自发落,便交到寺中。老纳认出这是虹光派天权堂曹首座的配剑,而曹首座失踪六年,杳无音信,或凭此剑能查出曹首座的下落。于是便通知虹光派,来人取剑。只是没想到此剑是你丢的。”了空说着,略带责备之意。

储志宏听出了责备之意,于是道:“说来惭愧,如此贵重之物本不该轻易丢失,只是来贵寺路上弟子为节省时间,便御剑飞行。未曾想在空中遇到一只三足怪鸟纠缠,我大怒之下便想将其杀死。于是便取出了龙门剑,与之相斗。却不知那怪鸟非常厉害,堂堂龙门剑居然伤不得它。我反而在其一撞之下从空中跌下,就此失了龙门剑。”

“怪鸟。”明海奇道。

此时储志宏突然又跪地不停的磕头,“神僧,事已说明,还请神僧看在我恩师的面上,将金舍利借我一用。”

“阿弥陀佛。”了空方丈道,“若为救人『性』命,且看在曹首座面上本该将金舍利可以借给你的。”

“多谢神僧。”储志宏高兴道。

“只是……金舍利此时不能离开本寺半步,否则……”了空道。

“啊!怎会如此?这样一来,恩师得到了檀心花也是徒劳。”储志宏黯然道。

“储施主,老衲与令师相交甚厚,只是金舍利事关重大,关系到整个中原的安危,实不能擅动。相信令师也会理解老衲的苦衷,还有这龙门剑,你便带走吧。”了空说完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明海与明江将储志宏送出了法相寺。

法相寺外,储志宏一脸的失望之『色』。了空方丈德高望重,想必不是骗人,只是如此如何先师父交待呀。眼下并无他法,只好先去找师父了。

吴天离开法相寺,一路向凝碧涯飞去。飞行了大约一个时辰,忽见前面有一股浓烟从地面升起,小半个天空都被染成了黑『色』。

一定是地面着了大火。吴天想着,降了下去。

果不其然,一座不大的村庄,村内所有的房屋居然都被烧光了,只剩下滚滚的浓烟,飘向天空。

吴天再靠近一些,发现还不止这些。地上居然七零八落的有不少尸体,有的还被劈成了两段。吴天心中一惊,顿时想起了当年云下镇的惨状,此处的样子与当年一般无二,难道是同一伙人所为?吴天想着绕村而行,场面更加的惨不忍睹,有不少『妇』人的尸体一丝不挂,还全身是伤,显示是受到侮辱之后被虐待至死。转到一半之时,听到了一阵呻『吟』之声,声音来自几具尸体的下面。

吴天扒开尸体,下面有一老者还喘着气,呻『吟』之声便是他发出的。(下载本书请进入或者搜索“书名+哈十八”)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狂魔 哈十八”查找本书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