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十二回举目无亲

十二回 举目无亲 筏子的狂魔十二回 举目无亲 无弹窗 ,灌江 网

黑衣人轻功不错,以吴天功力,也只是能看见个影子。黑衣人遇到巡寺的和尚便从旁绕开,吴天不知对方来路,如果惊动和尚们,黑衣人躲藏起来恐怕更加难找,于是也不惊动巡夜的和尚,紧追那人。

不多时,黑衣人来到舍利塔下。

舍利塔不同法相寺别处,这里灯火通明,时刻有人巡逻。

黑衣人似乎犹豫了一下,颇有退缩之意。但不知又想起了什么,还是趁和尚们巡逻至舍利塔另一侧之时,飞身跃上塔的二层。正要开窗而入,却听二层内有人高喝:“什么人,胆敢私闯舍利塔。”接着听到几声兵器碰撞之声,黑衣人从塔上跳了下来,正准备离开。 娱乐秀

吴天一跃而起,手中天愁剑剑芒一吐,一道六色剑虹直刺黑衣人。

“呀。”黑衣人似乎颇为惊讶,但是并不慌张,手中长剑一卷,“当”的一声,双剑相交,黑衣人借势跳远。

“啊。”吴天也十分惊讶。他是对剑法领悟较慢,但是对于内法心法却是非常敏感,他隐隐觉出刚才黑衣人那招竟是本派剑法,起码也是用本派内法使出的。

吴天略一犹豫,舍利塔二层跳下一人,“吴阵首,你可好。”原来是明海。

“我无事。”吴天道。 娱乐秀

明海点了点头,朝黑影追去,吴天也跟了上来。法相寺中巡夜之人齐齐向这里聚来,黑衣人似乎对法相寺并不熟悉,几跳之下,竟被众人围住。

“恶贼休走。”明海大叫一声,挥舞手中禅杖施展杖法击向黑衣人。

黑衣人无处可躲,举剑迎来。明海降龙杖法虽然刚猛,但是黑衣人剑法颇为轻灵,明海一时拿他没办法。只是周围的和尚越来越多,那黑衣人见势不妙,抢攻几招,转身就逃。

“吴阵首,拦下他。”明海叫道。

那黑衣人所逃的方向正是吴天所在。黑衣人来势甚猛,吴天后退中已与他交手几招,越来越感觉对方所用就是虹光剑法,只是故意隐去了剑芒,使威力略减。

忽然黑衣人一剑刺出,隐隐有颗十字剑星一闪,马上消失。

十字剑法!吴天大惊,果然是本派剑法,想着手中一松。

黑衣人似乎早预料到吴天会手软,趁机冲了过去,隐入黑暗之中,不见了身影。

“多点火把,搜。”明海叫着,诧异的看吴天一眼。

“方才那人左手一闪,我以为有暗器。”吴天解释道。

明海点点头,让师弟带人搜索着,自己则持杖飞到了空中,四下的查看。明海四下看了一圈儿,并未找到踪影,明海突然抬头看看舍利塔的方向道:“不好,调虎离山。”马上朝那个方向飞去。

黑衣人果然潜回到了舍利塔,大半的巡逻僧人都被引到了别处,黑衣人一跃上了三层,正欲开窗。忽听窗内劲风不善,黑衣人连忙闪开。只听“咚”的一声,一道金芒长棍从自己刚才所在之处击了出来,窗户被击的粉碎。

接着一个黑脸和尚跳了出来,手持一条齐眉棍,金光一闪,直融衣人。

黑衣人心道不好,这舍利塔有七层,不会每层都有一人把守吧。想着躲过黑脸和尚一击,跃上了四层。

脚未粘瓦,四层窗户大开,一瘦型尚手持戒刀跳了出来,刀光一闪,两道光影直刺向黑衣人。

黑衣人接下一刀,顿时心灰意冷。知道此次调虎离山未成,反而误入虎穴,此时若不快走,恐怕再也走了了。于是仗着自己轻功了得,借着黑暗,三跳两蹿,又不见了踪影。

塔上三人并不追赶,此时明海赶到,朝那三个和尚点点头,然后追了过去,只是千年古刹法相寺太大,明海一时也找不到。

片刻之后,明海飞了回来,对跑到塔下的吴天道:“吴阵首,你先请回,我等自行寻找。”

“好。”吴天也正有此意,因为几转几绕,自己早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听了明海此言,他四下看看,不知给向哪边走。

明海从空中落下,带领吴天七拐八拐之后,合什道:“吴阵首请。”然后用手一指,原来已回到了吴天住宿之处,吴天一抱拳,回到了房中。

刚进房间,吴天感觉屋中有股杀气,正要举剑,黑衣人似乎看出了吴天要用的招数,他的剑已悄无声息的击了过来,轻拍在吴天的右手腕之上,吴天一时不慎,天愁落地。吴天连忙左手拔出血剑,剑光一闪,两柄剑同时架到了对方的脖子之上。

“你居然会双手使剑。”黑衣人惊道。

“你怎会本派剑法?”吴天道。

那黑衣人听罢撤剑,扯下了脸上的黑布。

“啊,原来是你。”吴天惊道,正是白天那寻剑少年。

“吴阵首,发生什么事情吗?”明海并未走远,他听到刚才的声音,赶来问道。

黑衣人闻声钻到了吴天的床下,吴天犹豫一下道:“明海大师无妨,只是天愁剑不小心掉到了地上。”说着连忙收起血剑。

明海走了进来,看看地上的天愁,皱皱眉头,又转身离开。

吴天送明海离开,正要问问那少年是不是失踪多年的二师兄储志宏,如果真是二师兄,就有师父的下落了。想到这里吴天大喜,回屋朝床下叫道:“你是二师兄吗?他们走了你出来吧。”

连叫两声,床下毫无反应,吴天拉起床单,床下早已空无一人,吴天再朝**看去,那柄龙门剑也不见了。窗户是开着的,吴天向窗外望望,黑暗之中,哪里看得见什么人影呀。

天很快就亮了,吴天向了空方丈辞行。

“昨夜本寺突逢窃贼,打扰了吴阵首的休息,实在抱歉。”了空方丈道。

“无妨。只是昨夜之人可曾抓到?贵寺可曾失窃了什么宝物?”吴天问道。

“昨夜之人非常狡猾,不慎被他逃脱了。他昨夜闯金舍利塔,看来目标是本寺至宝金舍利。甚至还用调虎离山之计,却不知塔中还有我明江、明河等几位师弟把守,他如何进的了。”明海道。

“哦。原来如此。”吴天心道:昨夜之人若是储师兄,他找金舍利做什么?他又为何拿走龙门剑?我还是暂且不说龙门剑被盗之事,若真是储师兄,恐对我派声誉不利。

“吴阵首,你可有事?”明海见吴天若有所思,于是问道。

“无事,无事。”吴天道,“晚辈再次谢过贵寺还剑之恩,就此告辞。”

离开法相寺一段距离了,吴天却停了下来。他突然想到那寻剑之人曾说过,若是找到龙门剑便请送到凝碧涯,到那里自有人龋,他还说过他找剑是为了做抵押救人性命。

凝碧涯,中阵七人到那里去取内伤奇药檀心花,莫不是师父负了重伤,二师兄便想取那檀心花给师傅疗伤?掌门命我蓉龙门剑同时打探师父的下落,如今龙门剑得而复失,我无法交代,但却可能找到师父,我便先去凝碧涯,即便师父不在那里,我也可帮助中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