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回梦中黄影

二十回 梦中黄影

狂魔20, 二十回 梦中黄影

吴天双目突睁,天愁剑居然吐出红色的剑芒本内容为狂魔20章节文字内容。吴天挥剑上挡,“轰”的一声,抡棍的两个和尚连同身后的二人居然被齐齐的震退两丈。吴天体内热度稍好,于是内法再吐,天愁剑芒再长二尺,吴天将剑舞起,长长的剑虹随剑而动,宛若一条长鞭。

小罗汉阵八人被逼的连连后退,顿时溃不成阵。

中阵之中的晓月见状大惊,心道这吴天几日不见竟学会了如此诡异的法术,如若小罗汉阵困不住他,我与赤发则危矣。晓月想到这里,口中突然念念有词。他的八名弟子听到之后,神情突然一僵,居然不顾吴天的攻击,八人强行攻来。

吴天一剑刺断了一个和尚的小臂,而这和尚居然不知疼痛,另一只手持棍照样砸下,一道五色剑虹闪过,独臂和尚被劈成了两断,内脏流了一地。而其他七个和尚对此熟视无睹,照样舍命攻击。吴天两剑又结果了两个和尚,而自己后背肩头也挨了两三棍。

晓月口中词突然音调一变,剩下五个和尚闻之居然强提内法,攻向吴天。因为对方完全不防守,全部都是拼命的招数,吴天一时也被逼的手忙脚乱,身上连连中棍,有几棍居然打破了皮肤,打到了骨头。

五个和尚口中、鼻中已流出了鲜血,显然是运功过度,已然伤到了心脉,命不久矣本内容为狂魔20章节文字内容。果不其然,片刻之后,五个和尚已倒下了三个,剩下两个已是强弩之末,伤不到吴天。吴天长叹一口气,挥剑结果了此二人的性命。

吴天虽然浑身是血,但身上都是些皮外伤,虽然曾被打到骨头却未能伤及筋骨。吴天持剑向中阵走来,身上的如火烧般的感觉已去了大半。

晓月见最后的一招没有起效,而吴天又走了过来似乎要加入战团。于是小声对赤发道:“赤发师兄,此地不可久留。咱们先全身而退,与白眉教主汇合后再作打算。”

赤发虽然哼了一声,但也没有其它办法,心道长江后浪催前浪,十几年未出江湖,江湖中居然有如此了得的后辈,于是向晓月点点头。

晓月与赤发二人接连的猛攻,都是攻向中阵中最弱的徐若琪。中阵七人虽然内法融会贯通,恰似一铁板一块,但是铁板各处也有薄厚之分,徐若琪就是这块铁板最薄之处。

徐若琪所在的摇光位在勺柄的顶端,大部分情况下是掩护、策应、干扰,而此时在晓月和赤发的连续进攻之下,居然成了主攻位置。其他几人见摇光位吃紧,便收缩阵形,对摇光位多加掩护。此种情况下,居然是晓月和赤发暂时占了上风,中阵阵形被拉扯的略有变形,空当反而渐渐的大了起来。

“出阵。”晓月突然大叫了一声,与赤发同时发出一招,杖风与火焰形成一股气墙,将中阵六人隔在一侧,这一边只剩下天枢位的秦弄玉。晓月和赤发同时跃起,赤发一掌击向秦弄玉。

秦弄玉只想拦人,于是不顾自己安危,舞出六颗十字剑星迎掌而上,赤发掌风未到,秦弄玉已感觉到一阵热气逼的自己喘不过气来。

忽然一人冲到了秦弄玉侧前,双剑齐挥,两道五色剑虹闪过,接下了赤发老祖大半的掌力。

“轰”的一声,吴天和秦弄玉同时被震飞数丈,晓月与赤发脱阵而去。

“两位师弟可好?”中阵六人没有追赶晓月和赤发,而是上前查看秦弄玉和吴天。

秦弄玉只觉胸中气血翻滚,稍一运功感觉并无大碍,心中也明白是吴天替他挡下了大半的攻击。他一跃而起道:“我无事。”

吴天笑笑,一时居然站不起来。徐若琪眉头一皱,连忙把他扶了起来。

“你……你又何必呢本内容为狂魔20章节文字内容。”徐若琪道。

“你们中阵负有采药、送药之重责,若有一人受重伤便成不了雁行阵,恐怕无法及时将檀心花送回碧云山。”

徐若琪一听吴天是为自己父亲着想,心下微微感动。随即在秦弄玉的脸上瞪了一眼,心道:妄你还长吴天几岁,竟然如此不知深浅。

“吴师弟顾全大局、高瞻远瞩实令薛某佩服。你刚才说邪教白眉等人还在路上,晚上便到。我看咱们还是守到后涯,等花开取花,吴师弟意下如何?”薛不才没有忘记吴天是阵首,于是问道。

“就依薛师兄之言。只是……你们先行一步,我在此调息片刻就去。”吴天道。

“这……”薛不才看看天色,只好道:“只好如此了。只是吴师弟要小心。”

“是。”吴天说着闭上了眼睛。

接连四次受伤,吴天此时的神志有些模糊了。他的脑海中不时的浮现出发生过的事情,眼皮却沉的抬不起来。他极想睡觉,但是他知道这一睡去恐怕就再难醒来了。他甚至出现了幻觉,感觉黄衫坐在了他的身前,与他四掌相抵,以无忧谷的内法为他疗伤,魔珠则围绕着二人旋转,将丝丝的凉意输入他的体内。渐渐的他体内的痛楚减轻了,头脑也清晰了起来。前面的黄衫似乎感觉出他有了好转,于是撤去了双掌。吴天终于勉强睁开眼睛之时,已是夜里,借着残月之光,他似乎看见前面黄影一闪,就不见了。

肯定是幻觉,吴天想着摇摇头。正准备继续调息,忽然发现魔珠居然浮在空中,围绕着他转动,而自己身上的伤,居然已好了大半。

吴天猛的站起,朝黄影消失的地方看去。莫非真的是她?

吴天大喜之下追了过去,那里只有一堵残破的墙壁和深深的黑暗。

吴天失望的向涯上走去,手心中似乎还留着黄衫的余温,又或者,那是自己心的温度。

未走几步,突然听到有人大笑。吴天连忙藏身于断墙之后,朝笑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首先看见那十几个无忧谷的弟子持剑后退,然后居然是流水四仙走了出来。其中色仙右手双指点在一个无忧谷女弟子的颈上,笑声也是他发出的,那个女子正是刚才的那个“李师妹”。

狂魔20, 二十回 梦中黄影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