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三约战三场

二十三 约战三场

||体验更多快乐读书功能

白眉听后“哈哈”大笑,心道:对方虽有不少武林后起之秀,但与我等相比差距还是不小,哪里来个傻丫头出了这么个笨主意,分明是帮我说话。于是道“如此甚好,谁取胜便将檀心花取走,公平公平。”

虹光派和无忧谷众人纷纷皱眉,吴天急道:“不可,这样不公平。”

黄衫偷偷的捏捏吴天的手,手指在他的手心划了几划,吴天大惊,原来是她。激动之中便要拉住她的手,问问刚才是否是她帮他疗伤?如此危险的时候她又出来干什么?她既是逍遥仙子弟子怎又站到了我们这一边?吴天想着转眼看去,只见黄衫一挤眼,低声道:“若是依我之言,或许还有机会。”吴天一愣,然后点点头。

黄衫大喜,于是继续道:“众位,我还没有说完。此次比武咱们三局两胜,考虑到几位都是前辈高人,所以我们晚辈以二对一也算公平吧。”

白眉眉头一皱,看看旁边的晓月,晓月点点头,于是白眉道:“可以。”

“好。我等久闻白眉、绿袍、赤发师兄弟三位法术超群,均是一代宗师,我们早想向三位前辈讨教,今日正好借比武之机,请三位前辈指点一二。”黄衫笑道。

薛不才听到微微一笑,心道好聪明的丫头。明知那绿袍受了重伤,还要激他出战,如此一来我们胜定一阵,只是……剩下两阵如何应付呀?薛不才看看涯上的檀心花,如今已裂开了两道缝。薛不才恍然大悟,此时檀心花掌握在我们手中,三场比武若能坚持到檀心花开,那么便可取花而走,以雁行阵的速度和耐力,世上恐无几人可以追上。想罢接口道:“这位师妹所言极是,我们正想向三位挑战,只怕三位怕晚节不保,不敢出战。”

“哈哈哈。”白眉一阵的大笑,“你二人一唱一喝倒也热闹。只是你们的小心眼又如何骗的了老夫,你们明知我绿袍师弟受了重伤,还要点他出阵,亏你们是所谓的名门正派,居然能想出这种办法。”

“啊?绿袍前辈受了伤吗?该死该死,竟没认出藤轿上之人是绿袍前辈。不过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肥,绿袍前辈即便有些小伤,对付我们一两个晚辈还是绰绰有余的。”黄衫笑道。

“那可未必。我虹光剑法术超群,你无忧谷也是神通广大。不说受伤的绿袍,即便是白眉教主也未必能胜的了我们二人。此番一对二是也算是欺负他们了,有人受点小伤只怕便不敢出战了。”薛不才道。

“娃娃们休得废话。”赤发道,“要比便比。即使老夫让你们一阵,我们还是必胜,师兄,这第一阵我上吧。”

此时晓月在白眉老祖耳边低语几句,白眉连连点头。于是道:“好,就由我们三兄弟出战。只是你等需与檀心花保持一定距离,我们才可比武。”

“白眉前辈,眼下檀心花便是我们的救命稻草,我们稍一离开,恐怕丢的不是檀心花,而是我们的性命。”黄衫道,“咱们双方既已答应以武争花,还请贵教失利后不要为难我们才是。”

白眉又是哈哈大笑,心道好机灵的姑娘,然后对晓月点点头,高声道:“也罢,我便相信你们一次,这三场比试,第一场本应是我绿袍师弟上,考虑到他的伤势,我们……”

“师兄且慢。”藤轿上的绿袍叫了一声,居然从轿上轻轻飘起,到了白眉等人跟前。“师兄,既然晚辈想向我请教,我当好好教教他们才是,这场我上。”

“师弟。”白眉急道:“你的伤?”

“我已无大碍。”绿袍道。其实眼下的绿袍只能发挥出三成的功力,但是被黄衫和薛不才那么一说,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再加上他除了法力高强,还是用毒高手。于是硬咬这牙顶了上来。绿袍说着,拍拍自己腰间的皮袋子。白眉明白他是要以毒取胜。于是点点头道:“那便多加小心了。”

绿袍挥了下手,飘到了众人面前,“谁与我比试第一场?出例吧。”

“我来。”中阵七人中秦弄玉和徐若琪同时叫道,就要出阵。

“不可。”吴天急道:“你们负责守花,三阵之事便交于我们了。”

薛不才也摇摇头,秦、徐而人才又回到了原位。

黄衫四下扫了一眼,对着晓峰和雪飞道:“师兄师姐,我看这头一阵,便由你们出阵了。”

“好。”雪飞爽快的答应着,然后拉拉晓峰,二人同时出例。

“这绿袍善于用毒,你们若有解毒药之类的丹药,最好还是先服下。”黄衫轻声对紫剑双侠道。

“多谢提醒。”紫剑双侠说着,从怀中各自取出一粒丹药,偷偷的服下。

“来者报名。”绿袍叫道。

“无忧谷晓峰雪飞。”

“原来是紫剑双侠,好,今日便与你等一战,亮剑吧。”

涯上紫光一闪,紫剑双侠双剑相交,剑上紫芒跳动,双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一道剑气直击向绿袍。紫剑双侠在江湖上已小有名气,二人功力自然不凡,心知虽然对手绿袍身负重伤,但其既敢出阵应战就必有取胜之招数。所以紫剑双侠第一击便用上了十成的功力,力求速战。

剑气逼近绿袍,众人只见绿影一闪,绿袍老祖竟然飘开一丈,左手一挥,一颗绿球击向紫剑双侠。

紫剑双侠大惊,双剑一托一带,将绿球甩了出去。“嘭”的一声,绿球撞到一棵树上爆炸,遇见树干冒出一股的青烟,片刻之间居然被烧坏了大半,最后“咔喳”一声,树冠倒地。观战之人纷纷点头,大家都想不到紫剑双侠居然能配合到如此的程度。

此时三人已战到一处,紫剑双侠配合默契,招招直指绿袍的要害。

绿袍老祖不敢硬拼,只有在躲闪之间找空当偷袭。

紫剑双侠见绿袍不敢硬拼,于是出招非常之快,他们觉着如此一来,必然耗费绿袍的内法,绿袍乃重伤之身,应该支持不了多久的。

推荐小说

小说所有的文字及均由书友发表上传或来自网络,希望您能喜欢

狂魔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