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二十七黄雀在后

二十七 黄雀在后

狂魔27, 二十七 黄雀在后

“武哥,你若不答应,这虹光派与无忧谷众人的性命就不能保了本内容为狂魔27章节文字内容。”黄衫低声道。

吴天看看黄衫,心道她虽是邪教中人,但自认识她以来她却并未做过一件坏事,甚至还帮了我虹光派不少忙,如此情景之下,幸亏有她在身旁,否则大家都早死多时了。

“好。就依师妹之言。”吴天坚决道,说完心中一惊。她方才说虹乃派和无忧谷的人性命不保,却没有说自己。如今情景就算她是逍遥仙子的徒弟,今日所做之事白眉也必定要了她的性命,难道她要……

“吴师弟不可。”徐若琪和秦弄玉齐声道。

吴天坚定的一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说话,他现在已大概想明白黄衫要做什么了。

“唉。”薛不才叹口气道,“两位不要再说了,我要是你们早都羞红脸了。”

“师兄此话怎讲?”秦弄玉道本内容为狂魔27章节文字内容。

“当初你们要在山上取人家性命,如今人家却舍了性命救咱们呀。”

“你说她是……黄衫。”徐若琪惊道。

“不错。能与吴师弟双剑合璧的,只能是她。”薛不才道,“现在就听她和吴师弟的了,否则咱们中阵能逃,无忧谷的朋友们怎么办呀,此事原本与他们无关的。”

听了此话,秦弄玉和徐若琪都无言以对了。

“好,既然一家一朵,那便采下给我们一朵,然后各回各处。”白眉笑道。

“白眉教主,原本是要这样的。”黄衫也笑道,“只是刚才晓月禅师之事让我们不得不妨。你们一花到手,我们岂有性命?”

白眉冷笑一声,“如此说来,你们要变卦吗?”

“当然不会。只是花不能这样给你们。”黄衫道:“我们先将两朵花采下,虹光派先拿走一朵,另一朵我先拿着,等无忧谷众师兄师姐走后,我将剩下的一朵亲手交与白眉教主。”

“哼。”白眉哼了一声脸色铁青。

“此事与你无关,还是我留在此处看花。”吴天知道谁留在这里,便是必死无疑的。

“武哥你?”黄衫急道。

“我必须留下。”吴天无比坚定的说。

黄衫听后一咬牙,挽住吴天的手道:“我与你一起。”

“你……”吴天急道。

“我已有了逃生的办法。”黄衫笑道。

“真的。”吴天大喜,心道衫妹果然聪明,如此情形之下还有逃生之策。

“当然是真的。我几时失算过。”黄衫脸上笑着,心中却想,此时除非有了奇迹,否则咱们谁都逃不了了,只有跳下这山涯,或许能留个全尸。

吴天听了黄衫的话信心大增,朗声对白眉道:“白眉教主,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白眉脸色阴沉,眼见此次是围剿虹光派和无忧谷二代精英的大好时机,如此放弃有些可惜。

旁边的绿袍看见白眉的脸色,生怕白眉一怒之下全力攻上,逼的虹光派毁花,自己的伤无法治愈,于是道:“师兄,那吴天有血剑在身,他留下便等于咱们得到了血剑本内容为狂魔27章节文字内容。”

白眉点点头,终于道:“也罢,我们便信你们这一次,大家后退。”他一声令下,邪教众人后退五六丈。

“现在便取花吧。”

“好,薛师兄,摘花。”

“是,阵首。”薛不才含泪道。

他飞身而起,从涯上摘下两朵花,腾飞取出一只盒子,装好一朵,另一朵交到了吴天手里。

“师弟,保重。”

“是,师兄。你们快走。”

薛不才含泪点点头,叫声“雁形阵,起。”

中追七人走后,吴天来到晓峰和雪飞的跟前,“两位带人也速速离去吧。”

“吴天兄弟,你……”

“我自有脱身之计,你们快走,小心他们变卦。”

“好。咱们后会有期。”晓峰说着带无忧谷众人离开,只剩下储志宏无所适从。

“师兄,你也快些走吧。”黄衫道。

“我,又能去哪里呀。”储志宏不再圧着嗓音,恢复了正常的声音道:“吴天师弟,你也去吧,还是我留在这里,你对虹光派更重要。”

“储……储师兄。”吴天惊道。

“怎么?你们认识?”黄衫惊道。

“不错,这是我天权堂的二师兄,储志宏。”吴天道。

“啊,储大哥也是虹光派的,那么说师父他也是?”黄衫刚要说下去,却听到白眉哈哈大笑。

“这小子也舍不得走了吗?现在想走也来不及了。”白眉说着带邪教众人围了上来。

吴天等三人连连后退,最后到了涯边。

“把血剑和檀心花交出来,我给你个痛快。”晓月踏前一步道。

“你若再进一步,我便毁了此花。”黄衫急道。

“你们已无路可逃,不如投降,我这里圣剑堂还缺一个堂主。”白眉道。

“我与邪教势不两立本内容为狂魔27章节文字内容。”吴天说着,回头看看黄衫,心道衫妹不是说有脱身之策吗?如今为何还不说出来。

黄衫知道吴天想的是什么,于是苦笑道:“其实我骗你的,所谓良策,便是跳下山涯听天由命。”

“不失为妙计。”吴天笑道,“有你一起,我还怕什么。”

“武哥。”

此时晓月与白眉也看出三人有跳涯之意,正欲冲上来,储志宏见状大叫:“毁花!”

吴天天愁刚刚举起,就听涯下有人高喝一声,“不可!”

接着一白衣之人从涯下飞出,手中判官笔飞舞,在空中狂草疾书: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每笔每画都强劲有力,带着破空之声攻向白眉与晓月,白眉与晓月不知来人身份,于是连连后退。

“师父。”储志宏与黄衫齐声叫道。

吴天心中一惊,心道你们怎么都叫他师父,难道这便是我天权堂堂主,师父曹翰林?

“小姐,储大哥,快下来。”涯下有人叫道。

黄衫和储志宏闻声大喜,拉着吴天跳了下去,只见涯上一洞口飞出三条丝带,三人用手接住被拉进洞中。

涯上的书生见三人下涯,于是用怀中取出一物向地上一抛,“轰”的一声恰似一条金龙腾空而起,邪教众人惊的连退几步。

“东海升龙岛。”白眉惊道。

金龙消失之后,书生也不见了踪迹。

“追。”白眉与晓月御空而起,飞下涯去,却听“轰”的一声巨响,书生已从洞内将洞口炸毁。

“这里有许多洞吗?”晓月问道。

“不错,这个洞是通往山下的。咱们兵分两路,你带忽尔善在此清碎石,我带流水四仙下山直扑洞口。”

“是。教主。”晓月道。

狂魔27, 二十七 黄雀在后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