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9回 **

第九回 ** 筏子的狂魔第九回 ** 无弹窗 ,灌江 网

猎龙族的船上,飞云正与如云夫人聊着天,忽然茶杯内的水荡出了水纹,飞云见状猛的站起身来。

“兄长,怎么了?”如云夫人明知故问。

飞云满脸疑惑的看了看如云夫人,“妹妹难道没有发觉吗?刚才的异动,似乎……”飞云刚说到这里,突然门被撞开,一个老者手捧一颗碗口大的、散发着红光的珠子跑了进来。

“族长,龙……龙珠有反应了,附近有龙。”老者颤声道。 娱乐秀

“果然如此。”飞云眉宇间露出一股豪气,挺胸道:“我猎龙族终于等到这天了。”说着就向外走去。

“兄长。”如云夫人叫了一声。

“什么事。”飞云刚要转身,忽然如云夫人小指一弹,一条白龙击中了飞云的后背穴道,飞云慢慢的倒了下去。

“你……”捧龙珠的老者大惊,尚未说话,如云夫人业已到了他的身前,一指点在他的胸口穴道之上。

“食龙大叔,对不起了。”如云夫人说罢,将二人扶到了椅子之上,将老者手中的龙珠塞到了飞云的怀中。

“兄长、食龙大叔,此青龙非普通之龙,乃是上古神兽,与之对战恐怕我全族难保,你们还是离开吧。恕如云无礼了。”如云夫人说着,从怀中取出一瓶药,分别在二人鼻下撒上了一点,二人片刻间便睡了过去。“此药可让你们睡上个三五天,到时青龙已入东海便无处可寻了。” 娱乐秀

如云夫人将房门关好,走出船仓,对各船高声道:“族长有令,西南千里之外传来龙迹,大家速速。”

重复三遍,各船都传来得令之声。只是临船之人问道:“如云秀,族长怎不出来?”

“族长方才一战,顿感疲惫,所以与食龙大叔要闭关几日,你等只管使船,不可打扰。”

“是。”

如云夫人说完,众船已纷纷离岸,她才身形一闪,飞到了升龙岛上。

众船渐渐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之中,有两人慢慢走到了如云夫人的身后,正是曹翰林与储志宏。

“令兄终于走了。”曹翰林道。

“他若不走,猎龙族则休矣。”如云夫人沉了一下又道,“只是不知何时才能与兄长相见。”她说着转身看着曹翰林,眼中满是泪水。

曹翰林点点头,轻声道“如云,既然幼龙已救活咱们也离开吧。”

如云摇了摇头,“虽然幼龙已活,但它曾被他打死过。人有人言、兽有兽语,况且是上古神兽。青龙若是发怒,岛上众人还是要遭殃的,况且此事毕竟是因我而起。倒是你,翰林,你还是与志宏和吴天离开这里吧,顺便带上我的衫儿。”

“你在这里,我又怎会去别处呢。”曹翰林道。

“翰林,真是苦了你了。若是有缘,下辈子咱们再做夫妻。”如云夫人含泪道。

“下辈子的事情我说不准,但是今生我是不会错过你了。”曹翰林说罢,两人拥抱到了一起。

旁边的储志宏转过了脸,眼中也淌下了泪。原本以为师父一介书生,清高淡定又墨守成规,世间女子都不入他老的法眼,未成想自遇到如云夫人后,什么规矩、条框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为与他心上人在一起,连堂堂虹光派的首座都不作了。原来师父也是一性情中人。

储志宏正想着,忽听如云夫人问道:“衫儿和吴天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曹翰林道。

“去了这么久了,不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吧。”如云夫人道。

吴天和黄衫原本是要离开的,只是动身之时吴天一时的好奇,于是问道:“青龙在何处休眠?”

“据说是在最下层。”黄衫道。

“记着储师兄说过,他在最下层曾见到一扇巨大的石门,而石门内传来呼噜之声,莫非那便是青龙之所在?”吴天道。

“也许还是青龙在打呼噜呢。”黄衫笑道,“即到此处了,咱们便下去看看,反正我也没来过。”

于是吴天拔出天愁剑,发出剑芒照亮脚下,二人慢慢的向下摸索而来。三转两转,两人真找到了下去之路。

最下一层果然如储志宏所言,阴风习习,还有一股说不上来的臭气。最下一层并不复杂,二人刚走了几步便看见了那扇巨大的石门。

“看来便是这里了。”吴天抬头道。

黄衫用手推推石门,果然沉重无比,非是凡人之力能够打开。里面传来巨大的“呼噜”之声。

“说不定真是青龙在打呼噜。”吴天笑道,“可惜咱们进不去了。算了回吧。”

两人刚要离开,忽然黄衫感觉道有股风的方向不对,于是拉住吴天道,“武哥,好像上面有个洞。”她正说着,上面居然掉下几个小石块。

“上去看看。”吴天说着,拉黄衫御剑而起,八丈之上,果然有个洞,小石块不断的落下,似乎是新撞开的。

“看来幼龙便是从此处进去的。”黄衫说着向洞悄一指,二人飞了进去。

石门当然推不动,因为它居然有六丈之厚。

黄衫与吴天飞了六丈,才穿过了石门。门内空间更大,而“呼噜”之声也更大。二人寻声而去,不一会儿便走到了一个洞口,洞口内不时的喷出腥臭之风。黄衫连忙掩住鼻子,二人刚想快些离开这个洞口,忽然听到旁边有声响,借着剑芒,隐隐看见有个一人多粗的管状物体蠕动。

二人连忙腾空而起,“是龙还是蛇?”吴天惊道。

“还能再亮点吗?”黄衫问道。

“我试试。”吴天说着催动内法,天愁的剑芒伸长到丈许,两人看清了下面的那个物体,只是圆圆滚滚的样子,动了几下又不动了。

“不动了。”吴天说着刚想落下,却见黄衫愣在那里,惊恐的看着他的身后,那个吹出腥臭之风的山洞的方向。

吴天连忙转身看去,立刻惊在当场。

借着天愁的剑芒,他终于看清楚,两人所在的位置,居然是在一条巨龙的嘴前,而那吹出腥风的“山洞”,是巨龙的一只鼻孔,刚才蠕动之物,乃是龙须。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