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三十二澄清

三十二 澄清

“这位是伍长老吧。”吴天说着,轻抚魔彩珠和血剑。二物光芒微闪,然后拱手道,“方才我正在睡梦之中,突然感觉体有异样,似乎是感受到魔彩珠有事发生。于是我便醒来,看衫妹睡的正熟,就没有惊醒她,顺着感觉追踪而去。走了一会儿,我才发觉居然是在无忧谷中,我本以为是在升龙岛上。”

无忧谷中之人听后诧异,“你不知自己是在无忧谷中吗?”伍飞问道。

“武哥只记着与青龙大战,后面的事已记不得了。”黄衫道。

伍飞上下打量打量吴天,于是问道:“你追过去后如何?”

“我顺感觉追去,远远看见一人,手提一堆东西,我看得出血剑的血光,知道那应是我的物品。那人见我追来,似乎十分吃惊,在他一愣之间,我已到了他的跟前。因为手中无剑,我只好化掌为剑向他击去,那人只是躲闪,并未还招。突然之间魔彩珠和血剑光芒大盛,那人似乎无法把持,便将手中之物抛了过来,我接过之后,那人已跑远。我便回到了这里。”

“你可看清楚那人的相貌?”伍飞问道。

“天色太晚,没有看清楚。”吴天道。

伍飞点点头,对众人道:“说不准是魔族中人。此两件物品原本是他们族中至宝。”

“您是说那女祭司去而复返?”晓峰道。

“极有可能。”

“不会。那祭司姐姐应当不是那样之人。”黄衫接口。

“魔族之人,难定。”伍飞道。

“衫妹,祭司姐姐是什么人?”吴天问道。

“武哥,这要从头讲起了。”黄衫道。

伍飞见吴天眼中红芒已消,于是告辞。

黄衫收好龙鳞和龙筋后,将这几发生之事讲了一遍,只是说到吴天每每魔大发,与自己**之时,只是草草带过。吴天听完黄衫的叙述惊的合不上嘴,他想不到升龙岛上高手们居然无一幸存,想不到自己竟连杀朱雀两次,更想不到无忧谷居然肯用钻石蛋救治自己。

吴天愣了许久,黄衫坐到了他的边,靠着他的肩头道:“吴哥,这些子虽然你已入魔,但是你对我依旧很好,你还记得吗?”

吴天搂住黄衫的腰,低声道:“无论如何,我都应该对你好。”

黄衫略有些失望,那些事她真的说不出口,特别是面对这个腼腆的吴天。虽然她知吴天对自己绝无二心,但是他对男女之间的事上略显的木讷与内向,想到这里,黄衫反而有些想念一半入魔的吴天了。

过了一会儿,吴天见黄衫没有了动静,低头看时,她已睡着。吴天连忙将她轻轻的放到了上,黄衫梦中一声的嘤咛,子一转,衣领小敞,挤出半个白白的。吴天眼神一凝,突然产生了一种冲动。但是他的理智战胜了冲动,他将被子给黄衫盖好,转离开了。

吴天刚刚出门,黄衫衫便睁开了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

第二一大早,雷龙便与紫剑双侠来看望吴天和黄衫。

走到门口时,却发现吴天坐在门外打坐。

众人十分的诧异,他们都已知黄衫与吴天已做过男女之事,二人同睡一才是正常。

“娃娃,你怎么坐在门外?”雷龙高声道,“莫非是吵架了?”

吴天见到雷龙连忙起,“雷长老、晓峰大哥、雪飞大姐,吴天多谢了。”吴天说着便要向雷龙跪倒,雷龙连忙扶住他。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你现在感觉如何?”雷龙问道。

“多谢雷长老。”吴天说着一躬到地。

此时门一开,黄衫走了出来,看上去有些憔悴。

雪飞连忙上前拉住她的手,眼神中关切,似乎在问:你和他有什么事发生吗?

黄衫摇摇头,笑笑道:“雷长老一大早来,是不是惦记着烤山鸡了?”

“哈哈哈。”雷龙扶须大笑道,“这丫头,简直是我老人家肚子里的虫子,连这都被你猜中了。”

“此事好办。”吴天道,“待我马上上山捉几只山鸡回来,给雷长老烤了。”

“不用你去,晓峰、雪飞,这事交给你们了。”雷龙道。

“是。”二人齐声称是,向山上走去。

“御剑术是干什么吃的。”雷龙叫道。

两人连忙御剑而起,飞向后山。黄衫看着一笑道:“被称为仙术的御剑之术,居然用到捉山鸡这等事上来了。堂堂紫剑双侠两位……”黄衫说到这里笑出了声。

“这等小事若做不好,还如何行走江湖。”雷龙道。

“雷长老,晚辈听说叶谷主为我驱魔之时,耗费了不少法力,如果方便,吴天想当面至谢。”吴天道。

“好。你们先去议事厅等候,我去找他。”

叶孤云来到议事厅时,脸色仍有些苍白,但是精神好了许多。

吴天连忙拜倒,口中称谢。叶孤云上前搀扶,吴天碰到他的手时,感觉他的手居然冰凉。

吴天惊讶的看着他,叶孤云微微一笑,拉吴天坐了下来。

“吴兄弟好的很快呀。”叶孤云上下打量吴天道。

“全仗叶谷主全力相救,吴天感激不尽。”吴天道。

叶孤云微微一笑道:“说来惭愧,本座为保钻石蛋的安全原本我想救你,但是多亏了黄衫姑娘苦苦哀求,我才答应。此事要谢,便应谢黄衫姑娘。”

吴天一惊,因为黄衫刚才没有说苦苦哀求过叶孤云,只说无忧谷答应以钻石蛋救他。他看着黄衫,泪盈眶道,“衫妹,你怎么没对我说这些事呢?”

黄衫笑笑,摇摇头。

“你这笨小子,丫头为你做你那么多事,就连……”雷龙想说黄衫以阳调和之术稳定吴天的心智,可是碍于长辈,不便对晚辈说出如此之话,于是转口道:“你今天若辜负了她,我老人家第一个不答应。”

“是。”吴天含泪道,“黄衫父母都已去世,又与我有师兄妹之名份,我自当照顾于她。”

“师兄妹之份?”雷龙听罢大怒,心道你们都已做了男女之事,却怎落个师兄妹之份,莫非这小子还有旁顾?雷龙一怒之下挥掌击向吴天。

吴天只顾看着黄衫,根本没有躲闪。

“不可。”黄衫大叫一声,形一闪挡在吴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