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四十三怪胎

第五卷 青龙朱雀篇 四十三 怪胎

一见异彩四仙纷纷后退,然后各划出一面八卦图挡在身前四仙用金八卦为盾,居然能抗住魔彩珠的异彩,虽然不能靠的太近,但是可以不时的从远处攻击。而吴天手中剑却够不到对方,只能不停的格挡。?

『色』仙见此状道:“兄弟们,这小子交给你们了。我先进我屋看看。”?

他说着飞身进屋,吴天本想拦截,却被三面金八卦拦下。?

『色』仙刚跃进屋中,只听“咚”的一声,一条白龙将『色』仙顶了出来。?

『色』仙以一面金八卦挡住白龙,内法一吐白龙消失,『色』仙又后退几步,眼中满是惊恐,其他三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后退到了『色』仙的身旁,看着屋内。?

黄衫慢慢的走了出来,吴天连忙收住魔彩珠的光芒。?

“这是什么招数?”食仙惊道。?

“幻龙术。”黄衫冷笑一声道,“我劝你们趁我没有发怒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哈哈哈。”赌仙大笑道,“小丫头你也敢吓唬人,你小小年纪又是学此术不久,能有多大的能耐,否则老『色』刚才就没命了。”?

此言一出黄衫脸『色』一变,心道没有唬住他们,真是老『奸』巨猾。?

“那你们就上来试试。”黄衫又道。?

此言一出,四仙居然真的没人敢上来。虽然赌仙分析的不假,可是四人谁也不敢冒此险。如果错了呢??

吴天挺剑上前一步,血剑血芒闪动。?

四仙则后退一步,已有退意。?

忽然吴天怀中魔彩珠一阵的颤动,吴天连忙以手按之,魔彩珠居然闪到了一旁,飞出了吴天的怀中,不停的闪烁。?

吴天大惊,心道今日已是第二次发生此等事情了,但是有强敌在前,不能分神。?

四仙以为吴天又祭出了魔彩珠,不知他是何用意。?

突然食仙大惊道:“此物莫非便是白眉教主遗失的魔彩珠?”?

三仙看去,除了个头,与传说中的一模一样。?

魔彩珠此时不停的闪烁,而屋内逍遥仙子的叫声也不断,吴天一时心烦的要命,巴不得眼前四人立刻离开。?

“咦?”旁边的黄衫看了几眼魔彩珠发出一声轻呼。?

“衫妹怎么了?”吴天以为是黄衫顶不住魔彩珠的异彩。?

“武哥,这魔彩珠的闪烁与逍遥仙子的叫声同一节奏。”?

吴天听后侧目看去,果然。魔彩珠每闪烁一次,逍遥仙子便惨叫一声,仿佛是魔彩珠让逍遥仙子腹中疼痛的。?

“咱们小心,这两人必有奇遇,那丫头会幻龙术,这小子未必不会。”食仙低声道。?

此时逍遥仙子的叫声又大了一些,魔彩珠的异彩比刚才又强了许多,连黄衫都连忙躲开一点,并且以龙筋挡在脸前。这还不算,吴天手中的血剑血芒又开始闪烁,与异彩同步。?

终于,逍遥仙子一声大叫,屋内“嘭”的一声闪过一道红光,魔彩珠和血剑光芒大盛。?

四仙一惊,以为吴天和黄衫又施展了什么法术。?

“退。”食仙低喝了一声,四仙飞身而去。?

吴天和黄衫二人也离开屋子几步,不知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片刻之后,红光消失,魔彩珠和血剑的光芒也终于按吴天的心意,收了起来。?

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有那已煮熟了鹿肉还在锅中不停的翻滚着。?

黄衫首先跳进了屋内,吴天则四下查看,确认流水四仙已经走了,才向屋内走去。?

隔着门,他首先看见黄衫愣愣的站在那里,双肩微微的颤抖。?

“衫妹,怎么了?”吴天说着,一步跨进了屋内,穿过黄衫的肩头,看到了那件东西,逍遥仙子生出来的东西。不是一个婴儿,而是……一个肉球。?

“啊!”吴天大叫一声,差点站立不稳。?

那个肉球不时的透出一点红光,但是越来越暗。?

愣了片刻,他们才想起屋内还有一人----逍遥仙子。?

吴天和黄衫转眼看去,逍遥仙子的惊讶丝毫不亚于他们。黄衫见她依然**着下半身,于是连忙上前帮她收拾好相关的事情。抬头看她时,逍遥仙子突然苍老了许多,愣愣的看着那个肉球,一动不动。?

“哎,哎。”黄衫推了她几下。?

逍遥仙子喘上一口气来,突然放声大哭。?

“我生了个怪物。”她大哭着,突然将黄衫推开,吴天伸手将她扶住。?

二人再向逍遥仙子看去时,她已取出了黄衫腰中的短剑,抵在自己的颈间。?

“你要做什么?”黄衫叫着,就要上前想夺下自己的短剑。?

“你别过来。”逍遥仙子说着短剑已刺入了半分,鲜血流下。?

黄衫立刻停下,摆手道:“你别着急,有事好好说。”?

逍遥仙子惨然一笑,“我堂堂逍遥仙子居然身怀六甲,而且被多人见到,此事传到江湖之上,我怎有面目见人。而且生出个怪物。”逍遥仙子说着,短剑就要向里刺。?

“慢着,你起码说下这是谁的……孩子吧。”黄衫找着话头,口中已打算念动真言,以幻龙术打掉她手中的短剑。?

“谁的孩子……”逍遥仙子说着看看吴天,然后凄然一笑道:“今日便告诉一件连我自己也不相信的事情,平日里采阳补阴的逍遥仙子,居然会怀上身孕。”?

“是呀,事情总要说清楚的。”黄衫见逍遥仙子放松了一下,于是继续引导她。?

“这东西的父亲,就是……”?

逍遥仙子正要说出一个名字,突然屋内响起一个声音“吱”。?

三人一惊,四下打量声音的出处。?

“吱,吱”又响两声,声音居然由那个肉球中发出的。?

“呀,难道里面……”黄衫惊道。?

逍遥仙子手中短剑也慢慢的放下,吃惊的看着肉球,脸上居然有期望之『色』。?

肉球自己滚动了起来,里面“吱吱”声不停的响起。球壁之上不时的被撑起一个包,似乎是里面的东西想要破球而出。?

“里面是活的。”黄衫喜道。?

“快,快让他出来。”逍遥仙子也有了希望。?

吴天拿剑比了比,又垂了下来,恐怕一不小心,伤到了里面的东西。?

肉球不停的滚动,碰到煮着鹿肉的柴火时,还发出一声惨叫,立刻跳开。而这一跳,落下时落到了一片碎瓦罐片上,那是逍遥仙子初见到吴天时不小心踢碎的。?

肉球被划破了一个口子,鲜血流了出来。里面的东西似乎感觉到划破的地方好钻出来,于是全力的向这里挺来。?

终于,肉球裂开了一道口子,一只小脚从里面伸了出来。?

“呀,小脚。”黄衫兴奋的叫道,只是她马上发现了这只小脚似乎与众不同。它上面长满了白『毛』,长长的白『毛』。?

不等大家多想,另一只小脚伸了出来,然后是身子……?

“小**,是个男孩。”黄衫叫着,向逍遥仙子看去。只见她也勉强支起身子,朝肉球的方向看去。黄衫连忙上前,扶逍遥仙子坐起来。逍遥仙子朝黄衫笑笑,十分的感激。?

吴天则感觉不妙,因为此时他手中的血剑和怀中的魔彩珠又开始微微的颤抖。于是吴天左手握紧血剑,右手按住怀中的魔彩珠。?

终于,那肉球的被彻底的撑开,一个浑身是白『毛』的小男孩爬了出来。?

“他刚生出来就会爬呀。”黄衫惊道。逍遥仙子的脸上也由喜变惊,因为小男孩的后背之上还有两件东西。?

小男孩向前爬了两步,张开双臂伸个懒腰,而他身后的东西……居然也张开了,竟是一对肉翅。?

黄衫发出一声的惊叫,吴天后退几步,逍遥仙子脸上流下了泪水。?

那小男孩张着翅膀四下的张望着,口不不时的发出“吱吱”的叫声。?

“果然如此,竟真的如此。”逍遥仙子低语了两声,就要捡起地上的短剑。?

突然,那小男孩双翅一展,也不知是飞还是跳,居然向逍遥仙子扑来。?

黄衫不知所措,后退两步,吴天扶住她。?

小男孩一下子扑到了逍遥仙子的怀中,双臂、双腿、双翅齐上,紧紧搂住了她。?

逍遥仙子原本『摸』到短剑的手收了回来,终于抱住了小男孩。?

小男孩的头在逍遥仙子的怀里蹭来蹭去,不停的发出“吱吱”的叫声。?

难道他要……逍遥仙子连忙携起衣襟,『露』出雪白的**,小男孩一口含住**,用力一吸。一股甜甜的『奶』水直入喉咙,小家伙“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他的手、足、翅渐渐的蜷缩了起来,钻入了逍遥仙子的怀中。?

黄衫看得觉着又好玩又温馨,吴天连忙转过了脸,心中对逍遥仙子的怨恨已消去了大半。?

片刻之后,小家伙吃饱了,躺在逍遥仙子怀中睡着了。逍遥仙子抚『摸』着他长满白『毛』的头,脸上满是爱怜之情。此时已没有什么女魔头逍遥仙子了,只有一个疼爱孩子的母亲。?

黄衫收好短剑,正想上前看看小男孩。吴天拉住了她的手,摇摇头。然后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拉她出了屋子,御剑而起。?

“武哥,干嘛这么急走呀?”黄衫问道。?

“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赶快离开吧。”吴天说道。?

黄衫心中自然知道,吴天原本是找逍遥仙子报仇去的。“这孩子虽然奇怪,但也非常的可爱。”黄衫想着那个小猴子一样的男孩道。?

“逍遥仙子多行不义,才得此报应。只是不知那孩子是什么妖人之后。”吴天怒道。?

草屋内。?

逍遥仙子找出一件旧衣服包好孩子,轻轻道:“他走了,不知你们何时才能再见。”说完,长叹了一口气。举目朝窗外看去,只见天上北斗七星排列有形。?

突然,开阳星旁的辅星大亮,居然超过了主星的亮度。?

“吱”睡梦中的小男孩又叫了一声,逍遥仙子看着他,自语道:“都说我是女魔头,其实我并未做太多的坏事。或许生下你才是我今生做的最大的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