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5回 患病

第五回 患病 筏子的狂魔第五回 患病 无弹窗 ,灌江 网

碧云山。

天枢堂前,徐正甫和司马空并肩而立,仰望着星空。

“师兄,可曾看到刚才的异象?”司马空道。

“辅星耀空,反震主星,不详之兆。”徐正甫道。

司马空没有说话,二人仰望着星空沉思许久,终于徐正甫又开了口。“师弟,我伤已痊愈,北边之事,便由我去吧。” 娱乐秀

司马空想了想,点点头。“北方的神兽前些阵子突然冒了一下头,现在却没有了动静。或许是山人们已将其压制。”

“但愿如此。按志宏师侄所言,东海青龙和南疆朱雀也已出动,只剩下西方白虎未有动静了。”

二人正说着,一只白鸽飞进了殿内。不一会儿,秦弄玉拿着一个布条走了过来,“掌门、师父。接到无忧谷的飞鸽传书,他们将参加下月的天龙帮大会,还请问咱们派的意思。另外……他们还说,吴师弟和黄衫已于前日离开无忧谷,朝碧云山赶来。”

听到黄衫之名,二人眉头一皱。

“弄玉,你马上传书回无忧谷,说天龙帮大会,我虹光派定要去好好捧捧场的。”司马空道。

“是。”秦弄玉说完转身走了。 娱乐秀

司马空和徐正甫又沉默了片刻,司马空道:“师兄,黄衫之事如何解决?”

“是本派对不住她在先呀。”徐正甫道,“以她的聪明,应该早已猜出事情的原委。而吴天又与她两情相悦,不知吴天此次回山,是何用意。静观其变吧。”

“本以为将她赶下山去,她会从此一蹶不振。没曾想她居然是升龙岛秀和猎龙族幻龙术传人,而且又机缘巧合的与吴天在一起,还……还有了夫妻之实。如此一来,就难拆散他们了。”司马空叹道。

“不错,她曾拜曹师弟为师。虽然教得是诗书,但也算与本派有缘。”

“师兄的意思是想将她收入本派?”

“你觉着她能同意吗?”

一潭碧绿的潭水中,不时的传来水花的声音。

一个身材完美的少女,正在喜滋滋的将清水撩到自己的肩头。

女人喜欢洗澡,漂亮女人更喜欢洗澡。

就在这少女洗到高兴之时,忽然听到一阵“扑扑”振翅的声音。潭中少女一惊,连忙游到岸边,围上了衣服,四下看去。只见一个全身白毛、背生肉翅的男孩慢慢的走来。

少女一惊之下十分的欢喜,居然招呼男孩过来,然后轻抚着他的头道:“你都这么大了。”

小男孩朝少女一笑,突然,笑容变的狰狞起来,男孩的双目变的通红,身上的白毛都竖了起来,口中露出利齿,咬向少女。

少女本想伸臂挡开,没想到自己的双臂居然不听使唤,眼见男孩就要咬着自己……

黄衫突然从**坐起,头上满是汗水,她打量下四周,还是在休息的山洞之中,心中才安稳了许多。原来,刚才做了一个梦,一个恶梦。

黄衫拭去额头的汗水,看看洞外已天光大亮,而吴天不在身边,于是起身出洞。

他们昨晚离开逍遥仙子后,吴天急飞了一阵,终于因为大战之后内法不足,落了下来。二人见前面是个山洞,便生了一个火堆,进洞休息。结果黄衫睡着了。

“武哥,你早醒了。”黄衫看见吴天坐在洞口,问道。可是吴天一转头,黄衫发觉自己问的多余了。吴天的眼睛透露出的信息是:他一夜未合眼。

“衫妹醒了。”吴天说着,将眼前火堆的一边拔开。从地下挖出一个大土球。此时土球已烧硬,于是吴天用手一拍,土球碎裂,里面传出阵阵的香味。

几片叶子中冒出了蒸汽,吴天再打开叶子,笑着递到黄衫面前道:“你说吃烤山鸡吃腻了,今天改了个做法,叫花鸡。”

黄衫大喜,不顾烫手,撕下一支鸡翅膀放到了嘴里,咬了几口点头道:“果然不错,别有风味呀。”

吴天看着黄衫的样子,心中也十分的高兴。但愿我总能哄衫妹如此开心,而不让她难过。其实是他想到了自己与逍遥仙子、徐若琪、小英子之间的事情,终究有一天会被黄衫知道的,那个时候,我该怎样面对她呢?

“武哥,你也吃呀。”黄衫笑道。

“好。”吴天说着,撕下一只腿吃了起来。

片刻之后,两人脚下只剩下一堆鸡骨头。

“衫妹休息好了没有?”吴天问道。

“好了。”黄衫笑道。

“那好,我想快些赶回虹光派,最近发生了许多的事情,还有昨晚魔彩珠和血剑居然不随我的意志,十分的古怪,这些事情我想向掌门和徐师伯禀报清楚。”吴天道。

“好吧。咱们马上启程。”黄衫答应着,若有所思。

吴天大喜,拉灼衫,御剑而起。

经过一夜的调息,吴天已恢复了内法。于是他将剑御之术施展到极致,虽然旁边拉着黄衫,但是速度还是很快的。

如此刚过半个时辰,吴天突然感觉龙筋那头的黄衫沉了起来。于是自己加把劲,继续飞行。可是片刻之后,黄衫居然变的更加沉重了。吴天感觉不妙,心道衫妹出无忧谷之时便身体状况不佳,而前一日又帮人接生,莫不是身体有恙?

吴天想着慢了下来,回身抱住了黄衫。

只见黄衫牙关紧咬、眉头紧皱、面无血色。

“呀,衫妹,你怎么了?”吴天说着摸一摸她的额头,居然是冰凉。吴天连忙降了下来,正好是一个溪边。

黄衫睁眼看看吴天,双手紧捂浊子。

“衫妹,你肚子疼吗?”吴天大急,但是却不知如何是好。

黄衫蜷在吴天的怀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好了一些。

“衫妹,是昨天的叫花鸡吃坏了肚子吗?”吴天乱猜着。

“应该不是。”黄衫道“我最近经常的肚子疼,而且有时有些头晕。”

“呀,这如何是好。咱们应该找个大夫给你瞧瞧才好。”吴天急道。突然他想到了什么,高兴道:“对了,我派天璇堂玄真子师伯精通医术,等你跟我回山后,请他看一看。”

二人又休息了一会儿,黄衫已没有了异状。于是二人再次起飞,只是这次的速度比刚才慢了许多。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