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199 回同行

199回 同行

“撤。”晓用低喝一声,率先离开。

忽尔善口中不知说了几句什么话,也转身走了。

徐若琪上前几步,后面黄衫大声道:“中阵未齐,不可追。”

一听此言,晓月等人纷纷加快了脚步。

等他们走远了,徐若琪身子一软,坐到了地上。吴天大惊,连忙上前问道:“徐师姐,你怎么了?”

“她定是御剑飞行,耗尽了内法。”黄衫冷冷道。

徐若琪点点头,看看黄衫也冷道:“她好了吗?”

“好了,我已给衫妹驱邪。”吴天喜道,“若不是你及时赶到,我们就危险了。”

“你不该谢我,应该谢放第二个烟花之人。那是谁?”徐若琪指指夏中和道。

“这位是天龙帮西山分舵夏舵主,这位是我徐若琪师姐。”吴天介绍道。

“原来是徐首座的独女。”夏中和拱手道。

徐若琪还礼,然后打坐调息。

黄衫走到吴天身边,在他的臂上狠狠捏了一把。吴天痛的叫出了声。

“衫妹,你把我捏疼了。”

“活该,让你叫那么亲。”黄衫看看徐若琪道。

吴天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此时旁边的树叶一动,冯不凡跳了下来,看看四周没有别的状况,也一下子坐在地上,有些虚脱。

“呀,是不凡。我还以为是储大哥。”黄衫叫道。

吴天连忙上前扶住冯不凡,将自己内法轻送过去。

片刻之后,冯不凡站起,拱手道:“多谢吴师叔祖。”

“是我该谢你才是。”吴天笑道。

“此地不易久留,小心晓月杀回马枪。”黄衫道。

“好,咱们马上离开此地。”吴天说的,背起地上的夏中和,黄衫扶着冯不凡。

吴天来到徐若琪身旁道:“徐师姐,咱们走吧。”说着伸手便去拉她。

“我能起来。”徐若琪轻吐一口气,就要起来,没想到身体晃了几晃,差点摔倒。吴天连忙扶着她的手臂,内法轻吐,徐若琪挣了几下没有挣脱,只好接受。

五人走了一阵,看见一个山洞,便躲了进去。黄衫检查了夏中和的伤势,除了内伤稍重,其它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

“你们怎么也追来了?”吴天趁黄衫给夏中和包扎,问徐若琪和冯不凡。

“我被你们落下后,便飞一阵跑一阵,再调息一阵子。”冯不凡道:“等我赶到这片树林边上时,看见本派的信号火箭,于是便将自己的信号火箭也放了出来,只是已无力飞起赶到,只好大声的呼喊。”

“你放的极是时候,先前那个是你徐……徐……”徐若琪在碧云山上极少和人讲话,而冯不凡也没和徐若琪打过招呼,一时间吴天不知冯不凡该叫徐若琪什么。

“我赶上了储师叔祖,他已正返回向碧云山,却没追到徐……”冯不凡看看徐若琪,也不知该叫什么。

旁边的黄衫“噗哧”一笑,“你们虹光派真的古怪,这辈分一差好几辈,都不知该叫什么了。”

冯不凡也笑笑,吴天摇摇头。连徐若琪脸上的冰霜都少了许多。

此时夏中和幽幽的醒转,长叹一口气:“今日若不是几位,我老命休矣。”

“夏舵主客气了,咱们同为正道中人,面对邪教,还分什么你我?”吴天道。

夏中和点点头,赞道:“都说虹光派二代弟子个个身手不凡,如今一见果然如此。我们其它大三门派恐怕都落后了。”

“夏舵主过奖了。”吴天道,“您是如何遇到邪教的?”

“我本是带队去总舵参加本帮大会,没成想走到此地,突然遇到邪教偷袭……”夏中和说到这里想起死去的弟子们,不免落泪。

吴天心道邪教差点杀死夏舵主,那么他必定不是邪教之人,于是道:“夏舵主,你们天龙帮……”

“武哥。”黄衫打断了他的话,朝他摇摇头。然后转头问夏中和,“夏前辈,你目前如何打算?”

“我自是赶往我帮总舵,将此事禀告帮主,让各分舵加强戒备。”夏中和道。

“夏舵主,我看您内伤颇重,还是先到我虹光派休养一段,然后再去总舵吧。”徐若琪道。

“多谢徐姑娘的好意,只是我帮突遇此大难,想来我天龙帮大会上也必有变故,我还是尽早赶到总舵为妙。”

徐若琪听罢点点头,“夏舵主所言极是,只是以您此刻的伤势,怎能赶路?”

“这便要麻烦贵派了。”夏中和道。

黄衫眼珠一转,笑道:“武哥,掌门不是说过要带你去参加天龙帮大会吗?”

“不错。”吴天道。

“既然如此,不如咱们先护送夏舵主去天龙帮总舵,让你徐若琪师姐回山向掌门禀告此事如何?”黄衫故意把“你徐若琪师姐”五字加了重音。

吴天脸上一红,想起刚才给夏中和介绍徐若琪时黄衫吃了醋的。“我看不错。”

“那咱们休息一晚,明早你们二人恢复了功力,便回虹光派,我们去天龙帮。”黄衫对徐若琪道。

“我……”徐若琪还想说什么。

黄衫抢断了她的话头,“她是阵首,你是阵成员,你是不是该听他的?”

“应该听吴师叔祖的。”一向敬佩吴天的冯不凡道。

徐若琪瞪了他一眼,到旁边打坐去了。

吴天在洞内生起了一把火,然后来到了夏中和的旁边低声道:“夏舵主,让我给您运功疗伤吧。”

“这,有劳了。”夏中和见吴天剧斗之后居然还能为别人疗伤,心中惊讶吴天的内法深厚,同时也十分的感动。

吴天笑笑,双掌抵在夏中和的后背,内法轻吐,不一会儿,魔彩珠从他的怀中飞出,发出柔和的白光。

第二日,徐若琪和冯不凡的内法基本恢复,而夏中和经过吴天的治疗,内伤也好了两三成,起码可以走路了。

徐若琪和冯不凡告辞回山,吴天和黄衫将二人送出洞外。二人走后,吴天问黄衫:“衫妹,这夏舵主应不会与邪教勾结,我昨日想把贺长老之事告诉他,你为何拦下?”

“你若直截告诉他,他未必相信,搞不好还会把事情弄僵。你忘记叶谷主和你们司马掌门都是隐而不发吗?”

吴天点点头,“那该如何是好?总不能不告诉他吧?”

“我自有办法。”黄衫笑笑,“你只需配合我说话便可。”

“好好。”吴天大喜,“还是衫妹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