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05 回毒计

205回 毒计

“武兄弟,你是头次来总舵吧。”于海见吴天左右张望,自豪道。

“于大哥,这总舵这么大呀。”吴天和黄衫为遮人耳目,继续用在无忧谷时随口编的假名:武迷、陆衫,原意为迷路的意思。

“那是自然。咱们天龙帮经营数百年,颇有些家底的。”于涛道。

此时黄衫碰碰吴天,原来一座大房子的门口,站着天龙帮的两位长老:传功贺长老和护法柯长老。

吴、黄二人注意着贺长老的表情,只见他居然似什么也不知,上前惊讶的问候夏中和,然后痛骂邪教。

吴天与黄衫对视一眼,心道这贺长老果然老奸巨猾,不露声色,再或者,是应了黄衫的猜想,已早做了准备。

距天龙帮大会还有十天。

天龙帮总舵忙的热火朝天,虽然吴天和黄衫也被当作天龙帮弟子,但他们非总舵之人,所以没有什么任务。于是二人便出了总舵,找一僻静之处练功。除了各自的武功外,吴天还按黄衫的记忆,练习了翔龙拳。

吴天果然是内法奇才,几日下来,翔龙拳进境飞速。或许当日黄岛主想将此拳传给吴天,不单是想换取魔彩珠,也是看出了吴天是学习这类武功的奇才,百年难遇的奇才。只有他才能将这真正至刚的翔龙拳,发扬光大。

虽然黄衫的心法与招数记的不是很全,只有十几拳,但这十几拳也是非同小可。吴天越是练习的熟练,越是感觉每一招的威力无穷、连绵不断。饶是自己用尽全力、绞尽脑汁,也感觉力不从心,不能发挥出拳法的威力。而且一旦练习起来,就会有种不愿停下的感觉,而这却不是走火入魔的那种。

黄衫看在眼中,喜在心上。虽然父亲对母亲那样,可是自己毕竟是升龙岛之后,如今岛上的武功得于传承,而且是由自己心爱之人练成,那种喜悦难于言表。

“武哥,歇一会儿吧。”

听到黄衫的叫声,吴天才极不情愿的停下了拳头。

“衫妹,我似乎和这翔龙拳十分的投缘。”吴天喜道。

“哼,自从学了这拳,都不爱和我说话了。你可不准学我爹爹。”黄衫撅嘴道。

“不会的。只是感觉这拳越练越深,自己的感悟更多。”吴天道。

“你还说。”

“不说了,刚才是我说错了,不是和这拳有缘,而是和你有缘。”吴天说着揽住黄衫。

“这还差不多。”黄衫笑着,俯到了吴天的怀里,“武哥,我饿了。”

“呀,天都快黑了,那咱们快回去吃饭吧。”吴天道。

“我不想回去吃饭,这帮叫花子的饭太难吃了。要不你给我烤只山**。”黄衫调皮道。

“没问题。不过这算第几只呀?还不欠你的了吧。”

“谁说的,你还欠我许多只呢。”

二人说着,朝不远处的一座小山走去。二人到了山上,本以为可以轻易的捉到一只山鸡,没成想转了小半个山头连根鸡毛都没发现。

“这什么破山呀,连只鸡都没有。”黄衫气道。

“不会是让乞丐们说捉完了吧。”吴天笑道,二人又走了一会儿,忽然他听到不远处有说话之声,二人相视一眼,朝出声的方向走去。

走近后,看见前面居然不是一人,而是有数十人不断的从地下担出土来。而洞口,站着四人监工,居然就是流水四仙。

吴、黄二人一惊,心道这四人深夜在这里做什么?

“老大,今日这里便可完工,咱们是否就不用守在这里了?”是色仙的声音。

“咱们需与那人接上头,才可离开。”食仙道。

“那家伙不知何时能到。上次坏我好事,否则逍遥仙子已是我囊中之物。”色仙恨恨道。

他们居然是要和那无忧谷的内奸碰头,黄衫心道。只是这些人在做什么?莫非……是在挖地道?

此时一人从洞内出来,向四人拱手道:“四位大仙,小的已检查完毕,一切正常。”

“是直通到了练武场下吗?”食仙问道。

“小的已测算多次,没有问题。”

“好。下一步将炸药埋好位置,你们便可拿钱走人了。”食仙道。

“多谢。”那人高兴的招呼工人们开始将一包包的炸药向洞内搬去。

黄衫心道不好,他们在练武场下埋上炸药,难道说是要将几派的高手一举歼灭?邪教知我得知了他们意取潇州分舫的阴谋,我必定告诉虹光派,而虹光派也许会通知其它两派。如此一来各派必定派出高手参加天龙帮大会。等大家聚齐之后,他们便一网打尽。

好阴毒的计策呀。

旁边的吴天也看出了一二,碰碰黄衫。

黄衫眼珠一转,在他的耳边低语几句,吴天点点头。

过了一段时间,工人们将炸药运送完毕,食仙亲自检查后,走了出来,朝其它三仙点点。

“好,你们跟我去领工钱。”赌仙说着,走到前面。

吴、黄二人见众人走远,于是连忙上前。眼前居然是一座孤坟。吴天用力一推,石碑转到了一旁,露出下面的深洞。

二人跳了进去,打着了火折子。洞并不大,仅容一人通过,但是走不多久,人工开挖的痕迹消失,前面原来是一处天然的地洞。二人又走不远,便看见了堆在地上的炸药。

“这便应是练武场下面了。”黄衫道。

“咱们把这些炸药挪走吧。”吴天道。

“炸药太多,咱们两人不行。”

“那怎么办?”吴天急道。

“武哥莫急,他们定是要在天龙帮大会之时才引爆的,目前没有危险。咱们等你派之人和虹光派之人到了,再商议此事。”黄衫道。

“好。趁他们发工钱,咱们快走吧。免得打草惊蛇。”吴天道。

“呀!”黄衫惊叫一声道:“我怎没有想到。武哥快走,四仙八成是要将那些工人灭口。”

吴天大惊,与黄衫连忙出洞,盖好石碑。朝四仙离去的方向追去,那里不是山外,居然是山的更深处。发工钱用到山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