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22 回心火

222回 心火

二人见到见到吴天和黄衫微红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徐若琪就想出去换间屋子,于是便向外走去

那个天龙帮的小弟子拦住二人道:“二位,房间不富余,请不要挑了。”

“师妹。”金梦洁道。

此时黄衫想起了徐若琪曾帮自己叫吴天,于是道:“徐姐姐,你就在这里吧。要不让武哥帮你疗伤?”

徐若琪还没说话,旁边的金梦洁大喜道:“好,如果吴师弟还有力起最好。”

“有,他刚才还要给我疗伤呢,可是我是中毒,不是内伤。”黄衫笑道。

“师姐。谁要他给疗伤了。”说着徐若琪坐到了另一张**,大口的喘着气,看来晓月那一掌十分了得。

吴天被说的有些尴尬,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门外有人叫道:“吴师弟,吴师弟,你在这里吗?”

吴天连忙走了出去,见是一位玄真子座下天璇堂的师兄。

“师兄,吴天在此。”

经过此一战,吴天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又有提高,那位师兄见到吴天居然拱手道:“吴师弟,掌门叫你。”说着朝旁边一指,司马空站在不远处。

吴天连忙还礼,到了司马空的身前。“掌门师叔。”吴天拱手道。

“好,你还有力气吗?”司马空问道。

“有。”吴天碰碰怀中的魔彩珠道。

“那好。天龙帮已将周强押到了牢房,但目前看来,天龙帮人手不够,恐怕无人守牢房。那周强是白眉弟子,想来邪教不会轻易放弃的。你若有空,便在暗中看守。”

“是。掌门。”

司马空点点头,突然问道:“黄姑娘好些了吗?”

“呀。”听司马空还惦记着黄衫,吴天心中一阵的感动,于是道:“衫妹好多了,多谢掌门师叔挂念。”

“那便好,等她伤好了,回山便为你们办喜事

。”司马空说着哈哈大笑,转身走了。

吴天看着司马空的背影,心中想象着自己和黄衫拜堂成亲的样子,不觉的笑出了声。怀中魔彩珠一凉,身体顿时又充满了力量。他看着天龙帮还未将伤员全部安排完毕,于是先回到了黄衫所在的房间。

黄衫看吴天脸上有异,于是笑道:“武哥,有什么高兴事呀。”

吴天看了黄衫一眼,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还不愿意说吗?”黄衫又笑道。

“不是,是掌门师叔给我安排了任务。”吴天笑道。

“什么任务?”黄衫问道。

吴天看看屋内只有金梦洁、徐若琪以及黄衫和自己,于是低声道:“掌门师叔要我去帮忙看守周强,恐邪教来救。”

黄衫点点头,看了一眼金梦洁和徐若琪,在吴天耳边低声道:“眼下无忧谷中的叛徒尚未现身,你要多加小心。若真的是伍飞,他则会在十二个时辰后才能运功发了,今夜若有他人来救,便应不是他了。”

“好。”吴天点头道。他听听外面嘈杂之声仍然不断,于是到徐若琪床前道,“徐师姐,我给你运功疗伤吧。”

“不用了。”徐若琪冷冷道:“既然掌门给你安排任务,你还是省些体力吧。”

“无妨。方才衫妹既然说让我给你疗伤,我当然要照作了。”吴天道。

徐若琪扫了吴天一眼,心道她让你给我疗伤你才肯给我疗伤录?哼了一声,把头转到了一旁。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要什么强。吴师弟快来。徐师妹中了晓月一掌,实在伤的不轻。刚才你出门之时还吐了一口鲜血呢。”

吴天一惊,可是徐若琪没有同意,他也不好出手。

身后传来黄衫“咯咯”的笑声,“武哥,你要疗伤便疗伤,有什么可犹豫的。”

“好

。”吴天答应一声,也不等徐若琪同不同意,便上床坐到了她的身后,伸掌抵住了她的后背。徐若琪身体扭动了几下,吴天的内法已输到了自己的体内,胸中顿时舒服了许多,她也安静了下来。

吴天的内法开始如涓涓细流,渐渐的变成了澎湃的江河。徐若琪体内的伤处,被吴天的内法抚过,一阵的轻松。到后来,魔彩珠随着吴天内法的提升,腾空而起,围绕着二人旋转,发出柔和的白光。

金梦洁惊的目瞪口呆,黄衫见过此景,自不惊讶。只是看见吴天给别的女孩疗伤,特别是给徐若琪疗伤,心里有些发酸。黄衫想到这里自己笑自己,武哥是听了自己的话才去给徐若琪疗伤的,自己反而在这里吃醋,没有道理呀。

此时吴天已将内法提升到**成,徐若琪在吴天内法的催逼下,面色微红,五内滚烫,但异常的舒服,口中不免发出轻轻呻吟之声。

吴天听到此声,心中竟然一荡。看着徐若琪白发间的粉颈,心里那股冲动又出现了,脑海中出现的居然是当年在辅坑洞内,徐若琪中了逍遥散时的样子。吴天大惊,心道刚才自己还与衫妹亲热,此时怎又对徐师姐有非分之想,不应该,不应该。他想把这种想法尽快散去。可是愈是不想想,愈是想的厉害。随之而来的,他输出的内法,不是轻揉着徐若琪的五内,而是时而汇集到徐若琪的**上,时而汇集到了她的两腿之间。

徐若琪一愣,她此时脸上的红润已不是被内法催逼致热而发,而是被吴天内法揉搓,情欲大生。

她的呻吟之声大了起来,旁边的金梦洁和黄衫都是眉头一皱。吴天心下大急,心道自己已与衫妹有了夫妻之实,如此就对不起衫妹了,还容易让徐师姐产生误会。于是连忙停下了功力。

吴天突然撤去内法,徐若琪“嘤咛”一声向后倒去。吴天连忙用手推住她,可是她的白发还是甩到了吴天的脸上,闻着她的发香,吴天心中又是一动。连忙道:“徐师姐,你无事吧。”

“我……我好多了。”徐若琪说着,却不肯起身。还是吴天把她推开。

金梦洁此时扶住徐若琪,一俯身间,吴天透过她的领口看到了她白白的胸部,心中又是一荡。吴天此时大惊,心道我这是怎么了?对徐师姐妄想还情有可原,因为我当年见过她中逍遥散的样子,可是为何看了金师姐又有感觉呢?想得他满头是汗。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22回 心火)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