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26 回分工

226回 分工

“阿弥陀佛,了言师弟,你怎么来了?”了空问道。

“方丈,你们不是被邪教围困于天龙帮总舵了吗?”了言问道。

四大掌门面面相觑,“师弟,你从何处得到的消息?”了色急道。

“我弟子明风随你们参加天龙帮大会,昨日凌晨,他带伤赶回寺内,说四大门派中了邪教的埋伏,大部分人马中了奇毒,不能施展功力。如今已被邪教围困于天龙帮总舵,情况十分危机。于是我便带几位师弟赶来增援,后面还有两队明字辈的人马。”了言道。

“不好。”了色惊道:“我并未带明风来天龙帮,你得到的是假消息。”

“什么!”了言退后一步,“难道说,这是邪教调虎离山之计?”

“阿弥陀佛。”了空方丈道:“不必争论,咱们速速回寺保护舍利塔。邪教的目标必是舍利塔内的魔尊之心。”

“啊!”旁边听到之人都是一惊,司马空上前道:“了空方丈,我们也随你回寺,或许有用到我们之处。”

“阿弥陀佛,多谢司马掌门好意。贵派还要处理北山之事,就不多烦劳了。我寺自能解决。”说着朝众人一合什,不等众人答腔,居然御珠而去。了色以及明海等寥寥几人也腾空追上,刚到的了言等人此时还气喘吁吁,内法不足,不敢再飞行。

“准备马匹。”上官青云高叫一声,不一会儿,几个天龙帮弟子牵出几匹马,交到法相寺众僧手中。

“阿弥陀佛,多谢上官帮主。众位,告辞。”了言说着,与众僧飞身上马,急匆匆的走了。

“此事必定事关重大,否则了空方丈怎会如此慌张?”叶孤云道。

“不错。”司马空和上官青云道。

“两位还记着那晚了空方丈介绍南疆魔族之时,所讲的故事吗?”叶孤云道。

“魔族至尊、魔尊之心。”司马空道。

“想来那魔族之心有强大的威力,连当年的魔族至尊失去魔心之后,也变成了普通之人。”叶孤云道。

“是呀,希望他们还来的及。可惜呀,我派的中阵不在。”司马空说着,突然想起当年中阵七人以雁行阵与吴天的剑御之术比赛的事情,于是眼中一亮,看着吴天。

吴他没有察觉,倒是黄衫对吴天笑道:“吴阵首,你又有任务了。”

“你说什么?衫妹?”吴天只顾想刚才四大掌门的话了,没有听清楚。

此时司马空和上官青云和叶孤云告辞,吴天等弟子已纷纷拱手。然后在司马空的带领下,离开了天龙帮。

“周强醒没有?”叶孤云低声问道。

“性命无忧,但还不能说话。”上官青云低声道。

叶孤云点点头,高声道:“多谢天龙帮几日来的招待,请上官帮主有空到无忧谷做客。”

“好,一定。”上官青云朗声道。

于是双方拱手告辞。

转过一片树林,司马空把吴天叫了过来,黄衫已猜出是何事,于是也跟了过来。

司马空看的黄衫笑笑,对二人道:“本来说好回山便给你们办喜事的,可是眼下有一事必须吴天出马。”

“掌门师叔尽管吩咐,成亲之事……”吴天说着看看黄衫,黄衫故意一撅嘴。

“呀,黄姑娘不高兴了。我看还是算了吧。”司马空道。

“嘻。”黄衫笑道:“司马掌门想让吴天去法相寺看看,直说便是。何必拐弯抹角的。”

“呵呵。”司马空笑道:“什么事也瞒不过黄姑娘。”

“师门师叔是此事吗?”吴天问道。

“正是。了空方丈走的匆忙,法相寺必是出了大事。他虽不让咱们帮忙,但咱们不能坐视不管。在眼下论脚力、论武功,只有你或者是两位首座合适。但我想来想去,你比两位首座更合适。”司马空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一来你有魔彩珠护体,若不巧邪教夺了金舍利,你的魔彩珠可以与之对抗。二吗……本来你去我是不放心的,可是黄姑娘必定陪在你的左右,她足智多谋,反而让我们放心了。”

“我可不是你们虹光派的,我还没说一块去的。”黄衫道。

“吴天遵命。”吴天说着一拱手,便要拉黄衫起飞。

黄衫甩开了他的手,对司马空道:“去也可以,但是你起码把其中的故事讲给我们,我们方便行事。”

“黄姑娘说对。”于是司马空便将了空方丈讲的故事讲给了二人……

千年古刹法相寺。

寺内此时鸦雀无声,安静的吓人。

而其实,此时寺内的安静并非是平静,相反,是紧张的要死。

寺内舍利塔,此时正发出万丈佛光,璀璨夺目。

然而这佛光之中,却不时的闪过一丝血红,佛光同时的一颤。

空中闪过两人,那是吴天和黄衫。

此时二人已飞行了近一个时辰,远远的,看见几个人影飞在前面。那是法相寺的明海、明江等人。

“明海大师。”吴天和黄衫追上去叫道。

明海等人都已汗流浃背,速度大减。看见吴、黄二人,想打招呼却喘不过气来。最后还是明海法力稍厚,张口道:“吴阵首,黄姑娘。你们要去哪里?”

“奉掌门之命,到贵寺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吴天平静道。

法相寺众僧见状都暗挑大指,佩服吴天内法深厚。倒是旁边的黄衫也是气喘吁吁,同他们一样。

“阿弥陀佛。”明海道:“有吴阵首在,我寺更添一分胜算。”明海说着,飞行速度又慢了下来。吴天需要降速等他们,于是明海摆摆手,示意他们先走。

吴天笑笑,拉住黄衫的龙筋飞到了前面。

又过了一会儿,吴天感觉手中的龙筋越来越沉,回头看看,是黄衫已没有力气了。于是他把龙筋一拉,把黄衫拉了过来,让她俯到了自己的背上。

“武哥,你若是累了就落下休息片刻吧。”黄衫爬在吴天的背上道。

“我无事。倒是看你内法不支,你就在我背上休息一下吧,我也放慢些速度,细水长流。”吴天笑道。

“好,我就拿你当床了。”黄衫笑道。

“没问题。只是衫妹,刚才掌门师叔所说之事我有些不明白,你能给我讲讲吗?”

“有什么不明白的。就是那魔尊之心是魔尊的法力之源,魔尊失去魔心之后,便成了普通人。而邪教想靠那魔心之力与四大门派对抗。”黄衫道。

“可是如此厉害的东西,法相寺怎不拿来用?”吴天问道。

“想来那魔心如你的血剑一样,副作用极大。”

“原来如此。”吴天点头道:“看来邪教是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