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30 回舍命

230回 舍命

了言大师果然功力深厚??虽然一路从法相寺赶到天龙帮总舵??马不停蹄又原路返回??大耗了他的内法??但是他只是刚才打座片刻便能再飞行

吴天御剑而起后??跟在了言的身后??还拉着黄衫的龙筋

“英子姐是个可怜人呀??”黄衫突然说道

“怎么了??”吴天问道

“她丈夫??因病过世了??”

黄衫此言一出??吴天身子一震??居然向下坠了几丈??倒是黄衫把他拉住

“吴阵首??怎么了??”了言问道

“无……无事??”吴天飞好道

了言见他无事??继续前飞

“衫妹??你怎知她丈夫过世??”

“我上次见到她时??她的手臂之上还戴着黑纱??”

眼见塔内的血光再次被金舍利的佛光压下??那怪装之人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药吞下??刹那间脸色也变的血红??他念动咒语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塔底的血色再起

塔内了财等高僧只觉胸口发闷??但见血光再起??也纷纷提高声调??渐渐的??血光又弱了下去

旁边的白眉眉头一皱??对晓月道:“大师??如此下去还是不行??这位祭司的巫力似乎不是法相寺众僧的对手??”

“教主??我将心经倒念??或许可以扰乱他们??而且……”晓月说着看看旁边的流水四仙

“如何??”白眉急道

“他们的八阵图乃道家仙法??若以八阵图攻击也许能减弱对方的佛法??”

“如此甚妙??就有劳四位了??”白眉对流水四仙道

流水四仙一抱拳??绕到另一边??八掌齐挥??四面金八卦图击向佛光??金八卦图与佛光一碰??顿时被震散??但佛光同时也是一收??四人大喜??再次进攻

晓月则以狮吼功故意乱背心经??塔内念诵心经众僧被他一搅??有人不小心念错一句??反而被金舍利之法力反冲??胸口一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倒地不醒

了财见状大惊??也连忙以狮吼功念出心经??将晓月的声音压下去几分

白眉见晓月的招术奏效??心中大喜??对旁边的赤发和忽尔善道:“师弟??忽尔善??待会和尚们支持不住之时??咱们冲进塔内取那魔尊之心??若是方便??连金舍利也拿了??”

“好??”赤发一听要打架??心中十分高兴??而忽尔善嘴里嘀咕几句蛮话??不知说得什么

那怪装念咒做法之人??居然是魔族的祭祀??他见佛光在众人的干扰下弱了几分??心中大喜??又用刀在自己另一只手臂之上划了一道??鲜血随他的法术飞向舍利塔??佛光顿时内收

地面剧烈的颤抖了起來??那巍峨的金舍利塔??似乎有摇摇欲坠的感觉

了财众僧并不理会这些??只是静心念经??心中无它??本來守在一、二层的几个明字辈小和尚看塔内危险想冲出去??可是听到众高僧的念经之声??心也平静了下來

塔下的血光??终于不再是一丝丝的溢出??此时已变成了红芒??要将金舍利的佛光顶起

白眉大喜??只等佛光消失自己冲上去了

此时佛光突然一变??不再是向外发散??而是变成一个巨大的椭圆球状??将整个金舍利塔包了起來

邪教众人先是一惊??随后大喜??白眉高声道:“众位再加把力??金舍利之光已无法反击??只能自保了??”

邪教众人听了教主之言大喜??魔族祭祀、晓月和流水四仙更是不敢怠慢

果然??金舍利的佛光内有魔尊之心冲撞??外有巫术、道法和乱经扰乱??已有碎裂之态

“阿弥陀佛”飞在前面的了言突然诵了一声??脸色大变

“大师??怎么了??”吴天问道

“方才法相寺方向还是金光闪闪??那是金舍利发出的佛光??而此刻??金光减弱??倒是血光隐隐可见??”了言道

“大师??那魔尊之心到底是什么东西??若真是人心??那魔尊失去心后怎还能活着??”吴天不解问道

“阿弥陀佛??”了言道??“百年之前??那魔尊之心便被本寺金舍利镇压于舍利塔下??如今寺中之人都未见过那是何物??”

“原來是这样??”吴天还想问什么??却见了言几句话说下來??已气喘吁吁??长途跋涉??使他内法所剩无几??而自己??若不是魔彩珠上的碧云山地坑灵气不停的流入体内??此时早已内法耗尽??但是此时魔彩珠内的灵气似乎也所省无几了

“阿弥陀佛??”了言又道:“但愿方丈他们能及时赶到??”

“师弟??咱们再加上一把力??”白眉对赤发道

赤发点点头??二人同时运功??同时出招??一道火焰、一道杖气直击宝塔之顶

火焰被金舍利的佛光震开??而杖气??居然刺了进去??击中了塔顶

“轰”的一声??塔顶裂开了??而且越來越大

白眉大喜??高兴道:“破了??马上就破了??”

“阿弥陀佛??”突然一声巨大的佛号从空中传來

一道金光??一大和尚已站于塔顶??双脚用力??硬生生将裂开的塔顶又合上

晓月听到声音一惊??抬头看去??只见金光闪闪??看不真切

突然“嘭”的一声??一个金色的大手从天压下??击向晓月??晓月大惊??心道果然是师傅來了??眼见无处可躲??于是咬牙一掌迎上

“轰”的一声??晓月的双腿至膝已插入地下??他却是一愣??了空方丈这一掌??沒有他预计的那么厉害??对了??他定是长途飞行而來??内法不足了

“了空方丈??你们回來的好快呀??”白眉高声道??心中却盘算着场中的形式

“阿弥陀佛??”了空以狮子吼高声道:“白眉教主??想必你已知这魔尊之心的威力??若是将其放出??便是拿中原所有人的性命做赌??”

“了空方丈??我看你是想把此物留到法相寺??据为己有吧??”白眉高声说着??却转头对其他人道:“再加一把力??速速将魔尊之心激出來??”

他话音未落??忽听空中又一声佛号??又一只金色的巨手击向流水四仙??流水四仙八掌齐出??四面金八卦迎上??“轰”的一声??那人被震飞到了塔顶

“师弟??你也到了??”了空方丈道

“阿弥陀佛??”果然是了色的声音

此时塔内了财等人听到了空和了色齐到??纷纷大喜

白眉脸色一变??心道此二人一到??后面之人也许会陆续赶到??不过看刚才那两掌??并非最强??此二人一路的飞行??必耗损了许多的内法??我方必须猛攻??在其他人赶到之前夺取魔尊之心

此时了空和了色也加入了高诵心经之列??顿时金舍利的佛光大盛??红芒渐渐的退却??那做法的祭祀脸上则越來越白

“法师??对方人马马上便到??若不能立刻取下??则前功尽弃了??”白眉对祭祀道

祭祀看看塔顶??突然惨笑一声??用不太熟练的中原话道:“白眉教主??我便舍命一拼??你可别忘了对我多诃族的承诺??”

“法师放心??我一旦得手??必履行承诺??”白眉正色道

“好??”祭祀大笑几声??从怀中取出一瓶丹药??一下子都倒入了口中??他的脸色顿时变成了深红色??口鼻中呼出白气??这还不算??他口中狂念几句??双掌突然拍到了自己的胸口??“噗”的一声??胸口内滚烫的鲜血喷出??而鲜血之中??居然还有一物

一颗跳动的心

那颗人心如流星般击向金舍利的佛光??遇到佛光“嘭”的一声??化成一团的血雾??居然穿过了佛光??冲进了塔内

邪教中人大喜??他们再看祭祀之时??他已从体内生出火焰??混身被烧成了焦炭??最后化成了炭灰

“轰隆”一声巨响??舍利塔下传出一声爆炸之声??塔的一侧地面被炸开一个大洞

一股血气从洞内涌出??所幸有金舍利的佛光笼罩着舍利塔??血气并沒有冲破佛光??而是在佛光内越聚越多??将舍利塔渐渐的包住??远远看去??好似一团的鲜血在空中翻滚

“全力攻击佛光??”白眉高叫一声??邪教众人齐出手??攻向佛光

金舍利对付内部的血光已有些勉强??此时外部受到攻击??不停的闪烁

终于??一处的佛光被赤发一掌击穿??佛光内的血光一阵的翻滚??从破损之处冲了出來

“阿弥陀佛??”突然塔顶传來了空的声音??接着他口中念念有词

“方丈??不可??”旁边的了色惊叫道

塔顶忽然金芒大盛??隐隐可见一人全身发出了金光??金舍利之佛光也跟着大盛??并且开始收缩

白眉等人大惊??准备再次攻击时??塔顶的金人若罗汉般的飞下??一掌击出??一个五丈大的大手印飞了过來

白眉、赤发、晓月见状不好??同时出掌

“轰”的一声??三人居然被震飞??嘴角流出了鲜血

“什么??”白眉大惊??回头看去??只见那发出金光之人??正是法相寺的方丈了空??他此时正以手中金光??将血光压回到洞内

“你怎有如此的功力??”赤发惊道

“难道师父他……用了那个法术??”晓月惊道

“难怪难怪??他连命都不要了??”白眉叹口气??无奈的摇摇头道:“趁他压制血光??咱们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