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40 回渔村织网人

240回 渔村织网人

时间回到了两天之前

白眉随手的一掷??那颗红珠在空中飞了许久??不知是白眉一掷之力太大??还是这红珠原本便有灵性

终于??它落到了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河之中??随波逐流

红珠在河中时起时落??也不知漂了多久??一位打渔的老翁看见水面漂來一件东西??在日光的照射下闪着红光??老翁打鱼多年??技术纯熟??手中网一抖??便将那红珠网住??等到拿到手中之时??老翁大喜??以为是得了宝贝??连忙用布擦擦??放进了鱼篓之中

刚过午时??老翁便收网回家??他刚把小船停好??岸上便有一三十多岁的男子叫道:“徐伯??今天回來这么早呀??”

“呵呵??”徐伯干笑两声道:“钱四??遇到你正好??我的鱼网破了??你帮我补好??我明天还要用??”徐伯说着??将手中一篓子鱼放到了钱四的跟前??“这个给你??”

“徐伯??不用这么多鱼的??你给的太多了??”钱四道

“沒事??我今天手气好??打了两篓??”徐伯说着??连忙将另一只鱼篓抱在怀中??快步的向家中跑去

钱伯只顾高兴??他沒有注意到??怀中鱼篓里的红珠突然的亮了一下

随着那抹红光??那个叫钱四的人瞳孔突然收缩??盯住了徐伯

钱四拿好徐伯的鱼网??回到了自己家的屋前

这只是一间简陋的木屋??他在小院之中搭好架子??展开了鱼网??然后提起那篓鱼??正准备进屋??屋内传來一个粗粗的女人的声音:“你这么早回來??难道今天又要喝小鱼汤了??”

随着叫声??一个胖胖的女人走了出來??满脸的不悦之色

“夫人??今天接到活了??挣了一篓鱼??”钱四道

女人的脸色好了一下??她重重的接过鱼篓??口中嘟囔着:“别人家的男人都会下江捕鱼??你却只会补网??鱼天天有??可网不是天天破??跟了你沒少算是倒霉了??居然还有饿肚子??”女人说着??拿着鱼篓进了屋??看到里面居然有十來条大鱼时??她笑了

钱四已习惯了女人的唠叨??他默不作声的补着鱼网

当屋内传出鱼肉的香味时??鱼网已经补好

钱四折好鱼网??拿起鱼篓??对屋内道:“我去给徐伯送网??”

“顺便去村外找些干柴回來??家里柴草不多了??”女人叫道

“好??”钱四答应着??顺手拿起一把柴刀

渔村不大??只有二十几户的人家??钱四來到徐伯的门外??叫道:“徐伯??徐伯??我是钱四??”

屋内一阵开关箱子的声音??接着听徐伯道:“钱四呀??网这么快就补好了??你就放门口吧??”

“好??”钱四将渔网和鱼篓放到了脚下??正要离开??突然徐伯屋内泛出一阵的紅光??徐伯老两口一阵的惊呼??钱四眉头一皱??终于叹了口气??将手一伸

一股红光从屋内飘了出來??飞入了钱四的体内??接着徐伯老两口也连滚带爬的出了屋子??一下子坐到了带上

“徐伯??你们怎么了??”钱四问道

“我……”徐伯欲言又止

“都是你这个死老头子??捡了个奇怪的东西??刚才我被那红光一照??全身无力??对了钱四??你看见什么东西了吗??”徐伯的老伴问道

“好像有条红光??飞上天去了??”钱四道

“阿弥陀佛??但愿不是凶兆??”徐伯老伴合什道

钱四笑笑??离开了徐伯家??來到了村外的树林之中??他并沒有马上砍柴??而是看着自己的双手

双手之上发出了红光??钱四长叹一声道:“虽然只剩下半成??可是你终于还是找到了我??只是那九成半??不知到了谁的身上??”他说完??收去了红光??拿起砍刀正准备砍柴??突然树林深处传來了一些声音??钱四眉头微微一皱??继续砍着柴

不多时??一条人影闪过??一个巨人装束奇特??手拿一把巨刀??跳到了钱四的身旁??“屋里哇啦”说了一通钱四听不懂的话

那巨人话沒说完??他身后走來了一大群的人??为上当四人四着道袍??还有一张竹轿之上??坐着一双足尽断的绿袍之人

这群人正是从降龙帮从法相寺退出來的邪教众人??此时白眉、晓月、赤发不在队伍中??便由绿袍带队??他们不敢走大路??只有在深山中潜行??此时他们已是又累又饿

“汉子??这前面可有村落??”食仙问道

“有??”钱四平静道

众人脸上一阵的惊喜??色仙突然又问道:“村上可有漂亮的姑娘、媳妇??”

“自然有的??”钱四又道

“如此甚好??我老人家今天要开开荤了??”色仙说着一阵的**笑??后面的弟子们也跟着欢呼

众人就要抢着进村??却突然发现前面挡着一人

前面之人??便是钱四??此时他脸上早已沒有了在妻子和徐伯面前的那种唯唯诺诺的表情??而是换成了一种平静的表情??只是这中表情中有一股超然的气度??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应臣服于他的脚下??膜拜叩首

绿袍心里一紧??他早就发现了眼前之人的不凡??而流水四仙看到他的表情??心中也是一紧??居然感觉脖子很沉??要低下

就连不懂情理的忽尔善??看到钱四的目光也是一愣??停中了手中的巨刀

“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走吧??”钱四沉声道??这种声音有一种无上的威严??给绿袍抬轿的几个小童听到后居然有马上抬着绿袍转身离开??绿袍一声的干咳??四人才停下

绿袍又干咳了一声抱拳道:“西域圣教今日路过于此??不想冒犯了尊驾??只想请教尊驾大名??日后我教也知栽到了谁的手上??”

“我叫钱四??”

绿袍脸色一变??“既然尊驾不愿说出名号??便休怪我等冒犯了??忽尔善??”

一听绿袍的叫声??忽尔善将手中巨刀一挥??向钱四砍去

钱四轻轻叹了一口气??身上红光一闪

忽尔善的身体突然停住了??然后??“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邪教其他人纷纷大惊??他们根本沒有看到那人如何出手??这呼尔善便倒在了地上??即便白眉在此??要想治住忽尔善??也需费些功夫

食仙和赌仙将忽尔善抬了回來??略一检查??脸上一惊??低声对绿袍道:“身上的穴道??全部被封住了??”

绿袍暗惊??心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谁曾想这小小渔村居然隐居着如此高手??想着一抱拳道:“果然高人??我们圣教今日认栽了??撤??”

邪教众人连忙转身??突然绿袍身形一闪??飞到了空中??双袖一抖??一道绿烟飞向了那人??自己则远远的躲开

有个离的近的邪教弟子闻到了一点绿烟??立刻抓住自己的脖子??眼珠都要瞪出來??然后七窍流血而亡

众人见如此厉害的毒药??纷纷跳开

绿烟散去??人们发现钱四依然站在原地未动

众人大喜??心道他一定中毒了??只有绿袍心中暗惊??他若中毒便应倒下才对??却为何依然站立

说着那人动了??向前走來??怒目瞪着众人??脸上闪过一股杀气

绿袍见状??心中大惊??不等座下的小童抬轿??一道绿光??腾空而起??转身飞去??众人连忙跟上

邪教众人跑远了??钱四突然咳嗽了两声??从口中吐出一口绿血??绿血掉到了树枝之上??冒出了绿烟

“好厉害的毒药??”钱四感慨了一声??捡起柴刀??开始砍柴

不多时??钱四便打了大一堆干柴??扎成一捆向渔村走去??只是行进间??还不时的咳嗽几声

刚走到家门口??他的胖媳妇一脚门里、一脚门外??高声骂道:“砍个柴还要这么长时间??鱼肉都烂了??”

“附近的柴有点湿??我多走了几步??”钱四笑道

“说你笨还顶嘴??是不是不想吃饭了??”

钱四笑笑??沒有说话

“进來吃鱼吧??”胖女人突然变了笑脸道:“今天的鱼不错??”

钱四笑笑??咳嗽两声??就要走进屋去

突然他的眉头一动??回头看去??不远处的树后??有几条身影晃动??钱四用脚勾起一块鹅卵石??轻轻一掷

鹅卵石打到了树上??树干裂开了一条大缝??树后之人满脸惊讶的后退几步??居然是色仙和食仙??他们向小草房这边看看??只觉着钱四目光中寒气逼人??二人打个冷战??转身逃走了

“你怎么还不进來??”胖女人叫道

“來了??”钱四说着收起了眼中的精光??走了进去

不远之处??食仙和色仙飞奔而去

“大哥??那人武功超乎想象的高??却想不明白为何委身于这小渔村里??难道是这渔村中有绝色的美女??”

“非也非也??必定是有厨艺高手??才能让他留下??”食仙道

二人争论着??而此时??钱四已坐在简陋的竹桌前??吃着胖女人煮的鱼??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

胖女人见钱四吃的有味??连忙转身去盛另一条??看着胖女人的已略显老态的背影??钱四轻叹一声??这种宁静的生活??就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