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75 回小怪杀到

275回 小怪杀到

吴天心中一惊??那一招便要脱口而出:虹光十字剑??又一想不对??当年马师叔见过司马天使出那一招??若是徐师伯使出了虹光十字剑??他应当认识的??况且那虹光十字剑法威力巨大??若是真能用出??便可破阵了??或许徐师伯只是用出自创的一式??便如自己的怒剑式一般

秦弄玉又咳嗽了几声道:“后來那阵法发动的时候越來越多??我们受伤之人也越來越多??眼看要坚持不住了??那些受伤的师弟??便对我们说??让师父他们法力高强之人自行出去??不必管他们了??”

“啊??那如何使得??”吴天大惊

黄衫“噗哧”一笑道:“武哥不必着急??徐首座必定是有了办法??否则秦师兄他们怎么出來的??”

“对呀??秦师兄??你们是怎么出來的??”吴天又问道

“那一日??师父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安排我与苏师弟二人出去求援??然后他便又用出了那个剑术??身上红光大盛??将两截天愁残剑祭出??将那阵法冲开了一道口子??我与苏师弟便冲了出去??”秦弄玉说到这里停了下來??沒有再讲出來以后的事情

吴天知道??秦弄玉为掩护苏昊一人断后??必定经历了十分残酷的大战??血染战袍??想当年自己刚入虹光派??不说对掌门和五位首座??便是对那这虹光三杰??也都敬为天人??这位秦师兄虽然心高气傲??但是每每大战之时??却是不遗余力、舍死忘生

这时秦弄玉又不时的咳嗽起來??于是吴天道:“秦师兄??我为你运法疗伤??”

“吴师弟??你法力尚未恢复??还是……”秦弄玉道

吴天不等秦弄玉说完??便坐到了他的身后??身上发出白光??双掌抵到了他的后背之上??秦弄玉只觉一股热流进入到了体内??片刻之后??他体内的内法也被带动??在吴天内法的带领之下??运转起來??又过了片刻??摩彩珠从吴天怀中飞出??围绕在二人周围转动着

千雪和玄石被魔彩珠的光芒一照??连忙后退几步??黄衫则笑笑??也后退几步??在一边坐下??运法疗伤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秦弄玉身上、头上腾起了阵阵的白雾??脸色也好了许多

玄石和千雪看着??心道传说当年虹光派前辈高人一剑伤了玄武??如今看來??虹光派果然神通广大??而且看來眼前之的两人??都是非常了得的

又过了半个时辰??秦弄玉和吴天身上的光芒消失??吴天收好法力??笑看着秦弄玉??秦弄玉收好法力??伸伸胳膊??脸上都是吃惊之色??然后连忙转身道:“吴师弟??多谢了??”

“秦师兄客气了??”吴天笑道

此时黄衫也收住法力??三人对视一眼??点点头??“天色不早了??咱们早点休息吧??”

“好??我早困了??”千雪说着打个哈欠??然后找了处靠火最近的地方??躺了下去

“你好些了吗??”玄石到了秦弄玉的身前道

“我……”秦弄玉说着??才看到了自己身上玄石的袍子??脸上一红道:“我好多了??”

玄石微微一笑??走到了一旁

于是大家纷纷躺的躺??坐的坐??找地方休息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黄衫突然感觉旁边的吴天呼吸突然粗重了起來??黄衫睁眼看去??只见唯天脸上赤红一片??只是这片红不是摩尊魔法之红??而是那翔龙拳副作用发作之红??记得自己当初在东海升龙岛之时??父亲每次在囚龙壁内练功回來??常常便是这般的模样??于是每每这时??母亲便将自己支开??黄衫再提鼻子一闻??原來几人在这小小的山洞之内待的久了??玄石身上散发的勾人心魄的体香??已充满了整个山洞??这里不光是吴天??连地上的秦弄玉都有些呼吸急促??只是秦弄玉虽然有了些感觉??却是有重伤在身??并不明显??而吴天则与之相反??况且还有那翔龙拳的副作用

黄衫正想着??只见旁边吴天已缓缓的抬起了手??正欲在他自己的身上点去

黄衫连忙上前抓住了吴天的手??轻声道:“武哥??你……你若想练功??咱们到外面去??”

她话音一出??旁边几人纷纷被惊醒??投來惊异的目光

吴天看看旁边几人??终于点点头??和黄衫走了出去

外面的冷风一吹??吴天感觉身上好了许多

“武哥??你若想做那事??咱们找个地方便作了吧??”黄衫红着脸低头道

“衫妹??你现在重伤未愈??我怎能如此对你??”吴天道

“我倒无妨??只是你若隐忍不住??再勾起了体内的魔性??对我倒是无妨??而洞内的两位小姐??便要吃亏了??”

吴天脸上更红了??想起了当年对逍遥仙子、对徐若琪之事??于是心中大愧??突然挺胸道:“大丈夫生于天地间便要行得正、走得端??若是连这一点**都忍受不住??如何成大事??衫妹你且回去??我在外面修炼内法??以抵御体内的**??”

黄衫听吴天如此一说??虽知有理??但心中还是微微的失望??新婚燕尔??她又何尝不想与吴天缠绵一番??只是连逢事故??两人始终沒有好的机会??“武哥便在此修炼??我在不远处同练??若是有了意外??好有个照应??”

“好??”吴天说着??就地坐下??黄衫走开十來丈??也坐了下來??身上泛出白光

吴天偷眼看去??只见黄衫身体还有些瑟瑟发抖??他的心中一热??衫妹伤势其实颇重??她为防止我出现意外??作出荒唐之事??所以宁愿忍受严寒也要同我守在洞外??真是难为她了??吴天想着??眼光却在黄衫胸前、腹下转來转去??吴天连忙惊醒??心道该死该死??又想入非非了??于是连忙合目凝神??身上顿时金光笼罩

又不知过了多久??残月已悄悄的爬上了天空??只是云层太厚??空中只是比往常亮了一些??却看不到月亮

吴天和黄衫身上的光芒早已趋于柔和??二人也进入了入定的状态??据说能若能在入定之时能保持内法周天运行??便有内功修炼事半功倍的效果??吴黄二人吃过一条仙鱼??再加上后面的种种奇遇??居然在年纪轻轻之时达到了这种境界??只是他们浑然不知??自己在江湖中已到了顶尖高手之列

风大了??夜也更凉了??二人因为内法运转??身上并沒有感觉到寒冷

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多时辰了??或许这一晚就要这样平安的过去了

忽然一阵风与刚才几股不同??居然吹的黄衫打了一个寒战??吴天也是一激??二人同时睁开了双眼

“收法??”黄衫低声喝道??吴天听到立刻收去了身上的光芒??二人跳到一块石后??向南方的天空看去

片刻之后??空中闪过一道红光??飞到吴黄二人头顶的位置之时慢了下來??左右的盘旋着

白毛小怪??吴天和黄衫一惊??他怎么追到这里了??莫非我们的行踪被摩天族人发现了??白毛小怪到了??那么逍遥仙子必定也到了

果然??只听空中有人道:“孩儿??你确定就是这个方向吗??”正是逍遥仙子的声音

白毛小怪咔咔的叫了两声??只听逍遥仙子又道:“那好??咱们仔细看看??”于是空中二人围着这里转了起來

“不好??”黄衫突然道

“怎么了??”吴天问道

“千雪他们所在的山洞内有篝火??发出的火光必定会被白毛小怪发现??”

“那如何是好??”吴天急道

黄衫想了一下??突然正色问吴天:“武哥??你到底想如何处置你那孩儿??”

吴天被问的一愣??心道一定是衫妹想到了应对之策??所以才提前问我的??于是咬牙道:“这厮残害人命、暴虐无常??身上又有那魔尊的魔法??留在世间??说不定会害死多少人的性命??”

“武哥??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你可想好了??”黄衫又问

“想好了??衫妹??我还是分的清正邪的??”吴天坚定道

“好??我正好有一计策??咱们二人合作??或许能一举击下那白毛小怪??其实你也不必非取其性命??只要废去其法力??使其不能残害人命便可??”黄衫说完看着吴天

吴天眼中一亮??随即又暗了下來??沉声道:“衫妹不必试我??这厮即便失去法力??其力量也非常人能比??还是斩草除根为上??”

黄衫点点头??心道武哥虽然斩草除根一词用的不对??因为他才是草??那小怪才是根??但其决心已下??便趁次机会除掉那小怪??也算为江湖除去一害

“衫妹有何妙策??”吴天问道

“咱们可埋伏于洞口之外??等那小怪发现洞口??进洞之时??咱们全力从后攻击??争取一击得手??”黄衫道

“妙计??只是你的伤??”

“武哥别忘了??我用的是幻龙术??我只幻龙??真正的一击??要靠你來完成??”黄衫心道虽然武哥下定了决心??但是这要命的一击??终究不能由别人动手呀

“好??”吴天答应一声??与黄衫跑到了洞口对面十几丈处的一个大石缝之内??抬头看着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