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80 回神秘之人

280回 神秘之人

火石并未理会那些受伤之人??而是与巨岩等几人先行飞回红土坡

一名巫医刚给巨岩的伤处涂完药水??火石则坐在正坐之上沉思着

“大公子??”巨岩收拾好衣服叫道

火石从沉思中醒來??看了一眼巨岩道:“你伤势如何??”

“并无大碍??休养几日便无事了??多谢公子关心??”

火石点点头??缓缓道:“单是一个吴天便如此厉害??如若与虹光派第二波人马汇合后??恐怕实力更强??”

巨岩不知火石要说什么??于是不做表示

“我爹那里可有消息传來??”火石问道

“最近的一次消息??便是虹光派第三波人马赶到??对流石阵发起了猛攻??”巨岩道

“如此说來??父亲那边也是十分的吃力??”火石说着??在厅中踱了几步??突然道:“巨岩??马上调齐全族能战之人??咱们火速赶往赤风谷??一定要助我爹和大巫师在吴天他们赶來之前??拿下虹光派之人??”

“是??”巨岩答应一声??却沒有动身??终于他轻声问道:“咱们走了??那红土坡怎么办??”

“这个??我自有安排??”

巨岩再施一礼??走了出去??火石看着巨岩走远??自语道:“情况紧急??只好求助于那人了??”说着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大踏步的走回到了后殿??那里正有几人围着两张床忙碌着

大家见火石进來??纷纷行礼

“他们伤势如何??”火石说着??走到了逍遥仙子的床前??握住了她的手

“禀大公子??仙子受伤虽重??但却无性命之忧??倒是仙子的儿子??恐怕……”

火石眉头一皱??看看另一张**瑟瑟发抖的白毛小怪

此时**的逍遥仙子似乎听到了刚才的对话??悠悠的醒來??虚弱道:“大公子??一定要救救在那可怜的孩儿??”

“仙子放心??我自会想办法的??”火石说的??站了起來??吩咐人抬着白毛小怪??出了大殿

整个红土坡上的建筑都是石质的??这些建筑大多高大巍峨??而只有那一处方形的石屋??建的低矮??只有六七尺高??让人感觉整个建筑是从地下钻出??而非是由人建造而成的

火石站在那矮房子的门口??似乎有些犹豫??或者是在下定决心??而抬着白毛小怪的几人??却早已吓的瑟瑟发抖??似乎这矮屋子里有什么妖怪

终于??火石下定了决心??推开石门走了进去??后面几人虽然双腿发抖??几欲将担架上的白毛小怪摔出??但摄于火石之威??还是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进入石屋便要向下而行??约摸下了几十级台阶??才踏到了平地

里面阴暗潮湿??阴风习习??或许是因为里面光线较暗??在这石屋之中感觉十分的空旷??而非象在外面看的那样小

刚走几步??火石便踢到一个东西??那东西咕噜噜滚了几下??火石垂下火把看去??却是一个人的头骨??正露着白森森的牙齿??瞪着众人??火石眉头一皱??一脚踢开

在屋子的中央位置??居然还有一个洞口??有台阶向下而去

火石一挥手??示意其它人在此等候??他自己则走了下去

越下向走??光线反而亮了起來??不知向下走了多久??火石只觉眼前豁然开朗

一个巨大的空间之中??有一眼大坑??坑内热气逼人??下面居然是沸腾的熔岩??大坑的正上方??有一股似旋非旋、似风非风的东西悬在空中不停的转动??而这熔岩上的热气??居然被一阵阵的红光摄走??最后飞进了空中那东西之中??消失不见了??而那红光??便是从一大排错落有致的法器中间发出的??中间是一件银质的底座??底座上面放着一块人腰粗细的白骨??这白骨显然便是这阵法的核心

火石虽然不是头次來到这里??但是每次都看得发愣??天地间居然有此巧夺天工的阵法??实在亦非所思

“是火石吗??”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道

“正是??”火石从惊愕中醒來??连忙向一个角落紧走几步??脸上那骄横之色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是一脸的敬畏

“拜见大祭祀??”火石深施一礼

“公子免礼??”那人道:“此阵非常稳定??可保北山大部分区域三年无雪??你们尽可放心??”

“多谢大祭祀??只是火石前來??并非是查看阵法??而是有事相报??”火石恭敬道

“请讲??”

“我來日将倾巢而出??去赤风谷增援??”

“嗯??”大祭祀奇了一声??打断火石的话道:“难道黑风再加上酋长也沒有拿下虹光派之人吗??”

“正是??虹光派中有一人法力奇强??总在要得手之时将阵法化解??而今虹光派大队人马进入了北山??其中两队被我们引到了北方??若是在他们返回之前拿不下赤风谷之人??便有些麻烦了??”

“虹光派的道法果然不凡??好??你便放心而去??若是有人私闯红土坡??我保他有來无还??”

“多谢大祭祀??”火石又是深施一礼??却并未离开

“大公子还有事吗??”

“正是有一事相求??”

“请讲??”

“前些日子我寻了一高手??可是前些日子他被虹光派打成了重伤??此时已是奄奄一息??还请大祭祀救上一救??”

“哼??”大祭祀突然哼了一声??似乎有些生气道:“即被打成重伤??便是废物??这等人还救他做甚??”

“禀大祭祀??这人奇特??若是救不下來??还请您看看??他到底是如何來路??”火石道

“呕??你便带來??”

“好??他正在上层之口??”火石说着并未动

大祭祀一听此言??手掌一挥??从那白骨之上摘下一片红光??向上飞去??片刻之后??便听到一阵惨叫声响起??白毛小怪连同那些抬他之人??都顺着台阶滚了下來??此时都已奄奄一息了

大祭祀手掌一抬??白毛小怪被凭空摄起??“咦??”大祭祀见到白毛小怪的样子大惊??居然站了起來??轻轻放下白毛小怪

他上前上下打量着白毛小怪??突然抬手挥出一道红光射入了白毛小怪的体内??白毛小怪受此一击??身上突然红芒闪烁??大祭祀连退数步??眼中精光闪动??突然问道:“此人从何而來??”

“他与其母??自中原被虹光派一路追來??”

“他也不是虹光派的对手吗??”大祭祀惊道

“据说是他被虹光派围攻??受了重伤??才一路逃來的??”

“虹光派北斗七星阵厉害??也有可能??”

“他还有救吗??”火石问道

“无论如何??也要救下??”大祭祀突然道

火石一奇??刚才还说不救??现在便说必须救??莫非这怪物身上有什么秘密

大祭祀看出了火石心中的疑虑??于是道:“此人身上有股至强的法力??虽然我们不知他从何得來??但是对于我成大事??却是大有帮助的??”

火石听了也是一喜??于是道:“那此人便给大祭祀留下了??火石告辞??”

大祭祀的目光全在白毛小怪身上??听火石要走只是点了点头

吴天、黄衫一行急行了小半日??看秦弄玉是实在坚持不住了??而且两位小姐也都是走的香汗淋淋、气喘吁吁

“武哥??咱们休息片刻吧??”黄衫道

“好??”吴天答应着??还有些犹豫

“武哥放心??那摩天族人损失惨重??不会再追來了??”黄衫笑道

“那便好??”听了黄衫之言??吴天好似有了主心骨??于是四下打量??准备找些吃的和喝的

于是五人晓行夜宿??向北走去??只是越走??天气越冷??不过令人欣慰的是??那雪参丹疗效极佳??秦弄玉和黄衫的伤??这些天已大有好转

大约十來日之后??秦弄玉在吴天的帮助之下??已可以御剑飞行了

这一日众人在一处山坡的一处山洞内休息

众人吃过吴天做的烤狍子肉??纷纷打坐调息??可是片刻之后??秦弄玉突然站了起來??走到了洞外

“秦师兄??”吴天叫道

“我无事??出去透透气??”秦弄玉说着??扫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玄石??走出了洞去

“好??我也去透透气??”吴天原本也坐不住了??因为这几日來??他感觉到玄石身上的香味越來越大??刚才打坐之时??他闻这香味??便有些心猿意马、不能意守丹田了

千雪原本就是闭眼休息??见二男出去之后??皱眉道:“他们怎么了??要出去方便一下吗??”

玄石听了脸上一红??黄衫则“噗哧”一笑道:“妹妹好直率??”

“姐姐笑我??”千雪撅嘴道:“那你说他们出去干什么??”

“我看……”黄衫说着看了一眼玄石??抿嘴笑而不言

千雪的和眼睛忽闪几下??终于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一定是玄石姐姐身上的香味太浓了??他们受不了了??”自从玄石那天替千雪挡了几块石头后??千雪对玄石的态度大变??整天姐姐长、姐姐短的叫

千雪说着??提鼻子闻了闻??皱眉道:“这也怪不得两位大哥??姐姐身上的香味比头几天确实浓了许多??”

“不是这样的??”玄石低头道:“其实此刻已进入了石香族的领地??而且这山洞内的石块??便有一些是香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