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83 回玄武之湖

283回 玄武之湖

那红光闪过一阵子??便停了下來??但是吴天已认准了方向??不会走错了

越是飞近??越是感觉到前方有股强大的法力??吴天心中大惊??这法力之强??与那锁闭熔岩的法力不相上下

“一定是在前面了??好强的阵法呀??”黄衫说着??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衫妹??若有不适??你便早些停下??前面的阵法极强??”吴天道

“还好??咱们继续向前??”

二人又飞行了片刻??眼前白芒芒的冰原突然消失??前面居然有一处方圆一二里的大湖??湖中之水湛蓝湛蓝的??还冒出阵阵的白烟??在湖上升腾起阵阵的薄雾

“这里怎么会有水??”吴天惊道

“定是下面有热量溶化了冰雪??”黄衫道

此时吴天怀中的魔彩珠突然一阵的颤动??吴天连忙取出??只见里面一青一红两个白点不停的游走??在里面形成缕缕的光条??摩彩珠也是不停的闪烁??异彩纷呈

“啊??”黄衫叫了一声??离开了吴天的后背??停了下來

“衫妹??你怎么了??”吴天也停了下來

“你别过來??这珠子的光彩太亮了??”黄衫说着用手掩住脸??向后退去

吴天明白是魔彩珠的异彩太盛??连吸收了魔尊魔法的黄衫都受不了了??他连忙在魔彩珠上轻抚两下??魔彩珠的异彩稍稍的收敛了13一些??可是里面那青、红两个白点却突然加速??魔彩珠再次异彩纷呈

“这是怎么回事??”吴天大奇??正准备再次扶下魔彩珠??突然水面之上产生了变化??一圈圈的水波荡开??接着水波的中心开始冒出泡泡??然后居然沸腾了起來??再往后里面发出“咚咚”的巨响??地面也跟着颤抖??整个湖面顿时沸腾起來??一个个的水柱喷到了空中??又落下??吴天和黄衫连忙落地??用内法护体??才挡住了大部分的水珠??即便这样??身上还有几块被打湿

就在湖中之水沸腾之时??湖的四个角上发出阵阵的蓝光??接着同时传出了共鸣之声??随着共鸣之声越來越大??那蓝光也越來越盛??最后四个角上的蓝光连到了一起??形成一个方形的光网??将圆形的湖罩在中间

在光网的笼罩下??湖中的水柱渐渐的低了、小了??最后消失了??湖水的沸腾也小了起來??终于??整个海面重归于平静

吴天和黄衫看的都呆了??直到蓝光消失??二人才醒过神儿來??而此时??魔彩珠的异彩已收了回去??里面的青、红两个小点也恢复了往日的情形

“武哥??看來这湖的下面??便是禁锢玄武之处??”黄衫道

“莫非四个角的蓝光??便是那禁锢的法阵??”吴天道

“一定是的??”黄衫话音未落??只觉脚下冰面一颤??一道蓝光射出

“衫妹小心??”吴天一把拉起黄衫??血剑一挥??一道六色的彩虹震开了蓝光??冰下之人“哎呀”一声??然后叫道:“虹光剑法??上面之人是虹光派何人??”

“在下虹光派吴天??”吴天道

只听冰下之人议论了几句??然后冰面一掀??一块大冰翻开??几人跳了出來??原來冰下是一条宽敞的冰道

“阁下真是吴阵首??”上來之人问道

“正是??”吴天答应着与黄衫落下??收起血剑??将腰牌扔了过去

可是那些人嘀咕了半天??根本看不懂上面的字??还在嘀嘀咕咕商量着??许久之后??他们扔回腰牌道:“我们尚不能确定你们的身份??你若真是虹光派的??便将手中剑交于我手??我带你们见过一人便知真假??”

吴天想了想??答应道:“好??”说着将血剑放到冰上??滑了过去

前面一人伸手刚要抓剑??剑上突然红光一闪??那人怪叫一声跳了回去??“这是什么剑??如此厉害??”

另外一人骂了他一句笨蛋??自己伸手去拿??手还未挨着剑??也如前一人似的跳开??另外几人见状不敢再去拿剑??商量一下??一人跳回了冰道之内??另外几人则看着吴天、黄衫

沒过多久??只听那冰道之内传出忽忽的风响??接着一人御剑从冰道内飞出

虽未看清楚來人是的容貌??但看御剑的样子??吴天便知这正是虹光派的御剑之法

那人落地之后脚下居然一滑??喜道:“吴师弟??真的是你吗??”

“薛师兄??”吴天惊叫一声??上前抱住薛不才的臂膀

“吴师弟??真的是你??”薛不才喜道??两个月未见??薛不才比出发之时黑瘦了许多??“呀??还有黄姑娘??你们不是在山上成亲吗??怎么來了这里??”

“我们已办完亲事??现在不单是我们??掌门师叔带人也到了北山??去营救徐师伯??”吴天道

“呀??徐师伯他们怎么了??我们一路赶來??并未见到他们??”薛不才道

“他们被摩天族骗到了赤风谷??然后被一个阵法困住??后來苏昊师兄拼死冲出阵法??回到碧云山报信??大家才得知了真相??”吴天道

“呀??原來如此??”

二人说的热闹??不知何时??冰道内又走出几人??为首一青年??身穿名贵的皮衣??一眼扫过??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在黄衫脸上停住

薛不才看到那青年??连忙道:“吴师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梭罗族酋长之子千冰??这位是我师弟吴天、黄姑娘??”

千冰连忙上前向二位问好??“原來是吴阵首??我们沒少听薛大哥说起你的故事??”

“你是千冰??那么千雪便是你的妹妹了??”黄衫道

“呀??姑娘见到千雪了吗??她现在何处??”千冰紧张道

“当然见到了??她还叫了我一个多月的大姐姐呢??”黄衫说着??忽然一阵风过??她身上的衣湿??此刻被风一吹??打了个冷战

“二位快请??外面寒冷??咱们先到堡中说话??”千冰说着??请吴黄二人进入到了冰道??自己内法一吐??不是飞行??而是在冰道内滑行而去

吴天试了一下不太稳定??看看这冰道十分的宽阔??于是御剑而起??突然一声鞭响??黄衫甩出龙筋缠住了吴天的左脚??自己去被吴天拉着??在冰上滑行??她在东海生日龙岛??大雪都见的不多??别说这么多冰了

就在黄衫的笑声之中??他们被带到了一处大大建筑之内??吴、黄二人四下打量??发出惊叹之声??因为这建筑??居然是用冰建成的

“吴师弟、黄姑娘??这里便是北山中与石香族香宫齐名的梭罗族冰堡??”薛不才道

“果然是巧夺天工、叹为观止呀??”黄衫叹道

千冰此刻坐到了主位??请吴、黄二人坐下??而薛不才此时却已离开??去通知丁引等人了

千冰见两人坐好??于是问道:“黄姑娘??听你刚才之言??你可是遇到小妹千雪??”

“正是??”黄衫答应着??把千雪在摩天族的遭遇说了一遍??千冰听了居然有些不相信

“摩天族人竟如此大胆??将我爹抓了起來??还要抢我们的万年冰锥??”千冰说着??眼珠不停的转着??思索着事情的真实性

吴天和黄衫一奇??心道如此大事??你怎会不信呢

黄衫突然想到一事??于从怀中取出千雪的玉佩??交于千冰道:“千冰公子??有千雪妹妹的玉佩为证??”

千冰看到玉佩??似乎才又相信了几分??但还是若有所思

此时外面一阵的脚步声响??丁引带着张名玉、腾飞走了进來??吴天连忙上前施礼

千冰也起來微微的躬了一躬身

“吴天??你们终于來了??不才路上已将大师兄和掌门的事情告诉我了??掌门师弟让你找我们??有何安排??”丁引道

“禀师伯??我來找师伯??是要去赤风谷救援大师伯的??”吴天道

丁引听了叹了口气??看看千冰

千冰上前道:“丁首座不能离开??他若这一走??谁助我们促动阵法??”

吴天和黄衫大奇??心道这梭罗族人的阵法??怎要我们虹光派之人催动

千冰看出了吴天的疑问??带他走到了冰窗之处??指着外面道:“吴阵首请向外看??”

吴天和黄衫透窗看去??远远的便是那湛蓝的湖

“湖下禁锢的便是玄武??当年这里并非湖面??而是一根通天的冰柱??可是半年之前??这冰原之上突然不在下雪??而那石柱居然慢慢的溶化了??在那冰柱溶化之后??接着冰面也开始溶化??而下面的玄武则频频的异动??想冲破而出??幸好上面有四根万年冰锥组成的阵法??将其压制??他才不得逃脱??只是这冰锥需要大雪才能发话威力??半年不下雪??那溶化的冰面越來越大??再过些时日??便要超过四根冰锥的阵法之外??玄武就困不住了??”千冰道

吴天和黄衫面面相觑??心道万年冰锥??千雪不是有一只吗

“下面我來说吧??”丁引道:“我等赶到之时??那湖面正以极快的速度扩张着??千冰公子一听我们是虹光派之人??大喜??原來那阵法??便是由那三百年之前??以虹光十字剑法砍下玄武一根脚趾的本派先祖天门道长??与北山巫师共同制下??原本强悍无比??不需人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