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97 回重任在肩

297回 重任在肩

他还好吗??不知被救活过來了吗??她刚才一见吴天??想起吴天要将他那白毛小怪孩子杀死??于是便想和他拼个同归于尽??可是那一刀下去??居然沒有刺死吴天??自己喝了一口血也清醒了许多??她此时看着周围的情况??似乎是摩天族人败了??若是摩天族人败了??虹光派攻上红土坡??我那孩儿即便侥幸被救活??也必遭毒手??而且我那孩儿只认我一个人??对其他人都凶的很??我若不在他身边??他必定会吃不少苦头??我需速到红土坡??带我那孩儿离开??逍遥仙子想着??便要起身??可是因为伤势颇重??一动之下全人无力??她又坐了下來想着有什么办法迅速的恢复体力呢??此时空中从來吴天怪叫??逍遥仙子看着吴天??想起了以前吴天和自己做过的事情??而且就是在刚才??他还要和自己做那男女之事

想到这里逍遥仙子突然眼中一亮??计上心來??我引吴天与我**??用那采阳补阴之术吸取他的精元??恢复我的体力??想着??赤身**的逍遥仙子不顾风冷、不顾疼痛??扭转着身体??施展出西域圣教圣女堂的不传之法??媚术??口着发出了诱人的呻吟之声

吴天背上的疼痛渐渐的轻了??他大怒之下本要下去找伤他的逍遥仙子算帐??可是此时他听到了逍遥仙子的呻吟之声??眼中邪光一闪??飞了下來??面对眼前扭动的胴体??吴天的**大盛??早已忘记背后的伤口是谁给得了……

吴天醒來之时??天光已经大亮??他从地上翻起??后背的伤痛得他一咧嘴??看看衣衫不整的自己??他努力的回想着??终于??他想起了逍遥仙子

难道自己入魔之后??又做了荒唐事情??他想着内心十分的自责??自己已与衫妹成亲??怎能再与别的女人那样呢??对了??还有天愁剑??一定是被那白发的老者拿走了??记着那白发老者曾说过??让巨岩带黑风到红土坡??如此说來那白发老者极有可能去了红土坡??若想找回天愁剑必需要到红土坡走一趟??吴天想着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腾空而起??可是飞到了空中??他想起一些事情:他们到底找到掌门师叔他们沒有??掌门师叔的伤势如何??衫妹还好??我还是先去见一见掌门师叔??向他禀报这北山之中??除了摩天族??还有梭罗族想入侵中原

他想着改变了方向??向南飞去

约摸飞了半个时辰??吴天看见前方有炊烟升起??接着看到了百十多人就地休息??正是虹光派之人??众人听到破空之声??有不少人又拿起了兵器??只听一人高声道:“大家不紧张??是吴师弟??吴师弟??这边來??”正是薛不才

吴天朝其他师兄弟点点头??径直飞到了薛不才的身旁??一堆很大的篝火旁??除了薛不才??还有江小贝和黄衫等许多人??而司马空躺在一片树枝之上??昏睡不醒??马万冲则坐在他的身边??呆呆的发愣

“掌门他??”吴天惊道

“师父吃过雪参丹后??便睡着了??”薛不才道

黄衫看到吴天回來大喜??连忙上前问道:“武哥??那老者走了吗??”

吴天心道定是江小贝等人说过了自己与老者之事??于是笑道:“昨晚月明??我本不是那老者的对手??可是长出翅膀之后??还是将老者击退??”

黄衫看着吴天褴褛的衣服??以及流血的后背??早已猜到??于是道:“那便好??”

“只是……”吴天看看众人??终于低头道:“天愁剑被那老者抢走了??”

“啊??”薛不才等人大惊??连忙向旁边的马万冲看去??可是马万冲却坐在那里发愣??根本什么也沒有听到

“马首座自回來后??见掌门昏迷不醒后??便一直是这个样子??”江小贝想得出马万冲是为何发愣??于是道

这时秦弄玉从一边走來??看到吴天叫道:“吴师弟??”

“秦师兄??你也來了??”吴天大喜??此时徐若琪等中阵受伤之人也慢慢的走了过來??“你不是随石香族进攻红土坡吗??怎么也跑到了赤风谷??”吴天问道

“说來惭愧??”秦弄玉低头道:“石香族甘鼎酋长联络了两个小族??由我带队一同來攻打红土坡??可是那红土坡上有股奇特的法力??一旦离近??我还好些??那些法力稍低的山人??便头晕目眩??体质弱是甚至是口吐白沫??于是大家便不再前进??我本想独自一人到红土坡上探探??我一到坡上便被人发现??接着一人祭出极强的法力??我堪堪中招??于是不敢再探??我也想知道大家进攻赤风谷如何了??于是便超这边飞來??”

“若不是秦师弟及时赶到??我们组成中阵??恐怕现在早已全军覆沒了??”薛不才道

“对了吴师弟??你刚才说到天愁剑被人盗走了??如此说來你见过师父了??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如何??为何只见马师叔回來??而沒有见师傅与其他师弟们??”秦弄玉问道

吴天张了张口??暗道看來马师叔对徐师伯之事一字未吐??那我该如何回答呢??他偷看马万冲一眼??他旧呆呆的坐着

“徐首座自阵中出來??便追着一人一路向北而去了??”江小贝突然道

“你怎知道??”秦弄玉愣道

“吴天告诉我的??”江小贝道

“哦??那江师叔祖刚才为何不说??”秦弄玉看着江小贝和吴天的表情??心中有些怀疑

“你沒有问呀??”江小贝反问道

秦弄玉被说的哑口无言??黄衫看此情景??已看出徐正甫一定出了什么事情??只是吴天不愿说出??于是岔开话題道:“武哥??江师叔祖说你们遇到了一个白发老者??居然是巨岩的师父??你也与他交过手了??你可看出他是什么來路??”

“呀??衫妹不问我还忘记说了??”吴天道:“那老者??居然是梭罗族人??而且看來梭罗族在北山布局已久??想借摩天族与我派两败俱伤之机??从中渔翁得利??”

“梭罗族??”黄衫看看薛不才??他们刚从梭罗族的极北冰原出來??而那老者竟然是梭罗族人之??他有一统北山之心??可见其在梭罗族中地位必定不低??或者直接说??他很可能便是千雪和千冰的父亲??梭罗族的酋长霜鹰??他被摩天族擒下??或许也是他的一计

“是的??真想不到他是梭罗族之人??咱们离开梭罗族之时??那千冰公子还送了咱们好多东西呢??”吴天道

“呀??”黄衫、薛不才、江小贝齐惊??把吴天等人吓了一跳

“怎么了??”吴天问道

“梭罗族既有一统北山之计??而且又将咱们看作对手??那么他们对咱们的热情招待便是假的??”黄衫道

“怪不得吴师弟给千冰说起霜鹰被摩天族擒下之事时??他起初并不相信??那么后來相信??其实是想明白其父的用意了??”薛不才道

“按你们说的??梭罗族早就将咱们虹光派看做了对手??”江小贝道

“正是??”吴天等人答道

“你们离开极北之时??那千冰公子知道你们要來赤风谷吗??”江小贝又问

“知道??”吴天道:“而且他还送了我们两瓶疗伤的奇药雪参丹??让我用來救治阵中受伤的同门??”

一听吴天此言??江小贝、黄衫、薛不才三人的脸色都白了??他们相互看看??谁不也愿首先说出心中所想

秦弄玉见他三人不说话??终于问道:“你们是说那雪参丹有问題吗??”

三人沒有出声??而是一下的跃起??跳到了司马空的身边??连旁边的马万冲??也睁开了眼睛

“师父自昨晚吃过了黄姑娘的雪参丹后??便一直昏迷不醒??”薛不才道

“可是他虽然受伤??但现在脉象稳定??跳动有力??应当早该醒了才是??”江小贝道

“莫非是那雪参丹里有让人沉睡之药??”黄衫道

“快看看其他吃雪参丹之人??”江小贝道

“你们看卢超师弟??他受伤不算太重??可是吃过雪参丹后也一直睡到了现在??”秦弄玉急道

大家再看了几个人??都是这种情况??大家都愣在那里??特别是拿出药让大家吃的黄衫??更是十分的自责

“黄姑娘不必自责??这不能怪你??”薛不才道

“是的??”江小贝也道:“他们吃过雪参丹之后??伤势确实好了许多??只是沉睡不醒??这样反而利于养伤??”

黄衫知道这是江小贝在安慰自己??于是苦笑一声

“他们为何不直接下毒药??毒死咱们呢??”吴天咬呀道

“药性越大??味道必定越大??”跟玄真子学过一些药理的李玦对比了吴天剩下的两粒雪神丹和黄衫的雪参丹后道??“这雪参丹中所加之物??药力不太强??所以几乎无味??只是食用之人??都是受了极重的内伤??所以药作用反而十分的明显??黄姑娘这瓶便有些淡淡的酸味??而吴师弟的这两粒却是沒有这酸味??”

“看來千雪给咱们的雪参丹是真的??”秦弄玉道

“有两种可能??”黄衫道:“一來是千雪并不知其父兄的阴谋??二來是來不及准备那加了料的雪参丹??而千冰则有一晚上的机会准备??”

“那海狗茶为何不加东西??”吴天又问道

“梭罗族想让咱们和摩天族拼个两败俱伤??自然不会让咱们在与摩天族交手之前出问題的??所以那海狗茶是真的??”黄衫道

吴天点点头??终于又道:“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闻听此言??大家都面面相觑??最后目光落到了江小贝的脸上??江小贝摇摇头??示意大家向马万冲看去

众人看马万冲的样子??谁也不敢上前去问

“什么人??”突然听到有人大喝一声??西北方向的许多弟子拔剑而起

接着大家闻到了一股的诱人的香味

“大家小心有毒??”薛不才叫了一声??首先捂住了鼻子??旁边大部分听到之人也都捂上了鼻子??屏住呼吸??只有吴天、黄衫和秦弄玉沒有捂住鼻子??因为他们十分熟悉这味道??徐若琪见这三人沒有捂鼻子??于是也松开??她又嗅嗅??突然向秦弄玉看去??这味道与初见秦弄玉时他身上的味道一样??只是更浓一些

秦弄玉脸一红道:“大家不必惊慌??是玄石小姐來了??”

果然??随着香味越來越浓??玄石走了过來??她首先和吴天、黄衫打了招呼??然后看着秦弄玉??眼神中颇有内容

大家都已看出??秦弄玉与这女子关系不一般??于是偷偷的向徐若琪脸上看去??大家在徐若琪的脸上并沒有看到所预期的醋意??相反??徐若琪的脸上是一脸的释然??师兄终于将我这个结解开??我便也放心了??徐若琪想着??偷偷的瞥了一眼吴天??而吴天也正向她看來??两人目光一碰??连忙低头

“玄石姐姐??你怎么來了??”黄衫问道

“秦大侠说探一探红土坡??可是走了两夜一天也沒有回來??外公放心不下??便派我们出來找他??”玄石道

黄衫心道岂是你外公放心不下??定是你担心秦师兄??偷偷的跑了出來

“你们看到千雪妹妹了吗??她与我一起出來的??”玄石问道

“千雪??”众人一惊??心道那梭罗族人是咱们的敌人??这千雪和他一起出來要做什么

“沒有见到千雪妹妹??”黄衫道

“哦??”玄石有些失望

“秦弄玉??你先陪这位姑娘旁边休息??我们这里还要商量后面之十??”江小贝道

“是??”秦弄玉答应一声??带玄石走开??旁边的弟子们闻到玄石身上的香味??纷纷惊叹

玄石走远??江小贝和吴天來到马万冲的身前??江小贝道:“马首座??马首座??”他说着推推马万冲的肩头

马万冲一惊??才从迷茫中醒來??“江师叔??你何事??”

“如今这种情况??咱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江小贝问道

“我脑子很乱??你便与不才商议好??安排便是??”马万冲叹气道

“好吧??”江小贝意料之中??于是与薛不才商议之后做了决定

第一??因为现在绝大部分弟子都受了重伤??更有掌门他们昏睡不醒??所以不能再战??马上全体向南行??回到中原再说;第二??马上飞鸽传书到碧云山??请精通医术的玄真子速來与大队汇合??医治司马空等人

江小贝又将此事告之马万冲??马万冲点点头??表示同意??只是有三人??不愿随大队回中原

“江师叔祖??本派至宝天愁剑丢于我手??我定要将其找回??”吴天道

江小贝想了想??点头道:“好??有你在北山牵制梭罗族??他们便有所顾忌??不敢轻易入中原??”

黄衫听了笑笑道:“那我便是夫唱妇随了??”

江小贝再点点头??“有黄姑娘协助吴天??我便放心了??”

“江师叔祖??我也暂不回中原??”秦弄玉道

江小贝还沒有说话??旁边玄石便道:“这位……前辈??我石香族的人马??本是由秦大侠带领的??他若走了??便是群龙无首、一盘散沙了??”

江小贝笑道:“那也好??你正好将咱们刚才分析之事告之甘鼎酋长??要他多做防范??”

“是??”秦弄玉喜道

于是众人起程??吴天又來到马万冲的身前??抱拳道:“马师叔??我去了??”

马万冲看看吴天??突然道:“吴天??你做事要多加小心??不可勉强??”

吴天点点头??他知道马万冲所说之事??便是他答应徐正甫之事

“我也要留下??”徐若琪突然道

“师妹??你有伤在身??不可留下??”自从李玦见秦弄玉与玄石的样子后??心中自然十分的高兴??因为此时秦弄玉已有了红颜知己??那么与徐若琪在一起的机会就更多了??于是一直陪在徐若琪的身边

江小贝想了想徐若琪和吴天之间说不清楚的关系??摇了摇头道:“徐若琪??你还是回中原养伤??等伤好之后??再与中阵六人同入北山??与秦弄玉汇合为上??”

秦弄玉也跟着劝她??徐若琪终于沒有再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