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299 回当做连理枝

299回 当做连理枝

黄衫打量下**??原本铺着两片这样的垫子??可是现在只剩下了一片??于是皱眉道:“给了我们??你们怎么办??”

“挤一挤就行了??我们年轻时都只铺一个垫子的??”老翁笑道

老妪被说的居然脸上一红??嗔怪道:“老不死的??又不正经了??”

吴天和黄衫再次道了谢??离开了二老的房子??走出去一截了??只听两位两人又在说话

“老太婆??你靠里点??让我也躺下??”

“慢点??别挤??你别使劲挤了??”

“怪了??年轻时咱们睡一个垫子??还有富余呢??”

“年轻时咱们都瘦??而是都是你搂着我睡??当然有富余了??”

“那我还搂着你睡吧??”

“老不正经??小声点??别让那两个娃娃听见??笑话咱们??”

“他们早走出很远了??寻常人根本听的见了??”

可是外面的两个年轻人恰恰不是寻常人??而是身怀绝艺的江湖后起之秀??吴天和黄衫听到二老的对话??都红着脸笑了

“衫妹??今晚咱们也要挤一挤了??”

“坏蛋??”黄衫在吴天的手臂之上轻打两下

此时听到屋内二老又道

“还是年轻人胃口好??一下子吃了咱们两碗米??”

“你年轻时饭量比那小伙子还大??”

“是呀??只是他们一顿吃了咱们三天的口粮??他们走后??咱们要饿上两天了??”

“都这把岁数了??早活够了??饿两天有什么??”

此时老翁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道:“好好的日子??打什么仗呀??”

“对了老头子??快把那两个石碗拿过來??上面还有米??咱们舔了吃??”

吴天和黄衫对视一眼??脸上有愧??二人进屋后??吴天铺好了石垫??黄衫则叹了口气道:“武哥??看來咱们还是别休息了??”

“衫妹??你的意思是??”

“趁天黑之前还有些时间??咱们去山中打些野味回來吧??”黄衫道

“好??我也正有此意??”

于是二人相视一笑??从屋内轻轻的走了出來

不知是由于天寒地冻??还是由于附近的大战??这小村庄附近的野物极少??转了很大的一圈??吴、黄二人只抓到了一只瘦瘦的兔子??这显然与二人的期望差的太多??他们只好到更远的地方找去??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打到了一头野猪??只是这头野猪和之前的那头野猪比起來??实在是苗条的紧

“这下够两位老人吃上好几天了??”吴天背起野猪道

“是呀??两位老人如此善良淳厚??可惜我身上沒有银子??否则要给他们留下一些??”

二人正说着??突然地面剧烈的震动了起來??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次??同时北方的天空被红光映成了血红色??“喀嚓”一声??吴天和黄衫的脚下列开了一条大缝??二人连忙飞起??那大缝裂开数丈??又马上的和上??挤出一座小山??而四周的原本的山峰??不是被震的裂开??就是倒塌??反而成了平地

只是一盏茶的功夫??周围的地貌便产生了大变

“不好??”黄衫突然道:“那两位老人腿脚不太利落??如此强震他们的房屋未必受的住??”

吴天也是一惊??与黄衫向回飞去

果然不出黄衫所料??那几间小石屋已倒塌了大半??其中便包括两位老人住的那间??而他们原本打算住的那间??却只是裂开了一条大缝??沒有倒下

“你快看??”吴天指着下面道

黄衫顺手看去??只见在倒塌房子的另一侧??那位老翁正在一块一块的向外抠着石头??口中还不停的叫着:“老婆子??老婆子??你答应一声呀??”

吴天扔下手中的野味??落到了老翁的身旁??扶住了他

“老爷爷??老婆婆呢??”吴天问道

“孩子呀??你们快救救我的老太婆??她被压到下面了??”老翁流出的泪水已在胡须上结成了冰??双手的指尖早已磨破??鲜血直流

“老爷爷且退后几步??”黄衫说着??手中白光一闪??突然向上一抬

眼前是碎石、瓦砾齐被带起??接着黄衫手一挥??将碎石御到了一旁

下面的老妪依然是躺在**的架式??只是已被石头砸得浑身是血??黄衫跳到跟前??将老妪抱到了怀里??用手指在她鼻前一试??早已沒了气息

老翁见状扑了上去??摇着老妪的尸体哭道:“老太婆??老太婆??你睁开眼呀??你看睁开眼看看我??咱们还要等石头回來??给他成亲生子呢??”老翁越哭越痛??不一会儿便昏了过去??吴天连忙把他抱到那间未塌的石屋内??掐掐人中??黄衫则将老妪的尸体从废墟中拖出來??帮她整理着身上的衣服

老翁长出一口气??幽幽的醒來??一下子抓住了吴天的胳膊??摇道:“年轻人??你快去救救老婆子??我老汉求求你了??”说着便要起身叩头

吴天连忙拦住他??无奈道:“老婆婆已死去多时??我已能为力了??”

“那也沒事??你可以带她去红土坡??听说那里有个南疆來的巫师??会起死回生之术??”老翁道

“巫师??”吴天自语一声??心道难不成老翁说的人便是摩天族的大巫师??“老爷爷??那大巫师此刻也已身负重伤??恐怕自己都性命不保??别说救别人了??”

老翁一下子瘫倒在地??痴痴的发愣??吴天不知该如何劝他??于是只好坐在旁边

过了一会儿??黄衫已整理好老妪的尸体??走了进來

“姑娘??老太婆真的死了吗??”老翁问道

“老爷爷??老婆婆她真的去了??”黄衫道

老翁木讷的点点头??突然在自己的脸上扇起了耳光

“老爷爷??你何必这样呢??”吴天连忙拦下他

“都怪我??老婆子怕你们冷??本打算给你们送过去一床被子??我怕她冻着??硬是从她手里抢过了被子??说我去??可是还沒走到你们的房子??地震就來了??震山酋长是骗人的??他说再厉害的都震也震不塌我们的房子??他一定是在骗人??他骗走了我的儿子??又派人骗走了我的孙子??他想一统北山、让我们过上好日子也是骗人的??”老翁说着老泪纵横

“老爷爷??您要节哀顺变??”黄衫眼中含泪??此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带我去看看她吧??”老翁说着想站起來??可是试了两下居然沒有起來??吴天连忙将他搀起??跟着黄衫走到了屋外

经过黄衫的一番整理??老妪身上的血污已被清理干净??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而且不知脸上抹了些什么东西??略显出红润??如同睡着了一般

“老婆子??”老翁轻抚着老妪的脸??流泪道:“看來咱们等不到石头回來了??更等不到震山酋长说的好日子了??”

旁边的吴天和黄衫看着老翁对老妪一往情深的样子??忍不住淌下了泪水??老翁缓缓的站起??向一边走去

“老爷爷你要做什么??”黄衫问道

“请你们把我老婆子抬到这边來??那里凉??”老翁道

吴天和黄衫一人头、一人脚??将老妪的尸体抬起??老翁则爬到瓦砾之上??将他们睡觉的石**的碎石清理干净??然后让吴天和黄衫将老妪的尸体放到了上面

“你们把这个拿走??我们不需要了??”老翁指指身边的装满发着微热的煮饭石的垫子

“可是……”吴天想说您老不用了吗??话未出口??只见老翁的嘴角流出了鲜血??脸上一青??倒在了老妪的身旁

“呀??”吴天惊叫一声??就要去救??黄衫泪流满面的拉住了他

“老爷爷刚才吞了毒物??此刻已是毒气攻心??无药可救了??”

“你看见了为何不阻止??”吴天怒道

“两位老人感情颇深??一同离开??岂不是很好??”黄衫含泪道

吴天的身子一震??想了想??点了点头

他们在旁边挖出个大坑??将二老埋好??然后回到了石屋之中??看着那石锅和旁边的野猪??沒有去做饭??因为谁也沒有胃口

黄衫叹了口气??“武哥??其实这一切的根源??便是震山酋长的野心??如今他虽然死了??可是还有那梭罗族的老者和巨岩等人??若想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还北山和中原百姓平安??便要破坏他们的阴谋??铲除这些野心之人??”

吴天点点头

“武哥??如今中原四大门派其三已受了重创??而无忧谷南面便是蠢蠢欲动的魔族和日益强大的朱雀??北山之事??只有靠咱们二人和秦师兄來解决了??咱们都沒有胃口??可是还要吃饱饭??养好元气??否则怎么与那些人周旋呢??”

“好??我马上去做饭??”吴天说着??借过黄衫的短剑忙活起來

天黑下來的时候??这间小小的石屋之中传出了香味??吴天和黄衫一口口的吃着野猪肉??味同嚼蜡

二人吃完晚饭??各自坐在一片垫子上盘膝运法??过了一会儿??黄衫将双手伸到了吴天的身前??吴天犹豫了一下??终于伸出了双手??与黄衫的双手对到了一起

二人的内法合成了一股??在二人体内飞快的周天运转着??有无忧谷双剑合璧的内法相助??二人的元气??恢复的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