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03 回说话的石像

303回 说话的石像

“看來巨岩师徒要先夺取了摩天族的控制权??然后再树你们虹派为敌??最后取得北山的控制权??”黄衫低声道

“巨岩将军能从剑魔剑下救出大巫师??如此法力??世上有几人能办到??”老者说的??看看巨岩身旁的其他几位族长

这几人纷纷站了出來??表态支持巨岩??于是下面之人也有不少人出声支持??但仍有一步分人窃窃私语??沒有出声??这正时震山一家族之人??震山酋长在时??他们便是旺族??处处高人一等??而这巨岩做了酋长??他们的地位显然会降低不少??终于??有一老者站了出來道:“诸位族长??老夫有一言??”

“请讲??”

“震山生有三子??其中火石公子要不然战死??而另外两位公子具是人才??如今出征别族未归??为何不从他们之中推举一人呢??”老者说着看看巨岩??“况且巨岩将军其母虽然是摩天族人??但其父……却不知是何许人也??仅此一点??恐怕有人不服??”

老者说完??许多人的应和??现场顿时乱成了一团

巨岩脸色一变??多年來他最忌讳之事??便是提起他的父亲??对于他的父亲??他母亲至死也沒有说出究竟是何人??只是说那是一位高人??巨岩脸上红光一闪??突然出手??一块巨大的红黑之石突然出现在了那说话反对的老者家族人的头顶??不停的上下跳动??似乎马上便要砸下??将众人砸成了肉饼

老者及其周围之人顿时吓的面如死灰??不敢再言

此招虽然不是移山之术??但也超越了震山等所有摩天族人的境界??只是这些人都是在红土坡镇守之人??原來并未见过巨岩大展神威的样子??此时一见??纷纷拜服??那老者及其家族之人纷纷跪倒在地??磕头求饶??巨岩不能出声??因为此时看來??他施展到这个境界的御石之术居然已十分的勉强

吴天还隐隐记得巨岩可以轻易使出移山境界的御石之术??可如今只到了这层境界也是如此的勉强??难道是自己入魔之时记错了

黄衫冷冷一笑??心道都不是好人??于是暗中小指一弹??在空中幻出一条似隐似现的白龙??一声的龙吟??扑向巨岩

巨岩大惊??连忙跳开躲闪??那块红黑之石失去控制直砸而下??一片的惨叫之声??以那老者为首的??跪地求饶的几十人被砸死在当场

巨岩手上红更大盛??再向头上看去??那条白龙已然不见了

那红黑之石消失??众人眼前是几十具被砸成了肉饼的尸体??摩天族人??包括站在巨岩身旁的那几个族长都面露惊恐之色??看着巨岩??巨岩原想吓吓那些人??无意杀害他们??可是受白龙干扰??失了手??他见众人的表情??索性把牙一咬道:“还有人不服吗??”

大家纷纷摇头??几位族长怕再有变故??于是齐声称巨岩为酋长

巨岩冷笑两声??四下的看看??吩咐道:“那虹光派之人已潜入了红土坡上??此人法力高强??你们都不她的对手??要多加小心??”

“是??”众人答应一声??纷纷散去??吴天和黄衫也混在人群之中散开??在那白色的巍峨建筑前??只留下几十具尸体??渐渐的冷去

刚才众人注意力都集中在巨岩的身上??大家并沒有注意到??就在白龙出现在空中之时??那低矮石屋中发出的红光突然的一颤??弱了许多

那石屋下面几十丈的地方??那块巨大的空间中??以玄武趾骨为核心的怪异阵法依然在运行着??只是看上去比以往弱了许多??而那神秘之人??却并未在意这些??他正在集中精力的做着一件事情??在石穴中一块的巨大的石块上??雕刻着一样东西??他以手中红黑之光为工具??在石块上不停的刻划着??那石块遇到这光芒居然如纷纷的脱落??此时工程已经几乎完成??在阴影里??那石像张狂无比

远远看去??这是一只体型巨大的龟??但是与普通乌龟不同之处??便是这龟的尾巴??居然是一只蛇??一条张着血喷大口??吐着信子的蛇??但不论是**还是蛇头??都是面目狰狞、凶恶无比

神秘之人正在雕刻间??突然旁边的一件法器发出一阵的嗡鸣??神秘之人停下了手??侧头看去??微微一笑

“他们终于來了??居然会幻龙之术??连同上次那翔龙拳法??可真是來着不善呀??”神秘之人说着??又继续手中的雕刻工作??连旁边那阵法再次减弱??都不理会了

终于??他的手最后的挥了一下??完成了雕像

“成了??终于成了??待我将那小怪的魔法灌入你的体内后??你便是天下无敌的神兽了??即便是那真正的玄武??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他说着??伸手在石像上轻抚几下??就像母亲在抚摸自己的孩子

一阵是呻吟之声在旁边响起??神秘之人脸上一变??转脸看去??只见在不远之处??那白毛小怪双翅展开、四肢也张开平躺在地上??而他身上的二十八处大穴之上??居然钉着二十八只金色的锥子??只是此时这金色的锥子正发着红光??不停的闪动??那白毛小怪则是奄奄一息??似乎命不久矣

“幸好还赶得上??”神秘之人叹气道:“这魔法太过于强大??而这怪物身体虽然神奇??却是受日月之气、人间烟火太浅??根本不能承受此等巨大的法力??如今已是伤及了五内??再加上受了重伤??怕已是朝不保夕了??若不是我以二十八宿之法将其元神定住??他此刻早已是魂飞魄散、化成齑粉了??”

此时白毛小怪的嘴角又淌下一条黑血??身体突然萎缩了一圈??神秘之人大惊??连忙念动咒语??从怀中取出一团的黑丝??向空中一抛??那些黑丝自行展开??居然正好是二十八根??它们一头搭在了那二十八根金锥之上??另一头则搭上了那石雕的玄武身上

神秘之人突然施法??一阵的黑气??居然将那白毛小怪身上的红光吸出??移到了玄武身上??玄武石像马上红光大闪??发出一阵的嗡鸣

移取这魔法显然十分的耗费法力??只是片刻之后??那神秘之人身上头上便冒出了白烟??他只有咬牙坚持??到后來有些坚持不住居然闭上了眼睛??拼上了老命

就在他闭眼拼命施法之时??一个狰狞的人脸??顺着二十八根黑线??移到了石玄武的身上??那石玄武一震??蛇头的眼珠??居然动了一下??而那白毛小怪的身子一下子又缩小了许多??身上的红光似乎也耗尽了

“当当当”的二十八声??金锥纷纷掉落到地??神秘之人的法力顿时失去了依托??反震而回??神秘之人一下子被震飞??倒在地上??许久沒有起來

而那白毛小怪的身体??则渐渐的恢复到了最初的样子??瘦瘦小的一个小孩子的模样??那魔尊的戾气离身??不只带走了那魔尊魔法??似乎他所受之伤也被带走了不少??现在看來??他气色居然好了许多??只是此时已虚弱之极??能否活下來还是未知数

神秘之人终于动了几下??慢慢的爬起了身??他的动作缓慢??似乎一下子老了许多??石雕的玄武身上发着红光??把整个地穴照得如同染上了一层的朱砂??连那玄武趾骨上的红光??也被压了下去??那奇怪的阵法??再次的减弱了

神秘之人见状非但沒有着急??去催动那阵法??而是一脸兴奋的、慢慢的走到了玄武石像之前??双手举天口中不知念着什么咒语??突然大叫一声??一道的黑气直冲入了玄武的**??他自己这踉跄的后退几步??满脸期待的看着玄武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玄武依旧是老样子??神秘之人原本满是期许的脸上??渐渐的惊慌起來

“怎么沒有成功??为何沒有成功??一定是我哪里弄错了??”神秘之人自语着??神情居然紧张了起來??他再次念动咒语??双手举天??一道的黑气再次直冲入石玄武的**之中??许久??石玄武依然只是身上泛着红光??一动不动

神秘之人还不死心??居然再试两三次??直到把自己累的倒下??石玄武还是纹丝不动??昏迷中的神秘人口中还在不停的喃喃自语道:“你应该醒來的??你应该活过來……”

石玄武沒有动??可是那白毛小怪居然动了??他的翅膀抖了几下??睁开了眼睛??他四下的看看??一脸的茫然??突然他的口中发出了声音??开始只是“咔咔”之声??到后來居然渐渐的清晰了起來??原來是一个词:“妈妈??”

白毛小怪挣扎着??连滚带爬的向洞口爬去……

吴天和黄衫跟着散去的众人离开了那巍峨的建筑??然后走进了一间无人的石屋之内??透过窗户看着远处的巨岩

只见巨岩给各族长交代几句??那几个族长抱拳散去??巨岩则依然留在原地??显然是在极力的感觉着什么??难道是想找出刚才幻出白龙之人

他站了许久??终于还是什么也沒有发现??于是四下看看??径直向那石塔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