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08 回熔洞大战

308回 熔洞大战

巨岩把牙一咬??看那黑鸟有些飘忽??心道黑风虽然受了刺穴之术??但是毕竟受伤太深??法力不济??而黄衫似乎也是伤势未好??否则刚才的幻龙术??虽然是五条白龙??却是三实二虚??我虽然现在只有移石境界的御石术??若是同时对付这二人??还是有把握的??只是他还也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于是问道:“大巫师??话已至此??我便只问你一句??你是相信她们的话??还是相信我??”

“巨岩??你终于落出了尾巴??我早已查看过震山的伤势??那致命之伤是來自后心??而他与司马空对战之时??一直是面对面的??想來只有你靠近过他??所以震山酋长便是你害死的??而非死于虹光派之手??”

此言一出??连黄衫和逍遥仙子也是一惊

巨岩瞳孔一缩??突然出手??一块巨石砸向了黑风

黑鸟一声的鸣叫??撞向巨石??“轰”的一声??黑鸟消失??而巨石只是损失了一半??依然砸下??黑雾中的黑风脸色一变??连忙后退

突然一声龙吟??五条白龙飞出??击飞了巨石??而黑风身边的黑雾散去??她身体一晃??便要倒下??黄衫连忙一跃??扶住了她??叫声:“随我來??”然后龙筋一甩??击碎了另一个窗户??拉着黑风向外飞去

“休走??”巨岩一声大喝??强提内法??一块黑红的石块疾飞而去??石块虽然不大??却也到了凝石境界??显然巨岩是拼命一击了

黄衫看石头的來势极强??心道自己恐怕接不下??看來只好赌上一赌了??于是将黑风向察外一推??自己将内法聚于后背

“轰”的一声??那块石头砸中了黄衫的后背??那里有龙鳞甲护体??黄衫借一撞之力急飞而出??半空中拉住了黑风??向坡外飞去

巨岩感觉声音不对??于是也从窗口飞出??却见黑风一挥手??一团黑雾将他包围??巨岩不知虚实??连忙飞开??可是黑雾象有眼睛一样围在他的周围??巨岩大怒??内法一吐??红光一闪??黑雾散去??只是已沒有了黄衫和黑风的影子

“酋长??酋长??”那巍峨的建筑中传來了叫声??于是巨岩又从窗口飞回??四下看去??逍遥仙子也跑的无影无踪了

“酋长??酋长??”那人还在内堂门口叫着

“何事??”巨岩怒道

“刚刚得报??秦弄玉带领石香族等三族人马??向红土坡杀來??”

巨岩还未说话??便听到了西北方向传來了喊杀之声??巨岩脸上杀气一闪??“怒道??找死??”然后披上一件衣服??大步走了出去……

越是向下??便越是炎热

霜鹰都已经感觉支持不住了??此时已是汗流浃背??他回头看看??那吴天身体被一股异彩笼罩??一直追來??竟然沒有退缩之意??霜鹰心中大惊??难道自己失算了??刚才若是对吴天一人??自己尚有把握??而这里比上面热了不知多少??自己的凝寒术又或许只能发挥出几成的水平??别说对付吴天了??便是抵御这热浪都有些勉强??霜鹰想着有些懊恼??可是事已至此??只有硬着头皮向下飞了??也许此时??后面的吴天也是强弩之末了

霜鹰想着??继续向下飞去??吴天则紧追不舍

吴天远远看去??只见霜鹰的身上蓝光越來越盛??显然已将内法逼到了极致??自己曾经來过??知道抵御这热浪沒有问題??可是若与霜鹰交手??还有几成法力使出翔龙拳??就不得而知了??如今看來??这北山动乱之源??便是这个霜鹰了??我今日若能将其除去??便可解了北山之围??那玄武便不会被放出來了??而后……吴天想到这里心里反而有些难受??而后便是要解决剑魔的事情了

转眼间已到了最底层??绕过前面的石梁??便是那阻拦住的熔岩的阵法??还有石化了的仙姑之所在??听玄石说过??那仙姑原本是直立的样子??可是上次來时??她却是伸手迈步向前的姿势??难道真是在向前走去

前面的霜鹰在石梁前也是慢了下來??里面太热了??在那里可以看到里面炙热的沸腾的熔岩??霜鹰的身上??此时已被烤得生疼??稍一收法??身上便发出了“嘶嘶”之声??他本是习惯了那极北冰原那苦寒之地冰封千里的严寒??而这里却是极度的炎热??若不是他的凝寒之术对抗这炎热十分的有效??恐怕自己已被烤成了肉干

吴天看霜鹰略一迟缓??急促内法??右手握着魔彩珠一拳击出

一声的龙吟??两条金龙飞腾而去

霜鹰大惊??來不及思索??闪身飞入

“轰”的一声巨响??金龙击中了旁边的石壁??碎石飞散

吴天一击未果??身上突然一热??连忙集中精神??抵抗炎热??同时急飞而入

“啊??”突然前面的霜鹰发出一声惊呼??接着吴天感觉到里面出现了一股奇特的法力??然后一道五色的光彩闪过??吴天只觉光芒耀眼??心道这莫非是霜鹰的诡计??于是连忙闪开

只见一团五彩之色流转着??从身边飞过??带过了一丝的凉意

吴天隐约看见那五彩光芒之中??似乎有一物似鸟非鸟??似人非人??经过自己身旁之时??里面居然射出了惊讶的目光??隐约看到了一张脸??一张女人的脸??还有些面熟??这里面居然还有人??难不成是那仙姑解开了石化之术??飞腾而出

就在吴天惊讶之间??只觉一股凉气飞來??霜鹰紧跟着那五彩之色??想浑水摸鱼的冲出去??可是他所散发出的凝寒之术的法力暴露了他

“休走??还我天愁剑??”吴天大叫一声??一拳击出

两条金龙飞腾而出??霜鹰连忙停下??显然已沒有多余的法力出招??他被逼进了洞内??吴天挺身而上??挡在了洞口

霜鹰后退数丈??落到了地上??他气喘吁吁的扶住了一件东西??身体突然如中电一般??连忙跳开??转眼看去??正是那仙姑的石像

吴天也看到了石像??他的瞳孔一缩??记得几日前??仙姑是右手伸前??左手在她的身侧??而此时??她的右手已开始回收??左手开始向前

她真的在动

吴天大惊??突然想起了刚才飞出去的那个女人??相貌似乎有几分仙姑的样子??但吴天觉着面熟??还不止是因为象仙姑的石像??而是刚才那人??还像另外一人??自己所熟悉的一人??只是在这炙热的空气中??他的大脑有些乱??一时也想不起是谁了

“吴天??你切莫逼人太甚??”霜鹰突然喘着气道

“你设计毒害我派中人、抢我天愁宝剑??我岂能与你善罢甘休??”吴天怒道

“在雪参丹中下睡药的是千冰??那时我尚在北山的南方??再说那雪参丹中虽然有它物??可是疗伤之效却是丝毫未减??不知救了你们派中多少人的性命;那天愁剑是你掉落之后??我才捡起的??你不说你失剑之过??反倒污蔑我偷剑;另外若不是我指使巨岩杀死了震山??你们虹光派又怎能全身而退??”霜鹰说着冷冷一笑:“说來我倒对你派有恩??”

吴天说不过他??一时失语

霜鹰见状放松了语气道:“吴天??此处不易久留??若是把我逼急了??我自行刺穴之术??与你拼个死活??到时咱们谁也出不去??咱们不妨做个交易??我还你天愁剑??你放我出去??咱们就此收手??你看如何??”

吴天想了一下道:“你若同意不再释放玄武、贻害北山与中原??还我天愁剑??我便不与你计较??以后你在你的极北??我在我的中原??”

霜鹰听了眼珠一转??心道这吴天动心了??这厮虽然小有名气??不过还是江湖阅历太少??如此一说??他便信了??于是道:“好??成交??”说着从背上取下一个包袱??伸手向吴天递去

吴天大喜??正要伸手去接??霜鹰见吴天面露喜色??心中盘算??这吴天乃虹光派的中阵之首??必定心机颇深??我若交天愁剑交于他手??他再翻脸不认??仗天愁剑之利再來对付我??我当如何是好??况且此处并无他人??即便言而无信也不会有人知的??想到这里??他心生一计??突然叫道:“接剑??”言罢将手中的包袱用力向那熔岩之内抛去

这一抛之力十分的巨大??包袱在半空展开??里面果然是两截天愁剑??吴天大惊??这熔岩之中温度之高难以想象??若是天愁剑掉落进去??难免被熔化??况且这天愁神剑乃神器??若是遇到那阵法??不知会发生何等情况??吴天想着??顾不上霜鹰??合身向那天愁剑扑去

霜鹰见状冷冷一笑??起身向外飞去

吴天剑御之术虽快??可是霜鹰那一掷却是突然而发??他丝毫沒有准备??他的身形急飞??手指都要碰到后面那半截天愁剑了??但还是慢了半步

天愁剑挨着熔岩外的红光??那红光发出一阵的异状??居然将天愁剑收了进去??吴天此时已收不住身形??无奈之下??只好全力施为??向后用力??可是终究离的太近??整个人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