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11 回神剑展神威

311回 神剑展神威

“出手??”巨岩大喝一声??双掌之上红光一闪??一块巨石从天而降??旁边十來人??有七八人反应过來??也纷纷出手

四色彩虹旁边??出现了一道七色的彩虹??两道彩虹迎上了巨石

“轰轰”几声??吴天和秦弄玉被震退数丈??气喘吁吁

巨岩等人只觉手掌微微的震动??并沒有后退??巨岩大喜??“成阵??围??”

旁边几人在巨岩带领下的一击??竟然占了上风??于是有了信心??他们按巨岩吩咐??将吴无和秦弄玉围在了当中

秦弄玉的脸色更加的白??他此刻才意识到??自己与吴天的差距已经如此之大了??当年吴天曾面对巨岩和飞石阵??全身而退??如今他内法不济??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怪不得徐师妹喜欢了他??秦弄玉想到这里??突然想到了玄石??她带领大队人马此时应该赶到才对??为何迟迟不到??莫非发生了意外

“十字剑法??”吴天小声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对方又祭出了巨石??吴天与秦弄玉同时祭起宝剑??只是这次空中沒有出现长虹??而是十來点的十字剑星??发着寒光??穿过了巨石

十字剑星后发而先至??几声惨叫??已有两三人中招??空中巨石也少了两三块??其它到还好对付??只有巨岩发出的那块??來势极快

吴天已來不及收剑??情急之下??怀中异彩一闪??魔彩珠到了左手之上??一拳击出??三条金龙飞腾而去??撞上了巨石

“轰”的一声巨响??吴天后退两三丈??而巨石居然后退了四五丈??此时天愁剑回手??他将剑一挥??其它的石块碎成了小块??落到了地上

我还有魔彩珠??它自从飞出朱雀吸收了那熔岩之热之后??就变的滚烫??此时受了外面法力的干扰??变的更烫了??胸口都快被烫疼了??“秦师兄??后退??”吴天说着??内法一催??魔彩珠飞出??异彩大盛

巨岩等人连忙以手摭面??连连的后退

突然吴天手中天愁剑一阵的轻鸣??它被异彩一照??居然有了反应??此时白光大盛??那阵式不在魔彩珠之下

而魔彩珠被白光一照??也是一阵的轻鸣??里面那青红二点急速的旋转??异彩中多了青红二气??而且尤以红气最强

吴天只觉手中一烫??连忙松手??天愁剑脱手而出??在空中与魔彩珠对抗起來??异彩和白芒谁也不服谁??都变的越來越亮??那是两件至宝各展灵气??瞬时间整个红土坡之上都被这异彩和白光所笼罩??法力较低之人??连忙的找避光之处躲闪??否则便会气息不稳??甚至走火入魔

空中除了吴天??只剩下巨岩和秦弄玉离得远远的??吴天对着眼前的情景??也是束手无策??记得当年在碧云山上的石屋之中??天愁剑、血剑和魔彩珠曾经对峙过??那时因为天愁剑只是一半??总感觉是魔彩珠占了上风??压过了血剑和天愁残剑??可如今天愁剑重生??与魔彩珠对峙起來??却是占了上风??有道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这两件至宝都跟随我多年??此时又发生了冲突??若是伤了其一??便大大的遗憾了??吴天想着??飞上前去??左右手强行拿住了魔彩珠和天愁剑

两件至宝虽然沒有再次挣脱主人的手??但还是谁也不服谁??于是异彩和白芒分别从两侧手臂向吴天身上蔓延着??终于在中间的位置相遇、相交

吴天只觉体内忽冷忽热??原本受伤的五内??此时更如针扎一般

秦弄玉远远看着这异象??只是着急却帮不上什么忙??而巨岩不知吴天在干什么??他想到了变身之后的吴天??于是吩咐左右躲开??若是吴天突然变异??生出双翅??以自己目前的法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师父此时不知在何处??若想保命??只有一个地方可去??便是那神秘之人所在的低矮石屋??他想着??已慢慢的向那边移去??同时注视着空中的吴天

吴天发出一阵阵的大叫??那异彩和白芒已不只是对抗??而是在他的身上不停的旋转起來??都想把对方逼出吴天的身体

突然吴天一声大喝??身体之上红光大盛??那异彩和白光居然被压制了下去??再接着??那红光居然占据了吴天的全身??异彩和白光居然被压制回到了魔彩珠和天愁剑之内

吴天停在空中??身上被红光笼罩着??远远看去??哪里像什么名门正派的弟子??倒像是一个练了邪功的旁门左道??秦弄玉这样想着??又不禁感慨??这红光之强??居然能同时压制下魔彩珠和天愁剑的光芒??难怪当年五大门派的掌门??连同邪教教主联手??还有那佛门至宝金舍利相助??都不是魔尊的对手

刚才两件至宝的灵气在吴天体内争地盘??不仅是要把对方逼出吴天的身体??还有把其它法力也逼出去??于是便激活了吴天体内的魔尊魔法??此时吴天被红光笼罩??却沒有背生出书翅??只是这红光越來越盛??而且看上去并沒有收回的架式

魔彩珠之上异彩纷呈??似乎是欢喜、迎奉之意??仿佛是终于回到了主人身边??又要闯荡江湖前的喜悦??而天愁剑则被这还光压制的??犹如受气的小媳妇??是对抗也不是??躲开也不是??渐渐的??居然有一丝的血红??出现在了天愁剑的白芒之中??仿佛是一丝的鲜血??突然滴到了清水之中??然后慢慢的散开

或许那住真的是血??吴天的热血

据说每柄神剑出炉之时??都需要血祭??而且出血之人法力越高??这剑的灵气便越高??血祭之后??这柄剑便与血的主人连成了一脉??同呼吸、共患难??灵气想通??法力互助

刚才在襁褓中的天愁剑??受了吴天无意之中的热血之祭??于是出世??此时被魔尊魔法逼迫太甚??而且还有旁边的魔彩珠为魔尊魔法摇旗呐喊??吴天看不过去??其本身的血气与天愁剑产生了联系??一同來对抗那魔尊魔法

吴天虽弱??可是他是本体??那魔尊魔法都要依托于他的身体??而且那魔彩珠在大部分的情况下??对吴天的意志都是言听计从

如此一來??魔尊魔法虽强??却是失去了主体的维护??于是渐渐的弱了下來??收了回去??魔彩珠也收敛了异彩

只有天愁剑依旧光芒万丈??只是这光芒之中的那一丝的血气??让人感觉不太舒服??总是想起了血剑

那低矮的石屋之底??原本昏倒在地的那神秘之人??也被这三股强大的灵气惊醒??他抬起头??惊讶的向上看看??自语道:“这是什么法力??居然如此之强大??与刚白毛小怪体内的法力如出一辙??”说到这里他转脸看看旁边的石玄武??“难道是法力还不够??否则这玄武应该活过來才对呀??”

他想着慢慢的起身??四下打量??发现旁边的异阵早已停止??而地上也沒有了白毛小怪的影子

“我当把上面之人引下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无论如何我也要完成??好杀回南疆??让那小瞧我的大祭祀输的心服口服??”他说着??慢慢的起身??身上黑气一闪??居然凭空飞起??向穴口飞去

巨岩见吴天恢复了平静??心中有些犹豫??是否应该再去攻击??因为大变之后??他不知吴天是强了还是弱了??那天愁剑终于恢复了平静??此刻的光芒虽然不似刚才那样的张狂??但是却隐隐出现了一种王者之气??经过刚才的锤打??它此时才真正的完形

吴天的全身也被一种不同与往的白光所笼罩??所谓不同??便是这白光之中??隐隐的有一股红色??经过那一番的折腾??吴天居然感觉身上的法力恢复了不少??不知是天愁剑的灵气??还是魔彩珠的异彩??还是魔尊魔法??再或者??是三者开始融合到一起??被他的身体慢慢的吸收、整合了??可以为己所用了

就在巨岩犹豫之间??吴天突然一声的长啸??天愁剑发出一震的轻吟??飞祭而出??在空中化成了一道六色彩虹??击向了巨岩等人

此时巨岩的手下也刚刚露出了头??好奇的看着空中的吴天

“起阵??击??”巨岩大喝一声??双掌之上红光一闪??与手下组成的飞石阵同时出手??片刻的休息??他们已恢复了体力??此时全力一击??比刚才对付吴、秦两人时已厉害了许多

“轰”的一声巨响??彩虹划破了所有的石块??数声的惨叫??巨岩手下的七八人倒下了大半??连巨岩也被震退数丈??大口的喘着气??惊讶的看着吴天

天愁剑飞回??吴天的看着手中天愁剑??想不到它居然有如此的威力??而且自己的法力也恢复了许多??虽然只有三四成??但是居然能发出六色的彩虹??而且那六色的彩虹??通过天愁剑发出??居然如此的厉害??一下子逼退了巨岩和飞石阵

“吴师弟??继续??”秦弄玉见状大喜??连忙飞上道

“好??”吴天答应一声??与秦弄玉齐齐攻向了巨岩??巨岩早已见势不好??向那低矮的石屋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