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27 回极北冰堡

327回 极北冰堡

那团的五彩光依然明艳??只是其中的云影夫人的脸??比下面的雪还要白

已经连续飞行了七八天??虽然自己飞行依靠的是五彩霞衣??基本不耗费内法??可是腹中饥饿??却让人受不了??若不是怀中装了几粒内伤药丸??勉强吃下充挡饥饿??她早已因为饥饿而力泛而昏过去了

而后面的剑魔??似乎不知疲倦

那血气越來越大??不知的因为剑魔飞近了??还是他的法力又提升了

七八天不吃不喝??他的内法居然不减??不愧是剑魔??似乎比当年还强了许多

雪还在不停的落下??只是原本平滑的雪原之上??有一个鼓包

那包并不高??看上去也不大??不知下面是石块还是什么

突然??那雪包内发出一股的黑气??然后“嘭”的一声??雪包炸开

一黑袍人直飞而起

四下无人??她终于掀开了头上的帽子??一张略显沧桑、但却依旧美丽的脸庞露了出來??她的皮肤依然红润而富有弹性??她的气质高贵而雍容??她的眼光闪动??当年不知有多少魔族男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不用当年??即便是在今天??她依然是个绝色美人

她便是那神秘的黑袍人??大巫师黑风的姐姐??当年的“五彩霞云”五位美女之一??黑云

“好厉害的剑魔??”黑云说着??咬了咬牙??“还有她??”

她连日的跟随??早已筋疲力尽??若非是那玄武趾骨灵气异常强大??她早已被落下了很远

即便如此??她还是坚持不住了??终于在第五天的头上??停了下來休息??还随便的找了些东西吃掉??然后便调息打座??直到大雪把她埋住

如今她调息了一整天??早已恢复了体力??于是破雪而出??只是四下里都是白茫茫的大雪??已看不出丝毫的痕迹

到底剑魔飞往了哪个方向呢

既然不知??便一直向前

她自幼不但容貌超群??便是学习巫术??也是处处高人一筹??对她來说??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是自己认定了??便要一往无前

向前

挑战剑魔

证明自己是“五彩霞云”中的最强者??魔族中的最强者??甚至天下的最强者

除了当年的魔尊

黑云腾空而起??刚飞行片刻??突然她的心头一颤??连忙抬头看去

中听高空之中一声的龙吟??接着便看到一条龙从空中飞过??而那龙背之上??居然骑着一名女子

那女子俯身在那龙背之上??衣襟飘动??美若天仙

世间竟有如此女子??把龙当作坐骑??黑云想着??心中有些犯酸??心道我若是有如此一个坐骑??它日返回南彊??族人都要对我刮目相看的??特别是那个人??夺走自己大祭祀之位的人

黑风想着??突然手中玄武趾骨蓝光一闪??身上黑气大盛??两只黑鸟飞腾而上??虽然距离较远??那两只黑鸟却是越飞越快

龙上女子立刻感觉到了??也不知她如何施法??只听又是一声的龙吟??九条白龙飞腾而下

“轰”的一声??两只黑鸟和九条白龙同时消失??黑云大惊??正准备再上??只见那女子向下看了看??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对黑风的攻击并不在意

她在龙背之上轻拍??一声龙吟??人与龙快速的飞走不见了

“幻龙术??”黑云自语道??“难道她是……”

梭罗族十分的安静??霜鹰到达之时??已又过了六七天

霜鹰首先來到了那禁锢玄武的阵法之前偷偷查看??只见那被玄武溶化的冰湖??与自己离去之时相当??而湖周围的一圈冰??颜色与它处的不同??显然是刚刚冻上的??看來这阵法曾弱了许多??幸好近日的大雪使四颗天钉重获了法力??阵法一下子又强了起來

见阵法沒有问題??霜鹰放心了许多??看着不远处的冰堡??他掂掂手中的万年冰锥??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冰堡内之人见到了霜鹰??纷纷大喜??更有甚者跪倒在地??痛哭流涕??霜鹰虽然脸上带着笑??甚至心里还有些感动??毕竟自己也是九死一生??这群人里有不少是自己的老兄弟??可是他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身上发出寒气??使那群人不敢靠的太近??他打量着这些人??看看是否有谁心怀鬼胎

早有人飞禀了千冰??他听到霜鹰回來??先是一惊??然后便平静了下來??似乎早有准备??衣服都沒有來得及换??便跑了出去

“爹??”千冰离得很远??便大叫一声??跪到了地上

霜鹰眼中杀气一闪??“哼”了一声??甩手进了内室??千冰连忙起身跟了进去??其他人只道是二父子有事要谈??于是纷纷的散开??有族中的长者已吩咐下去??早些准备酒饭??为酋长接风洗尘

内室??千冰跪倒在霜鹰的身后??“爹爹??您一去四五个月沒有消息??儿子与族中人都十分的担心??”

霜鹰看了千冰一眼??然后冷笑道:“千冰??我是你爹吗??”

千冰抬起头??眼中含着热泪道:“我的身世我已知晓??您便不是我的生父??也对我有养育之恩??我叫声爹也是应该的??”

霜鹰被说的心头一软??其实他自小就很喜欢千冰这个孩子??做事果断、胆大心细??颇有几分自己当年的模样??在他不知道真相之前??他一直对别人说??这孩子象极了自己??可是自知道千冰并非己出之后??前面说过的话??都成了笑柄??虽然这些事情沒对外人说起过??但自那以后??他便疏远了千冰??只是在不经意间??才会随口说出“我儿子千冰……”然后便沉下了脸

想到这里??霜鹰又冷笑道:“你与霜鹞那厮对我梭罗族图谋不轨??还有脸叫我爹??他才是你亲爹??”

“他确实找过我??只是我并沒有答应他的计划??他虽然是我的生父??可是他的为人我也略有所耳闻??况且他的计划对您不利??对梭罗族也沒有什么好处??我怎能助纣为虐??”千冰含泪道

“他有什么计划??”霜鹰虽然语气沒有变??可是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他的计划分三部分:其一??是想借摩天族与虹光派两败俱伤之机??削弱摩天族??那样梭罗族便成了北山第一大族;其二??借虹光派与本族颇有渊源之利??使其为我族助力;其三……”千冰说到这里看看霜鹰

“说??”霜鹰道

“其三便是设计杀害你老??然后扶我做酋长之位??”千冰说着这句??语气十分的小心??生怕霜鹰会勃然大怒

果然??霜鹰一掌击到了旁边的石桌之上??那石桌首先冻成了冰状??然后散落到地??成了碎渣

千冰看着掉到眼前的碎渣??吓的爬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这厮??我几次饶他性命??他却还想來谋害我??”霜鹰在屋内急转了几圈??突然问地上的千冰道:“我死了??便由你來做酋长??你为何不答应??”

“孩儿哪里是做酋长的材料??只愿一辈子在您的身边??被你吆五喝六??便是满足了??”千冰道

霜鹰的脸色早已缓和了下來??但是他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此时即便自己相信了千冰??也不能过早的表露出來??于是他冷冷道:“你在给虹光派的雪参丹中放入了睡药??那是为何??”

“孩儿是这么想的??”千冰道:“摩天族与虹光派大战于赤风谷??孩儿并不想让他们两败俱伤??而摩天族毕竟与我们同为山人??虽然他们颇有野心??可是相隔甚远??他们在北山之南??我们在极北之地??正所谓八杆子??打不着??而那虹光派虽然我族有渊源??但那毕竟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所以我便……”

“你胡涂呀??”霜鹰突然道:“有道是远交近攻??正因为我们与摩天族同在北山??所以才要削弱他们的力量??而且他们也定是这么想的??霜鹞虽然不才??但他制定的前两个计划还是非常不错的??而且我到红土坡上??便发现摩天族对我们动手是昨晚的事情??这近半年沒有下雪??便是他们的杰作??”

“啊??”千冰惊道:“北山各族中??只有我梭罗族的法术??是依靠冰雪才能全力施展??如此说來??这半年不下雪??便是要对付我们??”

“正是??只是此时虹光派进入北山??所以摩天族才无暇顾及咱们??而且我上红土坡之后??那震山老儿对我十分的热情??显然是缓兵之计??”霜鹰道

千冰一听“咱们”二字??心终于放了下去

霜鹰见千冰脸色缓和??也知自己无意中失语??于是道:“我看你从小长大??很少说慌的??今日便相信了你??只人你若有半点虚言??我必定能查出來??这桌子??便是你的下场??去吧??”

“多谢……爹爹??”千冰说完??抬头看看霜鹰??但见他沒有答应??也沒有拒绝??于是大喜??连忙起身走了出去

霜鹰看着千冰离去的背影??一脸的慈爱??自己看着他长大??而且他也极听自己的话??虽然不是己出??可怎么忍心杀了他呢??自己如此想??他又何尝不应该也是这样想呢??况且自己膝下无男??这梭罗族酋长之位??迟早会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