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35 回玄武再现

335回 玄武再现

此时他背上的血剑也发出一阵轻吟??显然它嗜血好斗的个性??已让它已隐忍不住??吴天想起这血剑自吸收了玄武之血之后??威力又大了几成??于是便祭起魔彩珠??伸手拔出血剑

血剑一出??血光照耀了整个冰原??光芒居然与天愁神剑不分上下??众人连连后退??因为被这血气一照??都不免的心中气息翻滚??徐正甫脸上更是红光一闪??然后泛出白光??将红光强行压制了下去

此时吴天身体已被三种光芒笼罩??而此三种光芒居然都不相上下??而非是原來??天愁剑残??血剑无血??只有魔彩珠一珠独大

黑云瞳孔一阵的收缩??魔彩珠、天愁神剑、血魔剑??如今居然齐聚于一人之身??这小子到底是何人??有如此能耐??而更可怕的是他体内似乎还有一股更为强大的法力沒有施展??黑云想到这里突然一惊??他体内的那股法力??似乎与那白毛小怪身上的法力极为相似??难道??他们原本就是同出一辙??如此说來??若是擒到此人??我那石玄武仍可成功

黑云想到这里大喜??突然双手掌心朝天??口中念念有词??天上的云雾一阵的急飞??她的身上更是黑气大盛??手中玄武趾骨发出强烈的红光

“出??”

黑云大喝一声??一只硕大的黑鸟长鸣一声??狂飞而來

吴天与黄衫曾在无忧谷外大战朱雀之时??曾见过那个魔族女祭祀用过同样的法术??只是同为巫术??那个女祭祀发出來的??却有一股浩荡之气??而黑云发出的??却带着张狂

吴天也是一声的大吼??身上三光同闪??双手齐挥??两道七色彩虹从天而降??击向了黑鸟

彩虹之强??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那只黑鸟的双翅??居然被两道彩虹斩断??黑鸟发出一声的哀鸣??吴天大喜??正欲再击??刚才被击散的黑气突然再次凝聚??重新化成一只黑鸟攻來

吴天躲避不及??那只黑鸟伸爪抓來??幸亏头顶的魔彩珠之内青、红、黑三气急喷而出??卸去了黑鸟大部分的攻势??但吴天的胸口还是被黑鸟的翅膀扫了一下??倒飞出去

黑云一阵的冷笑??但是她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显然吴天的抵抗之强??也出乎了她的意料??她只是略一喘气??手中玄武趾骨红光再闪??再次攻上

此时吴天还沒有缓过气來??霜鹰和云影便要齐齐的迎上??徐正甫突然道:“我來??”然后飞起??在空中大喝一声“剑來??”身上闪过一道白光??又闪过一道的红光

吴天手边的血剑和天愁剑突然同时飞起??血光和白光在空中各不相让??飞到了徐正甫的身前??还相互排挤着对方

徐正甫身上的红光一闪??伸手向血剑抓去??旁边的云影突然叫道:“正甫??”徐正甫的身子一震??终于撤回了手??抓住天愁神剑

天愁剑上闪过一道白光??与徐正甫身上的白光呼应??王者之气再次提升一个档次??连旁边的血剑都有敬仰之意

吴天被这剑气一激??顾不上胸口疼痛??睁大了双眼看着空中??都说这天愁神剑是施展本派剑法的最佳武器??如今徐师伯一用??才明白此言非假??虽然这剑上的法力未必比自己刚才强大??可是徐师伯与天愁剑已融为一体??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似乎威力更大??那自己却为何不能如此呢??是自己法力不够??是与天愁剑相处的时间太短??还是因为自己身上??有太多其它的东西

正想着??徐正甫已出手??一道七色的彩虹??挂满了整个天空??原本是黑夜的冰堡之外??居然被照得如同白昼

吴天脸上一阵的惊喜之色??刚才徐师伯说他的法力在吴尘飞和司马天之上??吴天还有些怀疑??那是因为他曾亲眼见过吴、司马二人的全力施法??而从沒见过徐正甫持完整天愁剑的全力一击??而且那两人的剑法都有颇多的花样??反而不如徐师伯的精纯??如今一见??心中彻底的服了??终于明白江湖上??为何称徐师伯为虹光剑仙了

这一剑??似已通神

黑云也是脸色一变??她不敢以黑气相迎??而是以手中的玄武趾骨??迎了上去

红光撞上了白光??然后在冰原之上加速的散开??生成一阵的狂风??小块的冰雪被吹成了粉末

徐正甫被震飞十來丈??挺天愁剑而立??脸上微惊??“你手中是何物??”

黑云也被震退了几丈??气血不宁??她不理徐正甫的问话??而是反问道:“你是徐正甫??”

徐正甫冷笑一声道:“亏你终于想起了我??三十年前??咱们便交过手??”

黑云脸上肌肉一阵的抽搐??狠狠道:“那天晚上??居然是你??”

“不错??正是我??”徐正甫挺胸道

一旁的云影见二是居然熟悉??十分的奇怪??突然??她也想起了那天晚上??便是她与徐正甫初识的那天??云影突然飞起??到了徐正甫身边问道:“正甫??那天难道是与她交手??才受了重伤??”

“云影??说來话长??那年我奉师命去北山查探南彊魔族祭祀的行踪??以防南彊与北山联手??对我中原不利??我经过你的木屋之时??看到了你??便不忍离开??于是在你的窗外傻等??只盼能再见你一面??未曾想在我等待之时??黑云突然出现??想要暗中算计于你??我便出手与她相斗??直到两败俱伤??我击退她之后??倒在了木屋不远之处??然后被你救了??”徐正甫说着??眼神柔和的看看云影

云影也回以同样的眼神??可是她突然目光一闪??对黑云怒目而视??“黑云??我与你并无过节??你为何要算计于我??”

黑云冷冷一笑??并不否认道:“当年我姊妹初到北山??一來是躲避我族人??而來便是听说你乃是蛇妖之后??想从你那里??偷些妖法??”

“你休得胡说??”云影一听蛇妖二字??似乎十分的反感

“可惜那晚遇到了他??否则我便得手了??而且我还被他击成了重伤??在那石屋之下住了数月才好??不过幸好我在那里发现了这块玄武趾骨??”

徐正甫等人眉头一皱??原來这块厉害的骨头??居然是玄武趾骨

“虽然你重伤了我??可是你这些年也未必好到哪里去??所谓两败俱伤??其实伤得只有你??”黑云又道

“此话怎讲??”徐正甫奇道

“你这些年难道沒有感觉气息翻滚??脾气暴躁??”黑云道

徐正甫听了脸色一变??因为黑云所言正是如此??而且自己变成剑魔??也与此有很大的关系??想完他惨然一笑:“甚好甚好??今日终于找到罪魁祸首了??”徐正甫说着??手中天愁神剑再次光芒绽放??比上一次更加的强烈

黑云毫不示弱??手中玄武趾骨同样红光闪动

二人又战到了一起??难分胜负

吴天从地上起來??便要上前助徐正甫一臂之力??突然地面剧烈的颤动起來??众人都是脸色一变??因为这震动之势??十分的熟悉??便是原來玄武要挣脱法阵时??经常发生之事

大家正想着??只见远处的冰面之下??一团红光正快速的滑來??一股强大的灵气越來越近??吴天手中的魔彩珠一阵的闪烁??特别是里面的那个黑点

“不好??”黄衫叫道:“定是玄武被它的趾骨吸引??冲了回來??”

霜鹰愣了一下??马上对着族人大叫:“大家快些离开??玄武回來了??”

他的话音未落??只听不远处发出一声的巨响??玄武破冰而出??它四下的打量??沒有看到剑魔的踪影??于是双头长嘶一声??冲了过來

“玄武??”黑云和徐正甫停下了手??齐声的惊讶

黑云发愣时??突然她手中的玄武趾骨发出异样的光彩??带着她整个人向玄武飞去

徐正甫见玄武冲來??用上十成的法力??祭起天愁剑??一道巨大的彩虹击下

玄武大惊??连忙双头齐齐的吐出水柱??震开了彩虹??黑云手中吸力一减??向后飞去

徐正甫被震退十几丈??他突然大叫道:“你们快走??这里有我在??”

“这……”吴天有些犹豫??旁边的云影当然理解徐正甫的想法??于是招呼大家向南飞去

吴天边飞便向后看着??只见徐正甫和黑云此时已是联手对付玄武??可是二人仍然被不时的震飞??这二人联手也不是玄武的对手??吴天想到这里??突然想起了自己在那熔岩洞内??那仙姑的石像曾教过自己一个咒语??可以激发出自己体内的魔尊魔法??而且控制的得当??还能保持自己的头脑清醒

吴天突然停了下來??其他三人不知他要做什么??也停了下來

“两位前辈、衫妹??你们先行??我回去助他们一臂之力??”吴天道

“我们与你一同回去??”霜鹰道

“不用??”吴天脸上红光闪动道:“以我一人之力??应当无妨??你们且走??若是失散了??咱们便在红土坡上相见??”吴天说完??便开始念动那个咒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