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39 回乘人之危

339回 乘人之危

自语道:“难道那地穴中的神秘之人??就是她??”说着他的目光在黑云的身上扫着??渐渐的**邪了起來

“我巨岩虽然不能施法??不过如此美色陈于眼前??怎那不享用呢??”巨岩说着??扑到了黑云的身上

正当他与黑云赤条条的做着男女之事时??黑云的眼睛缓缓的睁开了??她发现一个男人正爬在自己身上时??先是大怒??接着??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她心中一荡??于是她又闭上了眼睛??口中微微的发出呻吟之声??享受着

巨岩的动作停止了??他又在黑云的身上爬了片刻才起身

失去法力的他??根本沒有发觉刚才黑云已经醒了??他正要穿起自己的衣服??突然黑云的眼睛睁开??看到身上的男人居然是巨岩??身上黑气一闪??将巨岩击出数丈??怒喝道:“怎么是你??”

巨岩被这一击击得起不來身??却反问道:“你以为是谁??”

黑云被说的脸上一红??一只黑鸟击出??巨岩被击成了几段

刚才那种舒服的感觉还沒有散去??黑云抚摸着自己的胸自语道:“怎么是这个家伙??我还以为是……”黑云说着??又呻吟了起來……

太阳越來越高了??因为离开极北之地已经很远了

吴天还想着头两天的事情??自己居然对黑云做了那种事情??自己如何对得起衫妹呢??略一算來??自己做过的对不起衫妹的事情已经太多了??而衫妹每次都是原谅了自己??与黑云之事??还有与徐师姐的事情??都是发生在成亲之后??若是被她知道了??她还会原谅自己吗

吴天又想起了突然出现的如云夫人叫自己小**贼??若按自己所作所为??真就是个小**贼??可是如云夫人又是怎么知道那些事情的??沒有理由呀

吴天正想着??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个小黑点??正急速的飞來??灵气不小??來者看來法力不低??吴天马上警觉??放慢了速度??前面的黑点似乎也发现了吴天??也放慢了速度

飞近了??吴天听到一声的鹤鸣??十分的熟悉

“鹤前辈??”吴天惊道??鹤前辈为何突然來此??莫非是帮中发生了大事??想着吴天又催动法力??冲了过去

巨鹤也认出了吴天??又是一声的长鸣??接着吴天便听到徐若琪的声音:“吴师弟??”

“呀??”吴天此时飞到了鹤前??徐若琪则从鹤上飞起??停到了吴天的身前

许多日子不见??徐若琪似乎瘦了许多??而且看上去有些憔悴??似乎也经过了长途跋涉??巨鹤看见下面有条山溪??便落了下去??在溪中喝几口水??啄几条鱼

吴天和徐若琪也落了下去??刚着地之时??徐若琪居然腿一软??吴天连忙扶住她??徐若琪脸上一红??松开了手

“徐师姐??你怎么來到了这里??你的伤好些了吗??”吴天问道

徐若琪沒有回答??而是一把抓住了吴天的手臂问道:“吴师弟??听秦师兄说你们见到了我的母亲??她人在哪里??”徐若琪说着??眼中沁出了泪水??她自幼跟父亲长大??根本沒有母亲的任何印象??而她小时候每每问及父亲母亲是谁时??父亲都是一脸的悲伤??然后告诉她??她的母亲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只是在生她的时候??便去世了??她也曾问过师父自己母亲的事情??可是师父却对此事知之甚少

“云影前辈她还好??我前些日子与剑魔大战之后??便分开行走??她此时应当与衫妹在一起??”吴天说到剑魔的时候??看着徐若琪的表情??徐若琪依然只想着母亲的事情??听到剑魔二字并沒有特殊的反应??看來秦弄玉并沒有将徐正甫就是剑魔之事告诉她

“她??长得美吗??”徐人琪低头道

“云影前辈十分的美丽??当年天下有五大美女??因为名字里都有个云字??所以并称五彩霞云??云影前辈便是其一??你长的像极了她??”吴天说完看看徐若琪??只见她长长的睫毛不停的抖动??眼波流动??似乎在极力的想像母亲的模样

徐若琪见吴天停了下來??便抬头问道:“还有吗??”

吴天一笑??继续道:“还有云影前辈也是一头的白发??”

“啊??”徐若琪一惊??连忙问道:“她很老了吗??”

“云影前辈看上去只有三十來岁的样子??我曾对她说过你也是满头的白发??她却说??白发??乃是你们族人的宿命??”

“我们族人??我们是什么族人??”徐若琪奇道

吴天想了一下??终于道:“相传许多年前??这北山与中原交界之处??有一位得道的仙姑??她本是由一条灵蛇修练成了人形??她便是你们的先人??”

“什么??我们是灵蛇之后??”徐若琪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有些不敢相信??一下子抓住了吴天的手臂

“徐师姐不必惊慌??即便这样??你们的先人早就化成了人形??与普通人无异了??”吴天安慰道

徐若琪点点头??然后又陷入了沉思

“徐师姐??你为何來到了北山??是独身一人??还是有其他师兄弟??掌门师叔他们可曾醒來??”吴天问道

“我是一人到的北山??”徐若琪从思想中回过味來??才发觉自己的手一直抓住吴天的手臂??于是脸上一红??连忙的松开??继续道:“掌门师叔他们只是沉睡了几日??便纷纷的醒來??而且伤势也好了不少??”

“那样最好??”吴天放心了许多??转而又问:“那为何让你一人來到北山??”

“我们回碧云山休养一段之后??大家的伤势都好的差不多了??于是我们中阵几人??向掌门和几位首座要求要入北山协助你们??可是掌门师叔不允??自回來之后??马师叔与掌门师叔经过一夜长谈??他们的脸色便一直沉着??有时还忍不住长吁短叹??”徐若琪道

吴天点点头??心道一定上马师叔向掌门师叔禀报了徐师伯之事??所以他们才长吁短叹的??不让中阵再回北山??便是怕他们遇到了剑魔??全军覆沒??因为当年的七位师祖组成大阵都不是剑魔的对手??别说是现在人员不整的虹光派了

“吴师弟??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徐若琪问道

吴天看看徐若琪??摇了摇头??徐师姐刚刚得知母亲的事情??心中正充满希望??如今突然告诉她徐师伯、她的父亲就是剑魔??那样对她的打击会有多大呀??还是不要告诉她??过一天算一天吧

徐若琪又沉思道:“原來你也不知道??不过我猜测??那件事情一定与我爹有关??他一定出了什么事情??吴师弟??你找到见到我爹爹了吗??”

吴天心中一惊??“曾见过一面??那时徐师伯与云影前辈在一起??”

“呀??原來爹爹已经见过娘了??”徐若琪喜道??“那我赶快找到他们??我真的好想见见我娘??吴师弟??到哪里可以找到她??”

“我与衫妹分开时??曾经约定在红土坡汇合??相信云影前辈与衫妹一同去了红土坡??”吴天道

“那好??那咱们便赶快回红土坡??”徐若琪面露喜色??说着便要飞起

吴天连忙将她拦住??“徐师姐??衫妹已快要生产??一定飞的较慢??咱们不急??况且不说你??便是鹤前辈也十分累了??不如在此休息一晚??明日再去??”吴天说着这些??心中却是在想着现在天色已晚??待会月亮出來了??恐怕又要麻烦了

徐若琪见吴天抬头望天??已猜到了几分??于是点点头??二人找了一处山洞??点起一堆篝火休息

吴天打來一只野味??做好之后与徐若琪吃了起來??在闲谈中吴天才知道??原來是徐若琪担心父亲和自己??才偷偷的从碧云山跑了出來??可是她的伤势还沒好利落??所以便再三央求鹤前辈带她一程??她一路飞到了红土坡??见到了秦弄玉??问及父亲之事??秦弄玉只道不知??却说出了云影的事情??于是徐若琪与巨鹤片刻未歇??便一路向北飞來??才遇到了吴天

平日的徐若琪??总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其他人一接近她??便有被冻僵的感觉??除了偶尔对吴天有一丝的温柔??只是那温柔之中??总有些许的嫉妒与哀怨??吴天对她也有些愧疚??自己新婚前夜??还与她亲热??有她躺在旁边??还与衫妹做男女之事??而今日的徐若琪??完全沒有了原來的样子??仿佛是等待母亲來接自己的小女孩??一脸的憧憬??这样多好??吴天看着徐若琪心道??但愿她见到云影前辈之后??能够恢复原來的快乐??毕竟??秦师兄已经有了新欢??自己也不能给她承诺什么

一夜无事??天亮之时??吴、徐二人起身飞向红土坡??吴天御天愁剑而飞??徐若琪则骑在巨鹤之上??巨鹤也是修行多年的灵鸟??飞行速度极快??吴天即便全力而行??也不能超过它很多

于是二人晓行夜宿??一路的向南??只是晚上的月亮越來越亮??即便是躲在山洞或者树洞之内??吴天还是能感觉到身上的魔尊魔法蠢蠢欲动??每当那个时候??他便会有一阵的冲动??更何况眼前还有如花似玉的徐若琪??吴天知道??徐若琪对自己早以芳心暗许??自己对她做什么事情??她也不会抗拒的

衫妹生产在即??自己怎能那样做

忍着点吧??于是吴天每晚便以虹光派的内法??结合天愁剑??调息打坐??同时压制魔族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