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46 回昔日重现

346回 昔日重现

剑魔在红土坡上一阵的冲杀??却未发现吴天他们的影子??突然红土坡西北方向传出一股强大的法力??剑魔一愣??血光一闪??向那边飞去

石壁之前站着一个少妇??身怀六甲??那是被整理过头发的徐若琪??肚子里被塞进了东西??冒充孕妇??而她穿的衣服??原本便是从木屋中找出的??云影夫人年轻时的衣服

剑魔从天而降??就要一剑刺下

突然??那石壁前的少妇抬起了头??突然叫道:“正甫??你终于回來了??我和孩子等了你许久??”

剑魔的剑停了下來??脸上的血气弱了许多??他愣愣的看着眼前之人??终于伸出了手

他的手停在徐若琪的脸前??不敢再向前??生怕一摸之下??如刚才那样??她消失的无影无踪

徐若琪先前一动??她的脸挨着了徐正甫的手

徐正甫一愣??身上的血气再次减弱??轻声叫道:“云影??”

“正是我??正甫??”徐若琪突然哭了??她想起母亲一定已经死了

血剑上的血气显然不服气??突然大盛??向徐正甫的全身冲上

徐正甫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显然是在和那血气较量

“正甫??正甫??你怎么了??”徐若琪又叫道

“你……快走??”徐正甫痛苦的叫着??居然想把手中的血剑扔掉??可是血剑像生了根似的??非但沒有离开他的手??反而是血气一寸寸的向上升去

终于??徐正甫一声的狂叫??再次成为了剑魔??他双眼发出红光??看着徐若琪??然后举起了血剑??便要一剑刺來

“正甫??”徐若琪此时感觉自己就是母亲??而腹中的真的就是自己??她含泪道:“咱们的孩子就要出世了??你说叫什么名字呢??”

剑魔的手慢了下來

“若是个女孩??便叫若琪如何??徐若琪??”

剑魔脸上红光不稳定起來??口中喃喃道:“若琪??徐若琪??”

“哇??哇??哇??”石壁之中传來了婴儿啼哭的声音??十分的响亮??徐正甫的身子一震??身上的血气迅速的褪去

他突然自语道:“孩子??孩子生出來了??”然后身上的血气突然消失??“当啷”一声??血剑落地??他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倒了下去??徐若琪连忙上前??抱住了他

石壁之内??黄衫又被重新冻了起來??吴天看着冰块内的黄衫??欣慰道:“衫妹??你辛苦了??孩子一切都好??不似……不似那你想的那样??全身白毛、背生双翼??而且如你所料??是个男孩??”吴天说到这里??脸上露出欣慰的笑??伸手摸到了冰上??手上一凉??心中却是十分的温暖??“只等徐师伯好些了??我便去南疆魔族??请求大祭祀将你复活??”

此时旁边传來了婴儿的啼哭声??如云夫人轻拍拍怀中的婴儿发愁道:“他饿了??这如何是好??”

吴天沒有任何经验??也干着急沒有办法

黑风想了想道:“无妨??此事需燎石帮下忙??让他从摩天族人中找出个正在哺乳的妇人??多给她些金银??分给这个孩子一些奶便是了??”

“那好??我马上去红土坡??”吴天喜道

“不需你去??千雪沒有受伤??此事她去办??”黑风道

“好??”千雪跳了出來??跑出了屋子

孩子哭了一会儿??不知是饿了还是累了??停了下來??在如云夫人的怀中睡着了??吴天见孩子无事了??于是便到了另一边??徐正甫正躺在一层厚厚的皮革之上??徐若琪守在旁边??早已改回了女孩的发型??除去了腹部垫的东西

“师姐??师伯他好些了吗??”吴天问道

“好多了??”徐若琪道:“血剑的血气侵他体内太久??伤及了他的全身经脉??若非父亲法力高强??早已经脉尽断而亡了??我已喂他吃了小半棵雪参丹??相信不久便能醒來??”

“那便好??那便好??”吴天道:“只是云影夫人她……”

徐若琪眼中一红??“还沒有娘的消息??我感觉她已经……”说着淌下了眼泪

一滴泪水??从徐正甫的眼角流下??他咳嗽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爹??爹??你醒了??”徐若琪大喜

吴天也连忙上前??叫道:“徐师伯??”

徐正甫转动眼睛看看徐若琪再看看吴天??眼中的泪水再次流下

“爹??你怎么了??”徐若琪急道

“云影她……”徐正甫说着泣不成声??若大的虹光剑仙??也有如此的时刻

周围养伤之人??听到了徐正甫的声音??也纷纷的睁开了眼睛??向这边看來

“我娘她怎么了??难道是你把她……”徐若琪不敢说出后面的话

徐正甫老泪纵横??“正是我??是我把她杀了??”

徐若琪一下子坐到了地上??面露悲痛之色

“我二十年前杀了她一次??今日之事??也是因我又害死了她??”徐正甫道

众人听得纷纷皱眉??一个人可以被杀两次吗

徐正甫慢慢的起身??吴天连忙扶住他??靠在了石壁之上

众人纷纷向徐正甫点头??徐正甫则是一脸的悲痛??沒有任何的表情

终于??黑风忍不住问道:“徐首座??二十年前的木屋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正甫从悲痛中回过了神來??向众人点点头??然后看看吴天??再看看徐若琪??“我便将二十年前的事情讲给大家??大家也好引以为戒??莫要再犯我的错误??”说完之时??目光落到了吴天的脸上

吴天只觉徐正甫的目光中含意颇多??低头一想??自己也是频频的入魔??虽然不及徐师伯那样犯下了许多的杀孽??可是与之相反??却一直在造人??留下几个孩子??逍遥仙子、衫妹……还有如云夫人

徐正甫的目光从吴天脸上移开??突然的深邃了起來??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我制造了虹光派惨案之后??一路向北??不知是否当时还有些意识??居然直接飞到了云影所住的木屋之处??那时云影已是将要临盆??却还出來迎我??我见到她??血气减少了许多??但仍是无法彻底的从那血剑的控制中出來??于是……我举起了剑??一剑刺入了云影的心脏??眼看着她脸上的血气被血剑吸走??”

众人听得都是一阵的惊讶??原來二十年前??剑魔就杀死了云影

“虽然我杀死了云影??可是当时还有些意识??正在挣扎之时??突然??琪儿从云影的尸体中滑了出來??发出了一声的啼哭??我的听到琪儿的哭声??居然一下子清醒了??终于从入魔状态醒來??连忙抱起了琪儿??”

徐若琪听到这里??瞪大了双眼??想不到自己还有如此的经历??险险死在父亲的剑下??怪不得刚才父亲听到了吴天孩子的哭声??突然醒了过來??看來这婴儿的啼哭??如天籁之音??即便是魔道中人??听了也能心灵清荡??而自己一直脸上缺少血色??或许与被血剑吸去血气有关

“于是我抱着琪儿??将血剑严严的包好??一起带头回了碧云山??回到山上之时??只见全山的师兄弟都穿白戴素??那时我才知道??七位师尊已死在了剑魔手上??也就是我是手中??”徐正甫说着??一脸悔恨之色??然后继续道:“我将请琪儿送到摇光堂??请司马师妹帮忙照顾??本欲以死谢罪??可是却被一人发现了??”

“被谁发现了??是司马师叔吗??”吴天问道

徐正甫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是你想的司马空师弟??而是他的哥哥司马天师弟??他制止了我??说在派中前辈尽数亡故之下??我再一去??必定使派中大乱??而且我是七位师尊指定的接班人??有我在??派中才能安定??我正犹豫之间??其它的师弟师妹也都到了??他们以为我要以死殉师??于是都苦苦的哀求??我只好答应下來??做了虹光派的掌门??只是后來才知道??司马天师弟劝下我??除有为虹光派着想??还另有目的??虹光十字剑法??”

吴天听到这里??睁大了眼睛??显然想到了什么

“本派自三百年前??天云祖师创出两套剑法一个剑招之外??再无人修炼成功过虹光十字剑法??而我??是自天云祖师后的第一人??若干月后??司马天师弟曾单独找我??向我求教虹光十字剑法的奥秘??我知那剑法运行需要……”徐正甫说到这里看看吴天

吴天点点头??徐师伯在入魔之前曾亲口告诉过自己??虹光十字剑法??需要急速的气血倒流才能施展??一般修真之人??很难做到??因为那样极有可能??或再肯定会走火入魔??甚至是徐师伯??也是靠血剑之血气才能做到

其他人见徐正甫说到这里停了下來??都以为是徐正甫不愿透露虹光十字剑法的奥秘??所以并未向别处想

徐正甫继续道:“当时因为这招剑法修炼起來异常的凶险??所有才沒有将其中的奥秘告诉司马天师弟??未曾想他因此而记恨于我??还为练成此剑招??偷去了血剑??重伤了吴尘飞师弟??还深入南疆??自甘入魔??这一切都怪我??我当时若将其中的奥妙告诉他??他和吴师弟怎会落得如此下场??一代奇才??就此陨落??他一定是以为我怕他练成了虹光十字剑??而被他超过??才不肯其中的奥妙告诉他的??试想以司马天师弟??他何时低头求过人??只怪我当时想得不太周全??才得罪了司马天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