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59 回听天由命

359回 听天由命

徐若琪觉着说的有道理??大家毕竟沒有找到直接的证据??吴天依然不服??大声的喊着让黑风出來

燎石苦笑一声道:“吴阵首??大巫师确实不在坡上??你刚才走后??我专门派人却找她??并沒有找到??”

“吴阵首??”霜鹰道:“既然你的儿子和魔彩珠被人抢走??你不妨多找几个地方看看??若是大巫师回到了红土坡??我一定帮你问明真相??”

吴天终于点点头??又向另一个方向飞去

找了小半天??直到天色已晚??吴天和徐若琪已将木屋方圆几十里的范围都找便了??还是什么也沒有发现

他们正在犹豫是否再找下去时??突然听到石壁方向传來了秦弄玉的叫声:“吴师弟??快回來??有发现了??”

吴天连忙飞回急道:“有什么发现了??”

秦弄玉道:“你随我來??”说着带吴天到了石壁的洞口??找着地上道??“你看??”

吴天仔细看去??却见石头之上??有一只不太明显的血脚印??显然是向洞外走去时留下的

“你在看这里??”秦弄玉又指着不远的另一处道

吴天再看??见还是那个人的脚印??只是比刚才的又淡了许多??若不是仔细查看??根本况不出來

“这是最后一个脚印??显然是修真之人起飞前留下的??此时他的方向已定??脚尖的找向??正是南方??”

吴天想想??点头道:“若是黑风所为??那么他抢了魔彩珠之后??定是要回南疆??所以才向南而飞??如此甚好??咱们便向南追去??”

“大哥哥??你飞的快??可是大姐姐怎么办??”千雪道

吴天看着冰中的黄衫??突然泄气道:“咱们先带衫妹回碧云山??然后再去南疆??追查黑风之事??”

“那你的儿子呢??”

吴天仰天望天??说出了四个字:“听天由命??”

碧云山之上??已是一片白色的海洋

各堂的弟子都是披麻戴孝??北山之行??整个天枢堂几乎全部阵亡

天枢峰之上摆上了灵堂??徐正甫的灵位之前??放置者一口巨大的棺材??只是棺材之中??只有些他生前的衣服用品

秦弄玉和徐若琪守在棺材的左右??拜谢着來吊唁的人们

不远处的会客之所??司马空一脸凝重的与几大门派之人喝茶

自从北山回來之后??他便再也沒有笑过

特别是吴天??带着冰冻着黄衫的冰块回山之后??他眉头更是紧锁到了一起??虽然他早就有了察觉??大师兄似乎与血剑有密切的关系??大听到了徐若琪亲口说出??大师兄便是剑魔??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后來又听吴天说大师兄亲口讲的与七位师尊的故事??还有司马天故事??他的心里更加的难过??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告诉大家

把几个知情者叫到了一起??一番的商议??谁都沒有拿出明确的意见??还是江小贝的直言建议??他建议不要将此事说出去??因为一來有损于虹光的派五百年來名门正派的名声??二是容易使派内弟子们人心浮动

虽然北山之行??虹光派实力大损??可是比起前些年??还是强了不少??特别是中阵七人一个未少??吴天和徐若琪的法力更是一日千里??凌驾于各位师兄弟之上??甚至超过了几位首座??如今天下有变??四大神兽已现其三??邪教又频频出來捣乱??如此大乱之机??还是要稳定人心为上

司马空与马万冲交流了一下??听从了江小贝的建议??于是此事??除了司马空、马万冲、江小贝、吴天、秦弄玉、徐若琪以及冯不凡之外??连其他的首座都不知晓??而这几人已经被司马空严令??未经允许??不可向外人透露半句

介于徐正甫在虹光派和江湖中的威望??于是在天枢堂大设灵堂??江湖各门各派??也纷纷派人來吊唁

司马空若有所思??玄真子则招呼众位來宾

江湖上几大势力??基本都來齐了

“阿弥陀佛??”左手上座一个大和尚合什道:“我法相寺近闻徐首座逝世??全寺上下无不顿足??我正道之中??又少了一位巨擎??”

玄真子还礼道:“师兄在北山与玄武大战??不幸战死??也算死得其所??了言大师??贵寺自魔尊之心出世之后也遭了重创??了空方丈圆寂??我派因忙于北山之事??居然沒有派人去吊唁??实在失礼??”

“佛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了空师兄前往西方极乐??本也是一生的宿愿??不必拘泥于常式??现我寺已推举了色师兄为新任住持??”

“那样便好??了色大师佛法高深??是不二人选??”玄真子道

此时宏运钱庄金庄主和鑫瑞钱庄的江庄主同时起身??抱拳道:“司马掌门、玄真子首座??”

江思源论起來比自己高两辈??于是玄真子连忙起身??可旁边的司马空还在深思之中??玄真子咳嗽一声??叫声“师弟??”他才恍然醒來??连忙起身抱拳

“江老前辈??金庄主??二位有何吩咐??”司马空道

“吩咐不敢??到是有一事相求??我们两家的外地分号??最近常遭人抢劫??还请虹光派以及众位江湖正派多多关照??”

“哦??两位可知是什么人吗??”司马空问道

此时那手持金棍的天龙帮柯长老干咳一声道:“两位庄主??司马掌门??我天龙帮得知消息之后??已暗中探察??发现乃是邪教余孽所为??”

“邪教??”

“正是??我天龙帮自大会之后??已与邪教余孽大战数十场??各有损伤??只是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难以捕捉他们的行踪??所以往往是迟到一步??只是奇怪的是??几场大战下來??邪教都是由那绿袍老儿指挥??却未见白眉老鬼和晓月叛贼??”

“此话怎讲??”

“便是说??白眉和晓月二人沒有与邪教大队在一起??”

众人面面相觑??心道这二人法力高强??而且心机颇深??沒有随邪教大队而行??莫非是在搞什么阴谋

此时江小贝走了出來??向众位抱拳道:“诸位??以我之见??那邪教余孽四处出击??乃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为白眉等人打掩护??我鑫瑞钱庄和宏运钱庄??虽有不少的分号被抢??而是行凶之人只顾杀人??却未有在钱庄之内细搜??所以被抢过的钱庄内的物品、金银??很多他们都沒有发现??可见他们并非是冲钱而去??否则怎会放过那些地方??”

江小贝一说??众人纷纷点头

了言大师合什道:“阿弥陀佛??以江公子之见??我们应当如何应付呢??”

“据闻当年天龙帮大会之时??了空方丈曾与各派掌门约定??我虹光派负责北山之事??无忧谷负责监视南疆??天龙帮休整之后全面探察邪教的行踪??而法相寺居中增援??”江小贝说着??看看众人??各派中的首要纷纷的点头

“江公子说的不错??确有此事??”了言道

“只是法相寺遇到了魔尊之心出世??我虹光派又被北山的摩天族缠住??所以一直未能按原來的约定实施??如今北山之事已了??法相寺已有了新的方丈??咱们大可腾出手來??來个将计就计??”

“怎样的将计就计??请江公子说明??”柯长老道

“邪教想以其主力分咱们的注意力??咱们便全力将其歼灭??到时不由的白眉不出來??”

“妙计??”柯长老击掌道

夏中和四下的打量一圈??皱眉道:“只是无忧谷之人??为何还沒有到??不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无忧谷距离碧云山最远??最后到达实属正常??”玄真子道:“据闻叶谷主几个月之前??在谷内大行改革??将原來的旧制改了个遍??而谷内众人则思想不统一??有人赞成??有人反对??”

众人听了相互看看??纷纷心道无忧谷不会是出了什么内乱吧

司马空看着众人脸上的表情??于是连忙补充道:“我派并非是挑无忧谷的理??而是担心他们出了什么内乱??”

“阿弥陀佛??司马掌门多虑了??虹光派与无忧谷联姻??天下皆知??司马掌门心胸宽广??岂能为这件事而怪罪于无忧谷??”了言道

司马空尴尬一笑??心中惭愧??自己这些日子总是想着大师兄之事??思绪都有些乱??刚才之言??确实非是一个掌门应尽之言

正在场面有些尴尬之时??突然一羽信鸽飞进了天枢殿??司马空和玄真子脸色一变??看信鸽的样子??居然无忧谷的信鸽

江小贝跑到了后堂??片刻之间手中拿着一个纸条??径直走到了司马空面前

司马空看过了纸条??脸色一变??然后交给了玄真子??玄真子看过也是眉头紧皱

下面的贵宾??有些也已看出是无忧谷的信鸽??只是碍于面子??不好出口相问

终于??司马空开口了??“诸位??或许咱们刚才担心的成真了??因为叶谷主的改革之事??现在无忧谷内大乱??另外南疆魔族突然有了异动??所以才沒有派人來吊唁??”

众位贵宾相互看看??议论纷纷

“阿弥陀佛??既然无忧谷出了此事??我们其它三大门派不能坐视不理??老衲这便赶回法相寺??向方丈禀报??”了言大师说着??起身便要告辞??那边天龙帮的柯长老和夏中和也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