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65 回等君入瓮

365回 等君入瓮

此时已有人将江小贝來之事禀报了金老庄主??他连忙跑來??见到了江小贝大喜??只是江小贝四下看看??脸色一沉??将金满堂、上官宇、李宽叫到了一旁

“据我分析邪教可能要对宏运钱庄下手??所以我们到此之事定不要宣扬??待我等布好阵式??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江小贝道

金老庄主连忙吩咐??众人连忙点头??严守此事??江小贝很是放心??因为作为钱庄??江府中用人向來十分谨慎??吩咐了不乱说??必定不会说的??江小贝才与金满堂见了礼??金满堂拉着江小贝的手皱眉道:“小贝呀??你來的正好??贝贝病了??”

“啊??”江小贝大惊??心道前些日子还好好的??如今怎么就病了??于是向金满堂告别??向金贝贝的房间跑去

“贝贝??贝贝??”江小贝在门外便叫着??然后推门而入

忽然??头顶之上掉下來一件东西??直砸向江小贝的头??江小贝反应极快??伸手接住??仔细一看??原來是个布包??江小贝将布包在手中掂掂??“哈哈”笑道:“金贝贝呀??我差点着了你的道??”刚说完??只听布包之中“咔啪”一响??“噗”的一声??布包炸开??江小贝连忙施法??但还是有部分的白粉喷到脸上??江小贝大惊??心道这下着了金贝贝的道??要受苦了??可是一提鼻子??只觉一股香味扑面??还好??里面不是白灰??只是一包的香粉

金贝贝从**跳起??拍着床笑道:“江小贝??你也有今天??终于中了我的计??”

江小贝把脸上的香粉一抹??一下子跳到了**

金贝贝尖叫道:“你干什么??别蹲在我身上??”

江小贝发出一阵的坏笑??不只是蹲着??还合身扑了上去??金贝贝一阵的挣扎??渐渐的??金贝贝的尖叫声变成了呻吟之声……

江小贝再次从金贝贝的房间内出來之时??开门的小丫环平儿看他一眼??先是一愣??然后捂嘴笑个不停

“你们笑什么??”江小贝摸摸自己的脸问道

平儿刚要回答??屋内的金贝贝便急叫道:“平儿??你帮我打盆水去??”

“是??小姐??”平儿说着??捂着嘴跑了

江小贝在脸上摸摸??什么也沒有??于是嗤了一声??到前堂找吴天他们去了

前堂??金满堂正招待吴天等人喝茶??江小贝一进來??众人都是一愣??看着江小贝愣了片刻??接着??吴天和上官宇把口中的茶水??一下子喷了出來

千雪更是“咯咯”笑弯了腰??“江……江师叔祖??你怎么这般模样就出來??”千雪说了两句又笑的喘不过气來了

“我怎么了??”江小贝又摸摸自己的脸??一脸的诧异

他见众人都纷纷的发笑??最后向金满堂一抱拳道:“伯父??我到底怎么了??”

金满堂干咳一声??说道:“胡闹??都快成亲了??还如孩子一般??”说着忍不住想笑??不只是因为现在的江小贝??还因为他帮女儿骗江小贝成功了??还好??金满堂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若干载??定力还算不错??他终于压住了笑??对江小贝道:“贤婿呀??贝贝的头花??怎么插到你的头上了??”

“啊??”江小贝连忙摸头??他的头上居然插着一只红红的头花??上面的银叶还在不停的颤动??江小贝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人??张口便要骂“这个死……”

刚骂到了一半??那边金满堂又是一声的干咳??江小贝连忙停口??他再次抱拳道:“伯父??您还帮贝贝欺负我??”

金满堂再干咳一声??“小贝??你们为何突然到了潇州城??來之前也不打个招呼??”

江小贝于是正色道:“伯父??我们本是路过??可是路上与邪教众人相遇??看他们的意图??似乎也是这个方向??我们怕邪教对您的钱庄不利??于是连夜赶到??”

金满堂点了点头??“有你在??还有天龙帮的兄弟们在??我便放心了??具体的事情交于你负责??不必问我了??”

“是??”

“我也去处理些庄内事务??这里便交给你们了??”金满堂说着??向众人告辞??然后走回了后堂

金满堂走后??江小贝又与上官宇等人重新见礼

“我与李宽师兄原本还担心我帮在此处的人手不够??恐怕不能完成我父亲给给的任务??如今江公子和吴阵首等人來到??我们便可放心了??”上官宇道

“哪里哪里??”江小贝客气道:“天龙帮在此经营多年??若要对付邪教??还需你们大力的相助??”

“江湖皆知??江公子足智多谋??而且还是宏运钱庄的乘龙快婿??我们但听江公子吩咐??”

“好??”江小贝拍了一下手??“我对宏运钱庄的地形十分的熟悉??我便來布置防御了??”

江小贝请天龙帮在潇州城内外广布眼线??若发现邪街的行踪马上报告??上官宇、李宽与虹光派众人??以及天龙帮的一个伏龙阵??在宏运钱庄内埋伏??然后请金满堂在地窖之内??存上了大量的粮食与饮水??因为绿袍擅长用毒??恐他下毒??若有异动??金满堂全家便躲入地窖之内??外面之事??交给他來处理

一切安排妥当??江小贝还是不放心??邪教之中??绿袍的用毒之术神鬼莫测??连法力高强的吴天都沒有办法??况且还有巨人忽尔善、流水四仙等人??如此算來??己方并无太大的胜算??于是江小贝立刻休书一封??向距潇州城最近的法相寺求援

宏运钱庄与江湖各大门派都有來往??法相寺的香火钱??几乎都是存在了宏运钱庄里

伙计将江小贝的信在信鸽腿上绑好??然后向空中一抛??信鸽腾空而去

信鸽片刻之间便飞出了潇州城??然后一路向北偏东飞去??只是刚飞出了不到百里??突然下面飞上一人??身法极快??一把将信鸽抓到了手里

那人落地之后??掂掂手中的鸽子??叹气道:“是只瘦鸽子??”

说话之人??居然是食仙??原來邪教为了防止被人跟踪??特地走了斜线??此时到潇州城北百里之处??正准备休整一天??然后晚上入城直捣宏云钱庄

山中根本沒有什么好吃的??更可气的是这一带居然连飞禽走兽都沒有见到??食仙此时馋心大犯??此时看到了一只鸽子飞到??于是抓了准备烤着吃

就在他准备拔去鸽子的羽毛之时??他突然发现??这原來是只信鸽

他拿出信來??展开一看??脸上大惊??马上拿着信交到了绿袍手上

“宏运钱庄??向法相寺求援??难道他知道我们要來??”绿袍道

“或许它们只是担心自己的安全??所有才向法相寺求援的??我们大可在法相寺到來之前??拿下宏运钱庄??”食仙道

“天龙帮潇州分舵也在潇州城内??宏运钱庄为何舍近求远??”绿袍道??“看來有两种可能??一是宏运钱庄感觉天龙帮的潇州分舵人手不强??不足以保证他们的安全??二是宏运钱庄之内已设下了埋伏??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所以才请法相寺帮忙的??”

“啊??宏运钱庄如此大胆??想打咱们的主意??”食仙道

“据闻鑫瑞钱庄少庄主江小贝??是宏运钱庄的姑爷??他同时也在虹光派地位颇高??咱们前些日子遇到过他们??还在他们眼皮底下平了他们的钱庄分号??定是他见自家和亲家的钱庄被我们骚扰??才要虹光派出面的??”

“大师的意思是??宏运钱庄内有虹光派之人??”食仙道

“正是??咱们前些日子遇到的吴天??说不定已埋伏在了宏运钱庄??”

流水四仙屡次栽在吴天手上??一听吴天的名字脸上一变??于是问道:“那咱们如何应付??”

“将计就计??”绿袍狠狠道:“那只鸽子还能飞吗??”

“我只是抓住了它??未下重手??”

“好??你便将这信原样绑好??让它继续飞往法相寺??然后??咱们再來个声东击西??”

信鸽虚惊了一场??带着信继续向法相寺飞去

而绿袍留下几人??故意在潇州城附近出现??采买大量的食物??而大队人马??却迅速的起程??目标??便是江小贝的老家??临江鑫瑞钱庄

傍晚时分??天龙帮的眼线回报??在潇州城外50里处??发现了邪教教众??采买了大量的食物

上官宇听了一击掌??“甚好??看來邪教大队就在附近??只盼法相寺的人马能早点到來??”

江小贝则皱眉道:“绿袍制下的邪教向來谨小慎微??所以咱们三大门派才一直沒有抓住他们的行踪??如今却突然暴露??难道另有它求??”

“如此说來??邪教可能不在潇州城了??”李宽问道

“也未必??兵家对战??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很难说清楚??他们出现在潇州城北??可能只是试探??其主力在潇州城南??也可能主力早已到了别处??才故意派人在此露头??”

江小贝的一番话??把心肠耿直的李宽给说蒙了??他睁大了眼睛??不知哪句是真的

此时冯不凡哼了一声道:“管他在哪里??让我遇到便杀无赦??”

“好??不论是何种情况??我们都严阵以待??毕竟法相寺距离这里不远??最晚明日??便会有结果了??”江小贝道

消息比江小贝想的快??不到亥时??法相寺的飞鸽便已大到了??纸条之上??只有三个字

信被动

江小贝拿信后心中大惊??“果然??果然??”他叫道

“信被动是什么意思??”吴天问道

“便是送到法相寺的信??也被人动过了??”江小贝道:“各方飞鸽传信之时??有的以火漆封装??有得则留下特殊的标记??或许是折纸的方法??或者是放信的位置??以防被他人偷看或者更换??”

“啊??如此说來??这信已被别人看过了??”吴天道

“不错??很可能便是被邪教教众看过了??”江小贝道:“如此以來??他们很可能察觉了咱们的计划??”

“那咱们如何应对??”吴天又问道

“你先别打搅我??让我想想??”江小贝说着在这屋子里來回的踱步??吴天等人见状退了出去??不打扰他的思考

丑时??空中传來了一声响亮的佛号??一位身披袈裟的大师??带领十几个和尚从天而降

江小贝等人迎了出去??为首的那位大师??居然是了言??其身后便的明海等人

“了言大师??宏运钱庄何得何能??劳神僧亲自出马??”江小贝道

了言双掌合什道:“阿弥陀佛??方丈师兄惊闻宏运钱庄有变??恐下代弟子照应不全??故让老衲前來??”

“多谢了色方丈??只是我们送去的信曾被人拦截??我至今未能想出对策??若是出庄攻击邪教??恐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若是按兵不动??又恐中了声东击西之计??实在两难??”江小贝道

“阿弥陀佛??以老衲看來??邪教既然放信鸽到敝寺??必定是放弃了宏运钱庄??另有它意??”

江小贝听了一惊??连忙问道:“此话怎讲??”

“信到敝寺??无论如何??敝寺都会派出人手??若是邪教再攻宏运钱庄??必定与敝寺交手??况且此处还有天龙帮的潇州分舵??若是被缠住??其它门派再來援手??他们便要全军覆沒??所以他们必用疑兵之计??其主力此时恐怕早已离开了潇州地界??”了言道

江小贝一拍脑袋??大叫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只是担心宏运钱庄??却忽略了这一点??真是该死??既然了言大师到了??宏运钱庄这里我便放心了??还请大师在这里多住几日??我们马上去追踪邪教众人??”

“如此也好??只是江公子可有方向??”了言道

“即无方向??便要自私一点??”江小贝笑道:“我家鑫瑞钱庄虽然有无忧谷庇护??可是如今无忧谷内有忧患??外有南疆魔族强敌??恐怕根本无暇顾及我钱庄??所以最安全的地方??此时反而最是危险??我带领虹光派众人马上赶往临江城??以防不测??”

“阿弥陀佛??”了言再次合什道:“江公子果然聪明??”

此时金满堂等人发现來的不是邪教众人??而是法相寺的僧人??于是连忙从地窖出來迎接

金满堂与了言见了礼??江小贝急匆匆向金满堂表明了去意??便要离开??此时金贝贝跑了出來??看着江小贝依依不舍

将小贝朝她一笑道:“贝贝??那仇我是定要报的??你等着??”说完便带着吴天等人腾空而起

离开了宏运钱庄??江小贝带众人一路先北

“师弟??你不是要回临江城吗??”冯不凡也担心同在临江城的家人

“临江是一定要去的??再此之前??咱们先确认下邪教的行踪??”

几人向北低空飞行了近百里??在一座山坡之上??发现了一些问題??那里的有一处的草木有些歪斜??而且地上还有烧完的灰烬

江小贝落下??伸手摸摸灰烬的温度??然后道:“看來邪教离开这里有一段时间了??看地上的脚印??他们所去的方向??正是临江城??”

“江师叔祖??人家邪教也是飞來飞去的??你怎么能看出他们是朝临江城飞去的??”千雪突然奇道

“一般來说??朝哪个方向飞之前??那人的脸必定会朝着那个方向??你看地上的脚印??大部分都是朝向东南的??”江小贝找着几个脚印道

千雪恍然大悟??突然笑道:“你们中原之人好生的狡猾??不说这个??还有什么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我都沒有听说过??”

江小贝确认是事情??心中的担心反而强烈了??“看來邪教真得要端我的老窝??只是他们已走了许久了??咱们即便急追恐怕也要晚一步了??”

此时徐若琪突然上前道:“江师叔祖??我看咱们兵分两路??我的五彩霞衣快??我先行飞去通知鑫瑞钱庄如何??”

江小贝皱这眉??心中还在盘算着

“不可??”吴天突然道:“你五彩霞衣虽快??可是并未到云影前辈那样的熟练程度??你一个人去??若被邪教发现??太过于危险??”

徐若琪听了心中一暖??心道他在担心我

“吴天所言极是??”江小贝道:“我看不如这样??吴天与徐若琪同去??吴天的剑御之术也是相当的了得??追上邪教众人应当沒有问題??况且你二人现在法力高强??若你二人联手??阻敌可能不足??可是扰乱、拖住邪教还是可能的??”

“好??就这样??”吴天道

“不好??”千雪突然道:“我也要跟着大哥哥??”

“你飞行太慢??还是和我们一起走??否则耽搁了大事??那便麻烦了??”江小贝道

千雪撅嘴??看看徐若琪??行若琪故意冷冷一笑??千雪急得要掉下眼泪來

“事不宜迟??你们快走??”江小贝道:“但是过几日便要有月亮??徐若琪要多加小心吴天了??”

徐若琪听了脸上一红??点点头

两人向江小贝等人一抱拳??一道白光??一道五彩光芒闪过??两人转眼之间便不见了踪影

千雪看着他们的飞走的方向恨恨道:“如此一來??徐姐姐便有机会了??”

只是江小贝和冯不凡都在担心家人??根本沒有听到她的话

江小贝招呼一声??三人也腾空而起??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