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395 回诛仙立威

395回 诛仙立威

旁边的族人见状连忙躲开??孤鹜一声的大喝??一道红光击向了色仙??其他三仙一见??心知此人身上毒性极高??怕色仙吃亏??于是齐齐的出手??三面金八卦飞出??震开了那红绿之气??只是三仙为震开毒气??并未敢全力施为??但孤鹜还是被震飞出去??靠到了一棵的树上??直撞得那棵大树颤了几颤

色仙见自己的三位兄弟出手??而这多诃族人似乎沒有其它法力高强的??于是眼光在红羽**、丰满的身体上扫了几扫??仿佛要用目光将她的衣服扒光仕的??**笑着向红羽走去

红羽惊叫一声??咬着嘴唇跑到了吴天的身后??紧紧靠着他的肩头??她极有弹性的**挤压到了吴天的身上??吴天心中不免一动??想起那日洞中的春色??心中稍乱

色仙此时已是色心大盛??见有人拦路不未看清楚是何人??只是随手挥出一面金八卦??想将挡路之人击飞

吴天早已蓄势多时??突然身上白光一闪??天愁剑发出一声的轻吟??一道七色彩虹从天而降

色仙大惊??惊叫一声连忙的后退??还是晚了半步??“咔”的一声??他原本伸向红羽胸前的双臂來不及收回??被齐齐的切断??他惨叫一声??只觉眼前血光一闪??血剑飞出??已插到了他的胸口??他低头看看??血剑之上血光亮起??而他脸上的血色却渐渐的消失

其他三仙原本要合力收拾孤鹜??却突见自己的兄弟受伤??而那两道剑气??他们也是十分的熟悉

“吴天??”食仙咬牙狠狠道

赌仙平时与色仙交情关系最好??于是叫道:“大哥??三哥被他杀了??咱们要替三哥报仇??”

三人说着??身上金光大盛??三面巨大的金八卦从三个方向击向了吴天

多诃族人见这三人法力极高??自己似乎帮不上忙??于是连连的后退

吴天早对这流水四仙恨之入骨??于是双手掐动剑诀??一招怒剑式

空中挂起两道七色彩虹??只是其中一条光华万丈??是一股的浩然正气??另一条则是一股的血红之气??阴邪至极

“轰”的一声??两股力量相撞??吴天法力虽高??却不是流水三仙联手的对手??他被震退几丈??虽然沒有受伤??气血却是一阵的翻滚??吴天心道不好??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若是让他们跑掉一个??白眉等人便知道自己的行踪了??想着??口中念的仙姑教的咒语??身上红光闪动??后背传出了“咔咔”之声

一对肉翅慢慢的伸出??旁边的多诃族人见状??脸上齐惊

三仙也是一惊??但他们配合默契??再次同时出手??三面巨大的金八卦合击向了吴天

吴天一声的怪叫??此时只用血剑??一剑飞出??血光一片

“轰”的一声??这次与三仙拼了个旗鼓相当??各退几丈

三仙脚步还沒站稳??突然他们身后五彩一闪??一道金光??徐若琪飞身杀到??金蛇剑飞出??这下來势太快??三仙根本沒有反应??只听“噗”的一声??金蛇剑直刺入了酒仙的后心??金蛇在他的体内转动??“嘭”的一声??酒仙的胸腹之处炸开??人倒在了地上

吴天见状大喜??只剩下两仙??自己与徐师姐便有了胜算??于是收去了红光??身上金光一闪??右拳击出??六条金龙飞向了食仙

食仙惊讶之下不敢硬接??连连的后退??可是吴天一击已尽了全力??六条金龙眨眼间已到了食仙的胸有??食仙连忙划出一面金八卦??想挡下金龙

“轰”的一声??食仙被震飞??口中狂喷鲜血

此时徐若琪身上五彩一闪??金蛇剑直刺赌仙??赌仙后退之中祭出金八卦与之相斗

但是徐若琪速身法太快??赌仙片刻之间身上已被划出了两道伤口??他大急之下??想要与徐若琪硬拼一下??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听使唤??原來是一股冷气将自己包围??原來是千雪暗中以天钉祭出了一股的冷气??想封住赌仙的行动??赌仙大惊??震开了冷气??但是只是那么一缓??徐若琪的金蛇剑已穿胸而过??他惊讶的看看自己胸口上的窟窿??终于倒了下去

徐若琪收住金蛇剑??转头看去??吴天正站在食仙的身前??血剑飞起??停在他的胸口之处??上面的血光不停的跳动??显然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吸取鲜血了

“你们流水山庄??也曾是道家正宗??却因你们几个家伙染上了恶习??沦落到与邪教为伍??你们几人罪不可恕??”吴天说着??血剑便要一刺而下

食仙口中喷血??一阵的冷笑??“你别这样说我??你虽在正道??却也是妖邪之辈??”

吴天手中剑一停??心道他为何突出此言??莫非是知道了我的身世??于是问道:“此话怎讲??”

食仙哼了一声??“我虽与邪教为伍??却只是行了不义之事??满足个人的欲望??你却可能让整个中原轮为邪魔的附属??害万民于不义??”食仙说着??又咳出了几口血

吴天一听这话??再次一愣??心中的那种不安又强了起來??自己身体的异变??种种的狂妄??真得有些不同??吴天正要再向食仙详细问下??只见食仙看看不远处三个弟弟的尸体??突然狂啸一声:“兄弟们慢走??哥哥來了??”说着身上金光一闪??狂喷出一口鲜血自断了心脉

吴天一愣??血剑插到了地上??食仙身上的鲜血慢慢流到了血剑的旁边??又被血剑吸走??吴天看着血剑??想起了食仙刚才的话??又想起徐正甫之事??正派中人??即便法力高强如徐正甫??接触血剑之后都难免入魔??而自己当年法力低微之时??居然就能制御血剑??我到底是什么人呢

吴天正在开想着??突然周围的多诃族人纷纷的跪倒到了吴天的周围??一阵的膜拜??口中山呼“万岁”

吴天大惊??连忙将前面的红羽和孤鹜搀起??诧异道:“这是何意??”

孤鹜连忙施礼道:“吴大师??您方才所现之形??乃是我族中的图腾??你既然有此法身??必定是族中之贵??我们岂能不景仰??”

吴天大惊??又想起了那莫族祭坛中壁画上的那人??徐若琪也的微微的一惊??想起那日听大祭祀黑月所说??吴天兼有两族的魔法??來历不凡

吴天想想??苦笑一声??心道如此说來??自己与食仙临死之言越來越近了??只是他自己都不能相信那是真的??于是手中白光一闪??天愁剑飞出??落到了他的手上??多诃族人被这白光一照??连忙的后退??显然这天愁剑的浩然正气对他们的影响极大

吴天笑笑道:“几位??你们都害怕这天愁剑之光??我却无事??怎么能说我是你们族人呢??我能变形??或许只是巧合罢了??”

孤鹜与红羽对视一眼??他们只是敬拜先祖??却也看不出吴天身世??此时红羽看看那四仙的尸体??想起了吴天和他们曾对话??于是问道:“吴大师??你认识他们??”

“是的??这四人也是中原修真之人??只是不能清心寡欲??误入了邪教??”吴天叹惜道

“如此说來??那邪教之中也都是**邪之辈了??”红羽又道

吴天一听此言??看看手中的血剑??心道他们以为我是去送血剑的??如果到多诃族后不见我将血剑交于多诃族的魔君??便定会对我起疑??他们此时正相信于我??恰好有流水四仙之事??我不妨骗骗他们??好让他们掩护于我??想到这里吴天道:“不错??邪教便是如此??而且据我所知??邪教此时已到了你们族中??我们与他们是死敌??若是被他们发现了??便要以死相拼了??你们到时如何??”

众人面面相觑??突然道:“自然是站在吴大师一边了??”

“好??既然如此??我们便依然藏在你们的队伍之中??冒充你族中人??你们不要对他人说破??哪怕是你们的魔君??我们好待机而动??将邪教赶出南疆??”

“好??”众人齐答道

此时吴天看着众人??心中高兴??只是目光扫过徐若琪时??眉头微微的一皱??“徐师姐??你的白发太过于显眼??这可不好??”

徐若琪笑笑??听听不远处有水流之声??于是道:“吴师弟莫急??我去去就回??”

红叶见状??明白了她要做什么??于是跟了上去

沒过多久??两个女子返回??吴天看去??瞪大了眼睛??因为此时徐若琪头上??已是一头的黑发??而且闪亮无比??变成黑发的徐若琪??少了几分的冷艳??多了几成的华美??吴天一时间有些呆了??他想起了自己在云下镇之时??仰头看见的鹤上的徐若琪

徐若琪被吴天看得有些脸红??连忙侧过了脸??千雪看吴天的样子??再看看徐若琪的美貌确实在自己之上??于是又气吴天也气自己??她狠狠的在吴天的腰上掐了一下??吴天疼得一咧嘴??连忙低头

自这日起??多诃族人对吴天奉若神明??红羽更是照顾于吴天的左右??形影不离??让另外两个女子都是一脸的不高兴??众人晓行夜宿??十几日之后??便到了多诃族的地盘

越向南走??天气越是湿热??而且经常是连日的阴雨??即便坚强如徐若琪??都有些受不了了??身上的黑泥被雨水和汗水冲了下來??只是黑泥在身上的时间太长??即便被冲了下來??身上的皮肤还是黝黑的??居然还有避虫的效果??只是千雪有些不高兴??看着自己黑了皮肤??不停的嘟囔??自己从此便要变黑了

惹得大家不住的笑她

路上遇到之人越來越多??都是多诃族人??此时便由红羽和孤鹜出面打招呼??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前去参拜魔婴的

吴天每次听到魔婴二字??心中便是一阵的紧张??自己那可怜的孩子??出世沒几天便有了如此的遭遇??从北山被人带到了南疆??而且一路过之上也并沒有发现叶中青等人的踪迹??不知他们现在如何了

终于这一日??孤鹜高兴的对吴天说:“吴大师??前面便是我们多诃魔君居住的树宫??”

吴天顺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很远的地方??有一山高耸入云??仿佛是天柱一般??看不到顶??而山上居然有黑气缠绕??显得妖邪无比

“魔君居住之处??果然不凡??单看这气势??此处必是贵族灵气聚集之所在??”吴天道

此时旁边的红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看远处的高山??突然挽住了吴天的胳膊??轻轻的蹭着??吴天被她滑润的皮肤蹭得有些心痒??转过头时??看到了她深情的目光??吴天连忙避开

是呀??她是作为奉献处子之血之人??來到这里的??只是不知到时的仪式??是如何进行??吴天想着??想起了那莫族祭祖之时??那被火烧死的一男一女??然后再看看红羽??心道她不会也是那样吧

早晨之时??看到那山时觉着不远??其实当时还离的很远??直到天色将晚??他们才走到跟前??真到走到下面之时??吴天他们才真正感觉到了它的巨大??而且也终于看清楚??这根本不是一座山??而是一棵树??一棵长到了天上的树

“这原來是一棵树呀??”千雪仰着头??向上看去??妄图看到树梢??可是根本看不到稍稍??这树刚到一半之时??便已到了黑气之上

吴天和徐若琪也是惊讶??他们看这树不但高??而且极大??真的就似一座大山一样??但是山??也未必有它高??高到了天上

其实不只是吴天他们??红羽、孤鹜他们也的头次來到这里??他们也的惊讶看着这棵树??合不上了嘴

一行人惊罢多时??见天色已晚??便向那树走去

行不多时??便到了树的下面??此时才发现这树虽大??然而入口却很少??也不是谁都能飞上去??因为走近之时??吴天只觉身上有股说不上來的感觉??有些法力被屏蔽了??在有些法力却强了许多??他诧异之时??看见徐若琪脸上也是有诧异之色

徐若琪看到吴天的目光??低声道:“吴师弟??我感觉身上的法力减弱了不少??”

吴天点点头??也轻声道:“我也感觉虹光派的法了弱了不少??而魔尊魔法却强了许多??”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身上的树枝捆一阵的颤动??还发出了“嗡嗡”之声??吴天心道不好??我靠近此树之时??道家正宗的法力消退??显然是这巨树之上所带的禁锢排斥这些??而这天愁神剑乃是正气之宗??到此必定也受到了压制??所以抵御

吴天想着连忙在树捆上轻拍??天愁剑只是静了一下??而血剑却是突然发出红光??这还不算??那巨树显然受到了什么刺激??突然传出了“咔咔”之声??若干腰口粗的树枝突然转动??向下击來

吴天大惊??幸好此时孤鹜身上红光一闪??向上迎起??那树枝接触到了红气??停了下來??再摇摆几下??收了回去

吴天双手各按一柄剑??强行把它们压制了下去??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正要放心??突然??大树之上飞下几人??各个长得如凶神恶煞一般??手中拿着一枝奇怪的树枝??将吴天等人围了起來

“刚才是谁触发了树宫??”其中一人问道

吴天与孤鹜等人对视一眼??孤鹜上前一步行礼道:“这位大师??我们乃是参拜魔婴、敬献处子的??”红羽上前两步??向那几人行礼

那人看了红羽几眼??黑着脸道:“本族圣地??不得造次??否则格杀勿论??”

“是??”孤鹜等人连忙施礼??吴天也学的他们的样子施礼

那人点点头??边走边道:“时间不早??不久树宫即将关闭??你们速速进树宫吧??”说完与那几人飞上了树

那几人飞走之后??众人都看看吴天??吴天无奈道:“我需要处理下天愁神剑??请诸位稍等??”吴天说着背起树枝捆向外飞去??徐若琪也跟了上去

离开了一段时间??吴天感觉天愁剑的颤抖停止了??于是也停了下來??看见徐若琪飞來??于是道:“徐师姐??你说这如何是好??天愁剑一靠近那树宫??便产生异动??而血剑似乎也有些异动??但是与天愁剑的反应不同??天愁剑是反抗??而血剑是兴奋??”

徐若琪点点头??“我的金蛇剑并非出自虹光派??所以沒有反应??而且从金蛇密籍上学來的法术似乎无事??只有咱们虹光派的法力受到了压制??”

“看來我只好将天愁神剑藏到树宫之外了??”吴天道

“只是此剑乃是本派的镇派之宝??你若处置不当??小心遗失??”徐若琪皱眉道

吴天想了想??苦笑一声道:“此时我儿性命要紧??我也顾不上这些了??”吴天说着四下的观看??只见旁边有棵大树??极其的茂盛??心下大喜??飞身而上??将天愁剑自树冠插入了树身之中??“天愁剑??便委屈你在这里待上几天了??我事完之后??马上來请你出树??”吴天说完??向着那树抱拳一拜??然后与徐若琪向回飞去??与众人汇合之后??向那树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