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04 回出手

404回 出手

屋外的吴天一阵的感动??此时树精族人发现徐若琪在带他们绕着圈子??于是纷纷的停下??返了回來??吴天见状不好??于是轻轻的敲门

屋内两人大惊??连忙的警觉??“什么人??”伍飞喝道

“伍长老、叶长老??我是吴天??明日咱们祭台上见??”吴天说完??转身飞开了

树精族人只见人影一闪??还带的风声

吴天刚刚与徐若琪汇合??还沒來得及说话??突然“轰隆隆??”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这树宫连续的晃动若干下??二人大惊??战斗之处看去

居然是朱雀被震飞??发出一声的哀鸣??而整个树宫的树梢??此时一阵的晃动??红光、绿光闪成一片??而九陌与三位族长??此时身上的红光达到了极致??驱动着树宫??而九陌手中的血剑??更是发出万丈的血芒??而空中??居然还有一丝的血气飘散??那是朱雀之血

吴天大惊??心道难道是朱雀受了伤??“如此说來??朱雀也不是树宫的对手了??这多诃族已经如此之强??还要什么魔婴做什么??”吴天自语道

徐若琪冷笑一声道:“多诃族虽强??却是多有依仗着树宫??若是离开了树宫??不知他们的魔法还能发挥出几成??”

吴天想想也是??这些日子都只见他们在树宫之内施法??而魔君也说过??他们是靠着树宫的强大灵气??作为最后一道防线才抵挡住了那莫族当年的进攻??可见他们在树宫之外魔法并不强??难道他们制造魔婴??便是为了离开树宫

此时空中的朱雀再次一声的嘶鸣??身上红光一闪??飞入了天空??片刻便不见了

黑月则是一阵的惊讶??十多年不见??这多诃族和树宫的配合更加完美了

“大祭祀??我们该怎么办??”一位长祭祀见朱雀都被击退??早已沒有了战意??于是问道

黑月看看九陌手中的血剑??心道既然他血剑到手??那么魔彩珠一定到了吴天的手上??他一定会带着魔彩珠來求我的??到时手中有了魔彩珠??便可以与九陌再战了??想到这里黑月一挥手道:“撤??”

“啊??”秋瑟一惊??连忙道:“大祭祀??这一两日多诃族的魔婴便要降世??若是今日攻不下來??等魔婴降世之后??便更加难对付了??”

黑月冷冷一笑道:“这个你放心??我早已在这树宫之中安插了内线??待到他们仪式之时??那人定会出來阻止??”说完不在理会他人??转身飞走了

黑雾终于退去??原本挺胸而立的魔君也一下子放松了下來??后退几步??差点站不住??旁边的三位族长连忙上前搀扶??魔君尴尬一笑??推开他们道:“今日若是沒有血剑??再或者朱雀再來全力的一击??咱们便败了??沒想到黑月居然召唤出了朱雀??”

三位族长也早已筋疲力尽??听魔君如此一说??才明白了刚才居然是涉险过关

“明日子时便要开始仪式??咱们分头回去调息??尽快的恢复魔法??”魔君道

“是??”三位族长答应道

魔君点点头??身上红光一闪??飞入了大花蕾之内??他四下的打量一番??感觉出周围似乎与离去之时不同??于是自语道:“吴天??你果然又來过了??只是以你一人之力??居然能够撼动树宫??实在令人惊讶??”他自语着??突然笑了??看着那莲蓬

吴天给徐若琪和千雪说了自己在大花蕾中和听到的伍飞和叶中青的对话??二女也是一阵的感慨??随即三人又开始发愁??既然这树宫如此厉害??连朱雀都攻不进來??那么明日如何抢回孩子呢

想罢多时??徐若琪见吴天拿不出个主要??于是道:“不必多想??咱们与之硬拼一场??死便死了??”

“树宫如此厉害??咱们如何拼得下??”吴天道

“我以五彩霞衣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你再全力出手??或许可以成功??况且……况且明天不只是咱们三人??”徐若琪道

吴天听了点点头??“也只有如此了??那么咱们早点休息??听说仪式就在今晚上子时??”

“啊??又是晚上呀??”千雪撅嘴道

“那魔婴喜欢月光??月光能给大家强大的力量??估计今晚??又是一个月明之夜??”吴天道

三人说完??便各自退回了房间??虽然应当是调息打座??可是吴天的心情总也平静不下來??此时门一响??红羽走了进來

“吴大师??”红羽轻声道

“红羽??你有事吗??”吴天问道

“吴天师??我方才见你和两位姑娘说话??难道你们晚上要抢回魔婴吗??”红羽问道

“喝??”吴天一惊??“你……你都听到了??”

“我沒有听到??只是猜得??”红羽道

“我们却有此意??”吴天说完看着红羽??心道若是她要前去报信儿??我只好先将她治住了

“吴大师可想好了如何靠近魔婴??”红羽问道

“这个??”吴天确实沒有想好

红羽听了一笑道:“红羽有个法子??可以到达离魔婴最近的地方??”

“什么办法??”吴天大喜

“子时的台上??除了处子之外??每个处子身旁还需有个男子……”红羽说着脸上一红

吴天一愣??想起了前日磨君之话??魔婴尚小??不能亲自取处子之血??需要每族的处子身边??再派一男子帮助取血??难道??便是要二人做男女之事吗

“吴大师若肯屈尊与红羽上的台去??便可到魔婴的身旁??待他一出世??便可下手了??”

未到子时??便有许多的魔天族人跪拜于那大花蕾之下

这些人都是些身份较低之人??上不得花蕾之上??而允许到上面的??除了魔君和三大族长??还有各部族的族长??以及所进献的处子和**之人

只是此时那大花蕾之上只有七对男女分列在莲蓬的四周??吴天则是在脸上涂抹了东西??与红羽待在莲蓬的一角??他四下看看??那边的紫剑双侠??还有叶中青??只是叶中青旁边??居然是个多诃族树精部族之人??肩头上还有树精??吴天摇了摇头??心道叶长老一世的英名??难道要落个晚节不保吗??伍飞不是说过要來的吗??为何此时还不见他的人影

吴天说着??四下的看去??只见这大花蕾之中??除了他们几人??魔君与三大护法都还沒有到??看來白天的大战??让他们魔法大损??此时一定在调息打座吧

说要子时开始??还有一个多时辰

此时大花蕾比起白天之时??已展开了小半??正有一道的月光射了进來??射到了莲蓬之上

那莲蓬突然发出一阵的红光??下面的流气急速的向上流去??只是那红光越來越强??接着??整个大花蕾居然震了一震

众人都是大惊

吴天只觉眼前红光一闪??魔君首先出现在了旁边??惊讶的看着莲蓬??片刻之后三大护法和白眉也出现在了大花蕾之内??看着那莲蓬??然后是各部族的族长

“魔君??尚有一个时辰??难道这魔婴要提前降世吗??”断径奇道

魔君沒有说话??看着那莲蓬上的红光??然后道:“这魔婴比咱们想像的要强??大家现在便按计划做好准备吧??”

“是??”三大护法答应一声??分列别坐于这莲蓬的四个角??将七对男女和莲蓬围在当中??白眉和各部族的族长则后退几步??观看着这百年难遇的魔婴降世

大花蕾的震动越來越强??那莲蓬之内突然发出了“咔咔”之声??发出一道的红光??将吴天对七对男女笼罩到了其中??莲蓬与下面的树桩相交处的黄色的花蕊??突然的伸长??伸到了七对男女的身前??吴天一愣??心道这是干什么

红羽脸上一红??低声道:“处子之血要涂抹到这上面??”

“啊??”吴天一惊??心道不会必须要用吧

此时外面的魔君也是大惊??高声道:“看來魔婴要提前降世了??里面之人??马上敬献处子之血??魔婴才能出世??”

吴天心道不好??真得要敬献出处子之血??才能要孩子出來??此时他旁边的两对男女早已是干柴烈火??拥到了一起??女的则发出一阵阵的呻吟之声??吴天听了心中一荡

而红羽则扑到了他的怀中??咬着嘴唇道:“吴大师??你若不帮我破了处子之身??献上处子之血??你的儿子便无法出來??若时间久了??恐怕还有性命之忧??”说着手轻轻的在吴天的胸口抚摸着

吴天紧攥着拳头??快有些把持不住了??一路之上??面对着三个美女??若不是有要事在身??他几次便要把持不住??此时美女在怀??旁边更是早已行开了男女之事??他如何把持呢

不远之处??晓峰轻轻的除去了雪飞的衣服??轻吻着她的粉颈??雪飞发出一阵的呻吟之声

而叶中青身边之人??也把叶中青手上的树枝解开??然后开始解她的衣服??叶中青虽然年级不小了??可是还是处子之身??此时被人撕扯衣服??还忍不住抵御??或何况还是一个长相怪讶的异族之人??叶中青一挥手??不小心碰到了那人肩头的树精??树精居然掉到了地上??一动不动??叶中青一愣??再看那人之时??那人居然一笑??叶中青轻叫一声??脸上红了

“青妹??看來咱们命中注定要成为夫妻的??今日便由我來圆了你的梦吧??”伍飞道

叶中青微微的点点头??仿佛是个含羞的少女

吴天还在坚持??他已把拳头要攥出血來了??而红羽早被旁边两对感染的受不住了??她已经开始轻轻的解开吴天身上的衣服

此时旁边一对已经完事??将处子之血抹到了那黄色的花蕊之上??花蕊上发出一道的黄光??缩了回去

片刻之后??花蕊已缩回去了六条??只是剩下吴天他们这里这条沒有动了

外面的魔君见状大怒??“那里是哪个部族之人??还不快献处子之血??”想着回头扫视那些外支之人??孤鹜连忙起身战战兢兢道:“那是我部之人??还请磨君息怒??”魔君一见是他??马上想到了里面的男子是谁??居然不生气了

吴天想到了黄衫??还有外面的有孕在身的千雪??甚至还有徐若琪??自己若是再惹下了风流债??如何对的起这几个女子呀??想着身上泛出了红光抵御

魔君看到了红光??脸上居然微微一笑道:“你们若再不献血??这魔婴便是成为死婴了??”

“呀??”吴天心里的防线一松

红羽则在他的耳边轻轻的吹着风??低声道:“吴大师??你这是为了救你的儿子呀??”

此时那莲蓬发出一阵的异响??吴天抬头看去??居然是裂开了六道口子??还差一道??便可以完全的张开了??而此时里面居然发出了一阵婴儿的哭泣之声??似乎十分难受

吴天心道不好??莫不是因为最后的一处沒有裂开??而让孩子难受了吗??我若再害死了儿子??便更对不起衫妹??既然已对不起衫妹多次了??再多一次也无妨了??想着把红羽搂到了怀中??红羽发出一阵欢快的叫声

大花蕾之下??千雪和徐若琪与许多的多诃族人不同??她们当然沒有跪拜??而是仰头看着上面的大花蕾已慢慢的张开??里面的莲蓬渐渐的露了出來

千雪“哼”了一声??便要回屋去??“大哥哥你红羽一定做了那事??”

“千雪??”徐若琪道:“我看你还是不要离开了??片刻之后便会是一场的乱战??等吴师弟一抢到孩子??你便带着马上离开??我们來断后??”

“啊??”千雪惊了一声??心道昨日朱雀都被击退了??他们断后??他们断得了吗

终于??最后一根黄色的花蕊也收了回去??莲蓬终于彻底的展开了??发出万道的红光??直射上了九天

一个婴儿在红光之中??慢慢的升了起來

吴天大喜??只见婴儿出來之后??红光一弱??吴天身形一闪??飞身上了莲台??一把抱住了婴儿

魔君与三大族长都是一惊??魔君手中血光一闪??持血剑飞了过來道:“吴天??快放下魔婴??有话好说??”

“休想??”吴天狠狠道??此时他只觉一股无名的法力通过莲台传到了自己的身上??而天上的月光也穿过那红光照到了自己的身上??吴天体内的魔尊魔法一阵的躁动

此时吴天怀中的孩子也是一阵的乱动??身上发出红光??显然是他体内的魔尊魔法也有了反应

魔君见吴天分神看怀中的孩子??突然血剑一挥一道血气击了过來

只听旁边有人喝道:“出招??”四道剑气??合成了两股击向了魔君

这两道剑气分明便是无忧谷的双剑合璧??可是此时却透着诡异??而且异常的强大??魔君沒有防备??只好撤剑挡下??“轰”的一声??他居然被震退几步

下面正有四人挺剑而立??他们相互看看??一脸坦然的微笑??似乎这里只是平时习剑的练武场??而不是多诃族最紧要之处

原來是伍飞早已将紫剑双侠的一对紫剑盗了出來??然后自己化妆成了树精部族之人??藏着四把剑??将原本派來的树精族之人击昏??自己则替换了他

“九陌??你平时仗着这树宫的邪法??仗势欺人??如今也让你尝尝我们无忧剑法的威力??”伍挺剑道

吴天一见他们心头大喜??突然将怀中的孩子向紫剑双侠抛去

“晓峰师兄??请你带我孩子赶快离开??我拖住他们??”说着身上已开始泛出红光??已经要坚持不住了

晓峰和雪飞伸手便要去接那孩子??突然那孩子身上发出一阵的红光??伍飞见状脸色一变??大叫一声:“别接??”突然手中一剑挥出??刺向了孩子

众人都是一惊??心道他要干什么

“轰”的一声??红光闪过??刚才并力接下魔君的四人??伍飞、叶中青和紫剑双侠四人居然被震退了数丈??气血不稳

那孩子则落到了地上??居然发出了“格格”的怪笑

吴天大惊??心道孩子难道摔坏了不成??想着便要飞下查看??突然魔君和三大长老同时出手??吴天脚下的原本展开的莲蓬突然的合起??吴天连忙想飞起??可是旁边的许多黄色的枝叶早将缠住了他的双脚??吴天挣脱几下??居然沒有挣脱??反而那树叶越缠越多??越缠越紧??合起來的莲蓬居然已将他的双腿夹住??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刺入了他的骨肉之中

突然魔君发出一阵的狂笑:“好好好??魔婴终于就位了??正好子时已到??仪式开始??”

四周之人大惊??其中一个部族的族长问道:“魔君??那婴儿已掉到了地上??如何说魔婴到位了??”

魔君又是一阵的大笑??“真正的魔婴??便是现在被制住的吴天??而地上的孩子??只是引他而來的诱饵??”

在场之人??全部大惊??其中最惊讶的??便是吴天了

我是魔婴

大花蕾此时已完全的展开??莲蓬则向上长了几仗??此时已是高高的升起??高居于众人头顶之上??一股股的金黄的光芒在众人的头道??向四下了散去??而顺着那根托起莲蓬的树枝??一股股的绿气从下面涌上??传到了吴天的身上??吴天只觉有一股莫名的能量向自己的体内涌入??他一阵的挣扎??身上红光闪起??怀中魔彩珠也突然飞出??发出强烈的异彩??异彩照到了吴天身上的树藤??那些树藤冒出一阵的绿气??马上开始变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