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46 回探望逍遥

446回 探望逍遥

见那怪物飞近??徐若琪手中金蛇剑化成一条金蛇??飞祭而出

你怪物见到金蛇发出一声的怪叫??应着金光徐若琪也看清楚了怪物的相貌??心中一惊??连忙收剑

那怪物飞到了馒头旁边??伸手拿出几个??展翅飞起

旁边的明江飞身而上??一掌击出??佛光印

一个巨大的手印向怪物拍去

那怪物无处可躲??一阵的怪叫

“不可??”徐若琪突然叫道

明江此时也想起了刚才徐若琪收手??于是也连忙收手??那怪物拿着馒头转身飞走了

“什么东西??”吴天此时也问道

徐若琪暗叹了一口气??心道吴师弟失去法力之后??感官已弱了许多??于是道:“无事??只是來抢食物的??明江大师??你麻烦你守住营地??我去看看??”

“阿弥陀佛??徐施主小心??”明江道

五彩一闪??徐若琪追了上去??虽然那怪物飞的极快??徐若琪穿着五彩霞衣很快便追上了他??只是徐若琪并不靠近??只是远远的跟着

只见那个小怪物直上涯顶飞去??然后三转两转之后??前面出现了一个房间??透出微弱的灯光

那怪物在屋前收翅??走了进去

徐若琪一奇??他们居然住到了这里

徐若琪靠近房间??只听里面那小怪结结巴巴道:“妈妈??吃??”

接着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你又去抢人家的馒头??这次可曾被人发现??”

“沒……沒有??”

“等娘病好之后??给你做好吃的??你且不可再偷东西??上次被人打了一棍子??听说附近的居民找到了天龙帮的东海分舵??想请他们上涯來除妖??”

“妈妈??吃??”

“好??你也吃??”

“一……起吃??”

徐若琪眼中一热??她早已听出了里面的声音??那个她原本恨之入骨之人??逍遥仙子

如今经历了许多??特别是自己父母齐亡??吴天父母齐亡之后??她此时已深感父母对子女之爱??即便**邪如逍遥仙子??也曾为了儿子甘舍性命

“屋外之人??何不进來??”虽然逍遥仙子有病在床??其法力大半还在??她已发觉了屋外的五彩之光??于是道

“咳??”徐若琪干咳一声??走了进去??同时收去了身上的五彩

那白毛小怪吴邪此时龇牙咧嘴??一脸的敌意??他似乎想起刚才便是这个女子??祭起一条金蛇击向了自己

逍遥仙子此时正躺在**??面容憔悴??原本的风采早已不见??此时看來??才与她的真实年龄相同

逍遥仙子看清楚來人之后??摇头笑笑:“果然冥冥中早已天定??你居然都能找到此处??也罢??我此时已是病入膏肓??你对我恨之入骨??要取我性命起而易举了??”

此话一出??吴邪已明白了母亲的意思??依然展开翅膀??挡在母亲身前

近距离看着吴邪??徐若琪心中一阵的感慨??他的翅膀之上??尚有几处伤口未愈??一旦展翅??定是十分的疼痛??然而他却为了几个馒头??从涯顶飞到涯底??再飞上來

“邪儿??你快躲开??娘与她的恩怨与你无关??”逍遥仙子道

吴邪却依然一咧嘴??说出两个字:“不行??”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说得如此坚决??久经沙场的逍遥仙子眼圈一下子红了??热泪盈眶

徐若琪的金蛇剑飞了起來??对着逍遥仙子

吴邪则炸着翅膀挡在母亲身前

“邪儿??你快闪开??”逍遥仙子说着??手中光芒一闪??将吴邪推到一旁??吴邪却是双翅一展??又坚决的挡在剑前??徐若琪内法一吐??一股气息将吴邪震开??金蛇剑飞刺而去

“不??”吴邪说着大叫一声

逍遥仙子也闭上了眼睛

剑气飞过??几缕发丝飘落??金蛇剑飞回

鲜血从逍遥仙子的脸上流下??连同几缕长发??逍遥仙子睁开眼睛??发现金蛇剑只是在她的脸上划破了一道口子

徐若琪冷冷一笑道:“看在吴天儿子的面子上??我且放你一马??自此之后??咱们之间的过节一笔勾销??”说完转身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突然又转身道:“明天吴天也就上涯了??”说完转身走了

吴邪则扑到了母亲的怀里??用毛茸茸的手??擦去逍遥仙子脸上的血渍

“真的命中注定??你爹爹也來了??娘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也有了依靠了??”逍遥仙子摸着吴邪的头??一脸的慈爱

第二日一早??法相寺的众僧将吴天和众人送上涯顶??吴天不顾危险??爬在涯边向下看去??只见那石缝之中的檀心花杆??此时已缩了回去

明江带领众僧按照众人的要求??在涯顶迅速的搭起几间小石屋??其实原本要临时搭成草屋的??临时决定改成石屋??是因为大家发现原本邪教的建筑的残留??有许多大的石板和石块??只需略微的处理??便可使用

法相寺众僧搭好石屋??便离开了??几个女子则将江小贝给准备的东西??各自的收拾进屋子

吴天所挑选的屋子??在距离涯边、檀心花很近的地方??而且他还把冰冻黄衫的冰块放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整日的守着

其她几个女子见状??微微吃醋的同时??也是一阵的感慨??正常时的吴天??原來是如此痴情之人

凝碧涯地处于中原的东北之处??此时虽然刚刚入秋??可是夜风却凉了起來

吴天却坐在涯边??任由夜风吹动了衣衫??却一动不动??他呆呆的看着涯壁之上的檀心花??心中思绪万千

除了思念与爹娘共处的日子??便是思考如何能恢复自己的法力??好到时救治黄衫

他想着轻轻的吐纳??手慢慢的抬起??伸掌向外

他原以为一路上的修炼??自己的内法应当恢复了一些??可如今丹田之中??却依然空空??这一推之下??沒有任何的异状??甚至连一丝的法气都沒有射出

旁边的屋子之中??传出了吴心响亮的哭声??然后便是红羽给他喂食和换尿布

他的哭声又惊醒了吴寒??千雪自己也睡不好了

吴天向另一个房间看看??那里是小英子和吴言住的地方??吴心如此大的动静??吴言居然都沒有被吵醒??这个孩子看來弱的可怜

或者他已哭了??只是声音太小

徐若琪从吴言的房间走了出來??看到吴天走了过來

徐若琪的脸色有些苍白??显然是刚刚又给吴言输了内法

“徐师姐??你也是大伤未愈??不可强行运法的??”吴天感激道

徐若琪摇摇头道:“吴言的状态十分不好??即便我天天给他灌输内法??也未有好转的迹象??”

吴天脸色一变??就要过去??徐若琪拦下了他道:“吴言刚刚睡去??不要再打搅他了??”

吴天点点头道:“看來我必须马上恢复内法??然后再寻访天下明医??救治吴言??”

徐若琪看看吴天??只好点点头

夜风又急了??吴天的衣袍被吹的抖动起來??仿佛是澎湃的波涛一样??只是吴天的心比那波涛还有澎湃

我必须马上恢复内法

“你无内法护体??别在外面待太久了??”徐若琪道

“我再想一些事情再回去??”吴天道

于是徐若琪转身离开了

吴天又呆呆的站在那里??抬头遥望星空??他最近经常的仰望天空??天上的繁星运转有至??明暗分明??宛若地上之人??分三六九等

其中最为抢眼的??便是北方的北斗七星??只是此时辅星和弼星都已隐去不见??即便是七颗主星??也只有四颗正常??另外三颗灰暗无光

虹光派当年的七大首座和辅、弼双星??如今已去其五??剩下的四位??不论是修为还是名气??都无法与前面的五位相提并论

吴天看着星空正瞎想着??突然西方的天空??一颗流星向东划來

那颗流星划过之处??天上原本的星星都暗淡起來??而那颗流星却是越來越强??到后來??整体天空就只看见它的光芒了

吴天心头一动??暗道不好??难道江湖又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吗??魔尊已除??不应再有强大之人了??除了……不知逃往何处的邪教

旁边忽然传來了震翅之声??吴天大惊??心道该死??此物到了自己身边自己才有所发现??他转头看去??却是一愣??幽幽的说出两个字

“吴邪??”

吴邪张着翅膀??歪着脑袋看着吴天??似乎也让出了他??居然张口叫道:“爹爹??”

吴天心头一热??原本几次差点被自己打死的吴邪??此时居然叫出了爹爹

吴天伸手想起摸他??吴邪却一闪而开??吴天摇摇头道:“昨天晚上偷馒头之人是你吗??”

吴邪沒有回答??只是呲呲牙

“沒错??就是他??”不知何时??徐若琪已站到了两人三丈之外

吴邪对着徐若琪叫了一声??又转头看的吴天

“你是自己在涯上吗??你娘在哪里??”吴天道

吴邪嘴里不知说着什么??伸手向涯下指指

“你是说你娘在那里吗??”吴天惊道

吴邪点点头??说出一个字:“病??”

吴天一惊??心道他的意思是说逍遥仙子病了吗

“你不妨去看看??”徐若琪道

吴天心中一惊??心道徐师姐对逍遥仙子恨之入骨??此番必定要找她报仇??只是逍遥仙子虽然该死??却是吴邪生母??自己怎忍心看到吴邪沒有了母亲呢

他正想劝劝徐若琪??却见徐若琪手中拿着一包东西??里面传出淡淡的药香

“把这个给你们??”徐若琪说着将药包扔了过來??然后转身进了屋

那包从吴天的身前飞过??吴天闻到那包中除了药物??还有晚饭剩下的烤肉的香味

那白毛小怪闻到香味大喜??连忙展翅飞走了

如此过了三四天

吴天每日坐在涯边??看着檀心花静思

徐若琪依然每日给吴言输送内法??只是她的气色却越來越差??吴天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然而自己内法丝毫都沒有恢复的迹象??吴言的身体又一日不如一日??若非徐若琪??恐怕他早已死去了

每日晚饭之时??吴邪都会飞來??众人都知他也是吴天的儿子??于是便给他些吃的??渐渐的??他已和几人混熟??看到好吃的东西??便直接抢下了吃

众人也不生他的气??曲指算來??他才是个两岁的孩子??只因经历奇特??个头才长得比普通孩子大些

每日有了吴邪的捣乱??枯燥的生活似乎有了些意思

有时众人抱着三个孩子出來晒太阳之时??吴邪还过去看看他的弟弟们

吴言很弱??只是偶尔睁开一只眼睛看看吴邪??然后便是整天的睡觉

吴寒很娇气??沒等吴邪靠近??便大哭起來??惹得千雪对吴邪横眉冷对

只有吴心很调皮??吴邪來时他便发出白光??将吴邪逼退

众人看了则是哈哈的大笑

吴天看着吴邪和吴心的活泼??更加担心起吴言

这日午间??阳光正足??吴天坐在涯边??享受着日照温暖

孩子们则都已睡去??此时吴言却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哭声??红羽抱着出來走走

“还不好吗??”吴天担心道

红羽点点头??“不知为何??他自昨晚來便睡不踏实??”

吴看看吴言??“你也辛苦了??”

红羽一听此言??心大大慰??此时山谷之此吹过一阵的风??其中居然有些腥臭之气

红羽闻了??居然大喜??然后站到了涯边??向下望去

“你小心些??”吴天见红羽站得太靠边??于是道

红羽则喜道:“吴大哥??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用以毒攻毒之计吗??”

“你是说得救吴言??”吴天道

“正是??”红羽喜道:“刚才的那阵腥风??似乎下面有蛇虫之物??以我族医道??这蛇虫之毒虽然能要人性命??其实其中使人恢复体力、疗伤、治病之效并不少??只是其毒性超过了其药性??所以我族中有一句俗语:是毒三分药??”

“啊??”吴天惊道:“我们这里只有是药三分毒之说??”

“若是中原有此俗话??便验证了本族之言之实??若是找到两种相当的毒性??同时服之??使其毒性相抵??而其药性便充分的发挥出來了??而且必有奇效??”红羽道:“我想请徐大姐得空之时??带我下去看看??”

“好??好??”吴天听之也大喜??想起吴言有救于是道:“那你先暂且休息??我抱一会儿吴言??”

“好??”红羽说着抱着吴言向吴天走來

吴天则伸出双手去接??红羽递出了孩子??吴天刚刚接住??就在二人都未用上力气之时??西方的天空突然闪过一阵的白光??地面也跟着一阵的震动??吴天的手上一滑??吴言居然脱手??掉落到了地上??吴天和红羽都是脸色一变??便要伸手去抱??可是地面再次的震动??比刚才强烈了许多

吴言在地上滚了几下??滚下了山涯

“啊??”吴天大叫一声??便要跳下??红羽则拉住了他??吴天此时身无法力??跳下去非但救不了吴言??还会白白送了性命

涯后深不见底??别说是羸弱的吴言??便是正常之人也未必能保住性命

吴天突然想起了徐若琪??她有五彩霞衣??一定可以追上的??于是大叫:“徐师姐??快救救言儿??”

刚才的地震??徐若琪便向屋外走去??此时听到吴天一叫??连忙飞起??“在哪里??”

“涯下??”吴天指指

五彩一闪??徐若琪就要飞下??却听涯下一阵的挥翅之声??只见吴邪抱着吴言从下面飞了上來

吴天大喜??连忙接过了吴言??上下打量打量??并无伤害

“我还是把吴言放回去吧??”红羽说着??接过吴言??走回了石屋

吴天轻轻拍拍吴邪的头??一脸的慈爱之色??此时一个早就有念头终于冒出??“邪儿??听说你娘病了??你带我去看看她吧??”

吴邪听了大喜??伸出手來??让吴天看??原來他的手中居然是一把的鲜花??露水未落??显然他刚刚是在涯下为母亲摘花??虽然他身有双翅??可是这山涯之下风向不定??还是十分的危险

吴天再拍拍他的头??嘉许的点点头??然后道:“你把花带给你娘??她一定十分喜欢??”

吴邪听了发出一阵阵的笑声??虽然十分的难听??却是由心而发

于是吴邪飞一截??等一会儿??带着吴天向涯的另一侧走去

走了一会儿??吴天便看前面有间石屋??原本是邪教建筑??只是残存了下來??看來逍遥仙子便住在里面

到了门口??吴邪直接飞了进去??叫着“娘??”

吴天则在门口干咳了一声??然后走了进去

见吴天突然进來??逍遥仙子一阵的慌乱??下意识的整理下头发??却沒有从**起來

“邪儿??有人來你怎么不早说??娘怎能如此模样见人??”逍遥仙子嗔怪着

吴天看着她??心中却不是滋味??原本美艳的逍遥仙子??如今却已是个干枯的老太太??不仅容光尽失??似乎还不能走动了??而此时吴邪正将摘來的鲜花??一朵朵的插到逍遥仙子的头上??不一会儿便插满了一头??然后吴邪后退几步??似乎是在欣赏自己的作品??还让吴天看看

吴天叹了一口气道:“真美??”吴邪听后大喜??居然飞了出去

逍遥仙子听了吴天的“真美”二字??苦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