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48 回配药

448回 配药

那边的巨蛇似乎恢复了不少元气??趁着巨蜥攻击徐若琪之际??蜷缩的身体突然伸直??向巨蜥扑來

巨蜥居然有了察觉??身体猛转??让开了蛇头??可是蛇尾却沒有躲开

“轰”的一声??若大的巨蜥居然已击的连翻了几个跟头??重重的落入了溪水之中??溅起了十來丈的水花

巨蛇见一击得手??对着水中的巨蜥发出一阵的“嘶嘶”之声

此时徐若琪看大到了巨蜥颈下的部分??居然是白白的皮??与身上的金光闪闪的鳞甲不同??心道那巨蜥的软肋??或许便是那的颈下??只是这巨蜥平时都是爬在地上??攻击之时也是全身向前??如何能击到那里呢

此时巨蛇也参战??或许机会便大了

看着再次爬回的巨蜥??一个冒险的想法??出现在了徐若琪的脑中

巨蜥受了巨蛇重重的一击??此时爬在水中??只露出后背和双眼??显然它对付对面的一个??或许是占了上风??而同时对付两个??就有些吃力了??就在它犹犹豫豫之时??徐若琪突然急冲而來??手中金蛇剑在空中化成一道七色彩虹??直击而上

那巨蜥居然毫不躲闪??而是张开了巨口??舌尖一分??一团绿汁喷了过來??徐若琪脸色一变??突然急转直上??向上飞去

巨蜥见人已到了嘴边??于是一跃而起??向徐若琪咬起

乌光一闪??那巨蛇飞了过來??将巨蜥缠了个结结实实

巨蜥显然是被缠痛了??伸出的长舌头不停的吐出绿汁??溅到了巨蛇的身上??冒出股股的青烟

巨蛇也不肯示弱??张口咬住了巨蜥的半边嘴巴

两只巨兽在溪间不停的翻滚缠斗着??徐若琪手持金蛇剑??冷静的等待着机会

此时巨蜥挣扎之中??将头高高的抬起??缠绕在它身上的巨蛇的身体之间??落出了一道的白色

那正是巨蜥的颈下

徐若琪大喜??金光一闪??金蛇剑飞出??居然直插了进去

巨蜥的挣扎突然强烈了起來??只是巨蛇将它死死的缠住??它仍是无法的挣脱

“回??”徐若琪双指一转??金蛇剑又从巨蜥的颈间飞回

巨蜥还在挣扎??只是力道却越來越小??巨蛇死死的缠着它??无论是被撞到石壁之上??还是被流出毒汁毒到

终于??两只巨兽倒在溪水之中一动也不动了

徐若琪飞在空中??却不敢靠近

巨蜥受了自己的致命一击??应当是已死去了??可巨蛇为何也一动不动呀

徐若琪左右的飞着??甚至还摄起一块石头??抛了过去??砸到了巨蛇的身上??它还是一动也不动

徐若琪在细看??只见巨蜥的毒舌头长长的伸出??搭到了巨蛇颈后的七寸之处??此时那绿汁已将巨蛇的后颈毒坏??那里的皮肤早已被烧的深深的陷了进去??甚至巨蜥的舌头也伸了进去

此时那山洞之内的小蛇纷纷的爬出??可是一爬到巨蛇和巨蜥的身边??便纷纷的死去??看來那只巨兽之毒??却是厉害

看來那就是巨蛇的致命之伤

徐若琪叹了一口起??想起了红羽的话??最好是有两种毒性相当的东西??对冲了毒性??才能发挥出毒药的疗伤之效??而此时巨蜥和巨蛇毒性基本相当??正当此用

想着在空中向着巨蛇抱下拳道:“蛇前辈??晚辈无能??沒能救下你來??还有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只是好人做到底??你此时已然西去??这身臭皮囊便也沒有用了??晚辈多有得罪了??”

徐若琪说着??金光一闪??金蛇剑飞出??不多时??便将蛇的毒囊、蛇胆和巨蜥的舌头割了下來

徐若琪不敢靠近??只是祭出一股的法力??远远的摄起??只是如此非是长远之计??此地不知离开了那凝碧涯有多远??而这是件物品??原本是有灵气之物??所以御动起來??十分的耗费法力

徐若琪心急之下??想起了那洞内还有许多巨蛇脱却的蛇皮??这巨蛇必然不怕自己之毒??想着五彩一闪??飞入了洞内??未等那些小蛇反应过來??便已取出了一大块蛇皮??合成了三四层??将那三件“宝贝”裹了起來

她向那洞内飞了一下??突然想起了那里面厚厚的蝙蝠之屎??心中一阵的恶心??再也不愿从那里经过了

她抬头看看??此时也是露天??想來离开凝碧涯也不会太远??于是双翅一展??向上飞去

此时天色傍晚??徐若琪飞了好一会儿??才飞出了山谷??她思下看看??却发现此处居然是凝碧涯之东北二百余里的地方??再向东几百里??便是东海了

只是徐若琪无邪欣赏这里的美景??五彩一闪??向凝碧涯飞去

凝碧涯之上??吴天和红羽等人站在涯边担心的向涯下看去??去了快半天了??她怎么还沒有上來??那下面的巨蛇??有三百的修为??已非是凡物??若是徐若琪身体正常??那巨蛇虽强却未必是徐若琪的对手??而若是她沒有防备……

吴天不敢想下去了??他此时只是恨自己沒有了法力??否则如此之事??怎能让徐师姐去犯险呢

看着红羽怀中的吴言??吴天又是一阵的爱怜??这孩子出生之时??母亲已然死亡??还沒有满月??便被白眉抢走??一路之上必定受尽了苦难??而那时居然已被魔尊的戾气附体??最后还差点成为了真正的魔尊??若非自己以天愁神剑伤了魔蛹??而让他无法吸收完整的魔念和树宫灵气??后果不堪设想

吴天想着??伸手将吴言抱了过來??吴言似乎也感觉到了父亲的温暖??重新抱了抱怀中的魔彩珠??动了几动

见吴天如此爱怜的抱着吴言??千雪有些吃醋??于是对怀中的吴寒道:“寒寒??咱们回屋??天要黑了??”

只是她刚转身??便看见空中五彩一闪??徐若琪飞了回來

众人大喜??红羽便要迎上前去??可是徐若琪看了下风向??却飞到了下风头二十丈以外??对众人道:“你们别靠近??这两件东西都是剧毒之物??”

一听此言??千雪连忙抱紧了吴寒叫道:“你快把它们拿远些??我伤到了我的寒寒??”

吴天点点头道:“那其他人先进屋去??红羽和我留下??”

小英子从吴天怀中抱走了吴言??首先进了屋子??千雪不但进了屋子??还关紧了窗户??生怕毒气传进了屋子

“大哥你先呆在此处??我过去看看??”红羽道

吴天点点头??他此时沒有了法力??若是靠的太近??恐有中毒之险??于是点点头道:“好??你虽是久居于毒物出末之地??也要多加小心??”

“是??”红羽被说的心中一喜??走了过去

距离徐若琪还有两三丈??红羽便感觉出一阵的头晕??看來那包裹中的东西??毒气非凡??红羽一喜??毒性越大??那疗伤之效便更大

徐若琪史有五彩霞衣??但还是需运起内法??才能抵御

红羽走近??却并急于出手??“山涯之下果然是条巨蛇吗??”

徐若琪一愣??“你们怎么知道的??”

“大哥自吴邪母亲那里得知的??据说吴邪的母亲十几年前曾下过那山涯之下??”

徐若琪冷笑一声道;“她只是说对了一半??下面不只是一条巨蛇??还有一只巨蜥蜴??”说着将手中的包袱扔到了地上??然后跳开几步??才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放松了许多

红羽再靠近一些??观察道:“此两物剧毒??我沒有孤鹜大哥那样的体质??也不敢乱动??”

徐若琪眉头一皱??“你都不敢轻动??要我找上來做什么??”

红羽笑道:“此物虽毒??在我南疆來说??只属于中等??比起那鸩鸟來说??差了许多??”

“你快说如何才能下手吧??”徐若琪急道

“若是千雪姐姐能将这两件东西冰冻起來??他们散发出的毒性便少了许多??我自可动手了??”红羽刚说完??便觉五彩一闪??徐若琪已飞到了千雪的门前

“你做什么??”千雪对着闯进來的徐若琪道:“你手上有毒??别碰我的寒寒??”

“你带上天钉??帮一个忙??”徐若琪道

方才吴天也听到了徐若琪和红羽的对话??于是在屋外道:“千雪妹妹??有劳了??”

见吴天说话??千雪给睡着的吴寒压压被角??将天钉拿在手中??走了出去

蓝光一闪??那蛇的毒囊和巨蜥之舌已被冰冻起來??红羽大喜??双手以蛇皮包裹??将那两件东西分别碾碎??然后取出几个杯子??按比例搭配??放入了杯子之中??远远的看着

“然后呢??”千雪也起了好奇之心??于是问道

“等它们溶化??便可知哪杯的比例正好??”红羽道

片刻之后??几个杯子之中的并粉分别溶化

“嘭嘭”两声??两头的杯子分别爆开??一个炸出一团的绿雾??一个炸出一团的绿汁

红羽点点头??“如我所料??一杯是蛇毒多了??一杯是蜥蜴之毒多了??”

然后者向中间了两杯??杯子虽然沒有立刻爆开??却也慢慢的裂开??里面分别流出了绿色的东西

红羽再点点头??千雪道:“看來这两杯里的东西??搭配比头两杯均衡了许多??”

此时还剩下三杯

一边的两杯虽然沒有再爆开杯子??却是不停的冒出绿色的烟雾??有绿色的泡沫溢出

只有另一边的一个杯子??晃动了几下??然后便沒有了动静??红羽看了大喜道:“就是那杯了??看來巨蜥蜴之毒强了巨蛇??”

徐若琪点点头??心道通过她的所见??果然如此??这红羽还是有两下子的

红羽慢慢将那个杯子端了过來??千雪连忙的后退:“剧毒之物??离我远点??”

“千雪姐姐??这杯中之毒气早已中和??此时这只是一杯有大补作用疗伤奇药??”红羽道:“可以给吴言喝了??”

吴天点点头??到屋内将吴言抱了出來??小英子也不放心的跟了出來??看看那些炸开的杯子??再看看吴言

红羽上前两步??抬起吴言的头??便要喂下??千雪突然道:“红羽??这真的不会毒死他吗??”

红羽只觉吴天的手臂一躲??抬头看去??吴天脸上也有担心之色

红羽咬下嘴唇道:“大哥??若是无言有事??红羽愿意以命相抵??”

吴天看着红羽坚决的神色??突然一笑道:“你本是好意??我怎能让你以命相抵呢??若是言儿被毒死??那便是他命当如此??怪不得别人??”说着从红羽手中接过杯子??给无言轻轻的喂了下去

或许是那东西十分美味??一碰到吴言的唇??他居然张开小口??一口气的喝了下去??平时喝稀饭都不曾有如此胃口

喝完之后??吴言舔舔嘴唇??歪头接着睡

众人的目光此时都盯在吴言的小脸??可是那小家伙只是酣睡??沒有任何异状??吴天心中一喜??心道如此看來??吴言并未中毒??剩下便是希望这药的疗伤之效能发挥作用了

“天色不早了??我去做饭去了??”小英子一语打破了众人的沉默

于大家各回各屋??吴天则守在吴言的小床之前??静静的看着他

吴言睡的很香??手中的魔彩珠抱的很紧??天下三大奇珠之一的魔彩珠??此时竟成了孩童的玩物

片刻之后??山涯之上漂起了粥香??煮粥小英子最拿手了

此时吴天和红羽担心吴言??怎会有心吃饭

只是千雪此时招呼这大家??然后高声道:“英子姐??你太厉害了??明明只是粥??你却能每天煮出不同的味道來??”

小英子一笑道:“这里有许多孩子??当然要每天变换口味了??他们只有多吃才能长的快些??”

“就是就是??我也要多喝点??大哥哥??你们也出來吃一些吧??吃饱了才能养好身体的??”千雪叫道

吴天听了感觉有道理??而此时吴言睡得正香??于是叫上红羽走了出來??他四下看看??唯独沒有见徐若琪的

于是他走到了徐若琪的房前??轻轻的叩门??门内沒有反应??吴天透过门缝??只觉里面金光闪动??吴天一惊??心道徐师姐为何此时在调息??难道是在涯下受了什么伤吗

想着便推门而入??中间此时徐若琪正收住内法??身子一软??便向旁边倒去??吴天大惊??连跑两步??扶住了徐若琪

徐若琪倒在了他的怀中??吴天此时才发觉??此时的徐若琪身上只穿了件内衬之衣??其它的衣物??早已扔到了一旁

刚才徐若琪回來之时??众人只是注意她手中的极毒之物??此时吴天才想起??她身上还有不少黑绿之色??莫非是身上也粘了毒汁液??吴天再看看墙角的衣服??果然散发出一股的腥臭之气

“徐师姐??你??”吴天搂着半裸的徐若琪??低头看去??却正好看到那高高的胸和深深的**??心头难免一荡

“我只是中了些余毒??也妨事的??”徐若琪说着??却未从吴天怀中离开??不知是她说的假话??原本中毒不浅??还是不舍得离开

外面的红羽见吴天进了徐若琪的房子许久不曾出來??于是便走了进來??此时正看到半裸的徐若琪躺在吴天的怀中??连忙的低头??正好扫见了旁边地上徐若琪脱下的衣物??心中明白了原委??于是找了一个棍子??挑起那些衣物??走了出去??还帮他们带上了门

门一关??徐若琪却伸出了光滑的手臂??揽住了吴天的脖子

吐气如兰??美人在抱??据说中了过蛇毒之后??人的欲望便会被挑起??此时的徐若琪??宛如吃了**??在吴天的怀中不断的扭动着身体??鼻子则在吴天的颈上轻轻的蹭着

一股无名的力量??从吴天的身内生出??他居然也有些把持不住了??把怀中的徐若琪搂的更紧了一些

与她同生共死经历了许多的事情??徐若琪在吴天心中的地位??远远在小英子、千雪等人之上??至于衫妹……吴天不敢再想下去??如此美妙的时刻??不要再想什么伤情之事

吴天的嘴唇吻上徐若琪的嘴唇??两人在不大的**翻滚在了一处

二人只顾着燃烧心中的**??谁也沒有注意到??此时的吴天??身上居然发出了白光??那是虹光派的内法

“他们在做什么??”千雪见红羽将徐若琪的衣服扔到了涯下??于是问道

“他们……他们在疗伤??”红羽道

“疗伤??”千雪奇道:“大哥哥不是法力尽失了吗??”

千雪正说着??小英子突然惊叫了一声??“你们看??”

三女向着徐若琪的房间看去??只见能房间之内??发出阵阵的白光??时而柔和??时而激荡

千雪脸上一喜??“难道大哥哥的内法恢复了吗??”说着便要进屋看看

“千雪姐姐??”红羽心道以刚才那二人的情态??或许是在做男女之事??千雪虽然与吴天有了夫妻之实??若是闯入也是不太合适??于是出声叫住了千雪

“怎么了??”千雪问道

“他……他们或许正在紧要时刻??你若突然闯入了??或许……”

“对了??或许会走火入魔了??”千雪恍然道??“我便先吃饭??一会儿再去看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