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51 回如此简单

451回 如此简单

一听到问涯正之人??吴天脸上一红??不过此时已不比当年??经历过太多的起起落落??吴天已将一些事情看得太淡??他正要给晓峰和雪飞一一介绍??此时正剑双侠身后走上两人??上下打量下吴天抱拳道:“这位便是吴大侠吧??”

吴天连忙还礼??打量下那两人??也是无忧谷的打扮??却十分的面生??而那男子长相??与去世的叶孤云有几分的相似??于是问道:“正是在下??敢问师兄是??”

“在下叶飞??这是我师妹林虹??”叶飞说着??想起了大哥叶孤云??一阵的叹息

吴天想起徐若琪曾讲过??用人之际??叶孤云不得以显露出无忧谷隐藏的实力??派其族弟叶飞与了言、司马婉茹、贾六金前去探察魔尊的虚实??只是这二人见了言要拼死落下阻上“魔尊”一阻??于是也坚持留下??了言恐其白白送死??便将此二人击昏??说來也与自己脱不开干系??便再次施礼道:“数日之前??多有误会??还请见谅??”

“哪里哪里??”叶飞刚说完??便听到了几间石屋之内??纷纷传出了哭声??千雪和红羽连忙回屋??片刻之后各自抱出个孩子

无忧谷人见状??都瞪大了眼睛??原本这涯上的各有特色的三个美女已让他们吃惊不小了??此时还抱出两个孩子

“这几位是??”晓峰问道

吴天微微一笑??便介绍道:“这位是我英子师姐??自幼一起在云下镇长大??”

小英子连忙见礼

“这位是红羽姑娘??是我在南疆认识的??”吴天道:“她怀中抱得??便是我与衫妹的孩子??”吴天说着想起了黄衫??心中一酸

紫剑双侠二人与黄衫相处多日??也是感情颇深??也不免连声的叹息

“我就不用介绍了??”千雪上前几步道:“这是我与大哥哥的儿子吴寒??”

雪飞听了??也上前几步??看看这个孩子??再看看那个孩子??十分的爱怜??然后回头看看晓峰??脸上一红

“雪飞姐姐怎么喜欢小孩子??你们便快些生一个??”千雪道

此言一出??把雪飞的脸说红了??众人正在尴尬之时??突然一声的怪叫??吴邪被弟弟们的哭声惊醒??揉着眼出了屋??却见屋外站着大群的人??于是一声的怪叫??张翅扑向了正要抱起吴寒的雪飞

无忧谷众人大多沒有见过吴邪??以为來了怪物??于是纷纷的亮剑

“不可??”晓峰高声道

此时吴天也招手??示意吴邪停下

吴邪站在吴天的身边??警惕的看着众人??生怕自己的弟弟被人抢走

“他是我的长子吴邪??他的妈妈便是逍遥仙子??”吴天道

紫剑双侠早已知道此事??只是上下打量下吴邪??沒有说话??而叶飞等人却是头次听说此事??看着吴邪??再看看吴天??想起了那日在无忧谷外看到了吴天的真身??张大了嘴

“快??把东西都卸下??”雪飞见气氛有些僵硬便吩咐道

于是众人连忙将带來的物品一一的卸下

“我们在临江场遇到了江公子??他说过了你们的情况??便托我给你们送些东西來??”晓峰道

“原來如此??那江师叔祖现在可好??”吴天问道

“他刚刚处理完潇州宏运钱庄之事??看上去十分的憔悴??”雪飞道

此时吴天才发现众人还都站着??于是连忙招呼大家就地而坐??自己则与晓峰和叶飞等人闲聊了起來??雪飞则看着两个孩子好玩??抱來抱去??只是抱到吴言之时??脸色一变??惊讶的看着红羽

“吴兄弟??你可知西域最近有了异变??”晓峰道

“不知??”吴天惊道

“据传邪教回到了西域??准备趁四大掌门亡故之机再图中原??”晓峰道

“啊??”吴天惊了一声??低下了头??“都怪我敌我不分??误杀了四大掌门??”

晓峰摇了摇头道:“万事皆由天定??岂是人力可改??四大掌门被你误杀??便是他们的归宿??不怕吴兄弟笑话??我开始之时对你还多有抱怨??只是此时已想明白??”

吴天抱下拳低头道:“只是我犯错太多??即便四大掌门之事不全怪我??那雷长老对我恩重如山??我却碰撒了他老的骨灰??实在该死??”

晓峰听了摇摇头道:“吴兄弟差矣??师父一生豪爽??不喜被约束??其死后岂能忍住自己的骨灰被约束在一个小小的坛子里??师娘当年的去世之后??师父便将她的火化之后的骨灰??撒到了大江南北??或许我等愚钝??不解师父之意??而阴差阳错假你之手完成了师父的心愿??我们反而要谢谢你才是??”

吴天听得瞪大了眼睛??雷龙的音容笑貌仿佛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鼻子一酸道:“若再得空??我定要烤上几只山鸡??供于雷长老灵前??”

“何必他日??就在今朝??”晓峰说着一拍手??一名弟子拿过几只山鸡??放在众人脚下

吴天一看??突然想起自己与黄衫误入无忧谷??以山鸡骗了雷龙两招剑法之事??仿佛昨天刚刚发生??而此时雷龙去世??黄衫被冰冻??真是物是人非、时过境迁了

“好??”吴天突然豪情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我久未烤鸡??今日涯上作料齐全??我便露上一手??”

吴天说完??挽袖子忙了起來??晓峰却安排众人将美酒打开??顿时间凝碧涯顶之上??酒香四溢

吴邪早已发现这些人沒有恶意??于是不再紧张??他此时闻到了酒香??居然爬到了酒坛旁边??不停的吸着酒香

叶飞见状??“哈哈”大笑??居然拍开一坛??盛上了一碗??递给了吴邪

吴邪拿在手里??再又闻闻??似乎不敢马上喝下

“喝吧??这是好东西??”叶飞笑道

“不许喝??”千雪叫道??可是为时已晚??只见吴邪一仰脖??小半碗酒便被一饮而尽了

只是喝时容易??入肚子却沒有想象的舒服了??吴邪先觉这酒辣人??接着便是腹中如一团火一样烧开??他惊的把酒碗扔开??双手捂着肚子??张开双翅上下的翻滚

众人看了??都是一阵的大笑

此时林虹也觉着叶飞有些过份??于是瞪了他一眼??连忙取了一碗水??递到了吴邪的跟前

吴邪翻腾了几下??腹中已舒服了许多??此时便想站稳??可是摇摇晃晃的却站不稳??幸好有双翅平衡??不至于摔倒

众人又是一阵的大笑??连吴天也笑了??这情景让他想起了当初在天权峰之上??他与天权堂的几位师兄弟??打打闹闹的情景??虽然那时自己身无所成??却是如此的快活

吴邪想要接过林虹手中的碗??可是抓了几下都沒有抓到??反而差点将碗给打碎??他头次喝酒??显然是不胜酒力

林虹也笑了??将碗递到了他的手中??吴邪再次一饮而尽??却发现碗中非酒??于是摇了摇头??径直走到了叶飞的跟前??伸碗要酒

叶飞看他已醉??不敢再给??可是吴邪一呲牙??抖动双翅在周围腾起一团的烟尘

叶也一愣??“他不会是要撒酒风吧??”

“哼??你还说??都怪你??”林虹道

叶飞咧咧嘴??而吴邪的碗已递到了他的鼻子底下??他无奈??只好再盛上一少半碗??“你只能再喝这么多了??”叶飞道

沒想到吴邪居然还要一口干了??只是此时已是酒醉??那碗居然沒有放到嘴里??而撒了大半??他捂着肚子片刻??便又将碗递了过來

叶风早带着酒坛跑远了??吴邪见状??朝他一呲牙??看到旁边还有几坛一样的酒坛??于是过去抱起一坛??便向涯下走去

“吴邪??你要做什么??”吴天叫道

“娘??娘喝??”吴邪说着??继续踉踉跄跄的走着??双翅不停的打到地上

吴天、千雪等人听了??都是鼻子一酸??并非是哀伤逍遥仙子之死??而是感慨这吴邪虽然相貌古怪??却是一个孝子??有好吃、好喝的??都惦记着他娘

此时吴邪已醉的厉害??手中一滑??那坛酒便向下掉落??眼见一坛未开封的美酒??便要被糟蹋了

白影一闪??叶飞飞去接住了将要落地的酒坛??上下看看??沒有损坏

此时吴邪却是一声的怪叫??他认为是叶飞抢了他的酒??于是双翅一展??向叶飞扑來??叶飞大惊??连忙飞起??片刻之间两人便你追我赶的??在涯上追逐起來

虽然吴邪飞行灵巧??但此时身体也不太听使唤??于是不停的碰撞着地面??许多刚刚带來的箱子??便被他撞散了??里面都是吃穿用的生活用品

叶飞虽然能制住吴邪??可是此时他是客??实在不便出手??于是只有躲避??而吴邪此时已动了真火??眼中居然有微微的红光射出

吴天心道不好??这孩子情急之下有入魔的迹象??这还不算??红羽突然发出一声的尖叫??差点将吴言扔到地下

众人看去??只见吴邪身上也有异状??连吴寒也口啼哭不停

吴天大惊??他此时沒有法力??无法制住二子??而无忧谷众人显然不方便出手??情急之下??吴天想起了徐若琪留下的咒语??于是连忙取出那封信??对着念了起來

三遍之后??众人只觉空中佛光闪动??虽然沒有出现佛像??却也使吴邪安静了不少??他此时已不再自追赶叶风??而是愣愣的看着空中??眼中的红光消失??吴言和吴寒也停止了啼哭

吴天大喜??再念几遍??吴邪终于倒地??呼呼的睡去了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连忙收拾东西

雪飞见状大喜??连忙道:“太好了??吴兄弟??原來你沒有失去法力??”

吴天尴尬一笑??摇摇头??一边处理着手中的山鸡??一边道:“我已法力尽失??刚才只是那源自《心经》的咒语奇妙??再加上孩子们魔性较弱??”

雪飞与晓峰对视一眼??终于道:“此时他们魔性较弱??你可压制??若是日后法力强大起來??给当如何??”

吴天手中的活停了下來??看着雪飞??这个问題他还未曾想过??若是孩子们修炼得法??日后法力强大起來之时??会不会如自己??犯下无数的错事??如云夫人、小英子、千雪都是如此情况之下与自己有了关系??此事还算小??若是如魔尊一般??犯起了杀戮??那便麻烦了??特别是吴邪和吴言??都曾被魔尊的戾气侵体??难保沒有留下些许的狂暴之气

雪飞见吴天上心??于是接着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需找个正气鼎盛之处??让孩子们饱受阳气的滋润??或许不久之后??便可消除魔性??”

吴天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雪飞师姐此言有理??我便是如此的例子??只是我要在此守候檀心花??不能离开此处??”

“那也无妨??你只需将孩子们托付于人??大可在此守候檀心花??像那法相寺和碧云山都是阳气旺盛之处??”雪飞道

吴天摇了摇头??“此事不妥??那两处都是神圣之带??而我的孩儿却是异常之体??若是呆在那上处??难免耽误了名门正派的声誉??”

“如此说來??只有一法??”雪飞道

“什么法子??”吴天喜道

“我看你刚才的咒语十分有效??你可每日对他们念起??或许身上的魔性会慢慢的消失??或者被压制下去??”

“好??”吴天听了心中一喜??手上的活便快了起來

当日三上竿之时??吴邪被一阵的香味弄醒??他想要站起??可是身子还是有些摇晃??惹得周围发出一阵的笑声

他揉揉脑袋??终于看清楚了??那发出香味的所在??是架在柴火之上的烤鸡

看见众人正从那一只只鸡上撕下肉來吃??吴邪大急??只是走起了还是不稳??不停的摔跤??惹得众人又是一阵的大笑

吴天也笑笑??叫了一声“吴邪??”然后将专为他留的得一整只鸡扔了过去

吴邪振翅飞起??接住了烤山鸡??大口的吃了起來

晓峰等人在凝碧涯之上盘桓了半日??帮忙修整了房间??归置了归置物品??然后才离开

吴天送大家下山??只见晓峰轻轻搀着雪飞的手??生怕她摔倒??吴天正在奇怪间??同來的千雪突然撅嘴道:“大哥哥??人家怀孕时??你也不曾如此搀扶??”

“怀孕??”吴天一奇??转头再看看雪飞

雪飞被看的脸上一红??嗔怪道:“千雪妹妹??都让你别说了??”

晓峰则“呵呵”笑道:“那日在树宫之颠??我们二人……便有了孩子??”

吴天也大喜??想起紫剑双侠被擒下??作为敬献处子之血之人??在那大花蕾的旁边行了男女之事??于是连忙的恭喜

“两位何时成亲??我要讨杯喜酒喝的??”吴天道

晓峰叹了一口气道:“虽然师妹已有了宝宝??可是谷主和师父新亡??我们二人自然要守孝一年??恐怕这喜酒??要等到孩子出生之后才能喝了??”

吴天点点头??感慨道:“我无暇分身到叶谷主和雷长老的灵前进香??还请晓峰师兄代我上上几柱……”吴天停了一下??然后又道:“还有叶长老和伍长老??”

“好??我一定办到??”晓峰道:“当年若非叶长老和伍长老??恐怕咱们此时已无缘相见??只可惜伍长老原本便是修真奇才??年轻之时一步走错??才有了今日的下场??”

奇才??吴天突然一惊??想起当年在树宫之颠时??正道的以阳气为基的法术无从使用??伍飞竟可以自创出气血逆转之法??在关键时刻出手??只是这气息逆转之法??是否对自己恢复内法有效??还有便是更深层的??虹光十字剑法??若要用出??便需急速的气血倒流

想到这里??吴天一阵的心潮澎湃??似乎一个关键的问題??就要解开了

晓峰见吴天脸色有变??于是担心道:“吴兄弟??你可好??”

“气血逆转之法??师兄可方便传于小弟??”吴天突然道

晓峰一愣??不知吴天有何打算??于是道:“你原本也修炼过本谷的法术??那倒无妨??只是此法或许只适合本派的内法??若做它用??反而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这个我自然知道??”吴天道

于是晓峰拉吴天到了一旁??将当年伍飞传授之法??告知了吴天

“这么简单??”吴天听后一愣

“虽然简单??却是十分的凶险??一般人??只能支持片刻??”晓峰说完??向吴天等人告辞??带无忧谷众人离开了凝碧涯

吴天回來坐到了一块石板之上??心中不禁敬佩起伍飞來??自当年徐正甫告诉他虹光十字剑法的施展??需要气血倒流??以及其中的注意之事后??他得闲之时??也曾试验过若干次??只是每次都差点走火入魔??未曾成功??另外吴天自离开北山之后??便一直处于争斗之中??为了入南疆救子??求大祭祀复活黄衫??他不敢强行的深入练习??唯恐受伤之后??耽搁了时间

而伍飞之法??却是十分的简单??只凭一招小小的法术??便可以成功??在这样法术??普通资质之人都学过

移宫换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