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53 回去向

453回 去向

这人晚间??吴天修炼许久??却是收效甚微??在这凉爽的洞中??他却是大汗淋漓

此时各各房间内的洞口??早已的通??红羽一时睡不着??便下來看看

她看见吴天着急的样子??把嘴唇一咬??走了过去

吴邪此时已有了睡意??红羽拍拍他的肩头道:“吴邪??红姨房中有你爱吃的果子??你过去吃了就在上面陪着吴言睡觉吧??”

一听有果子吃??吴邪大喜??双翅一展??钻到了红羽的房间

红羽见吴邪走离开??此时才來到了吴天的身边

她拿出手帕??帮吴天轻轻擦去额头的汗水??轻声道:“大哥??修炼之事??不可太急??你们中原不是有句名言叫欲速则不达吗??”

吴天点点头??只觉红羽此时吐气若兰??发间还有淡淡的香气??心中不免一动

红羽脸上一红??羞涩道:“日间在涯侧的涧中洗澡??擦了不少的花瓣??”

吴天用力吸吸??她的身上依然很香??而且红羽此时只穿了件宽松的衣服??丰满的胸被低低的领口出卖??随着红羽擦汗的动作??微微的跳动

吴天的心头一荡??只是想到自己的内法尚未恢复??此时无此心情

红羽见吴天闭上了眼睛??反而依在了他的肩头??用近似于呻吟的声音道:“大哥??你可曾记得??那日你我快活之后??你便暂时的恢复了内法??你那时元气不足??此时你已服食了许多蛇胆??若是能再次恢复内法??或许便能成功了??”

红羽说完??嘴唇在吴天的颈间轻轻的吻着??身上的袍子领口大开??肩头和后背都露了出來

吴天轻抚着她的肩头??身体早已有了反应??他的指甲都要插入她的肉中了

疼感迅速的化成了刺激??红羽一阵的呻吟??身上脸上都红了热了

吴天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扯下了红羽的袍子??正欲压到她的身上??却看见她的小腹此时已是微微的隆起??于是自己先躺了下去??把红羽抱到了身上……

吴天感觉自己身上有使不完的力量??精力无限

他与红羽也不知做了几次??每次过后??他非但沒有感觉出疲乏??反而更加的精神

红羽早已被他溶化了??只是软在那里??一次又一次的**

吴天原本还要再上??可是看着红羽的肚子??终于忍了下來

红羽早已软在地上无法起身了??吴天给她搭上一件衣服??看看自己的双手??居然满是力量??再摸摸丹田之处??吴天大喜

那团的热气??此时已消失不见了

难道??难道自己恢复了内法??吴天想着??看到不远处的天愁神剑??于是意念一动??天愁神剑微微一动

吴天下意识的催动内法??身上白光一闪??天愁神剑发出一声的龙吟??腾空而起??悬于吴天的身旁??他十分的兴奋

吴天的手有些颤抖??他轻轻的握紧了天愁神剑??内法一吐

吴天身上发出一团的白光??天愁神剑剑气四溢

旁边头顶的石壁之上??不结实的石块纷纷的落下??吴天连忙收法??如此下去这洞穴也要承受不住??而倒塌下來

躺在地上的红羽见状??微微的咬咬嘴唇??轻声道:“大哥??咱们成功了??”

吴天感激的看看她??点了点头

此时上面的千雪、小英子和吴邪都感觉到了下面的异动??于是纷纷下來??向这边走來

只是他们尚未走到??只觉眼前白光一闪??一道劲风吹过??一道剑气已飞出了洞穴

“那是什么??”千雪惊道

“大哥已恢复内法了??”红羽道

小英子和千雪看见红羽的样子??明白了大半

“你们做什么了??”千雪吃醋道

红羽脸上一红??把袍子向上拉拉??盖住了肩头??却露出了光滑的大腿??她含羞道:“只有那样??他才能恢复内法??”

一阵的振翅之声??吴邪也追了过去

终于可以再次的御剑而起了

吴天心中极爽??不仅是因为刚才做了爽事??更是因为他终于可以再次的翱翔于天际??俯瞰大地了??他又可以保护他的女人和孩子们了

吴天发出一声的狂啸??片刻之间便绕着凝碧涯飞了两三圈

吴天有剑御之术??吴邪哪里跟的上??只是远远的看的父亲??心中也是十分的欢喜

吴天飞到了吴邪的旁边??拍着他的翅膀道:“邪儿??你若按我所教之法修炼??不久之后??你便可以御剑而起了??”

吴邪居然听懂了父亲之言??高兴的点点头

父子二人正在空中欢快的飞行??突然吴天看到远处有点点的火光闪动??似乎是火把

“噤声??”吴天小声说着??然后收去了身上的和剑上的光芒??飞了过去

只见那居然是一大队的人马??起码有二三百人之多??因为天黑??他看不清楚是什么人??而这队人行进的方向??并不是凝碧涯??而是走向了西方

“距此处最近的势力??便是天龙帮的东海分舫??难道是他们??”吴天轻声分析着??与吴邪提前飞到了那队人马要去的方向??父子二人藏身于一棵的大树之上

那队人马渐渐的走近了??为首一人身材不高??行动却十分的灵活

吴天当然视得此人??他便是东海分舵的舵主贾六金

大晚上的??他带队要去哪里??吴天奇道

“大家提起精神??一定要在四天之内赶到西山分舵??”贾六金催促道

“舵主??”一人气喘吁吁道:“如今天下太平??咱们赶到西山分舵干什么??”

“自然是有大事??”贾六金四下看看??依然催促道

吴天一惊??心道邪教西去??新魔尊被消灭??南疆北山东海都已元气大伤??难道是四大门派出了间隙??要内斗吗

吴天想着心中着急??可是想起前几日天龙帮偷袭自己之事??此时不便露面??吴天心道贾六金未说出所发生了何事??但其手下若再三的追问??他也定会说出

于是等天龙帮众人走远之后??便想带着吴邪远远的跟上

可是他们刚从树上飞下??吴天便是一惊??原來他的内法已衰退了许多??不及刚才的充沛??吴天的飞行原本只需极少的内法??但其发出之时??居然向下坠去??于是忙提内法??又提的太多??所以向前冲去

吴邪以为父亲要猛冲??于是急挥双翅??向前飞去

刚刚飞行了几十丈??吴天内法又是一衰??身体急下向坠去??吴邪却因为急飞而沒有停住??一下子冲了过去??从天龙帮后面弟子的头道掠过

那些人闻声发出一阵的惊叫??甚至有几人祭起手中棒子??向吴邪砸去??吴邪飞行十分的灵活??居然躲开几下??然后一声的怪叫??急冲上了高空??回头看看父亲居然沒有跟上??于是向回飞去

“什么怪物??”天龙帮人群中发出叫声

金光一闪??一个降龙阵组起??将吴邪围在了当中??吴邪本想冲出??身上却挨了几下??疼得他发出一阵的怪叫??但即便如此??居然还有几根木棒折断??天龙帮弟子之中发出一阵的惊呼??惊讶这怪物居然如此耐打

吴天看到了吴邪被困??此时体内内法还在迅速的衰退??他强咬着牙??天愁剑祭出??一道七色彩虹闪过??那围困吴邪的降龙阵被破??众人被震的落到了地上

吴邪连忙展翅飞到了吴天的身后??朝着天龙帮众人呲牙

又是一道光芒闪过??一人从天而降??落地之时??踏碎了脚下的石板??显然内法十分的雄厚

这人自然是贾六金

“是你??”贾六金看到吴天之时大惊??心道他不会是为上次袭击之事??來报仇的吧??若是吴天恢复了内法??自己绝然不是他的对手??只是即便如此??也不能示弱??于是贾六金冷笑一声道:“吴天??许久不见??”

吴天心道怎么会是许久呢??只是在几天之前便刚刚见过??只是他不愿因此而影响了两派的和气??于是抱拳道:“贾舵主??许久不见??”

贾六金一愣??心道他如此客气??而且未提涯顶之事??莫非是上次涯顶之时??沒有认出我來吗??不对呀??我当时曾用降龙掌??他即便认不出我來??也该认出降龙掌??因为这掌法与他的翔龙拳如出一辙??想到这里??贾六金冷笑一声道:“吴天??你不必如此假惺惺??若要出手便趁早??”

吴天听贾六金把话挑明??再次抱拳道:“四大掌门之事??吴天实在惭愧??只是当时出于误会??便犯下了弥天大错??晚辈也苦恼不矣??”

贾六金一惊??上下打量吴天几眼??心道以他之言??他不是來报仇的??如此甚好??帮主飞鸽传书要我合全舵人马速速赶往西山分舵??若与吴天纠缠必会耽搁了行程??于是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既然吴少侠沒有恶意??贾某还有要事??便告辞了??”说着一挥手??示意手下之人速走??自己却未动

吴邪见状发出一声的怪叫??贾六金见状身上金光一闪??右掌之上的金光犹为强烈

“邪儿??”吴天制止住吴邪??手中天愁神剑光芒一闪

贾六金脸色一变??后撤半步以为吴天要出手

吴天心中苦笑??刚才那下是因为自己内法不济??急忙的提法所至??他索性收起天愁神剑??笑着对贾六金道:“我要在凝碧涯之上小住??还请贾舵主不要打扰才对??”说完做出了个请的手式

贾六金点点头??看众人走得差不多了??走转身飞起跟上

天龙帮众人终于走远了??吴天居然手中一沉??天愁神剑重重的插到了地上??他本人也半跪到了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吴邪连忙去抚他??脸上满是惊讶之色

吴天连喘几口气??此时身上的内法居然已消失殆尽??他再摸摸自己的丹田??里面的热团沒有再次的生出??很明显那蛇胆已发挥了效用??只是那效用非是自己所有的那点内法??应当还有许多才对??可是它们为何在被自己吸收之后??又全部不见了

吴天不解??于是慢慢的站起??对吴邪道:“邪儿??看來咱们要走着上山了??早知如此??我便不飞这么远了??”

说着他便要提起天愁神剑向山上走去??可是提了一下??居然沒有放到肩头??于是只好扯着宝剑??慢慢的向山上走去

“邪儿??我头次感觉天愁剑如此的沉重??”吴天笑道

吴邪见父亲笑了??也发出了一阵的怪笑

天要亮的时候??父子二人才算远远看到了涯顶??幸好一路之上有吴邪的陪伴??吴天才不算寂寞

只是这一路也沒算白走??吴天边走边给吴邪讲述虹光派的内功心法??虽然吴邪未必能够听懂??但他却还在认真的听着

“邪儿??爹马上便对你讲最后的心法??”吴天说着??却发现吴邪此时已是东张西望的??有些心不在焉

吴天四下看看??原來处此离吴邪早先与逍遥仙子居住之处不远??吴邪定是见景思人

果然??吴邪指着那间石屋的方向说出了一个字:“娘??”

他娘自然是不会再回來了??可是吴天此时还不想说的破??于是道:“好??咱们便去看看你娘回來沒有??”

太阳刚刚升起之时??父子二人來到了那间石屋之外

只见石屋之内居然还亮着灯??而且还有声音传出??吴邪大喜??叫声“娘”??双翅一展??冲了过去

吴天也是一惊??心道逍遥仙子死在自己的怀中??自己已将她葬于乱死之下??难道她也会死而复生??若不是她??那房中会是谁

想着感觉不妙??若是房中之人非是善类??那么吴邪岂不危险了吗

吴天想着便想要冲到吴邪前面??可是吴邪速度极快??吴天哪里跟得上??于是大喝一声:“屋中何人??”

屋中之人听到了叫声??里面的动静停了下來

吴邪还沒有飞近??门一开??居然是千雪走了出來

“大哥哥??你们怎么跑到这里了??”千雪奇道

吴邪见是千雪??非常的失望??可是还不死心得进屋看看??里面当然沒有逍遥仙子了

吴邪垂头丧气的走了出來??一脸的不高兴

吴天轻拍拍他的头??转头问千雪:“你又在这里做什么??”

千雪微微一笑道:“??昨晚你们走后久久不归??我便与英子姐四下的寻找??我找到这里之时??想起咱们房间的洞穴都已打通??若是在连上这里??也是不错??于是一试之下??下面居然原本便有个洞口??我就略加的修整??大哥哥你快來看??这个房间的洞口居然是在墙上??隐藏的十分巧妙??”千雪说着拉吴天进了房间

她在墙上一处十分不明显的突起之处一转??“吱吱呀呀”的一阵响动??墙上居然开出了个小门??里面吹出凉风

“你看??好玩吧??”千雪喜道:“这让我想起了我们梭罗族在冰下建的冰道??”

吴天点点头??示意千雪恢复原状??千雪又转动那突起??那扇门又合上??几乎看不出痕迹

“这里原本便是邪教总舵??看來这地道也是原本就准备好的??”吴天道

只是这一开一合??碰到了旁边的一个桌子??那桌之一动??掉下一件东西

吴邪身形一闪??将那东西抓到了手中??只见那是个葫芦样子的小瓶??看样子还发出淡淡的香味??吴邪放到鼻子之前闻着

吴天看到那瓶子??只觉十分的面熟??再闻到那香味??心中一惊??连忙伸出了手:“邪儿??那是毒药??拿來??”

吴邪看着吴天严肃的表情??极不情愿的把瓶子递到了吴天的手中

“这是什么??”千雪奇道

吴天苦笑一声??“便是这东西??不知是害我终生??还是让我因祸得福??”

千雪一愣??正想再问??吴天却叹了一口气道:“邪儿??你此时定是饿了??快跟你雪姨回涯顶吧??爹在这里呆一会儿??”

一听吃饭??吴邪肚子之中居然真的响了起來??于是连连的点头??还拉住了千雪的手

千雪想起吃饭??此时也觉两只**发涨??又到了喂奶时间??于是便被吴邪拉着??出了屋子

千雪走后??吴天又拿出了那瓶药??怒目而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

逍遥散??果然是逍遥仙子不离身之物??吴天蹲下身??看那桌子下面??居然有个暗屉??这逍遥散便应是放在这暗屉之中??刚才不震了出來??吴天又把那瓶子放进了暗屉??想想原來之事??感慨万千

只是一路的想下來??想到了黄衫??而此时黄衫依然未醒??自己却法力全无??别说檀心花开之后救治于她??便是有人偷袭??自己都未必能保护她

吴天看看自己的双手??刚刚与红羽做完事后??明明感觉到丹田之中内法充沛??而不到半个时辰??那些内法又烟消云散??而那蛇胆之热也然不见??是耗尽了还是被自己吸收了

吴天想着再摸摸腹部??已完全沒有了那个又硬又热的“疙瘩”??虽然不知为何??但却是确定了一件事情??自己做过男女之事之后??便可暂时的恢复内法??而那蛇胆之灵气??也可以被自己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