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65 回飞将

465回 飞将

江小贝最近几天总是心血不宁??是种不详的预感

这日晚间??他与冯不凡遥望星空??只见北斗七星暗淡无光??甚至摇摇欲坠

江小贝叹了一口气道:“师兄??不知前方的战况如何了??”

“前日午间??西方法力强盛??必是经历了一场大战??”冯不凡道

江小贝点点头??“师兄??你看北斗七星暗淡无光??必是派中出了大事??才是如此??”

冯不凡刚要回答??只见空中突然划过大片的流星??转眼便不见了

而流星过后??再看北斗七星之时??那七颗主星居然都已隐去不见

“啊??”江小贝发出一声的惊呼??“北斗七星??原本与七堂首座相映??原本四明三暗??而此时那四明也暗淡了下來??难道四位首座有难??”

“师弟莫急??这里距西山分舵不远??掌门他们不日便回??”冯不凡话音刚落

只见西方的天空一阵的光芒闪动??二人大惊??连忙叫人戒备??只是等那光芒再飞近一点??大家已看出那是本派的剑光

于是以江小贝为首??冯不凡、储志宏召集各堂留守的弟子们??聚集到天枢殿前??众人正在向空中张望??只觉香气扑鼻??原來是玄石听说西边有人回來??担心秦弄玉??也跑了出來了

片刻之后??空中那些光点落下

江小贝见状大惊??落下之人??除了薛不才等几个法力高强之人??其它人落下之后便坐到了地上??更有甚着是被人背回來的

而且这些人身上都满是血污??疲惫不堪

江小贝來不及打招呼??连忙一挥手:“快抬走治伤??”

于是众弟子连忙将受伤之人抬进了天枢殿内??上药治伤

“掌门??”江小贝此时才抱拳道

薛不才一口气喝下了储志宏递上來的一碗水??喘着气道:“江师叔祖??麻烦你找些好药??先要把腾飞治好??否则中阵难成??”

“好??”江小贝答应一声??再看看在场的只有十几人??心中感慨??据说离开之时有近千人之多??而回來却只是这寥寥数人??况且这十几人当中并沒有四位首座??于是他心中的不详的预感又强了几分

他又转头看看西方的空中??以确定还有沒有人沒有飞回來

薛不才看出了他的心思??苦笑一声道:“江师叔祖??不用看了??只有我们几人回來??”说着便要向天枢殿走去??可是脚下一软??江小贝连忙扶住了他

刚走两步??江小贝便发现薛不才在暗中垂着泪水

“掌门??难道四位首座??”江小贝问道

薛不才点了点头??怕被其他师弟们发现??连忙擦去了眼泪

天枢殿内??此时成了临时的治伤之所??此时徐若琪觉出了外面的动静??也抱着吴心到了天枢峰

她走入殿内??打量着受伤师兄弟们??却未见到师傅司马婉茹

“掌门师兄??”徐若琪走到薛不才的跟前道:“我师父他们呢??”

薛不才叹了一口气??忍住泪水??将阵前之事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有不少的弟子嚎啕大哭

徐若琪只是咬了咬牙??身上金光一闪

而她怀中的吴心似乎感觉到了徐若琪的愤怒??也跟着玄光一闪??更胜过徐若琪

场中之人都是一惊??因为自打徐若琪抱回这孩子??便进了天权峰的仙洞之内??不曾出來过??众人极少看到??此时见这孩子突然发出玄光??而且其法力居然超过了一般的修真之人??大家纷纷的惊讶

徐若琪轻轻拍拍怀中的吴心??吴心才安静了下來

此时薛不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拉江小贝和徐若琪到了一旁

“江师叔祖、徐师妹??吴天的伤势到底如何??”薛不才问道

“在离开之时??他的内法极为不稳??虽然也曾发出??却已只是在虹光派时的水平??而未到大战魔尊时的样子??”徐若琪说完看着江小贝

江小贝道:“大战新魔尊之时??吴天身负上代魔尊的三成魔法??他此时身上已沒有魔性??自然无法恢复到当日的状态??只是他自服用巨蛇之胆汁以來??内法似乎恢复了不少??只是施展起來还是时灵时不灵??也不够强大??”

薛不才听了微微的遗憾??点了点头

江小贝突然想起一事??连忙问道:“掌门??既然那白虎强大无敌??它与邪教之人为何沒有趁势追上??”

“我也不知其详??若是猜的沒错??定是那白虎或者驾驭白虎之人出了什么问題??才停了下來??”薛不才道

江小贝点头赞同??然后问道:“掌门有何打算??”

“我以为邪教下一目标必是我碧云山??一來我派距西山分舵最近??二來我中阵对他们的威胁最大??只是此时腾飞受伤??即便用上灵药??也需要个三五日??才能再战??”薛不才发愁道

江小贝看看徐若琪??心中一喜道:“徐若琪原本便是中阵中人??可否顶替腾飞的位置??而且她的内法此时已强过了腾飞??”

“若是权宜之计??只能如此??”薛不才道

江小贝一愣??心道这叫什么权宜之计??难道有不妥之处吗

徐若琪此时道:“不可??我在中阵之时??守摇光星位??而腾飞师兄守天权星位??若是由我替他??恐怕与大家配合不熟练??反而影响了中阵的威力??”

“啊??那如何是好??”江小贝道

“我且去西方拖住他们几日??你们尽快的恢复伤势??”徐若琪道

“呀??徐师妹??那白虎还有那飞虎都是极强??你一定要小心了??”薛不才知徐若琪的五彩霞衣厉害??于是沒有劝阻??而是嘱咐道

“多谢掌门师兄??只是还要请人帮我带好吴心??”徐若琪道

“吴天曾托我和师兄照看好你和吴心??吴心便由我与师兄來带??”江小贝道

“好??”徐若琪在吴心的脸上轻轻一亲??将他交到江小贝怀中??然后向两人一抱拳??转身离开了天枢殿

片刻之后??只见不远处一道五彩闪过??向西飞去了

“她只能拖上个一两天??以后该如何是好??”江小贝道

“拖上一天算是一天了??”薛不才道:“一來我们抓紧养伤、恢复法力??二來将山上的其他弟子分散下山??再然后??我中阵要与邪教决一死战??”

惊鸿的内伤好的很快??而她养伤的这几日??白眉一直都守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

甚至白眉还要亲手给她喂药??可是每当此时??惊鸿便将头转向了另一旁??或者接过碗來??一饮而尽

而且无论白眉说什么??她都不与答复??似乎与对白眉积怨颇深

白眉每当此时??都是长叹一声??云霄见状也一改了平日了人蛮横??安慰白眉??然后劝着女儿:“无论如何??你们都有着一样的眉毛??你是他的女儿呀??”

惊鸿轻哼了一声??冷冷道:“他关心我并非是关心他的女儿??而是关心我何时能再召唤出白虎??”

“你……”云霄对此无话可说??若说白眉沒有此种意思??她自己都不相信

三日以后??惊鸿看起來已无大碍??晓月等人劝白眉道:“教主??机不可失??若是四大门派恢复了元气??恐怕要多费许多力气了??”

白眉何尝不这这样想的??他正要说出??突然发现不远之处的惊鸿似乎在偷听??于是转口道:“列位不必着急??白虎之强??非是中原四大门派能敌??前日一战??他们已元气大伤??几乎沒有了战斗力??毕竟惊鸿的内伤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说完“哈哈”大笑??眼角却向惊鸿那边瞟去

只见惊鸿的肩头微微的一颤??白眉见状心道??毕竟只是个孩子??心机尚浅

又过一日??白眉也终于等不下去了??他正要找云霄??请她帮忙劝劝惊鸿早日出发??以防不测??可是找到云霄之时??却发现她正在与手下的兽师们议事

“大兽师??这几人属下从中原各处收了许多的猛兽补充队伍??此时合计共有五六万只了??”一人道

“甚好??大前日一战??折了近半的猛兽??如之补充來的正好??”云霄道

“好是好??只是如此一來??食物又不够用了??”一兽师道

云霄眉头一皱??似乎也颇为为难

正在此时??赤发跑了过來??向白眉禀报道:“师兄??在刚才发现有大批的人马穿过了沙漠??向我等包抄而來??”

白眉脸色一变??然后又是一喜??吩咐道:“你且召集帮中的弟兄们做好准备??咱们随时出发??”

“是??”赤发下去了

白眉则“哈哈”一笑??走到了云霄的跟前

“你來做什么??”当着下属??云霄拿出大兽师的架式??把脸色一沉道

“我方才听到师妹你说万兽的食物紧张??可有此事??”白眉问道

“此事不用你操心??”云霄皱眉道

“我却有一法??或许可以解决食物之事??”白眉道

云霄听之一喜??连忙问道:“如何解决??”

“我刚刚得到消息??西域皮山国人刚刚穿过了沙漠??向我等扑來??”白眉道

“皮山国??”云霄一愣??“难道是他们与中原武林联手來对付我们吗??”

“不论他们联不联手??他们此來??便是送上门的食物??”白眉冷笑道

沙漠之边??聚集了数万的皮山国的人马

这些人长相与中原人??甚至同在西域的西夜国人、乌苏国人都不同??那些人虽然只是衣着特异??基本的长相却与中原之人相同??而这些皮山国人??各个皮肤黝黑??身体干瘦??眼珠还是蓝色的

他们虽然刚刚越过了沙漠??但个个精神饱满??沒有疲惫之色??看來他们对干热天生的适应??而且体力极佳

皮山国原本便处于沙漠之中的绿洲之地??虽然地守清泉??但总的來说还是严重的缺水??所以练就了他们的在沙漠中生存的本领

此时人马已集结完毕??列成若干个方队

一人从空中落下??站在整队的前方

“将军??”三军同时施礼??吼声地动山摇

那位神武的将军挥挥手??三军静了下來

“诸位兄弟??我皮山国与西夜国交战已久??一直來是负多胜少??而皮山国人与乌苏国人狼狈为奸??抢我牲畜女子??毁我绿洲??如今他们远赴中原??咱们正好与中原四大门派同仇敌忾??重创西夜国人和乌苏国人??”

此言一出??下面三军顿时群情激奋??振臂高呼:“飞将大将军威武??飞将大将军威武??”

这位叫做飞将的??乃是西域皮山国大将军??全国兵权集于其一身

自李玦探西域??闯入皮山国??与皮山国王千相约共讨西夜国、乌苏国??又被招为乌苏国的附马之后??皮山国王便命大将军飞将??调集兵马??从后包抄西夜国人

只是他们不知此时四大门派已被白虎战败??而仍向东进发

“此地向东百里之处??有片茂密的树林??正适合我族之法术施展??”飞将高声说完??将手一挥??三军浩浩荡荡向那片树林进发

飞将审视三军后??身上紫气一闪??高高的飞起??而旁边的几名偏将也紧随而上

东方传來了阵阵野兽的咆哮之声??一听便知数量不下几万??飞将旁边的一位年轻将军闻听此声??脸上露出了恐惧之色??他转头看看飞将将军表情坚毅??心中稍宽??只是想到原先的几次大战??都是惨败而归??心中还是有些忌惮

“巴鲁??你在害怕吗??”飞将突然问道

“大哥……”巴鲁道

“恩??军中沒有兄弟??只有将帅??”飞将正色道

巴鲁连忙改口道:“大将军??以前我们屡次战败??恐怕众兄弟们都如我一样的想法??”

“哈哈哈”飞将大笑道:“在西域之时??每次大战之前??西夜国便驭兽在战场附近的草木之上涂抹了特殊之物??让我族的法力难以施展??故而我族多败??此处为中原??而且他们事先并不知我皮山国已与中原达成共识??所以不会施此毒计??”

“原來如此??”巴鲁听后大喜??精神为之一震??旁边的几位小将也都十分的高兴

“巴鲁??若论法术??你在本族中已是出类拔萃??希望你此次奋勇杀敌??多立战功??來日已必会成为皮山国的大将军??”

“是??”巴鲁高声答应道

半个时辰以后??皮山国的军队便进入了那片树林??万把人分成几队??前后有序

飞将站在一棵大树之旁??轻轻的抚摸树干??大树居然发出“呜呜”之声??飞将微微一笑??对巴鲁道:“这里之草木颇为丰茂??正适合发挥我族中御木之法??”

巴鲁点点头??此时一人过來禀报:“大将军??各部已布置完毕??”

“好??原地休息??只等敌人送上门來了??”

五彩霞衣以飞行见长

不过几个时辰??徐若琪便听到了野兽吼叫之声??不下几万

再飞片刻??徐若琪便看到了成千上万的猛兽??而让她奇怪的是??这野兽非是向东而行??而是向西冲去

徐若琪大奇??心道难道他们要撤退吗??否则为何向西域而去

徐若琪高高飞在云彩之上??借着月光藏住身形

只见野兽之后??一群人围在一只巨虎周围也向西而去??而那巨虎之上还骑着一个女子??再旁边则是一干的男子??看上去有些眼熟

此时一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突然抬头向空中看看??徐若琪连忙的收法??以羽翼滑翔??虽然她沒有看清楚那人的容貌??却看清楚了那人的一对白眉

白眉

白眉感觉空中有异??只是一看之下??却并未发现什么

徐若琪见白眉又低下了头??继续前行??心中微宽??心道邪教与西夜国人行踪奇怪??我且跟着他们??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徐若琪五彩霞衣虽然厉害??可是白眉等人法力也是极高??若是被他们缠上??恐怕自己也难以脱身??于是徐若琪不白靠的太近??而是远远的跟着

走了一会??万兽在前面的一片树林之前停下??那树林看上去与一般无异??可是不知为何??徐若琪却感觉到那里面发出一阵的杀气??而那些参天大树们??仿佛一个个的战士??正严阵以待

云霄等人与皮山国人交战许久??自己也觉出了这树林已被皮山国人布下了法阵??于是连忙的挥手??那些猛兽停了下來

一声的虎啸??云霄驭飞虎飞到了空中??她内法轻吐??埙声响起??猛兽们渐渐变的狂暴起來??龇牙咧嘴??不停的咆哮

突然飞虎又是一声的虎啸??仿佛是下达了冲锋的命令??前方近只狼虫冲了过去??浩浩荡荡??其威势不在千军万马之下

空中的徐若琪看着都呆了??相传古代有驭兽参战之战法??平日里只在书上见过??而那书上用尽了辞藻形容??都沒有表达出如今的万分之一

那些猛兽越冲越近??若是林中有人??相信顷刻之间便会被撕的粉碎

徐若琪都有些担心了??可是林中之人似乎沉着在胸??并未着急??只是那猛兽们越近??那林中发出的杀气也越浓??似乎在酝酿??将杀气厚积薄发??好一杀万里;似乎在等待??等待猎物掉入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