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75 回涯边幻像

狂魔无弹窗 第六卷 天龙帮大会 475回 涯边幻像选择背景颜色:??选择字体大小:??

徐若琪让他坐在地上,双掌对着他的前胸,内法轻吐,一股内法输入吴邪的体内,他顿时舒服了许多。

此时徐若琪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也灵气向这边飞来。她此时正在紧要关头,于是不敢乱动。

那股灵气近了,却是如此的熟悉。天愁剑还有魔彩珠。

原来是吴天回来了。

吴天御天愁剑正向着凝碧涯顶的方向飞去,却发现了地上的徐若琪和吴邪,于是连忙的落下。

他刚要张口问,就发现了吴邪嘴角的鲜血,心中明白定是吴邪受了内伤。

于是道:“徐师姐你且停下,我用魔彩珠救他。”

徐若琪点点,退开数十丈,吴天坐在吴邪面前,发现吴邪嘴唇发紫,明白是心脉有事。于是内法一吐,魔彩珠从他的怀中飞出,发出异彩,围绕着二人旋转。

徐若琪看着吴天身上发出中光芒,微微叹了一口气,此时他的内法也只有一虹的境界,看来昨晚之事,只是让他在很短的时间施放了内法,之后便恢复了原状。

魔彩珠果然厉害,片刻之后,吴邪的脸上便有了血色。吴天连忙收住内法,吴邪见到了父亲,居然咧嘴一笑。吴天让他躺下,吴邪的双眼却紧盯着魔彩珠,于是吴天将魔彩珠放到他的怀里。吴邪高兴的玩耍起来,只是偶尔触痛了内伤,疼的他一咧嘴。

吴天走到了徐若琪的身边,正色问道:“徐师姐,这是怎么回事?”

徐若琪将吴邪出事的经过讲了一遍,又把自己的分析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吴天叹了口气。其实吴邪的两次重伤,都是拜自己所赐。若是吴邪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便是罪人。

徐若琪看出了吴天的自责之情,于是劝慰道:“你当时所攻击的乃是魔尊戾气,而非是你的儿子。我看吴邪虽然聪明,却因心脉受损,无法修炼出强大的内法了。”

吴天点点头,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的另一个儿子吴言,又叹气道:“即便如此也比吴言强。”

徐若琪叹了一口气,吴邪和吴言这两个孩子,都是被魔尊的戾气所害。而魔尊却是他们的爷爷,如此说来还怨不得别人。吴邪只是心脉受伤,无法修炼成高深的内法,但肌肉骨骼并无大恙,起码可以正常的生活。而吴言受制之时,年龄更小,五内和筋骨都有了损伤,不说有所成,便是正常的行走恐怕都有些困难了。

想到这里,徐若琪不愿再想下去。因为他突然发觉吴天此时虽然有四位美女相伴,而且还有四子,红羽也将要为他生下第五子,却是命运多厄。妻子此时被冰封,檀心花开等要等到18年后;妻子的母亲被他入魔之时强占,还给他生下了一子;父母被他亲手杀死;两个孩子却又是如今的情况。吴天的命运比自己惨多了,或许正如父亲在世之时所说的,虹光派的辅弼双星,向来命运多桀,自己和吴天,如今已验证了。只是希望这坏事就此打住吧。

于是徐若琪岔开话题道:“吴师弟,你为何此时才回来?”

吴天叹了一口气道:“说来惭愧。昨晚我内法恢复的不错,便一路的向东飞去。可是一刻之后,我的强劲内法突然消失,只能施展这一虹境界的内法,勉强御剑飞回。而且剑御之术也不足以施展。”

徐若琪点了点头道:“此时急也没有用,我看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徐若琪说着,看看西方,掌门师兄和江小贝他们,再过两日便要到了吧。

吴天依旧照着老样子修炼,只是进境缓慢。

而吴邪被稳住心脉之后,也好了起来。吴天不敢再带着他修炼,生怕他在强行施法,伤了心脉。

吴邪则拿着魔彩珠,与弟弟们玩耍,只是偶尔才去偷看几眼吴天修炼,独自的比划几下。

这一日,吴天修炼半晌,毫无进展,于是便想上涯顶看看檀心花。可是刚刚出屋,便见五彩一闪,徐若琪向涯下飞去。

他问别人,都说徐若琪并未说要去哪里。于是吴天大奇,徐师姐不会是又要离开了吧。

他知自己追不上徐若琪,于是坐在凝碧涯边,静静的看着檀心花,想起了自己和黄衫之间的种种,不由的入神了。

不知过了多久,吴天感觉到身后有法力震空,他不用回头便知是徐若琪回来了。她站在吴天的身后,看着檀心花刚刚长出的嫩叶,微微叹了一口气。

“等到十八年后,这些孩子都长成大小伙子了。”徐若琪道。

吴天没有说话,依旧呆呆的看着檀心花。

第二日,吴天依然毫无收获,于是又叹着气走了出来。只见吴邪与两个弟弟玩好正欢,小英子准备着午饭,红羽正在洗着衣服,而千雪则刚从吴天的房间内出来,额头还带着汗水。

吴天一奇,连忙问道:“千雪,你在做什么?”

千雪见到吴天一愣,神色居然有些紧张,但马上平静道:“这几日炎热,我看看冰块是否被解冻。”

吴天一愣,心道这冰块乃是由天钉定住。那日掉入熔岩之中都不会马上溶化,怎么会因为天气炎热而溶化呢?

千雪突然笑道:“大哥哥还当真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这冰块之上的天钉曾经松动,所以我刚才施法,又加固了一层而以。”

吴天这才放心,连忙称谢。

千雪撅嘴道:“我都是你的妻子了,你还跟我怎么客气。”说着转身走了。

吴天回到屋子,发现那冰块果然变厚了不少,看来千雪说的不错。

冰中的黄衫依旧美丽动人,只是十八年后,我已老去,衫妹醒来之后,又如何面对我呢?

不对,记着母亲曾说过,南疆第三族人衰老的极慢,父亲百岁之躯,却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或许十八年后,自己只是看起来比现在年长了几岁,与衫妹看不出差别来。

只是,孩子们都已长大,而千雪、徐师姐、英子姐便已是近四十岁之人,已是半老徐娘了。

吴天想到徐若琪,才觉着自己刚才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她。于是出门又转了一圈,还是没有徐若琪的影子。

看来徐师姐又出门了。

吴天想着,坐到了檀心花前,安静了起来。道家之法,讲究天人合一。入门之除,马万冲和杜大保曾对吴天讲过。只是要做到天人合一,实在太难了。据传只有当年的开山祖师紫玄道长,曾达到了那种境界,才飞升九天的。

而后的历代弟子,再也没有人达到这个境界,于是便知难而退,退而求次。以习武修真而言,若能达到人剑合一,便可以纵横天下了。

吴天不知为何想起了这些,或许是因为虹光派中的许多熟人,都已故去了吧。

吴天盯着檀心花,又呆呆的坐了起来。

看得时间长了,他感觉原本离他有一丈的檀心花,突然变大了,不,不是变大了,而是看起来离自己近了。

连嫩叶上的茸毛,吴天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他还能感觉到那些茸毛的蠕动,生长,呼吸。

刹那之间,自己仿佛和那檀心融合成了一体。

五彩一闪,徐若琪落到了吴天身后不远之处。

吴天心中一乱,眼前看到的、感觉到的景象都不见了。他再看檀心花时,那花还是老样子。

自己刚才是怎么了?为何能有感觉到檀心花的蠕动?

只听身后的徐若琪叹了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吴天感觉出徐若琪这几日有些不对头,总是在上午时分飞走,而又在午饭之时回来。而且她这几日还很少与别人说话,似乎有什么心事。

难道她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吗?

这一日早间,吴天进入地洞之中后,并没有如往常一样修炼内法,而是沿内洞绕到了下山的必经之处,躲在了一块大石头之后。片刻之后,头顶果然五彩一闪,徐若琪飞了过去。

吴天心知徐若琪此时法力高强,所以不敢靠的太近,而是等她飞走一段之后,才御起天愁剑跟了过去。

远远的看到那团五彩飞下了山去,也就是刚刚到山涯底部的样子,便落了下来。

吴天大奇,徐师姐每日飞到山角做什么?

想着,他也飞了过去。只是远远的便落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三个人影,在树丛间说着话。

吴天收起天愁剑的灵气,慢慢的靠近其中一人果然是徐若琪只听她道:“掌门师兄你们终于来了。我每日都下山来接。”

掌门师兄?难道是薛不才?吴天奇道。

果然是薛不才只听他道:“徐师妹吴师弟他恢复的怎样了?”

徐若琪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行。他将巨蛇之胆汁喝光将魔彩珠内的灵气吸收完之后也只有一虹境界的法力。只有……”徐若琪说着脸上一红。

此时只听第三人道:“你不必害羞我明白你所说之事。吴天他做过男女之事后法力如何?”

江师叔祖他也来到了这里可是他们为何到了却不见我呢?而徐师姐却要偷偷的来见他们呢?

此时只听徐若琪答道:“法力在我之上。”

此时徐若琪的法力已是非同小可吴天的法力在她之上那便更是了得。可是薛不才和江小贝听了却是难有笑颜。对付白虎若只是这般的法力还是不够的除非是能达到对战新魔尊时的法力或者误杀死位掌门时的法力才可。可是他那时凭借的是魔尊魔法而此时他身上的魔性已经全无更不会有什么魔法了。

江小贝和薛不才想到这里对视一眼然后江小贝道:“如此说来只有靠虹光十字剑法了。他可曾修炼过此法?”

徐若琪略带惊异的摇摇头道:“吴师弟从未对我说过此事。”

“修炼此招必定十分的凶险所以他未对你说起也是正常。”薛不才道“你此次下山他可曾发觉?”

“没有发觉。”徐若琪道。

“那便好。他若知我们到了山下必定来见。而见我们之后必定会想起死去是师兄弟们,难免悲从中来,让他分神。”薛不才道。

一听此言,吴天才明白,为何众人不让他知道,于是不由的感激,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所想。

此时只听远处有人叫道:“掌门师兄,掌门师兄。”那是储志宏的声音。

“储师弟负责打探消息,此时定是有了什么发现。”薛不才道,“徐师妹,你暂且回涯顶,若是吴师弟有什么精进之处,马上告诉我们。我与江师叔祖也再想想办法。”

“是。”徐若琪说着,身上五彩一闪,向涯顶飞去。

只听江小贝叹了一口气,对薛不才道:“掌门,其实我倒想起一法,或许能让吴天将巨蛇胆汁的灵气,全部的发挥。”

“什么办法?”薛不才喜道。

“吴天每做过男女之事,便可暂时的恢复内法,这或许是因为他是魔族之人。”江小贝道。

“这有什么关系?”薛不才道。

“他们曾说过魔婴出世之时、朱雀涅磐之际,都需要男女**来祭祀。而且是以处子之血为最佳。”江小贝道。

“江师叔祖你是说若是以处子血为引,或许可以激发出吴天更大的内法?”薛不才惊道。

“正是。或者说,让吴天与处子身的女子**。”江小贝道。

“可是……”薛不才已知涯上众女之事,于是难为道:“此时涯上并无处子了。”

此时储志宏又喊了一声:“掌门师兄,你听到了吗?我有重要消息要禀报。”

“我马上便到。”薛不才高声回答一声,又小声与江小贝道:“储师弟如此急切的要见我,必定是发生了重大之事,必与邪教有关。”

“不错,咱们马上回去。”

江小贝话音刚落,二人便腾空而起。

吴天看的二人的背影,想着刚才江小贝的话,突然笑了。心道你们以为当年在藏剑阁内,我与徐师姐发生了关系,其实我们并没有做过那事。我只是以内法刺激徐师姐的下阴穴,如同男女**一样,解了她的逍遥散药力。而后若干次,我与她要做男女之事时,都阴差阳错的没有成功,难道冥冥之中,便是为了这件事情吗?

只是我每次**之后,法力只能维持一刻之功夫,所以与徐师姐做那事,得处子之血时,一定要等到白虎出现之前才行。

刚才储师兄急找薛师兄,必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只是我无暇顾及这些,还是速速回山,免得让徐师姐发现了我的行踪,而辜负了他们的心意。

吴天想着,向山上飞去。他没有直截飞上涯顶,而是飞到了逍遥仙子原来的住处,从地洞之中走了回去。

众人都以为吴天在洞中修炼,所以没有谁在意他曾离开过。

第二日,徐若琪又如往常一样下山,吴天没有再跟上。

师兄师姐们的一番苦心,都是为了能让自己恢复法力,对抗白虎。而自己身上已无魔尊魔法,若要战胜白虎,必须练成虹光十字剑法。

吴天想着,不敢乱施内法,而是以移宫换血之法,将自己的穴道疾速的移动着。

移宫换穴并不难,难的是将如此多的穴道以极快的速度移动,而不出差错。

只是挪动了小半的穴道,吴天便感觉到身上各处大穴一阵的疼痛,直接钻入骨髓,吓的他连忙停下。此时额头已满是汗水,大口的喘着气。

所幸这是在山洞之内,旁人并未发觉。吴天调息片刻,便要再试,只是刚刚移动了两成不到的穴道,那种感觉便又来了。

吴天只好再停下,看来此法难练,那晓峰和雪飞是如何练成的呢?吴天想着,离开了地洞,坐到涯边,呆呆的看着檀心花发愣。

渐渐的,他又能感觉到檀心花的呼吸了。一个人用心太专,很容易变痴,感觉自己变成了那物。

不是曾有诗为证吗?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午饭时分,徐若琪回来了。与以往不同,她没有马上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看着吴天的背影,欲言又止的样子。此时小英子看到人已齐了,于是招呼大家道:“徐师姐回来的正好,开饭了。”

吴天也从迷离之中醒来,坐到了大石板之前。此时吴邪早已飞到了跟前,拿起一个石碗大口的吃了起来。

而红羽和千雪则分别喂吴言和吴寒。三个孩子玩了小半天,已是又累又饿,此时就像屋檐下燕窝中的雏燕一样伸着脖子张着小口等待的母亲的喂食。

吴天看着他们脸上带着笑。他终于理解前些日子与父母团聚之时为何母起给自己盛上饭后她却不急于吃饭而是喜滋滋的看着自己吃饭。原来看着自己的孩子香香甜甜的吃着饭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只是吴天的目光转到徐若琪的脸上之时却发现她却是一脸的焦虑。吴天一愣心道定是徐师姐得知了储师兄带回来的消息所以才如此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重要声明:小说“”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首页,永久地址:www.ppxsw.coCopyright ?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