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487 回釜底抽薪

487回 釜底抽薪

终于在紧要关头救了吴天一命

储志宏看看重伤的吴天??再看看惊鸿眼中逐渐散出的杀气??特别是那一对白白的眉毛??心中已猜出了这女子的身份??此时虽然吴天让他去救黄衫??他又怎能离开呢

空中的白虎呼啸??眼前的红衣女子强大??若是不救出吴天??他必死于此处??想着储志宏手中剑再次飞出??一道七色彩虹从天而降??击向了惊鸿

惊鸿眼中一惊??心道中原果然高手如云??眼前这个男子??居然都有此法力??想着不敢大意??手中竹笛发出一道光芒??迎了上去

又是“轰”的一声??储志宏再次被震退??虽然他的法力不弱??但惊鸿的法力更强??而且手中的竹笛灵气远在储志宏手中剑之上??储志宏在这一击之下??顿时面无血色??气喘吁吁

此次惊鸿被震退了一步??她的脸色也一变??心道必须当机立断??此时白虎不听驾驭??而又不知涯下战况如何??必须尽快结果了这二人??再取出白虎腹中的魔彩珠??然后帮父亲消灭四大门派

想着手中竹笛光芒再起??便要全力击向储志宏

储志宏心知不敌??可是吴天在侧??自己怎能退缩??于是催动内法??要与惊鸿拼死一战了

一道六色彩虹飞出??惊鸿冷冷一笑??竹笛正要射出光芒

突然惊鸿脸色一变??因为她的身后剑气陡生??原來是吴天强提内法??举天愁剑刺來

惊鸿将黄衫推到了涯下??惹怒了吴天??于是吴天使出一招怒剑式

惊鸿内法急吐??來不及施展十成的法力??一道光芒击开了储志宏??此时天愁剑已到了她身后两尺之处??她匆忙之中转身??以竹笛迎了上去

“当”的一声

竹笛遇到天愁神剑微微的一颤??一股热流通过竹笛传到了惊鸿的手上??惊鸿大惊??手上一松??那竹笛居然被震得脱手

一人的身影闪过??储志宏已将竹笛拿到了手中

惊鸿脸色大变??匆忙之中??身侧的衣服被吴天的剑气扫中??被割开了长长的一片??只是他无瑕顾及这些??而是合身扑上??要抢回竹笛

只有凭借此竹笛才能驾驭白虎??若是此竹笛失手??两个时辰之后??白虎便会脱离控制??逢人便杀

而储志宏见惊鸿追來??心下大喜??心道我若将她引开??那么吴师弟便有机会逃脱了??他想着叫道:“吴师弟??我去找弟妹??你速速离开??依计行事??”

叫罢身形一闪??重新钻入了地道之内??惊鸿看着黑洞洞的洞口??微微一愣??但想着仙笛的重要??还是咬牙冲了进去

凝碧涯下原本便多地缝??经邪教和后來千雪的一番改动??此时更是错综复杂??惊鸿想要追上储志宏??有些难了

随着竹笛的离开??白虎身上的光芒也产生了变化??体型居然又长大了一些??此时它似乎发现凭自己之力??取不出魔彩珠??于是一声的虎啸??向着地面的吴天扑來

吴天此时连动都困难??别说逃开了

可是他知白虎这一扑力道极大??整个凝碧涯都可能被震碎??如此一來??那涯边的檀心花便难保了??他想着??强提内法??天愁神剑发出光芒

吴天的内法一吐??白虎腹中的魔彩珠似乎受到刺激??突然光芒四射??白虎一阵的难受??咆哮着向天上飞去??因为它发现一靠近吴天??腹中便会难受

吴天站立不稳??便要倒下??五彩一闪??一人飞过抱住了吴天??钻入了旁边的山洞之中

白虎此时深知??自己腹中那物受那人的控制??只要那珠子在自己腹中??自己便要受那人之制??而此时腹中的突然闪出了异彩??白虎一阵的难受??发出一声的咆哮??于是它又开始在空中不停的翻滚着??甚至尾上头下??试图将魔彩珠吐出來

白虎越來越急??可是那魔彩珠似乎也有灵性??故意与他为难??就是不出來來??而更让白虎惊讶的是??它此时不只是难受??因为那魔彩珠也不只是在发着光芒??居然还吸收了不少它体内的灵气??白虎的腹中突然有一股憋闷的感觉??似乎是那魔彩珠的灵气又突然间增强了许多

突然一道光芒自涯下飞上??白虎强忍住腹中的不适??转头看去??却是飞虎追赶着徐若琪而來

飞虎一见白虎??吓得连忙伏身于地??不敢动弹了

而白虎正有气无处撒??看到飞虎??一声的虎啸??一道白光飞出??击向了飞虎

飞虎大惊??展翅急退??身上也白光闪动

“轰”的一声??飞虎被震退??发出一声的惨叫??他挥动双翅??向涯下飞去??地面之上留下滴滴的血迹??此时还哪里有心追赶徐若琪

白虎也无心管飞虎之事??于是又腾入了云端??上下的翻滚着??天上的云也随之变幻

一团五彩包裹着吴天??飞入了地洞之中

一缕秀发随风在吴他的脸庞之上滑动??吴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庞??闻到了熟悉的体香??笑了

在山洞之中飞行了片刻??上面白虎的虎啸之声已基本听不到了??徐若琪将吴天放下??取出一粒丹药放入了吴天的口中

那粒丹药是江小贝特别为他们准备的??是以雪参配已多种壮阳良药研制而成??所以这丹药除了有疗伤之奇效之外??还有催情之用

入口时口中一凉??而入腹之后??吴天便感觉出一股的暖流在腹中形成??然后流遍了全身

他身上的疼痛顿时轻了许多??正想问徐若琪涯下战况如何??却发现徐若琪此时的表情有些扭捏??借着天愁神剑的光芒??看到她的脸色还有些绯红

对了??依照计划??徐师姐此时应与自己做那男女之事??借她处子之血??或许能唤醒自己体内蕴含的强大力量??虽然自己与徐师姐有过数次的肌肤相亲??但那多是情景所至??并非刻意而要为之??更别说提前若干天便做好准备了

而此时两人都知要做什么??反而有些不自然了

吴天轻咳了一声??还是问道:“徐师姐??掌门师兄他们如何??”

“掌门师兄与三大门派已与邪教斗到了一处??此时双方战斗正酣??”徐若琪说着看看吴天??呼吸突然急促了起來??“若是飞虎追我不到??回到涯下之时??恐怕便危险了??”

吴天也是脸上一红??他自是知徐若琪在暗示什么??她在暗示吴天主动一些??两人好琴瑟和弦、水**融??这种事情??虽然明明知道对方都在想??而且此时又是为了江湖太平??必须为之??但作为一个女孩??她还是不好意思主动的

可是吴天刚才拼命的保护黄衫??此时那冰块被惊鸿击入了涯后??吉凶未卜??心中担心??再加上吴天一直在思考那虹光十剑招之事??他一时间无法集中精神??还不急于做那男女之事

徐若琪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起來??原來她也吞下了一粒江小贝配制的丹药??此时已是药力发作??有些把持不住了??而吴天刚刚吃下药去??此时药力尚未完全的发挥

徐若琪见吴天沒有动静??于是把嘴唇一咬道:“吴师弟??你伤到了何处??我帮你看看??”

吴天指指自己的胸口道:“我被白虎两次击中??恐怕受了重伤??”

徐若琪的手轻轻的抚到了吴天的胸口??一股内法传了进去

吴天顿时感觉精神一振??腹中的丹药之力快速的散开

“是这里吗??”徐若琪整个人已爬到了吴天的肩头之上??秀发擦着了吴天的脸庞??痒痒的??不只是脸上??还有心里

徐若琪微热的气息呼到了吴天的脖子之上??吴天的呼吸也急促起來??徐若琪的手??顺着吴天的胸口一直向下??吴天的上衣便如此被她扯开

吴天看着徐若琪白白的手臂??把自己的脸与徐若琪的脸轻轻的摩擦着

徐若琪扯开了吴天的衣服??也扯开了自己的衣服

吴天已感觉到徐若琪那对丰满的**在贴到了自己的后背之上??它们此时一定已经被自己的身体挤压得扁扁的

吴天半转过身??一只手伸到了徐若琪的怀中

徐若琪嘤咛一声??身子一软??倒在了吴天的怀里

她的嘴微微的张开??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声??然而那声音不及响完??吴天的嘴便贴了上去……

终于??吴天体内的药力充分的发挥了??吴天只觉自己的身体憋涨??就像北山的火山一样??需要喷发而出??那才痛快

两人的身体已扭到了一起

如此隐秘的洞中??又是刻意安排之事??应当无人來打扰了

吴天在徐若琪的颈上、胸上亲吻着

徐若琪的身体不停的起伏着??享受着这一切??期待着那水火交融的时刻

吴天从徐若琪的粉颈亲吻到膝盖??又返回到了她的嘴上

徐若琪知道那一刻就要來了??那一下之后??不论别人如何说五年前之事??便都无所谓了

徐若琪伸出手臂來想要抱住吴天的头??可是她看到自己的左臂之时??原本扭动的身体突然一僵

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左臂之上??似乎少了一件东西??难道是光线不够??自己沒有看清楚吗

此时随着吴天的情欲的提升??他的身上发出了白光??借着那白光??徐若琪再次看去

这次看清楚了??一清二楚

左臂之上的守宫砂??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

自己与吴天尚未真正做成那男女之事??而且即便做了??那守宫砂也会在两三日之后才能消失的

况且自南疆回來之时??守宫砂还在??而此时??为何消失了呢??难道自己已不是处子之身??若非处子之身??那便沒有处子之血??沒有处子之血??便无法完全激发出吴天体内的内法了

徐若琪生怕自己看错了??于是又同时举起右臂看去??当然也沒有

吴天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他根本沒有发觉出徐若琪有何不对之处??他见徐若琪同时举起了双臂??于是伸手握住??身子向前一挺

终于??二人期已久??久未做成之事此时终于完成了??此时他已进入了徐若琪的体内??徐若琪发出一声欢愉的叫声??吴天身上光芒闪动??疯狂起來

只是叫声之后??徐若琪突然想起一事

两三日

自己莫名其妙的被扒光衣服之后??还曾查看过臂上的守宫砂??当时心急??居然忘记了那守宫砂会在两三日之后才消失??而自己看时??刚刚过去了一天

若是沒有猜错??便是那次??那神秘之人虽然救了自己??却让自己失去了处子之身

而屈指算來??这个月早已过了那经血來潮之日十数天??平时自己的经血來潮向來稳定??为何这次迟迟未來??如今便有了答案

自己怀孕了??却不是吴天的孩子??而是那不知姓名之人

吴天的动作大了起來??也快了起來

徐若琪身体感受着强烈的刺激??再也无暇想别的??于是她配合着??欢叫着

终于吴天也发出一声大叫??爬到了徐若琪的身上

二人都是气喘吁吁??满身是汗

休息片刻??吴天突然飞起??手中白光一闪??天愁神剑飞入他的手上??吴天轻吐内法??身上光芒四射??天愁神剑也是光芒万丈??此时的内法??已超过了他在涯上与千雪等人做过同样事后的任何一次??而且还是强出了许多

吴天一阵的大笑??转头对徐若琪道:“徐师姐??我的内法已大有所成??我此时便去消灭邪教??”

话音未落??吴天已认准了方向??身上光芒闪??沿洞飞去

徐若琪刚想告知他自己之事??吴天却已飞远

是不是守宫砂也有错误之时??看吴师弟的内法??虽然无法与原本的三成魔尊魔法相比??却已是空前的强大

对了??记得曾听黑月说过??与吴天做男女之事的女子内法越强??吴天的的内法长进便越快??吴天几次内法的提升??都是因为与法力超强的女子做过了男女之事??才有了长足的进步

此时自己在母亲的指点之下修炼了完整的金蛇密籍、喝过仙溪之水、又受过沈三指点之后??内法已然不在黑月之下??甚至还强于她??所以吴师弟此时的内法才如此之强大??强大到他并未发现自己不是处子之身

希望是守宫砂不准确了??徐若琪侥幸的想着??站了起來??向刚才两人旖旎的地面上看去

那里并未有血迹??守宫砂并沒有错

徐若琪的身子一震??后退两步??吴师弟此时并未受到处子之血??他的内法还沒有完全的发挥

“呀??不好??”徐若琪发出一声的尖叫??吴天并不知此事??若是他因此去挑战白虎??无异于送死

徐若琪想着??來不及穿衣服??口中念动咒语??五彩一闪??五彩霞衣穿到了她的身上??金蛇剑飞入了手中

五彩再次一闪??她朝着吴天飞去的方向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