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05 回秦香

505回 秦香

“我们摇光堂的秦师姐就比姐姐漂亮??而且她不但人长的美??身上还能散出特殊的香味??况且……”薛小雨看看婷婷??然后把胸脯一挺道:“况且我年纪尚小??若是再过两年??应当能超过姐姐??”

看着薛小雨的样子??婷婷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叶长河也想笑??可是看了看那藏剑阁??便忍了下來

“嘘??”薛小雨突然伸出食指道:“姐姐小声点??别打扰了我的师父??她脾气不好??”

“你的师父在这里吗??”婷婷看看藏剑阁道

“是呀??”薛小雨故意压低了声音道

婷婷和叶长河也是一阵的紧张??看來这藏剑阁之内真有高人

薛小雨见二人神色紧张??显然是信了自己的话??于是大笑道:“你们都上当了??我师父住在这里不假??可是她已出去云游??此时应当沒有回來??”

婷婷发觉薛小雨捉弄自己??不但沒有生气反而笑了??而叶长河则是一愣??心道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这藏剑阁之内的法气明明便有

“你师父是哪位前辈??”婷婷问道

“我师父姓徐??”薛小雨道

“啊??”婷婷大惊??转头看看藏剑阁连忙问道:“难道便是十八年前曾独斗飞虎??身穿五彩霞衣、手持金蛇剑的徐若琪徐前辈??”

薛小雨听了一愣??片刻之后才道:“婷婷姐??你把我要说的话都说了??那我说什么呢??”

婷婷一笑??与叶长河对视一眼??心道薛小雨果然是徐若琪的徒弟??怪不得她小小的年纪那飞行之术便如此之高

薛小雨眼珠转了一转道:“姐姐把我的话说完了??我只好说别的了??你可知我们碧云山之上??最美丽之人是谁吗??”

“是谁??不是你那位秦师姐吗??”婷婷也好奇问道

薛小雨笑着摇摇头??转头看着藏剑阁??刚要张口说出“我师父”三个字??突然“啪”的一声??藏剑阁的门被内法激开??接着金光一闪??一人飞了出來

“小雨??难道你不能住口片刻吗??”

薛小雨一吐舌头??而婷婷和叶长河抬眼看去??都惊到了当场

从藏剑阁内飞出的??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即便如婷婷这等美女??看到她之后也是一阵的嫉妒

因为那女子美得让人窒息??美得看不出了年龄

见两个小辈看着自己发愣??徐若琪居然非常的自然??因为在碧云山之上经常便有人这样看着自己发呆??甚至于掌门师兄薛不才都会盯着自己感慨道:“徐师妹呀??难道岁月对你沒有效果吗??我们都可自称老夫了??你却依然这般的年轻美丽??”

听到此言徐若琪都是哼上一声??而对于直视自己的下代弟子们??她便是多有责罚??所以在派中落下了“脾气不好”的印像??此时她见眼前的二人是无忧谷的打扮??而且看衣着的质地??在无忧谷之中地位不低??于是干咳了一声??内法一吐??一股劲风袭來

薛小雨似乎早已预料到徐若琪有如此一手??见状条件反射的飞到了空中??而婷婷躲闪不及??居然被吹得后退十來步

倒是叶长河内法一吐??居然定住了身形??虽然身体有些摇晃??但终究沒有后退

徐若琪微惊??然后点头道:“这个无忧谷的小子不错??看來伍飞长老、叶孤云谷主之后又有奇才出现了??”

叶长河听出是在夸奖自己??于是脸上一红??不敢正视徐若琪??他连忙抱拳道:“晚辈无忧谷叶长河??拜见徐前辈??”

徐若琪点点头??转而对空中的薛小雨道:“小雨??你找我有何事??”

薛小雨连忙从空中落下抱拳道:“我爹让我转告师父??无忧谷晓峰谷主夫妇??法相寺明海方丈已到??若是师父有意不妨去见见故人??”

徐若琪想了一下道:“我便不去了??”

薛小雨点头道:“与徒儿猜测的一样??那么李玦师叔带明昊王子和他的两个徒弟回來之时??我是否來禀报??”

“哦??”徐若琪的眉毛一挑道:“李师兄此次也会回來吗??”

“是呀??中阵选拔乃是我派二十年一次的盛事??李师叔自然是要回來的??而且据说他的两个徒弟都是法力高强??特别是那个叫念玉的姐姐??不但法力高强??人也长的极美??”薛小雨道

徐若琪若有所思道:“若是他们回來??我自然要见上一见的??”说着她突然发觉面前还有无忧谷的二人??于是正色道:“见与不见??到时再说??”说着身上金光一闪??飞回了藏剑阁内??那两扇门应声而关

外面三人向着藏剑阁一抱拳??慢慢的后退

“婷婷姐姐??碧云山你可转完了??”薛小雨问道

“只剩下前面的那座山峰未去了??”婷婷道

“前面便是我们摇光堂所在的摇光峰??”薛小雨道:“你们來的正好??这个时候我秦师姐应当正在练习她的香舞??你们可一饱眼福了??”

听到了“秦师姐”三个字??婷婷突然想到刚才薛小雨沒有说出口的虹碧云山之上最美之人??于是问道:“小雨妹妹??你刚才尚未说出这碧云山之上最美之人是谁呢??”

薛小雨突然正色道:“这还用问吗??自然是我……”

“啊??”婷婷和叶长河沒想到她居然说出了自己

那叶长河脸上一红道:“我还以为是令师呢??”

薛小雨重重的点点头??又重复道:“自然是我……师父了??”说完又“咯咯”的笑了起來??让叶长河好不尴尬

薛小雨说着御空而起??婷婷和叶长河连忙跟上??飞不片刻??便到了摇光峰之上

远远的便听到了摇光堂的方向传出了歌舞之声??而摇光堂的门口居然围了数百人

薛小雨看到了那些人嘟起小嘴道:“那些讨厌的师兄们??他们又來了??秦师姐每次练习舞蹈之时??都会有大群的师兄们來观看??为此我爹爹已下命令??若是谁再來观看??便罚谁练习十遍虹光剑法??可是他们依然來此??结果秦师姐的舞艺未提高多少??他们的剑术却是大有长进??长老闻听之后??居然在摇光堂的旁边开辟出了一大块场地??专门让他们受罚练剑用??还说什么将计就计??”

婷婷和叶长河听了都惊的瞪大了双眼??她那秦师姐的舞姿需要多么的曼妙??才能吸引如此多的男弟子甘愿受罚也要來观看呀??还有虹光派的那位长老??居然还要“将计就计”??看來此人的思维实在活跃

“你们的长老听來十分有意思??”婷婷笑道

“他最有的不是意思??而是钱??”薛小雨道:“他就是天下最大的钱庄鑫瑞钱庄的庄主??我爹都叫他师叔祖??我们都不知叫他什么??所以才只叫长老的??可是他却叫江小贝??明明很大??却叫小贝??”

婷婷和叶长河再吐舌头??心道这薛小雨还真敢说??说完自己的师父??便说自己的师兄们??此时又拿那天下最有钱的人江小贝开起了涮

此时前面的舞曲已停??那些围观的弟子们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还夹杂着叫好之声??然后他们面带喜色的到了旁边的空地之上??前面有一人一声的高喝??数百柄长剑齐齐的飞起??空中光芒闪动??然后动作整齐的练起了剑术

“等他们练完五遍??秦师姐还要再跳上一段??然后他们再练剩下的五遍??”薛小雨道

婷婷和叶长河点点头??他们越來越对虹光派充满了好奇??相比起无忧谷的死板??虹光派的种种简直灵活之极??二人正想着??突然看到一个虹光派弟子抱剑靠在摇光堂的门口??他的身材瘦小??似乎还有些驼背

“他为何不练剑??”婷婷奇道

“他不用练剑的??”薛小雨皱眉道:“他是唯一在摇光峰上长大的男弟子??他的母亲便是我的英子师叔??而他生下之后便身体瘦弱??故而先天不足??虽然此时已有十八岁了??长相却只是十四五岁的样子??”

婷婷点点头??此时那个少年看到了薛小雨等人??目光朝这边一扫

叶长河心头一跳??心道他不练剑还有一个原因??便他根本不用练了??因为他已足够的强大

此时那个少年看到叶长河也是心头一惊??二人对视几眼??那少年才转回了头

“他叫什么名字??”叶长河问道

“他叫李剑??可是脾气极差??还总黑着脸不理人??所以大家都叫他李奸??”薛小雨说着??又笑了起來

三人渐渐的走近??婷婷和叶长河则忍不住用力的嗅着??因为空气之中多了一股迷人的香气

那些练剑的少年们看到了薛小雨带着两个陌生人走近??纷纷的朝这边看來??于是空中的飞剑微乱

“你们练你们的??看什么看??”薛小雨叫道

那些人吐吐舌头??继续练剑

越向里走??香味越浓??而且闻了那香味让人的精神一振??叶长河和婷婷对视一眼??甚是惊奇??三人走到摇光堂的门口??薛小雨向着靠在门口的李剑打招呼道:“李师兄??”

李剑抬头看了看薛小雨??然后再看看她身后的叶长河等人??目光在叶长河脸上扫过??然后鼻子之中似有似无的发出一个声音??又垂下了头

“哼??就知道你不理人??”薛小雨说着??带叶长河和婷婷进了堂内

“金师伯、玄石婶婶??”薛小雨叫道:“有贵客來访??”

未等里面的摇光堂首座金梦洁和玄石说话??倒是一个少女飞了出來

“你若再骗人??看不怎么教训你??”随着声音??带出一股香气??一个少女对着薛小雨举掌便打

薛小雨“咯咯”笑着??躲到了叶长河和婷婷的身后

那个少女一掌刚要击下??却发现真的有陌生人來到??而且还不是本派之人??于是惊叫一声??脸上一红??连忙的后退

叶长河和婷婷看着那少女大惊??原來那香味是从那少女身上传出的??只见这个少女身异族的舞衣??此时额头之上已微微潮湿??显然刚才跳舞的便是她了??她的身材婀娜??皮肤白晰??长得甜美迷人??再加上那一身的奇香??怪不得吸引了那么多的男弟子來观看

此时薛小雨才钻了出來??对着那少女道:“秦姐姐??我刚才在路上夸了你半天??你却见我就打??实在太不讲义气了??”

那位秦姐姐并沒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问道:“这两位是??”

薛小雨也沒有马上回答少女的话??而是对着叶长河和婷婷道:“怎么样??我说得沒错吧??”

叶长河抬头看下那个少女??微微的一笑??若论姿色这少女在婷婷之上??可是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媚态和大小姐那种骄娇二气??少了那份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非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婷婷却是打量几眼笑道:“早就听说贵派秦首座的妻女身上可发出奇香??如此说來这位便是秦首座的千金秦香姐姐了??今日见面??方才明白这个香字的含义??我乃无忧谷婷婷??这位是我的师弟叶长河??”二人说着同时向秦香抱拳

听到了二人的名字??坐在门口的李剑突然抬起了头??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重复道:“叶长河??”然后又低下了头

秦香连忙还礼??“果然是贵客??这次小雨沒有骗人??既然到了摇光堂??便先见过我师父吧??”

“应当如此??”

于是秦香和薛小雨带路??进了内堂??只见内堂正座之处??正有三个女子喝茶

其中一人一身道姑的打扮??想來便是摇光堂的首座、当年“剑煞”司马婉茹的首徒金梦洁??而旁边一人长相与秦香有几分相象??想必是秦香的母亲玄石??而另一位则是身穿黄衣??看年岁与金梦洁和玄石相仿??想來也是摇光堂的上一代前辈了

于是婷婷和叶长河紧走几步??向着三人齐齐的行礼

金梦洁早就听到了他们在门口的对话??于是欠身道:“晓峰谷主居然把你们也带了过來??看來也想展示一下无忧谷下一代中的俊杰了??”

叶长河一听此言??连忙抱拳道:“谷主师伯深知贵派人才济济??故而带我与师姐前來??与贵派的同辈弟子交好??也好多向贵派的师兄、师姐们学习??”

旁边的玄石见叶长河一脸是严肃??于是笑道:“金首座??看你把这孩子吓得??既然走到了摇光堂??便稍微休息片刻??等下再看看香儿的舞蹈如何??”

“只是我们若是看了??叶师弟不用练一趟无忧剑法吧??”婷婷突然道

众人一愣??然后“哈哈”的大笑

而叶长河听婷她如此一说??脸上一红??好似在说自己是被秦香的舞姿吸引而來的??那样与外面的那一百多练剑之人一样

众人笑罢??薛小雨笑道:“所谓入乡随俗??叶大哥当时也不能免的??”

“啊??”叶长河大窘??“我还是不看了??”说着便真的向走去

此时玄石微微一笑道:“叶少侠??别听她们瞎说??既然到此还是待下再走吧??”

薛小雨也大笑着??一手拉着婷婷??一手拉着叶长河??带二人带到了外堂??坐到一桌子旁边??一会儿便有人倒來了茶水

“你们可曾听说山下的云州來了一个北山的舞蹈团??”薛小雨问道

“听说了??”婷婷道:“据说那舞蹈团來自己北山??而且跳舞的女子身上都散发着奇香……”说到这里婷婷突然抬头看看秦香??“莫非便是令堂的族人??”

“正是??”秦香道:“外公族中女子擅长舞蹈??只是那十二人之中??只有八人來自己北山??而其她四人则是中原的女子??她们所跳之舞虽然一样??却是身上沒有香味??是滥竽充数的??”

“啊??”婷婷和叶长河大惊??想不到还有要此等事情

“她们所习之舞蹈非是纯正的石香族舞蹈??而是经高人改编之后迎合中原人口喂的舞姿??待会儿秦姐姐所跳得??才是正宗的石香族香舞??”薛小雨抢道

婷婷和叶长河点点头??此时婷婷又道:“刚才在里边说话的那位身上发出香味的前辈??便是令堂吧??”

“正是??”

“旁边的那位黄衣前辈是??”

“她便是李剑的母亲??英子师叔??”薛小雨道

几人边喝边聊??沒过多久??只听外面一声齐喝??那是那些受罚的弟子们“受罚”完毕

秦香笑笑道:“我要开始了??咱们到外面去吧??”

于是几人跟着她走到了摇光堂之外

那些弟子们练过五遍的虹光剑法??此时已有不少人气喘吁吁??可是一见秦香出來??又纷纷的來了精神??齐声的叫好

秦香一笑??飞身到了场中??歌喉起嘹??翩翩起舞

只见她的身上微微的发出光芒??曼妙的舞姿伴着香气??让人如痴如醉??那些虹光派的弟子都看呆了??连叶长河也微微的发愣??直到婷婷拧了他一把??他才红着脸缓过神來

然而两道贪婪的目光穿过众人??落在了秦香的身上??不知何时李剑也抬起了头??看着跳舞的秦香??似乎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