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19 回李剑生变

519回 李剑生变

薛不才点点头??见众人都低头沉思??于是道:“今日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明日还有决赛??”

“是??”众人答应一声??纷纷的退下

“李师弟留步??”薛不才叫道

于是殿上只剩下江小贝、薛不才和李玦

“师兄、江师叔祖有何吩咐??”李玦道

“李首座??这两日比试之时??思涯曾施展出不同于本派的法术??你可知是何等法术吗??”江小贝问道

“禀师叔祖??”李玦道:“思涯乃是西夜国人??他入门之前曾修炼过西夜国的法术??他懂得那些法术也是自然??”

“这个你已说过??只是他所施展的法术??我等感觉十分的面熟??颇向当年的一个枭雄??”江小贝道

“枭雄??”李玦一愣??当年能称为枭雄的??只有一人??那便是邪教教主白眉

“你也想到那人了??”江小贝道

李玦点点头??诧异道:“江师叔祖??你是说思涯可能是白眉之后??”

江小贝和薛不才都点点头

薛不才道:“我们曾多次与白眉交战??而思涯激战之时??那股与白眉相似的内法便在不经意之间显露出來??”

“当然??只凭这一点也不能确定??”江小贝道:“世间的法术有千万种??其中相似或者相近的也很多??”

“正是??”李玦道

“若要看出他的真实身份??便要将其逼到绝境??”薛不才道:“他此时受了伤??而李剑却沒有受伤??所以明日的决战??李剑必然占了上风??思涯若要取胜??便不能有所隐藏了??”

江小贝点点头道:“如此便能看出他的法力渊源??只是我还有一想??或许他不只是白眉的传人??他与白眉的关系还可能更近??”

“更近??”李玦惊道:“难不成说他是白眉的后人??”

“传说白眉一族??乃是上古大神之后??其族人最显著的标志便是人人有一对白眉??只是传到现在他族中人丁不兴??只剩下寥寥几人??大家还曾记得当年的惊鸿吗??”

江小贝说到惊鸿??众人都忍不住点点头??惊鸿是白眉之女??也生着一对白白的眉毛??与白眉的一样

江小贝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來??转头问李玦??“李首座??思涯头顶之上的皮帽可曾摘下过吗??”

李玦一愣??想了一想??果然未见思涯摘下过皮帽??而那皮帽又深、又紧??不仅是摭掩住了眉毛??即便与冯英雄大战??也不曾落下??难道那皮帽之下??会是一对白白的眉毛吗

“思涯法力高强??若要摘下他的帽子??非是易事??”薛不才道

“那便要看李剑的本事了??”江小贝道

三人感慨一阵??李玦突然道:“念玉这孩子的脾气??像极了年轻时的徐师妹??但愿明昊已追上了她??”

另外两人也齐齐的点头

天璇堂

李玦轻轻的走了进去??丁伟听到了李玦的脚步之声??点了点头

“思涯如何??”李玦问道

“明昊离开之前御药草给他疗伤??他已有了好转??此时他正自行的疗伤??”丁伟道

李玦点点头??走进了内堂

那里面发出一阵阵的光芒??这光芒让李玦看起來有些怪异??因为这疗伤的法术非是虹光派的法术??而是西夜国驭虫疗伤之税??此时思涯**着上身??肩头中集之处??此时已是集满了药草??而且那些药草已深深的插入到了他的穴道之内??发出微微的光芒

这还不算??一群蚂蚁正慢慢的爬到思涯的背上??然后将他背上的药草吃掉??又咬着他的伤口

李玦先是一惊??随即发觉被蚂蚁咬过的伤口??居然迅速的生出了肉芽??飞快的生长起來??李明昊大是惊讶??看來这西夜国的法术果然厉害??这疗伤之法并不在皮山国御木之术之下

李玦知道??那药草是皮山国特有的疗伤之法??后面的蚂蚁却是借着药草的药力??让伤口愈合的更快罢了??若是如此??思涯的伤势会好的很快??看來掌门师兄和长老预计的有变

明日对战之时??思涯的伤势可能已经痊愈??吴剑未必能能将思涯逼入绝境了

只是他心中还有些欣慰??儿子明昊虹光派的法术不强??这御木之术却是颇有造诣??是了??他将來要成为皮山国国王??本国的御木之术怎能不用心呢??反而是虹光派的法术??倒有些多余了

思涯此时紧闭着双眼??身上微微发出光芒??而那伤口之处??居然传出“嘶嘶”的响声

李玦大奇??仔细看去??原來是那些蚂蚁突然全身发红??最后化成了药水流入了伤口之中

李玦大惊??心道这西夜国的驭虫疗伤之术居然是这个样子??传说西夜国的驭兽之术??能驭动飞禽已是很强了??若是再强??便可驭动虫蚁??甚至驭动法了较低之人

思涯此时感觉到了身前有人??于是睁开了双眼??一看见李玦??便连忙停下法术想要起身

李玦连忙上前按住了他的肩头??让他不必起身??可是自己的手刚刚接触到思涯的肩头??他的身上却闪过一道玄光??李玦的手居然被弹飞

李玦一愣

思涯脸色一变??连忙道:“徒儿有罪??沒有收住法力??”说着便要起身

李玦摇了摇头道:“你还是继续养伤吧??明日将是决赛??”

“是??”思涯心头微微的感动??这十來年??除了念玉与李明昊??便是师父对自己关怀备至了??想着他的心头一软??他拜入虹光派门下??原本是另有重任的??可是看着虹光派之人大都是正派之人??他又心头一松??那复仇之心便要沉下

李玦又看了思涯几眼??转身出去了

只是他身后的思涯愣了片刻??脸上的杀气突然强了起來??母命难违??外公之命不能不遵从??那两个人一定要杀的

李玦出门之后??头上冒出了冷汗??刚才思涯震开自己的那股法力??明明已强过自己许多??他小小年纪怎会有如此的法力??难道真如掌门师兄所言??思涯入门的动机另有它算

“师兄??你怎么了??”丁伟看李玦脸色不好

“我……我沒事??”李玦答应一声??转身离开了

摇堂峰之上??李剑在房内内法运行几周天之后??顿时感觉周身的舒畅

他今日的心情极佳??虽然是念玉最后时刻认输??才让自己进入了下一轮??但他自认为再斗下去??胜者还是自己??只是自己会多耗费许多的法力??甚至于还会受伤

其实念玉若想让他的师弟思涯取胜??大可与自己再斗上个百十回合??只是她沒有那样做??那么自己便占了便宜了

思涯被冯英雄的刺中了三剑??伤势一定不轻

想着他便忍不住笑了起來??自己只有战胜了思涯??便可以成为中阵之首了??便沒有人敢说自己是沒爹的孩子了??娘也可以在山上扬眉吐气、挺胸走路了

他正得意着??突然听到外面有脚步之上??一人正向这里走近??还带着一股的香味

秦香

怎么晚了??她怎么來了??难道是自己要成为中阵之首??她先來道贺的

李剑连忙挺了挺胸??正要去开门??可是门却“咚”的一声被踢开了??秦香怒气冲冲的跳了进來

看着秦香脸上的怒色??显然不是來道贺的??而且大怒之下的秦香??身上散发出的來香味也变的刺鼻起來

“秦师姐??你……”李剑的有些不知所措

“李剑??你答应过我好好教训教训那丫头??你做到了吗??”秦香怒道

李剑一愣??心道念玉的神通不在自己之下??虽然久战之下自己未必会落败??可是要谈教训??那便有些勉为其难??李剑正要向秦香解释??可是秦香却不依不饶

“你一定是被那丫头的姿色所吸引??所以才不忍下手的??”秦香道

李剑上前一步??正要解释??突然身子一震??他脸色大变??原來是月亮已早早的升到了天空??此时一道月光照射到了他的身上??他的体内升出一股无名的邪气??于是他连忙后退几步??重新躲入了月光的阴影之中

“秦师姐??你快走??我改天再向你解释??”李剑说着??便要将秦香推出门去

秦香一下子闪开??“我怒气未消??决不离开??你此时尚未回答我??我本以为你是个老实人??沒想到你和别人一样??也是个重色轻友之人??”

秦香滔滔不绝的说着??而李剑则后退两步??想要退开窗口??躲开月光??可是秦香一把拉住他??继续问着??身上的香气浓郁之极

李剑的身上隐隐发出红光??他连忙以虹光派内法强行压制着体内的那股异法

秦香又说了一阵子??突然发觉李剑的脸色不对??二目之中隐隐有红光射出

秦香一惊??连忙住了口??而此时李剑的后背之上突然传出了“咔咔”的响声??他的后背上的衣服??突然鼓了起來??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撑破衣服

“你……你怎么了??”秦香惊道

“你……你快走??”李剑说着??把秦香向外一推

可是秦香一下子沒站稳??身子一歪??李剑下意识的上前一拉??自己又暴露到了月光之中

“啊??”秦香惊叫了一声??想要甩开李剑的手跑出去??可是手却被李剑紧紧的攥住??不能挣脱

“你……你要做什么??”秦香惊道

李剑脸上突然一阵茫然的表情??呆呆的看着月色

“嘭”的一声??一团东西从李剑的背上冲出??在空中展开??居然是一对肉翅??展开的肉翅足有一丈多宽??此时屋内的家什被肉翅碰到??纷纷的坠落

“啊??”秦香又是惊叫一声??吓得面无血色??再看李剑时??他的脸上已换成了狰狞的表情

他此时正色迷迷的看着秦香??“秦师姐??我突然发觉你今天好美??”

“你……你要做什么??”秦香感觉到不妙??如此深更半夜??此处虽然在摇光峰之上??却距摇光堂很远??况且李剑的法力远远超过自己??他要对自己做什么??自己决不是他的对手??而更可怕的李剑的后背之上不时的传出“咔咔”的响声??那对肉翅还在慢慢的伸展??挥动??屋内吹出的旋风??让她睁不开眼睛

李剑的眼中放出**邪的红光??他现在看上去完全就像一个怪物

此时秦香有些后悔自己盛怒之下便不记后果的來到李剑这里了??他们都已不是小孩子了??都是十七八岁的成年人了

秦香张开嘴刚要大叫??李剑手上光芒一闪??一股强法已制住了她的嘴??她的居然张不开嘴了

秦香的眼中流出了泪水??可是此时的泪水只能让李剑更加的兴奋

他一步步的向秦香走去??将秦香挤到了墙上??无法动弹

秦香的双手双腿被李剑的法力压制到了墙上??她想大叫却张不开嘴??只有丰满的胸剧烈的起伏着??反而更加的诱人

李剑的手慢慢的伸了过來??向着秦香的胸口

秦香原本急促的呼吸??现在都忍住了??好让开一些空间??躲避李剑的手

李剑的手马上就要挨着秦香丰满的胸脯了??突然外面传來一声的高喝:“剑儿??住手

那是英子到了??秦香仿佛遇到了救星??英子师叔來了便好??起码能制止李剑

英子看着李剑的变化??心中大惊??这么些年??她一直都很小心??可是今日终于被激发出來了??于是连忙念动那个法咒??那是当年吴天传给千雪??而自己多次听他们念起??暗自记下的

空中闪过一道的佛光??佛光照射到李剑的身上??李剑脸上的红光一闪

秦香只觉压制住自己的法力一松??她终于可以叫出声了??“英子师叔??救我??”

英子当然是要救她的??可是此时看來??英子念出的半拉子佛咒??似乎制不住李剑

秦香虽然可以说话了??可是身体还是被李剑的法力所控制??无法脱身

仅仅片刻??英子脸上便淌下了汗水??虽然天气已凉??她念出的佛咒??已感觉出一种反弹之力??让她的胸中憋闷??呼吸都困难??若是她一停止??那么李剑对秦香做出什么事情??她可以想象的出來??因为他的父亲当年也对自己做过同样的事情

秦香看出了英子有些支持不住??于是便大声的叫了起來??希望摇光堂的人能听到??來救自己

可是刚刚出声半句??李剑内法一吐??又封住了她的嘴

“嘭”的一声??英子已震退数步??大口的喘着粗气??而李剑却是狰狞一笑??又要扑向秦香

英子见状不好??便要再上??突然空中白影一闪??一人飞到

她念动佛咒??空中顿时出现了一尊金佛??慈目微垂??悯看众生

李剑被这佛光一照??身上的红光顿时大减??背后的肉翅也慢慢的收了回去

秦香只觉身上一松??连忙脱身跑开

來人正是徐若琪??只有她是亲耳听沈四所授的佛咒??再加上自身法力高强??还有多年的修炼??此时所念出的佛咒??更超当年

片刻之后??李剑身上的红光消失??背上的肉翅也恢复了原状??他冷静下來??呆呆的看着四周??有些不知所措

“快离开窗口??”徐若琪叫道

“是??”李剑连忙后退??躲到了阴影之中

“多谢徐若师姐??只是……”英子心道如此一來??李剑的身世便彻底的暴露了

徐若琪叹口气道:“李剑之事??我十八年前便已知晓??所以才向吴天问了名字??吴剑??这才是他的真名??”

英子眼中一热??想起了这些年來??徐若琪对李剑和自己多有维护??特别是李剑惹事之时??多是徐若琪替他摆平??于是向着徐若琪实施一礼??“多谢徐师姐??”

“你我还客气什么??你进屋速给李剑换件衣服??把门窗都打开??如此一闹??恐怕掌门师兄他们片刻便会到了??”徐若琪道

英子一愣??马上明白了所以??若是有人來到??定会看到李剑背上的肉翅??而且刚才秦香在屋里??此时屋中一定有她的香味??她答应一声??跑进了屋内??首先打开了门窗??然后一边斥责李剑??一边帮他穿上别的衣服

原來李剑背后的驼背??是他的一对肉翅

“娘??非是剑儿有意??而是秦师姐突然闯了进來??孩儿不小心照到了月光??”李剑也知此次自己惹了大祸??非是当年打伤别堂的弟子那么简单??于是解释道

“你知道你刚才要对你秦师姐做什么吗??”英子又道

李剑穿好了衣服??想了一下脸上一红??他自是想起自己要对秦香行不轨之举

“若非你徐师伯及时感到??你便铸成大错了??”英子道:“便如你爹当年??”

“我爹??”李剑突然想起刚才听徐若琪道自己原本应该叫吴剑??此时正要问下去??突然空中闪过若干的光点??显然是有几人飞到

徐若琪脸色一变??知道是薛不才和各堂的首座等人到了??于是对李剑道:“待会你不可多言??有事我來回答??”

“是??”李剑老实道??他从心底对徐若琪还是十分的感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