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27 回心中疑惑

527回 心中疑惑

念玉向思涯飞來??思涯刚要伸手去接??突然下面光芒一闪??那个叫落花的女子急冲而上??祭出一只黑鸟??击向了念玉

念玉身不能动??可是却看得清楚??她大惊之下??叫出了声

思涯大惊??身上玄光一闪??冲了过去

徐若琪沒想到下面的落花看出了自己的动向??居然抢先出了手

眼见那只黑鸟就要击中念玉??突然五彩一闪??接着一道七色剑虹出现??“轰”的一声??震散了黑鸟

然而这一切似乎在落花的意料之中??她口中念动咒语??突然光芒一闪??一颗奇珠射出一道九色的光芒??击向了徐若琪

徐若琪虽然法力高强??可是被这珠子的光芒一照??只觉一阵的头晕??似乎自己的魂魄就要被吸出自己的身体

当然那只是刹那之间的事情??她身上金光一闪

金蛇剑飞出金光大盛??金光挡住了那珠子的光芒

徐若琪急退十数丈

看思涯已接住了念玉??才放下了心

思涯看念玉似乎沒有受伤??可是连拍她身上几处穴道??居然都沒有将她的穴道解开

而秦香早已看出这些人都是高手??于是发出了那一声高叫之后??此时已不知躲到了哪里??另外她不知徐若琪并不知思涯之事??而且在决赛之前就已离开了碧云山??她还以为徐若琪是來救她回去的??于是更不敢出声了

“落花退后??”得晨大喝一声??举起血剑飞起

“你们快走??”徐若琪再叫一声??挺金蛇剑挡在了思涯和念玉的身前??身上金光大盛??祭起金蛇剑迎上了得晨

思涯看着徐若琪的背影??眼中杀气一现

手中木剑突然飞出??一道玄光击向了徐若琪的后心

徐若琪刚刚硬接下了得晨一击??身子一震内法一乱??而得晨也是如此??心道穿上五彩霞衣的徐若琪果然厉害了许多??再加上金蛇剑??若是单打独斗??自己未必能拿下她

徐若琪在调整内息之时??感觉到了背后有玄光闪动??她以为是思涯要助自己一臂之力??所以未曾在意

而念玉将这一切看的很清楚??思涯的这一击??显然是向着徐若琪而去的??自己虽然恨她??可是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虽然沒有认自己??可是传了自己一身的法术

她大叫一声??情急之下突然身上白光一闪??冲开了穴道??身形一闪??虽然沒有穿着五彩霞衣??速度却是极快??居然飞到了木剑之前??护住了徐若琪

思涯大惊??他对念玉感情极好??虽然知他是徐若琪的女儿??却沒有伤害的她的意思??于是连忙的收法??可是木剑去势甚快??虽然急着收法??还是要击中念玉的胸膛了

徐若琪感觉出身后事情不对??转头一看??念玉已在危险之中

五彩一闪??徐若琪已飞到了念玉的身后??用力将她抱在了怀中??然后连忙的转身

“轰”的一声??木剑击中了徐若琪的后心??徐若琪身子一震??吐出一口鲜血??所幸思涯已收去了近半的法力??否则这一击徐若琪定然已昏迷不醒

念玉大急??看徐若琪替自己挡下了一击??脸上一急:“你……你为何这样??”

徐若琪看着念玉无事??居然微微笑道:“你不也要这样救我吗??”

得晨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愣了??徐若琪一见到那个小子??便要他带着念玉离开??显然他们认识??而且徐若琪认为他不是她的敌人

而那叫思涯的小子一见到徐若琪便要出重手杀她??头一击被徐若琪躲开??碰巧与自己的的法力相撞??徐若琪以为是在帮她??而刚才的一击??却是徐若琪于念玉相互关怀对方??抢着为对方挡下一击

然而落花却不管这些??她看着那对美丽的女子??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一阵妒意??落花原本也是个美丽的女子??在南疆可称第一

她一直以來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在南疆的地位只在魔君得晨之下??而在断径和折枝之上??只是她多年來的自傲??自从见到了念玉之后??受到了打击??同她们同來的南疆之人??目光原本都是偷偷的在她的脸上停留??可是自从擒住念玉之后??他们的目光却留在了念玉的身上

虽然只是不看自己??可是她却有些受不了??世间居然还有比自己美丽的女子??她受不了??然而得晨留着念玉有用??所以她还不敢出手杀了念玉??而徐若琪來后??她的自信心又一次受到了打击??她听得晨等人讲过十八年前的事情??那徐若琪此时应当有近四十岁了??可是她却依然如此的年轻美丽??甚至超过了被擒住的念玉

落花的妒变成了恨??所以她才屡次的向这二人出手??甚至违背了得晨的命令??不许轻易使用九转玲珑珠

此时她见徐若琪受伤??念玉伤心??于是杀意又起

她的身上黑气闪动??突然一只巨大的黑鸟急飞而出??在空中居然还发出一声的鸣叫??扑向了徐若琪和念玉

“不可??”念玉大叫一声??身上光芒闪动??挡在了徐若琪之前??她此时手中沒有兵器??于是念动咒语

附近的树木突然发出“咔咔”之声??数百树枝飞击向了落花??好一个围魏救赵之计

然而她的对手落花却也是个狠角色??她对于刺到的树枝居然不闻不顾??内法居然再提??那只黑鸟又大了一圈

念玉见状脸色一变??如此一來??不但保护不了徐若琪??连自己也要受伤了??于是大叫一声??“思涯??”

思涯原本在发愣??自己刚才的一击差点伤了念玉??此时在正内疚??然而听到念玉的叫声??身上光芒一闪??情急之下使用上了最近最常用的法术??虹光剑法

一道七色彩虹闪过天空??迎上了那只黑鸟

“轰”的一声巨响??思涯和落花各退数丈??而刺向落花的那些树枝??早已被断径和得晨挡下??原來是落花知自己对于得晨十分重要??他定会替自己挡下那些树枝??才沒有自保的

此时思原地横剑挡在念玉和徐若琪的身前??看着得晨等人怒道:“不可伤害念玉??”

“你也是虹光派之人??”得晨惊道

思涯沒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和落花

得晨上下打量着思涯??目光最后落到了那本木剑之上

“你是白眉教主什么人??”得晨突然道

思涯一愣??沒想到他直接说出了自己祖父的名字??于是骄傲道:“那是我外公??”

“哈哈哈??果然如此??”得晨道:“如此说來??咱们便不是外人了??”

“你是何人??”思涯问道

“我乃南疆魔君得晨??你手中的木剑??原本是产自我树宫之上极品的枯木枝??当年曾是我的兵器??后被白眉教主搭救??才将此枯木枝赠与了教主??只是在教主那里??被称做枯木杖??”得晨道

徐若琪听了连惊数处??思涯居然是白眉的外孙??那么他的母亲便是惊鸿了??而那柄木剑原來是由白眉的枯木枝做成的??怪不得一见面便觉上面发出的灵气有些面熟??只是??他即是白眉之外孙??为何加入了虹光派??还有??刚才他刚刚赶到之时??明明听到了秦香要自己小心??此时秦香又在何处??她又为何与思涯在一起呢

思涯听白眉说过得晨之事??于是抱拳道:“原來是魔君??晚辈思涯失礼了??如此说來??您手中之剑??便是血剑了??”

“正是??这就是血剑??”得晨得意道:“咱们是友非敌??真正的敌人??便是你身后的二人??”

思涯回头看了看??摇摇头道:“魔君??敌人只有一个??那便是徐若琪??念玉不是敌人??”

其他人都是一愣

得晨看看徐若琪和念玉??心道这长得极象的二人??一看便是关系紧密??思涯却只与徐若琪敌对??而多次搭救念玉??这却是什么意思

徐若琪看着思涯的表情??马上明白了他的心意??且不说他为何对自己有仇??起码可以看出??他对念玉十分的在意??是了??念玉不但人长的漂亮??而且法力高强??为人和善??思涯最近十年又常常与他在一起??对她有爱慕之心实属正常

“思涯??你为何两次要杀……杀她??”念玉怒道

“我……”面对念玉??思涯的杀气少了许多??他已知念玉是徐若琪的女儿??此时已不敢面对念玉的目光??于是低头喃喃道:“母命难违??”

“你母亲与……与她有何仇恨??”念玉又道

此时一阵风过??徐若琪嗅到了一阵想香味

秦香

徐若琪眼光一扫??扫见下面不远之处的一棵树后??秦香藏在那里看着空中

徐若琪不着声色??此时场中形势复杂??自己又受了伤??若是思涯与得晨站到了一边??即便自己能逃??念玉和秦香也有危险??此时看來思涯对念玉还是有些感情??希望他能回心转意

“思涯??你的母亲惊鸿可好??”徐若琪突然道

思涯一愣??然后冷冷道:“亏你还记得她??你十八年前所做之事??让她这些年來无一日顺心??甚至……”思涯说着咬起了牙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思涯说到此处??突然内法一吐??将上身的衣服震碎

众人齐齐的发出一阵的惊呼??因为思涯的身上布满了一道道的怪异的伤口??特别是后背之上??伤疤压伤疤??已沒有平坦之处

而且有些伤疤颜色古怪??显然是当时受伤之时??旧伤未好??新伤又添??而看这伤口的样子??居然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弄伤的

念玉与思涯的关系最为密切??这伤口她也未见了??她的神色一变??凄然道:“你……你这伤难道是令堂??”

思涯点点头道:“不错??母亲脾气甚爆??教习我驭兽术之时??我尚有差池便被一阵的重责??这些伤疤??多是被母亲召唤而來的鸟兽弄伤的??”

看着这些伤病??徐若琪心头也是一颤??思涯已追随李玦七八年??此时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如此说來??那些伤疤都是在他十岁以前留下的

只是当年见到的惊鸿??似乎不是个脾气暴躁之人??为何会变成了这样

对了??徐若琪看着思涯冷冷的目光终于明白了??于是问道:“思涯??你的名字是谁给你起的??”

“自然是我母亲??”思涯道

“这便是了??”徐若琪道:“当年我确实施计伤害过惊鸿??此时想來??确实是自己的心眼太小了??”

念玉闻听此言??发出一阵的惊呼??居然真的如此??那么母亲当年给思涯母亲的伤害一定极大??否则她怎能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如此重手呢??她想着??又有些责怪起徐若琪的了??只是??刚刚想到徐若琪时??居然是用的母亲??念玉的眼神又柔和起來??刚才她还拼着命要救自己呢

得晨看着这三人??心道他们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自己一时也插不上嘴??此时有血剑在手??徐若琪又受了重伤??而思涯看起來对自己又沒有敌意??如此说來??自己便沒有危险??看样子徐若琪与思涯之间仇怨极深??自己不妨静观其变??最好是能让他们鹬蚌相争??自己好渔翁得利

于是暗示属下不要动手??静观其变

“你到底对她做了何事??而让她如此痛不欲生??”思涯狠狠道

徐若琪一愣??想起当时吴天专心的救护檀心花??而自己以言语相逼激走了惊鸿之事??对于惊鸿离开??吴天得知之后也十分的内疚??只是当时全力救护檀心花??无心它顾

如此看來??吴天对惊鸿还是颇在意的??其实自己当时也是一时的妒忌??因为突然发现自己不是处子之身??无法助吴天完全的施展出本身的法力??而惊鸿却是以她的处子之身完成了自己不能做到的事情??还与吴天在天下群雄面前如此的亲密??都让她心头不爽

特别是吴天还当着白眉的面说过??他要十八年对惊鸿好??若是如此??吴天将自己以及千雪等人放在哪里

而最让徐若琪生气的??便是吴天和惊鸿做了男女之事??才引暴了内法

听到思涯的问话??徐若琪冷冷一笑道:“我将她从他最爱之人身边逼走??”

众人又的一愣??心道让一个女子离开最爱之人??确实是世间最狠毒之事??徐若琪能如此做??显然便是因为女人之间的妒忌之心了??此时连念玉都冷眼看着徐若琪??仿佛不认识一般

只是这时徐若琪突然想到一个问題??身子一振??思涯是惊鸿之子??而惊鸿与吴天发生过关系??难道思涯是吴天之子

“思涯??我且问你??你今年多大??”徐若琪突然问道

思涯一愣??于是怒道:“这与你还干??况且你害惨了我母亲??我定要杀你为母亲报仇??”

徐若琪也苦笑一声道:“惊鸿沒有对你说过吗??”徐若琪说着??突然面色一冷道:“是了??这事惊鸿有错在前??她自然不会对你说的??”

“你休得侮辱我母亲??”思涯说着??身上玄光一闪??便要上前

“思涯??不可胡來??”念玉叫道

思涯看着念玉??身上的玄光慢慢的收了起來

此时在地面树后的秦香咬了咬嘴唇??这个叫念玉的女子果然处处抢自己的风头??就连这个带自己出山的思涯??都摄于她的威势??而唯唯诺诺??想着??心中不知为何犯起了酸

“我非是侮辱她??而是她为了保护白眉??而立下了重誓??然而白眉却违背了誓言??你母亲只好履行誓言??在离开了中原??至于她为此事懊恼??又牵怒于你??便与我无关了??”

“你胡说??”思涯怒道:“我外祖在中原被奸人所害??落下了残疾??他乃是一世英雄??岂是说话不算数之人??”

徐若琪摇摇头道:“非是他说话不算数??他原來被击败之后??已抱着必死之心??只是惊鸿为保护他才立下了重誓??然而白眉却未按惊鸿所想行事??”

“我外祖法力高强??中原之人无人是他对手??你们必定是使用奸计才重伤了他老人家??”思涯又道

徐若琪摇摇头??她知道自己无法说服思涯??于是又问道:“你今年到底多大??”

“这干你何事??”思涯道

“哼??我只是为了验证一件事情??”徐若琪只想弄明白他是否是吴天之子

思涯依然不开口??念玉此时道:“思涯??你说过你小我两岁??今年十六岁??可是真话、”

“自然是真话??我从未对你说过假话??”思涯道

念玉转身??朝徐若琪点点头

看來思涯沒有说谎??“十六岁??”徐若琪心道如此说來??思涯不是吴天之子??若是吴天之子??此时应当是十七岁才对??于她点点头??开始寻思如何带着念玉脱身??若是自己??凭借五彩霞衣脱身无碍??只是念玉在此??还有脚下的秦香??便有些麻烦了

“徐若琪??既然你已承认对我母亲做过无理之事??你便与我一战??我若战死??便不提报仇之事??”思涯看着徐若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