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33 回新鲜的猪粪

533回 新鲜的猪粪

“烧饼吧??”思涯道

“啊??你也沒有见过这东西吗??”秦香惊道

“我西域沒有这等东西??多是烤肉??刚才听到老板吆喝??这便是烧饼了??”思涯道

秦香此时已两天沒吃东西了??看着这难看的烧饼??上面熟芝麻的香味入鼻??她居然咽下了一口口水??“看來这东西不难吃??”她说着咬下一口??嚼了两下大喜

“果然很好吃??想不到山外还有如此好吃的东西??”秦香说着??扔给思涯一个??“你也尝尝??”

思涯闻闻??也吃了一口??果然如秦香所言酥脆无比??然后大口的吃了起來

片刻之后??二人便将几个烧饼吃光??秦香舔完手上的芝麻??又问思涯:“还有吗??”

思涯咧嘴一笑道:“沒有了??”

秦香此时有些遗憾??正要说什么??突然思涯脸色一变??一下子将秦香按在了地上

“你……你要做什么??”秦香大惊??以为思涯要对他无礼

“噤声??虹光派中人來了??”思涯低声道

“啊??那怎么办??”秦香惊道:“气息可视闭住??可是我身上的香味怎么办??”

思涯想了一下道:“你若真要听我的??便要忍耐一下了??”

“只有不让我回山??我听你的??”秦香道

“我刚回來之时??前面有处人家??养着几头猪??而他家的门外??堆着一堆的猪粪??”思涯道

“啊??你不会是让我躲到猪粪堆里吧??”秦香惊道:“那还不如打死我呢??”

“不用??咱们只有躲到粪堆的附近??那猪粪的臭味便可挡住你身上的香味??”思涯道

秦香想想吴剑的那对恐怖的肉翅??心道自己若是被发现之后??被他们带回山后??父亲必定会逼着自己与吴剑成亲??想着成亲之后??自己会与那样妖怪般之人同床共枕??甚至还要再生出一个同样的小孩子??简直太可怕了??于是她终于点点头道:“好吧??”

于是思涯带着秦香一阵的小跑??到了那户人家的门外??秦香看去??那户人家门外果然有一堆的猪粪??看上去还是新鲜出炉的??因为这个季节的晚上已有了些凉意??而那堆猪粪居然还冒着烟??而且距离远远的??她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

秦香的眉头一皱??便有呕吐之感??可是思涯拉着她身形一闪??藏到了那家的院门之内??屏住了呼吸??从门缝向外看去

片刻之后??果然空中落下五人??落到了他们刚才所在不远的位置

此时太阳已下山??天还沒有尽黑

江文广看看天色??对众人道:“今夜咱们便到前面的镇子里小住一晚吧??”

“好??”叶长河答应一声??几人便要徒步进镇??突然吴剑停了下來??鼻子用力的吸着

“吴剑??怎么了??”江文广问道

吴剑嗅了几下??脸上大喜??“江公子??这里有秦香的香味??”

吴剑这声很大??躲的并不太远的思涯和秦香都听的真真切切的??特别是秦香??她听出了那是吴剑是声音??大惊之下情不自禁的握住了思涯的手

思涯此时被秦香紧紧的贴着??她身上的香味之冲入他的鼻孔??心头一阵的迷乱??他只觉着秦香的小手正在发抖??看來她真的很害怕吴剑??于是紧紧的握了两下秦香的手??算是安慰??而秦香却是一阵的感动??自己与思涯并不算太熟??他却知安慰自己

“吴剑??你是不是太想念秦香了??这里哪里有她香味呀??”念玉笑道

吴剑摇了摇头道:“你不在山上??当然闻不出秦香的香味??我整日守着她??即便是极淡的味道我也能闻到??”

听到了念玉的声音??思涯紧握秦香的手松了下來??看向门外的目光呆滞了起來??念玉一愣??从下面的门缝看去??心中突然一酸??他拉着自己的手??居然想着别的女人

此时江文广等人听了吴剑的话??都使劲的嗅着、闻着??片刻之后婷婷突然道:“我也闻到有股淡淡的香味??”

吴剑沒有理他们??而是顺着香味??居然向着那户人家的方向走了过來

秦香大惊??心道这吴剑是狗鼻子吗??居然能找出自己的所在

于是众人也跟着吴剑向这边走來??终于远远的看到了这户人家

众人拔出了剑??加了小心??只是随着走近??除了那香味还一股腐臭之气也强烈了起來

婷婷和念玉都停住了脚步??捂住了鼻子

再走几步??江文广和叶长河也看到了前面是堆猪粪??也停了下來

“吴剑??你刚才闻到的不是这堆东西的味道吧??”念玉捂着鼻子道

吴剑沒有理她??依然四处的闻着??可是被那新鲜的臭气一搅??那股香味也变的怪异起來??吴剑也有些怀疑自己的鼻子了

“此时已沒有了香味??咱们还是离开吧??八成是你闻错了??”江文广道

吴剑还不死心??继续向前??到了门外

秦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对方有五人??单是吴剑便与思涯相差无几??再加上念玉等人??思涯绝不是对手??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定会被他们抓回去的

此时思涯也脸色凝重??伸手抓住了木剑的剑柄

吴剑停到了粪堆之旁??皱眉看看粪堆??再看看那院门??正在犹豫之间

突然院内的屋门一响??一个农夫摇摇晃晃的走了出來??带着一身的酒气

思涯和秦香都是一惊??因为那此时天色未黑??那男子若是睁眼??必定会发现他们的??若是发现了他们叫出了声??他们的行踪便暴露了

只是那男子已喝的大醉??摇摇晃晃的向着猪窝走去??走到猪窝之前??脱下裤子撒起了尿

这农户的围墙十分的简单??只是一圈的木篱笆??念玉和婷婷见状连忙的转过了身??还发出一声的尖叫

那尖叫之声被那农夫听到了??他转头向外看去??目光正落到了吴剑的身上

吴剑见状抱了下拳道:“敢问大哥??白日里可曾见过有……”

他后面的话还沒问完??那农夫突然叫道:“外……外面的贼人??敢來偷我家的猪粪??哪里逃??”

农夫说着??突然顺手拿起旁边的粪叉掷了出來

别说??那农夫久做农活儿??臂力不小??那粪叉带着一股的臭味??直飞向了吴剑

吴剑身形一闪??躲开了粪叉

那粪叉居然稳稳的插到了粪堆之上??叉柄还微微的发着颤

吴剑一愣??正不是该如何进退??江文广见此时天色越來越黑??于是上前拉住吴剑道:“这里沒有香味只有臭味??一定不会在这里了??”他说着??把吴剑拉走了

再晚??月亮可能就出來了??那样吴剑一发狂??在场的谁也不是对手??整个镇子可能都要遭殃的

吴剑等人匆匆的离开了这所农宅??而那喝醉的农夫依然骂骂咧咧??他摇摇晃晃的向思涯和秦香走來??二人一惊??以为他发现了自己??思涯伸出手來??那农夫若是敢叫出声來??他便要抢先点了他的穴道

此时吴剑等人尚未走远??他们不敢乱动??然而那农夫眯着眼睛??居然对他们二人视若无物??农夫从二人的身边走过??走到秦香跟前之时??秦香忍不住要大叫出声??思涯手疾眼快??连忙捂住了她的口??才沒有发出声來

那个农夫打开了院门??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从粪堆之上拔出了粪叉??又返回了院内

只是经过秦香的身边之时??他提了提鼻子??应该是闻到了香味

“咣当”的一声??农夫踢开了屋门??又“咣当”一声踢上??片刻之后??便传出了如雷的鼾声

思涯和秦香都看愣了??世间居然有如此之人??生活的如此的潇洒??关心的只是自家的猪粪??而对于入院之人居然熟视无睹

二人愣了许久??秦香才发现自己的嘴还被思涯捂着??而自己的手也紧紧的抓住思涯的手??两人刚才为了给那农夫让路??此时身体也紧紧的贴在了一起??秦香连忙松开了思涯的手??脸上一红??可是思涯还未反过味來??大手依然紧紧的捂着秦香的嘴??只有秦香的鼻子里发出“恩恩”的声音??他才反应过來??连忙的松开了手

秦香后退几步??红着脸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思涯也是脸上一红??他长这么大从來沒有和女孩如此亲密过??他下意识的蹭下鼻子??发现指间还有秦香脸上的香味

“他……他们走了??”思涯道

“是……是呀??”秦香回答

“咱们也走吧??”思涯道

“好??我听你的??”秦香道

这句我听你的??让思涯心头一颤??一个女子听自己的安排??且不论目的是什么??自己到哪里她都要跟随??那么自己是否应该保护她呢

思涯想着挺起了胸膛??向前走去??仿佛一下子长大了许多??而秦香跟在他的身后??感觉安全了许多

只是秦香跟着思涯走出了很远??才感觉走的方向不对??于是问道:“思涯??你要带我去哪里??”

思涯刚才只顾挺胸向前??心道何时念玉能如此的跟在自己的身后??可怜楚楚的求自己帮她??那该多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