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538 回熏死你

538回 熏死你

“魔君喜欢什么??看重什么??你便拿什么跟他换呀??”秦香又随口道

思涯突然停了下來??自语道:“魔君喜欢什么呢??”他突然想起战斗之时??魔君曾因落花被擒??两次住手??而且每次落花被擒??得晨都是一脸是紧张??而落花法力不高??若是能擒下落花??得晨或许肯以血剑交换

思涯想着大喜??突然拉住秦香的手道:“多谢多谢??你果然厉害??”

秦香一撇嘴道:“我不是说过??碧云山上??若论智慧我排在第二吗??”秦香说着看看思涯??突然又道:“其实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的??”

思涯一愣??赶忙又收住了笑容

中原的繁荣??超过了思涯的想象??虽然他随李玦生活在西域最大的城市??皮山国的都城??那里少说也有十几万的人口??也有繁荣的集市??然而与中原一比??那便是小巫见大巫了

即便是中原上一般的小城??其繁荣程度都超过了皮山国的都城

因为思涯渐渐的发现??一个城市的繁荣与否??并不在于总人口的多寡??而是要看这个城市往來人口的多少??钱庄的多少??酒楼的多少??和那些门口站着妖艳女子场所和赌场的多少

近二十年的太平??让中原之人生活都富足了起來??正所谓温饱思**欲??那些供人吃喝玩乐的场所便空前的发展、壮大起來

只是思涯和秦香每到一处的城镇??便会引來街上几乎所有人的目光

街上有牵马的??赶驴的??甚至骑着骆驼大象的??却从未见过赶猪的??更奇怪的是那猪居然十分的听话??跟在两个主人的身旁??不远也不近、不跑也不逃??到消息之时??还爬在旁边休息??有时那些被当作宠物大小的狗狗??见到突然來了一头如此的庞然大物??居然被吓得四散落荒而逃

狗被猪吓跑了??实在是新鲜之事??于是众人都感兴趣万分??更多的人围拢了过來

更让人惊奇的是??两人主人进了饭馆??那肥猪居然乖乖的站在一旁??等主人吃完了??才吃主人给的剩饭

于是围观者甚多??更有甚着一个阔少要花重金买下这头通灵性的肥猪??却遭到了拒绝??猪是不能卖的??因为需要它身上的臭气

思涯每每看着围观之人??便有些不悦??这样下去??难免会被人发现了行踪

秦香则是十分的高兴??虽然她作为虹光派天枢堂、天玑堂两堂首座秦弄玉之女??而且母亲又是北山摩天族族长的姐姐、同时还是北山最富足的石香族族长的表妹??所以秦香过的十分的富足??其日所用之物远在一般财主小姐之上??个个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如此一说她的见识可谓不低??可是在山上吃惯了山珍海味??原本以为世间的美味??不过如此了??所以兴趣便淡了

沒想到此次下山??才发现了原來世间那些便宜的小吃??其美味程度大大的超过那些名厨做出的佳肴??只是那烤红薯??就让她百吃不厌

软软的??甜甜的??连皮都舍不得扔掉??而是一口口的吃掉

思涯反而吃的很少??他每次见到秦香吃的打嗝还有要再吃时??便皱起了眉头??特别是她吃着那些不顶饥、不顶饭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个姑娘家居然如此能吃??太让人吃惊了??念玉便不会吃这些东西的??”

秦香一听到他拿自己和念玉比??气便不打一处來??只是她化气愤成饭量??更加放肆的吃了起來??不但吃得多??而且吃的杂??直到那次在一家以新奇特的酒楼??看到掌柜上了一盘还在蠕动的小蛇??让大家沾着酱吃时??她才终于坚持不住了??吐了一桌子

而她吐出來的东西??居然被那肥猪吃了个净光

直到两天以后??才缓过劲儿來

有时思涯看看秦香??再看看肥猪??不冷不热的说:“这头肥猪跑了几天??明显的瘦多了??可是摄起它飞行之时却未见快了多少??”

“你什么意思??”秦香感觉出他话中有话

“却原來是你沉了??”思涯说着??面无表情

秦香被气的牙根直痒??于是便用脚踢着肥猪骂道:“你这个臭东西??你是在笑还是在哭??”

猪呢??只是“哼哼”两声

“知道臭还吃这么多??”思涯强忍着笑道

一说到这个??便戳到了秦香最伤心的地方??她原本是个多爱美的姑娘??特别是那一身的香气让无数的男子倾倒??可是此时??只能是带着满身的臭味、穿着难看的衣服跟一头臭猪一起

这些臭味??时常让她所吃的美味失色??特别是那头肥猪??虽然它以自身的臭味为摭掩了秦香身上的香味??而且数天的跋涉??它后瘦了不少??但秦香还是对它恨之入骨??恨不得马上把它吃了

因为它走在前面之时??经常在秦香左盼右顾之时??拉下一坨臭猪屎??秦香已经踩上去了五次了

只是在生气之余??秦香一直在找一个方法??如何才能除去这一身的臭味??还能不被他人发现

终于在这一天??秦香经过一座妓院门口之时??被门口打扮妖艳的女子身上的香味熏得连退几步时??她才恍然大悟

她重重的在猪的大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道:“思涯??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不让这只臭猪跟着咱们了??”

思涯的眉头一皱??心道她拍了肥猪的屁股??却对我说话??虽然也说不出什么不对??可是自己心里还是有些别扭??于是思涯沒有理秦香

秦香一愣??于是又道:“你难道沒有听清楚吗??我想出好办法了??”

“什么办法??”思涯低声道

秦香一笑??“以前咱们只知以臭味压住香味??孰不知还可以以香味压住香味??”

“什么意思??”思涯一愣道

“你现在还能闻到我身上的香味吗??”秦香站在妓院的门口道

思涯摇了摇头道:“现在你身上只有臭味??”他说着??目光从秦香的身上转到了肥猪的身上

秦香大怒??心道你居然敢将我与那只臭猪相比??她本欲发火??可是闻闻自己的身上??居然真的闻不出一丝的香味??而只闻到了臭味??已经四五天沒有洗澡了??这种日子不能如此下去了

秦香想着??突然向妓院之内走去

一见她进來??妓院的姑娘们纷纷的掩鼻子躲闪??而几个打手上來便要将秦香推出去??可是他们的手一挨到秦香??便如中电一样被弹了出去??吓得他们再也不敢上來了

终于??秦香抓住了一个姑娘??那姑娘见过秦香将那壮实的打手弹飞的样子??此时早已吓的面如土色

“我……我只接男客??不接女客的??”那姑娘害怕道

秦香眉头一皱??心道谁要让你接客了??于是脸色一沉道:“我且问你??你们身上的香粉是从哪里买到的??”

那姑娘一愣??然后道:“出门东行三百步??有家胭脂铺??”

秦香听了大喜??松开那姑娘??大步的走了出去??直奔胭脂铺

胭脂铺内本來挤满了大姑娘、小媳妇??秦香这一进來??那些人都掩鼻而逃??太臭了

秦香气的狠狠的啐了一口??然后对着同样掩鼻的小二道:“我要这里最好的香粉??”

小二打量下秦香??看她破衣啰嗦??不像是有钱之人??于是道:“那种胭脂名叫‘香死你’??很贵的??”

“你以为本姑娘付不起钱吗??你可知我……”秦香想说出自己的身份??可是一想自己是在逃婚??于是硬咽下了后面的话而改口道:“你便拿出來??本姑娘少不了你的钱??”

那小二虽然心中不悦??可做事还是正当??他从柜台之内取出了精致的一个瓷瓶??小心的递到了秦香的手中

“这款名叫‘香死你’本产于北山??极其的名贵??”小二介绍道

秦香哪里管这些??她打开盖子一闻??果然香味扑鼻??沁人心脾??这香味悠然??入鼻之后??只觉飘飘欲仙??犹如喝下了琼浆玉液??一阵的陶醉??而美的要死

果然应了其名“香死你”

这种香粉虽然让人迷离??却是淡淡的风格??秦香自觉自己身上的香味不在这种香味之下??“香死你”不能摭住她身上的香气??特别是“香死你”不如那些红楼的姑娘身上的香味冲??于是秦香摇摇头道:“我不是要这种??我要那个什么楼上的姑娘们用的那种??”

小二一愣??看着秦香手指的方向??马上恍然大悟??那些姑娘指的是谁了??那个方向是本镇中唯一的妓院??其实他一直在责备自己沒经验??看对方的衣着便该直接拿出最廉价的香粉??而不应介绍这种名贵之物??因为此时小二已撇见掌柜从后堂挑起了门帘??他看见刚才还是满满一屋子的人??而现在只剩下了一人??看起來还是买不起什么东西之人

掌柜的以为是小二让乞丐进了铺子??于是对着小二瞪起了眼??恨不得让他马上将这个满身臭味??把别的客人都熏走之人打发掉